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五章

 

罪与容忍(五1-8

保罗所论的,在他看来,是一种不断发生的问题。外邦人对于性欲,不知道贞节的意义。他们随时随地发泄,获得满足。教会很难逃避污染。他们好像一个小岛,周围是异教的汪洋大海;他们是新加入基督教的人;这是很难除去以前代代相传放纵生活的风俗习惯;不过如果教会要保持纯洁,那么他们必须离开旧有的异教生活方式。在哥林多的教会中,发生了骇人的事。有人与他的继母发生不合法的关系。这一类的事就是外邦人也会产生反感,在犹太人的律法上则有明文规定禁止(利十八8)。依据说话的语气,这妇女是已经和她丈夫离婚了。她自己必然不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保罗没有说教会当怎样对付她。她必然是在教会管辖范围之外。

保罗对于这种罪觉得十分的惊骇;不过他对于哥林多教会对于犯罪的人的态度更是惊骇。他们完全容忍,接受这事实,不加理会。在事实上,他们应当为此事忧愁。保罗在这里所用的‘哀痛’(penthein)一字是用于为过世的人哀痛。对罪采取随遇而安的态度常是十分危险的。谚语有云,使我们安全不犯罪的方法之一是看罪对于我们感觉惊骇的多寡。卡莱尔(Carlyle)说,人必须看见圣洁无限的美,罪恶无限的可怕。如果我们不正视罪恶,我们就在危险的境地。这不是一个口头批评,斥责的问题;这是一个受到伤害,受到震动的问题。这是罪把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这是因为他要拯救我们脱离罪,为我们死。没有一个基督徒对于罪,可以采取随遇而安的看法。

保罗的意见是我们必须对付那人。保罗用生动的句法说,必须把他交给撒但;意思是,必须逐他出教会。世界是看作撒但统治的区域(约十二31;十六11;徒廿六18;西一13)正如教会是神统治的区域。把这人送回他所属的撒但的世界里去是保罗的判决。不过我们必须注意,就是像这样严重的惩罚并不含有仇视的心理。这只是叫这人谦卑,把他驯服,除去他的欲念,至终他的灵可以得救。这种

训诫并不只是为着惩罚,乃是在乎使他觉醒;这项判决的执行并非是冷酷残忍,而是在衷心忧焚中,愿意为他舍身。在早期教会中,在惩罚与训诫后面,含有一种信念,他们并非要毁灭他,他们乃是要使犯了罪的人成为一个真实的人。

保罗继续给他们一些具体的劝告。把第六至八节,用现代化的语法翻译这段经文就是:‘你们岂不知道一些小的面酵,能发起整个面团吗?除去旧酵,这样你可以成为新的一团,甚至一若你们没有面酵那样的洁净;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祭物已经献上了──我的意思是指基督;因此,我们在筵席上所吃的,不是旧的发酵的东西,也不是带罪恶邪僻的面酵,乃是诚实真理纯洁不带面酵的粮食。’在这里,我们看见了一幅用犹太名词表达的图画。除了几个很少的例外,酵在犹太文学中代表不良的影响。一团上次制饼时存余的面团,保留起来,就发了酵。犹太人把发酵与腐化相埒;因此酵就成了不良的影响。

逾越节的饼是无酵的(出十二15以下;十三7)。更甚于此者,律法规定在逾越节的前一天,犹太人必须燃点一枝腊烛,在礼法上,在他家中找寻面酵,必须把最后的一小块面酵抛掉(比较番一12神的寻找)。(我们可以注意这寻找的日子是现时的四月十四日,这可以作为春节大扫除的起源!)保罗采用这一幅图画。他说,我们的祭物已经献上了,那就是基督;这是祂献上自己,拯救我们脱离了罪,正如神拯救以色列民脱离埃及。因此,他继续说,即使在你们生活中最后存余的一点罪恶也必须清除。如果你们让不良的影响留在教会中,它能使整个社会腐败,正如酵能布满一团面一般。

这里又给我们一个很现实的真理。为着教会的缘故,训诫有时是必需的。闭着眼睛,把错误视若无睹,往往不是我们所当做的;这反而要造成损害。一点毒疮,在没有散布之前,必先除掉;野草在它没有蔓延遍地之前,必先拔去。在这里,我们有训诫的基本原则。训诫并不是要满足施行训诫的人,而常是为着教会的缘故,也是为着拯救犯罪的人。训诫不是为着报复;它永远是为着治疗与预防。

 

教会与世界(五9-13

保罗似乎已经写了一封信给哥林多信徒,促请他们避免与社会中一切恶人来往。他的意思只是指教会中人;他的意思恶人必须受训诫,从教会的社会中逐出去,直到他们悔罪改过。不过在哥林多信徒中,至少有几位,以为这是绝对的禁止,和一切恶人绝交。当然这样的禁令只能在完全脱离世界的情况下才能遵守。在像哥林多一类的地方,如果要和教会斥责的恶人断绝交往,就很难渡日常的生活。

保罗永不会有这样的意思;他永不会劝告人接受一种脱离世界的基督教;对他看来,人必须住在世界里。一位老圣徒对·斯理约翰说,‘神不知道隐遁的宗教。’保罗必能同意这种讲法。

这是很有趣味的看见保罗拣选了三种世界上有代表性的罪;他称他们:三种人。

(一)淫乱的人,犯了道德方面松弛的罪,只有基督教能保证纯洁。性的不道德的根本原因是对于人的错误的看法。结果把人兽相埒。

有的说,人的情欲和本能,兽也是有的,必须毫无羞耻的获得满足,且把其它的人作为满足的工具。基督教以人为神的儿女,就是因为这样,他受造住在这世界里,但他却时常仰望,超越这个世界,他不受物质的需要和愿望支配,他有一个身体,然而他也有一个灵。如果人把他自己和其它的人都当作是神的儿女,一切道德的松弛,就会自动的,从生活中,逃之夭夭。

(二)贪婪的人,贪爱世界上的东西。只有基督教能驱逐这样的一棵心。如果我们纯粹以物质的标准,衡量事物,那么我们把我们的一生,致力于获得,有何不可呢!不过基督教把我们养成一种精神──不是只顾内心世界,乃是关心周遭的世界。他以爱为人生最高价值,以服务为最高荣誉。当神的爱在一个人心里的时候,他的喜乐并不在于获得,乃在于施舍。

(三)拜偶像的人。古代的拜偶像就是近代的迷信。无论古今,都有人相信符咒,咒语,相面,星卜,算命这一类的事。其理由是在人生的基本规律里,人总是要敬拜些什么。如果他不敬拜这位真的神,他就会拜幸运之神。当宗教日趋微弱的时候,迷信就愈益增强。

这三种基本的罪代表人犯罪的三种方向。

(甲)淫乱是一损及他向自己的罪。当他跌入这种罪坑里的时候,他降低他自己,无异于禽兽;他犯的罪消灭了在他里面的光照并他所知道的崇高的境界。他让他低级的本性胜了他高级的本性,使他不成其为人。

(乙)贪婪损及我们的邻舍和其位的人。他把人作为剥削的对象,不把他们作为该帮助的弟兄。他忘了我们爱神的惟一证明就是爱邻舍如同自己。

(丙)拜偶像是敌对神的罪。他让其它的东西篡夺神的地位。他没有把神放在人生中的首位。

这是保罗的原则:我们不要判断那些在教会以外的人。‘那些……以外’是犹太人惯用的字句,指示那些在选民以外的人。我们要让神判断他们,只有祂知道人心。不过在教会以内的人,他们有特别的权利,因此也有特别的责任;他们向基督立约,因此可以诘责他们是否守约。

因此保罗在结尾发出一个确定的命令,‘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那是引用申命记十七章七节及廿四章七节。有的时候,一个毒瘤必须割除;有的时候,必须采用激烈的手段以免传染。这并不是有意要伤害人或是有意要显示权力;这完全是牧者的心肠,保护幼小的教会,免遭世界污染的威胁。――《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