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九章

 

放弃权利(九1-14

初看起来,这一章所写的似乎与上文没有连系,不过事实上,却不是如此。这整个的要点是这样──哥林多的信徒认为他们是成熟的基督徒,宣称他们站在特权的地位上,可以有自由随意的吃那祭过偶像的肉。他们想──基督徒的自由给他们特殊的地位,他们可以做许多不如他们的人或许不许可做的事。保罗回答的方法是列出许多他的特权,可是他为着避免作别人的绊脚石和阻碍福音的效力,他放弃那些特权。

第一、他宣称他是使徒。这一宣称立刻把他放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地位上。他用两种方法证明他使徒的职位。

(一)他曾经看见过主。使徒行传一再清楚说明一个使徒最大的测验是他是复活的见证(徒一22;二32;三15;四33)。这是非常重要的。在新约里,信仰很少是指对于信条的服从;信仰几乎常常是指对于一位有位格的信靠。保罗没有说,‘我知道我信的是什么。’他说,‘我知道我信的是谁。’(提后一12)。当耶稣呼召门徒的时候,他没有对他们说,‘我有一种哲学,愿你们审查。’或是,‘我有一种伦理系统,愿你们考虑。’或是,‘我给你们一些信仰的条文,愿你们讨论。’他乃是说,‘来,跟从我。’一切基督教所开始的,就是与耶稣基督发生的个人的关系。做一个基督徒就是他自己认识祂。卡莱尔(Carlyle)有一次在挑选一位牧师的时候说,‘教会所需要是一位第一手认识基督的人。’

(二)保罗第二个宣称是他的工作是有效果的。哥林多信徒自己可作证明,他称他们为印证。在古时,印是非常重要的。当榖或枣或这一类的货物运出之前,最后所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包装上加上封条与印,表明包装的东西是可靠的,正如报单上所写的一样。在写遗嘱的时候,必须密封,加上七印;在开启的时候,七印必保持原状,不然的话这遗嘱在法律上就成为无效。印就是可靠的保证。哥林多教会这一件事实,是保罗为使徒的保证。最后,一个人认识基督的证明是他能带领人到基督那里。传说,有一个年青的兵士,痛苦的睡在医院里。当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弯着腰服事他的时候,他说,‘你对我就是基督。’一个人对基督教信仰最好的证明就是他帮助人成为一个基督徒。

保罗可以享有教会供养的权利。不但他自己,就是他的妻子也有此特权。在事实上,其它的使徒是接受这种供养。希腊人轻视劳工;希腊的自由人不愿意用手劳作。亚理斯多德(Aristotle)宣告所有的人分为两类──文化人及伐木,汲水,终身以劳力服事人的人。后面一类的人不应当接受教育。苏格拉底(Socrates)和柏拉图(Plato)的敌人抓住他们的把柄,因为他们教授却不收钱,这足以表明他们的教训是不值钱的东西。的确的,犹太的拉比是教授不受酬报的,因此他们要有另一种职业以养生;不过就是这些拉比细心的谆谆教诲没有比供养拉比的积德更大。如果一个人想在天上得到舒适的地位,没有比供养拉比的需要更好的办法。不论在那一方面,保罗都有享受教会供养的权利。

他用二人间普通常用的比拟的方法。没有兵丁自备粮饷;为什么基督的兵丁不这样做呢!一个栽种葡萄的享用园中的果子;为什么栽种教会的不这样做呢?牧养牛羊的人吃牛羊奶;为什么教会里的牧人不这样做昵?就是圣经上也说,牛在场上踹榖的时候,不可笼住牠的嘴,牠要吃的时候,随时可以吃(申廿五4)。保罗采用拉比所用取譬的方法,把这教训应用在基督教传道人身上。

在圣殿中事奉的祭司接受献上祭物的一部分。在希腊的献祭中,我们已经知道,祭司所收受的是肋骨肉,腿肉,及脸左边肉。我们知道一些在耶路撒冷圣殿里,祭司当得的报酬,也是很有价值的。

犹太人有五种主要的祭礼。(一)燔祭。整个祭牲都放在台上焚烧,不过脏腑与腿先要用水洗后(比较创卅二32),然后放在台上。就是在这种祭礼中,祭司也要接受皮革,可以得到很高的售价出卖。(二)赎罪祭。在这种祭礼中,只有脂油放在台上焚烧,所有的肉都归祭司所有。(三)赎愆祭。也是只有脂油放在台上焚烧,所有的肉归祭司所有。(四)素祭。这种祭礼包括细面,油,和乳香。只用一把作象征式的烧在台上;其它都归祭司,作为报酬。(五)平安祭。脂油和脏腑在台上焚烧;祭司当得的份包括胸和右腿;其余的归还给献祭的人。

祭司还有其它的酬报。(一)他们接受七种初熟的果子──小麦,大麦,葡萄,无花果,石榴,橄榄,蜜糖。(二)得路马Terumah)。这是把所生长的各物最上选的奉献。祭司可得每种收成平均五分之一。(三)什献一Tithe)。‘凡是可作为食物的,且从地土里生长的各物’当取出十分之一。这十分之一是属于利末人的;祭司再从此十分之一中,收取十分之一。(四)却拉Challah,犹太人安息日饼)。这是献上揉生面团。如果所用的是小麦,大麦,另一种小麦(spelt),燕麦,或裸麦,私人要给祭司廿四分之一,面包师四十八分之一。

在保罗的心里,他拒绝接受教会所应供养他日常基本的需要。他拒绝的原因有二。(一)祭司作为一种被利用的口实。平常一个犹太人的家庭一星期最多只吃一次肉,而祭司则肉吃得太多了,形成一种职业病。他们的特权,奢侈的生活,贪心是尽人皆知的;保罗,知道这一切事。他知道他们利用宗教以自肥;他决定他自己走到另一极端,不取任何东西。(二)第二个理由完全出于他的独立性。他或许做得太过份一些;因为他这样做,拒绝一切帮助似乎刺伤了哥林多信徒的心。不过保罗就是有这种独立品格的人,他宁愿自己挨饿,不愿作受惠的人。

经过最后的分析,有一件事在他行为中,很是特出的。那就是,他不会作出任何事,会使福音受到阻碍,或使福音蒙羞。人往往以传道人的生活及品德,批判他所传的讯息;保罗决定他作任何事,都保持他的双手纯洁。他不让他生活上的任何事和他所传的讯息会发生冲突矛盾。有人有一次对一个传道人说,‘我不能听你口里所说的话,因为我听见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没有人能对保罗说这样的话。

 

权利与工作(九15-23

在这段经文中,保罗,似乎列举他整个圣工观念的大纲。

(一)他认为这是一种权利。第一件事他拒绝为基督工作接受金钱的报酬。有一位美国的名教授,在他退休的时候,他在演词中感谢学校当局付给他薪金,其实他很喜欢这份工作,甚至为求得这份工作,自己出钱,也是愿意的。这并不是说一个人必须工作不受报酬;某些事他必须要接受报酬;不过他必须注意他不可以把金钱的报酬作为主要的目标。他不应当把工作以赚钱为目的;工作乃是服务的机会。一切不是为己;乃是为神的缘故,服事他人。

(二)他认为这是一种责任。保罗的观点乃是这样;如果这是由于他自己的选择,作一个福音的传道,他是很合法的要求工作的酬报;不过这工作并非由于他自己的选择;他乃是蒙召担任圣工;他不能停止工作,好似他不能停止呼吸一样;因此酬报这一件事是不成问题的。

西班牙的伟大圣徒及神秘主义者,卢勒(Ramon Lull)告诉我们他怎样成为一个宣教师。他起初度着浪荡享乐的生活。有一天,他一人独在,基督拿着他的十字架,对他说,‘为我背这十字架。’他拒绝接受。又一次,他在一所大教堂的宁静中,基督来,要他背十字架,他又拒绝了。在一个孤独的时候,基督第三次再来。这一次,卢勒说,‘他拿起他的十字架,向我一望,就把它放在我的手里。除了接受它,把它背上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保罗会这样说,‘除了宣扬基督的福音以外,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三)虽然在金钱上保罗没有得到什么报酬,然而在事实上他每天都得到很大的报酬。他把福音传给众人,他们白白的接受。这带给保罗很大的满足。事实上,工作的真正报酬,并不是金钱,乃是从工作带来的满足。这是为什么人生最大的事并非选择金钱报酬最大的工作,而是选择获得最大满足的工作。

史伟策(Albert Schweitzer)描述他获得最大喜乐的时刻。有一个病痛很厉害的病人被送到他的医院来。他安慰这病人,告诉他,他要使他安睡,然后施行手术,他会痊愈。在施行手术后,他坐在病人的旁边,等候他苏醒。渐渐的他掀开眼睛,充满了惊异快乐,轻声说,‘我一些也不痛疼了。’那就是最大的喜乐。在这里,没有一些物质的报酬,只有在心灵的深处获得深深的满足。

弥补一个人破裂的人生,带领一个歧途的人回归正轨,医治一个创痛的心,引领一个灵魂归向基督──这一切都非金银的报酬所能衡量的,其喜乐是无可比拟的。

(四)最后,保罗讲起做圣工的方法,他必须要注意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这并不是对一个人装假做一件事,对另一人装假做另一件事。这只是用一句普通的话,他知道怎样与人相处。一个人不能看见人家的观点,只是固执己见,也不尝试去了解别人的心意,他永远不能成为一个好牧师,一个好传道人,甚至一个好的朋友。

包斯威尔(Boswell)在某一处地方,请到‘善于相处的艺术’。约翰生博士却获得了这艺术的真髓,因为他不只是一个善于辞令的健谈者,他也是一个善于倾听他人谈话,善于和任何人相处的人。他的一个朋友谈起他有一种技巧能够‘引领人们讲说他们喜欢的事,并且能和他们谈得头头是道。’有一次一个乡村的牧师向施拉尔(Thrale)夫人的母亲谈起他教会里的人说起话来,没有风趣。他埋怨说,‘他们老是讲些小牛。’那老太太说,‘约翰生懂得怎样谈论小牛。’对乡村里的人,他就做乡村里的人。林突(Robert Lynd)指出约瀚生怎样与乡村牧师讨论犬的消化器官;与舞蹈老手谈说舞蹈;他怎样谈说农场管理,葺屋的方法,制成麦芽糖的过程,制造火药,制革法。他请到约翰生‘随时准备,将其全部精神灌注于别人的兴趣中。他是这样的一种人:喜欢与眼镜制造商讨论眼镜的制造,与律师讨论律法,与养猪者讨论猪只,与医生讨论疾病,与造船匠讨论船只。他知道在谈话中,献出自己比领受更为有福。’

如果我们不采用对方所用的语言及思想的方式,我们的传道工作不会成功,也不能建立友谊。有一次,有一个人说,教师、医师及牧师──这是‘三种眷顾的职业’。若是我们只是眷顾人,不致力于了解他们,我们在那里都不会有多大的成就。宣教人师保罗领人归主的人数较任何人为多。他知道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的重要。我们最大的需要是学习怎样与人相处的技巧;可惜我们常常不去尝试学习。

 

真实的争竞(九24-27

保罗改变他的话题。他向一般要抄快捷方式的哥林多人坚持,如果要有所成就,他们必须严格操练自己。保罗常为运动员的画面吸引。一个运动员,如果要获得胜利,必须努力练习。哥林多人知道热烈刺激的比赛,因为仅次于奥林匹克的地峡竞技会就在那里举行。更进一步的想,一个运动员,经过一番自我的节制和苦练,所获得的桂冠,没有多少天就成为凋谢的枯圈。基督徒岂不是更应当加倍的努力,去获得那冠冕──就是永生。

在这段经文中,保罗立下了一种简短的人生哲学。

(一)人生是战场。正如詹姆士威廉(William James)所说,‘如果这人生不是一场真正的斗争,在这斗争中成功,会为宇宙带来有永硭痍的东西,那么这不过是一出私人的戏,人可以自由的退出。不过人生总觉得似乎是斗争──在宇宙中似乎存在着粗野暴行,需要我们的理想和忠正,把它拯救出来。’一个柔弱的兵丁不能在战场上取胜;一个缺乏训练的运动员不能在竞赛中得胜。我们必须随时准备,一似竞赛就在目前;我们必须排除万难,朝向一定目标迈进。

(二)在战斗中获得胜利,在竞赛中获得成功,需要操练。我们必须操练我们的身体;这是在灵性生活上很易忽略的事,许多灵性的低落是由于身体的软弱。一个人如果要做出好的工作,他必须有好的体力,从事此项工作。他必须操练他的心智;这是人生的悲剧,一个人不肯用他的脑去思想,结果他失去了思想的能力。闭着眼睛不看,或是有意的规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必须操练我们的灵性;我们可以用宁静忍耐面对人生的忧愁,用神给与的力量面对人生的试探,用勇气面对人生的失望。

(三)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目标。许多的人,他们的人生没有一定的目的。这确是一件可惋惜的事。他们随流飘荡,没有一定的目的地。马腾斯(Maarten Maartens)讲了一个比喻。‘以前有一个讽刺家。有一天他的朋友把他杀了。他死了。他的朋友聚集在一起,站在他尸体的四周。他们愤慨地说,“他把整个地球,作为他的足球,任意的踢。”那死人张开了一只眼睛说,“不过我总是朝向球门而踢。”’有一次,有一个人画了一张讽刺画,描绘两个在火星上的人,向地球遥望,看见地球上芸芸众生,忙忙碌碌,仓惶奔走。其中有一人向另一人说,‘他们在做什么?’那一个人回答说,‘他们在奔跑。’第一个人再问说,‘他们奔跑到那里去?’另一人回答说,‘哦,他们不到那里去;他们只是奔跑。’没有目的奔跑,必然不会有什么成就。

(四)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目标的价值。耶稣少以刑罚促使人家注意。他向人宣告说:‘如果你不接受我,你的损失是何等的大。’他的目标是生命。这真是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获得的。

(五)我们不能拯救他人,除非我们先能克胜自己。弗洛伊德(Freud)曾说,‘心理分析之学习,首先要分析自己,以研究自己的人格为入门要诀。’希腊人宣称,人生第一条规律是‘认识你自己’。我们不能服事他人,除非我们已经克胜自己;我们不能把我们自己不知的教导人;我们自己还未得着基督,我们不能带领人归向基督。――《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