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章

 

过渡自信的危险(十1-13

在这一章,保罗仍是讲述有关吃祭过偶像的肉的问题。在这段经文的后面,有几个过于自信的哥林多的基督徒。他们的观点是:‘我们已经受洗,因此已与基督成为一体;我们领受圣餐,也就是基督的身体和宝血;我们在祂里面,祂也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十分安全;我们可以吃祭过偶像的肉,不会有什么损害的。’所以保罗警告过度自信的危险。

在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为他的儿子理查德(Richard)计划他的教育时说,‘我要他学习一些历史。’就是在历史里,保罗要指出一个蒙福接受最大权利的百姓可能发生的事。他回溯当以色列子民在旷野里作旅客的日子。在那些日子里,他们遇到好多奇迹。他们有云柱带领他们行路;并且在危险的时候,保护他们(出十三21;十四19)。他们平安的走过红海(出十四16-31)。这两种经验把他们和这一位最伟大的领袖及颁赐法律的摩西结合为一体,甚至可以说他们受洗归了摩西,犹如基督徒受洗归了基督一样。在旷野里,他们吃过吗哪(出十六11-15)。在第五节里,保罗说起他们从随着他们的盘石里取水饮。这并不是取材于旧约;这材料是从拉比的传说中得来的。民数记二十一章一至十一节告诉我们说,神怎样使摩从盘石取水,给口渴的百姓喝;拉比的传说,这块盘石以后就随着百姓,供他们取饮。这故事是犹太人都知道的。

以色列的百姓有这一切的权利,不过虽是这样,他们却跌倒得很厉害。当百姓们心惊胆战,不敢前进,进入那应许福地,而前往亲探的人,除了约书亚和迦勒外,都带来悲观的消息,神的审判是这老的一代都必倒毙在旷野(民十四30-32)。当摩西在西乃山上接受律法的时候,众百姓唆使亚造金牛犊去拜它(出卅二6)。他们在旷野里,甚至与米甸女子和摩押女子犯淫乱的罪;结果,有很多人死亡(民廿五1-9)。(根据民廿五9说死的人有二万四千人;保罗说二万三千人。两个数目不同的解释,很简单的,保罗只是从记忆中写下这个数字。他很少逐字句的引用经文;当时没有人这么做。当时没有什么经文索引或是经文便览这一类的书;圣经的装订也不像今天的书本,当时还不知道这种装订。它们乃是写在笨重的书卷上。)他们受毒蛇的蹂躏,因为他们在路上发怨言(民廿一4-6)。当可拉、大坍、亚比兰,领着一些发怨言叛逆的会众,许多人遭遇审判,好多人死亡(民十六)。

以色列民的历史显示一个享受神最大权利的百姓不能保证他们不遭遇试探;保罗提醒哥林多的信徒,特别权利不能保证安全。

我们必须注意保罗所特别提出的试探及失败。

(一)敬拜偶像的试探。我们今天或许不会很随便的敬拜偶像;不过如果一个人的神就是他将他全部时间,思想,精力献身的对象,那么人们会敬拜他们自己手所做的工多过他们敬拜神。

(二)淫乱的试探。只要人是人,他总会受较低级的自己的试探。只有纯洁专心的爱能帮助他不堕入污秽不洁之中。

(三)试探神的危险。许多人在有意无意之间,利用神的怜悯。在他心里有这样的意念,‘这没有什么关系的;神会原谅的。’他的危险是他知道神的爱,却忘了神圣洁的一方面。

(四)发怨言的试探。今天还有许多人以怨声迎接人生,不以快乐迎接人生。

因此保罗强调警醒的需要。‘所以自己以为站立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一个堡垒受到几次三番的攻击,防·的人想,这是很难被人攻陷的。在启示录三章二节,复活的基督警告撒狄而教会,要警醍。撒狄·城是建造在盘石突出的山石上,认为是一座不易攻陷的城。当古列王围攻这城的时候,他出巨赏给想出攻取该城方法的人。有一个名叫希落爱底斯(Hyeroeades)的兵丁,有一天遥望这城,看见一个撒狄城的·兵,意外地把头盔掉在城跺上。他望着爬下来拾取他的头盔,同时记住他爬下来的路径。那天晚上,他带领了一小队人,就从那·兵爬下来的路径,攀登崄岩,待他们到达顶上时,他们发现这城毫无设防,因此他们进入城中,占领了这人们认为十分安全的城砦。人生就是充满了陷阱;我们必须随时警醍。

保罗对于试探,提出三件事,以结束这段经文。

(一)他十分的确定,试探必然来临。这是人生的一部分。不过这一个我们译为‘试探’的一个希腊字,其意义却更似试练。其设计并非叫我们跌倒,乃是要试练我们,使我们经过试练以后,更加坚强。

(二)我们所遭遇的试探,并非独特的,只有我们碰到。许多其它的人也有同样遭遇,并且安全的度过。一个朋友告诉我,有一次他驾御一乘马车,车上坐着达拉谟主教(Bishop of Durham)莱特佛特(Lightfoot),在挪威经过一段非常狭窄的山路。车轮离开一边悬崖,另一边绝壁,只有数英寸。他向莱特佛特建议,下车步行,较为安全。他看了一下当地的情势后说,‘其它的车辆必曾行过这里。继续的前进罢。’在希腊诗选中,有一首短诗。其中有一句是一个出于遭难的水手自己口中的话,刻在他的碑上,‘一个遭难的水手在这海边嘱咐你们扬帆前进。’他的小丹或许已经倾覆,然而有更多的船只却安稳经过风暴。当我们经过风暴时,我们所经过的,也就是其它的人在神的恩典之中,承受,克服,经过的。

(三)所有试探,常有一条脱免的道路。希腊文(ekbasis)的描写很是生动。这字的意义是隘路上的一条出路,一条山径。这意思是说一个被围的军队,忽然发现了一条他们可以安全脱困的路径。没有人一定要堕入试探之中,因为所有试探都有一条出路。这条出路并且非是投降或是退却;它乃是在神恩典的力量下,一条得胜的道路。

 

领受圣礼的本分(十14-22

在这段经文后面,有三种观念。两种只是与保罗的时代有关;一个是永久真实,适用于任何时代的。

(一)我们已经看见,在献祭以后,部分的肉,发回给献祭的人,以此他们可以安排一个筵会。在这样的筵会上,常认为所献祭的神,也一同坐席。同时也认为,肉在献祭以后,这一位神自己就在肉中,当人在筵会中吃的时候,这一位神就进入他的身体和灵魂里面。正如两个人互相分享自己的面包和食盐,两人就紧密地结合一起;吃祭过的肉也是如此,神和敬拜他的人有了真实的交通。献祭的人真实的参与献祭;他与神有神秘的交通。

(二)在那个时候,大家都相信有鬼魔,有善的也有恶的,不过大多数是恶的。他们是在神和人的中间。在希腊人看来,每一水泉,每一园林,每一山丘,每一树木,每一溪流,每一池塘,每一山石,每一处所,都有其鬼魔。‘在每一泉源,在每一山k,有许多的神;在风的吹动中,在雷电的闪光中,有许多的神;在太阳和星的光线中,有许多的神;地震和风暴是由于诸神的鼓动。’世界充满了鬼魔,在犹太人看来,他们有一种称为示廷shedim)的。他们就是邪灵,出没于空房里,潜匿于‘地上的碎屑中,容器的油中,要饮的水中,要侵犯人体的疾病中,在空气中,在屋子中,无分昼夜。’

保罗相信有这些鬼魔;他称呼他们‘执政的,掌权的’。他的看法是这样──一尊偶像是空无的,算不得什么;不过整个敬拜偶像的事是鬼魔的工作;他们利用它引诱人们离开神。当他们敬拜偶像的时候,他们以为是敬拜神祇;事实上是他们受了恶毒的鬼魔的欺骗。敬拜偶像并没有使一个人与神接触,却使他与鬼魔接触;凡这样做的人都染上了鬼魔的污点。吃祭偶像之物算不得什么,不过他已经达到了鬼魔的目的,因此这是一件污染的事。

(三)在这一列系古代的信仰中带有一条永久性的原则──一个坐在耶稣基督桌上的人决不可以也坐在作为鬼魔工具的桌上。一个接受基督的身体与宝血的人,有好些东西他的手是不可以抚摸的。

丹麦的雕刻家托尔发孙(Thorwaldsen)雕刻了一座伟大的基督的像;在他雕刻以后,有人请他为罗浮宫(Louvre)雕刻一座维纳斯(Venus)的像。他的回答是:‘这雕过基督像的手,永远不能再雕刻外邦女神的像了。’

有一次查利王子为了生命的安全,躲藏在称为格兰毛利士顿(Glenmoriston)的八个人那里。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罪犯,法外之徒;他们一个先令也没有;查理的头颅却悬赏三万英镑;他们把他藏起来,保护他的安全,没有一个人出卖他。时日消逝,这叛乱的事已成明日黄花,只是在回忆中的一件不欢愉的往事。八人中有一个名叫齐斯福(Hugh Chisholm)的人设法居住在爱丁堡(Edinburgh)。那时的人喜欢听他讲述太子的故事,与他谈话。他没有钱,有时他们给他些钱。不过齐斯福常以左手与人握手。他说当查利王子在离开八人的时候,与他们握手;他立誓以后不再将这交与王子握过的手,再交给其它的人。

在当日的哥林多是这样,在今天也是一样,一个接受基督圣礼的手不能再接触低级趣味的和没有价值的东西,去污浊他的双手。

 

基督徒自由的限度(十23-十一1

保罗以几个很实用的忠告,结束这有关祭过偶像之肉的问题的冗长讨论。

(一)他劝告基督徒在店铺里购买任何东西,不要发问。是的,在店铺里出售的肉,有些是祭过偶像的;也有些是因为惧怕鬼魔会进入肉中,在屠杀性畜的时候,奉某些神的名;询问店铺里的人,可能是小题大做,惹起不必要的麻烦。归根结柢,一切都是属于神的。

(二)如果一个基督徒受邀往一个非基督徒的家中赴宴,不要询问,尽管吃那放在前面的食物。不过如果有人有意的提醒他,这肉是献祭过的,他就不可以吃。这是由于假定告诉他的人是一位教会里的弟兄,他的良心认为吃这类的肉是错误的。为着不叫这样的一位弟兄担忧,基督徒必不可吃。

(三)再一次,这远古的情况显出了一个重要的真理。许多的事一个人可以毫无问题的去做,不过如果他这样做后,要成为人家的绊脚石时,他必不可做。没有任何事比基督徒的自由更确实;不过基督徒的自由必须用于帮助别人,不可以使人惊骇或损害别人。一个人对己有一种责任,对人有更大的责任。

我们必须知道我们责任的范围。

(一)保罗坚持一个哥林多的基督徒必须做犹太人的好榜样。就是对于他的仇敌,他也必须做一切善事的榜样。

(二)哥林多的基督徒对于希腊人也有责任。那就是说,他对于对基督教毫无兴趣的人做好的榜样。事实上许多人藉着他的榜样归向了基督。有一个牧师特地帮助一个与教会毫无关系的人,使他在万难的情况中得到了救助。这人开始来到教会,后来他作出一个惊人的请求。他要求立为长老,奉献其一生,以示其感谢,为着基督藉祂的仆人在他身上所做的事。

(三)哥林多的基督徒对于教会同道有责任。这是人生很明显的事实,有的人的行为,受了我们的影响。或许我们不知道,一个比较年轻的或比较软弱的弟兄,常常看着我们,作他们的向导。这是我们的责任,带领他们,使软弱的得到力量,摇动的得以坚定,受试探的不堕人罪中。

只有我们记得,我们当向周围的人尽责,我们才能在万事上荣耀神;只有我们记得,神赐给我们基督徒的自由,不是为我们自己,乃是为别人,我们才能荣耀神。――《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