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

 

圣灵的感动(十二1-3

在哥林多的教会最惊异的事是因着圣灵的行动所发生的事。不过在一个兴奋狂热的时代,往往会发生歇斯的里的激旧及自我幻想,同时也有真实的事。在这一章及以下的两章,保罗要述说真实的圣灵的感动。

这是一段很有趣的经文,因为它给我们两句话,好似战斗的呼号。

(一)第一句是耶稣是可咒诅的。这句可怕的话的发生,可能在四种的情况之下。

(甲)这一句话是犹太人所用的。在犹太会堂的祷告中经常包括一切背教的人;耶稣是属于这一类人。保罗知道得很清楚(加三13,在犹太的律法上,写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耶稣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这毫不希奇经常可以听见犹太人宣告这一位基督徒所敬拜的异端罪犯是一个被咒诅的。

(乙)这是十分可能的,犹太人强迫归依基督教的人说这一句咒诅的话,不然要驱逐他们,不准他们参加一切犹太教的礼拜。保罗告诉亚基帕在他逼迫基督教的日子里所做的,他说,‘在各会堂,我屡次用刑,强逼他们说亵渎的话。’(徒廿六11)。这是留在会堂里的条件──他必须对耶稣基督说咒诅的话。

(丙)在保罗写信的时候果然是这样,到以后基督徒遭遇逼迫受苦难的时候更是如此,或是被逼咒诅基督,或是面对死亡。在图拉真(Trajan)时代,庇推尼的总督,普林尼(Pliny)测验基督徒的方法是要他咒诅基督。当士每拿的主教,坡旅甲(Polycarp)被捕,地方总督,夸达图(Statius Quadratus)要他:‘说,不再不信,誓信该撒的神,并要亵渎基督。’这是一位年老的主教的伟大的回答:‘我已经事奉基督八十六年,祂从来没有对我不起。我怎样可以亵渎拯救我的王?’是的,一个人有的时候要面对选择:咒诅基督呢!还是面对死亡?

(丁)可能甚至在教会中,有人在半疯狂的狂热中喊出,‘咒诅基督’。在这种歇斯的里的气氛中,任何事都可发生,而称为是圣灵的工作。保罗定了一条原则,不能说一句反基督的话,而说这是圣灵的感动。

(二)除此之外,另一句基督徒战斗的呼号是耶稣是主。如果在早期的教会里有信条的话,那么这一句简单的话就是了。(比较腓二11)。‘主’字是‘可理屋斯’(kurios);这是一个重大的字眼。这是罗马皇帝官式的称号。逼迫基督徒的人要基督徒‘说,“该撒是主(kurios)”’。在旧约圣经译成希腊文时,耶和华就用此字翻译。当一个人能够说,‘耶稣是主’的时候,他的意思是向耶稣将其一生作至高的效忠,向祂以全心作至高的敬拜。

请注意保罗相信一个人能够说,‘耶稣是主’,完全是圣灵使他说的。耶稣是主并不是人自己的发现,乃是神在祂的恩典中,启示给他的。

 

神的各种不同的恩赐(十二4-11

保罗在这一段经文中所注重的是教会的合一。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一个健全身体的特点是各部发挥其应有的功能,使整体获益。不遇合一并不是划一;因此在教会中有各种不同的恩赐,及有各种不同的功能。每一种都是出于同一位圣灵的恩赐,并且其设计并不是为着教会个体的光荣,乃是为着整体的益处。

保罗开始就说,一切特殊的恩赐(charismata)都是从神而来,因此他相信它们必须为神所用。教会的错误,至少在今天,把特殊的恩赐的范围,解释得太狭窄了。我们往往会指那些讲道,祈祷,教导,写作──多少要用智力的,为特殊的恩赐。教会应当了解应用双手劳动也是神的特殊恩赐。石匠,木匠,电气匠,漆匠,技师,铅管匠,都有他们的特长。这些特长也是从神那里来的,也能为神所用。

研究保罗提出的特殊的恩赐是一件很有兴味的事,因为我们可以从中学习知道早期教会的性质与工作。

他开始提出两件极相似的事──智能的言语和知识的言语。智慧的希腊文是苏菲亚sophia)。亚力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给它下的定义说,‘一切有关人及神的知识与它们的始因。’亚里士多德认为智能是‘追求至善的目的,应用至善的方法。’这是最崇高的智慧;并非出于人的思想,乃是出于与神的交通。这是认识神的智慧。知识──希腊文是吉拿息思gnosis)是属于有关实用方面的。这知识能够知道在任何的情况下怎样去做。这是在人生及智能的事上的实际应用。这两件事都是必需的──智慧,藉与神交通,知道神深奥的事;知识,在世界的日常生活中及教会事务上,把智能实行出来。

接着是信心。保罗所指并非为我们日常所谓的信心。这种信心要实在的产生效果。这不只是理智方面的信念,认为这一件事是真的;这是那种热中的信心,把自己的一切及一切所有献身与它。这种信心,激发其意志,坚强其筋肉,采取行动。

哦,神,当内心火热,

头脑却是冷清,

帮助我采取行动;

把你指示的目的,

成为事实!

这种信心把远象成为事实。

接下去保罗讲到医病的恩赐。早期教会所处的世界,医病的神迹是极平常的事。一个犹太人生病以后,往往会不到医生那里,而往拉比那里去;结果往往大多数痊愈的。医斯古拉毕斯(Aesculapius)是希腊的医神。人们到他的庙宇去,往往好几个整夜留在那里,等待医治,往往也有好多人得到医治的。时至今日,在这些庙宇废墟中,我们找到有些是还愿匾牌,也有些记念被治愈的碑铭;立这些匾牌碑铭,决不会无因的。在伊辟道鲁斯(Epidaurus)的庙宇中,有一碑铭,告诉我们有一个名叫阿尔开太斯(Alktas)的人,‘虽然眼睛瞎了,在梦中看见异象。神好似到他那里,用他的手指掀开他的眼睛,他最先看见的是那些在庙宇里的树。在天亮他离开的时候,已经被医好了。’在罗马的庙宇里,有一碑铐写着说,‘神给阿褒(Valeriu Aper),一个盲目的兵士,谕旨,要他来,把白雄鸡的血和蜜混和成膏,涂在他的眼睛上三天,他的瞎眼得以看见了,来到神那里,在大众面前献上感谢。’这是一个神迹治疗的时代。

毫无疑问的,在早期教会的确有医病的恩赐;如果不是实在的话,保罗不会随便的提起。在雅各书里(五14),有这样的指示,一个人病了,要请教会的长老来,为他抹油。根据历史,到第九世纪为止,抹油礼只是为着医病;只有自那时开始,才变为临终抹油礼(The Sacrament of Extreme Unction),准备死亡的临到。教会未曾失去医病的恩赐,近期却有重新发现的趋势。有一位聪明的作家蒙田(Montaigne,法国散文家1533-1592──编者注)谈到孩童的教育时说,‘我要训练他的四肢,犹如训练他的头脑一样。我们所要教育的并不只是头脑。也不只是身体;乃是完人。我们必不可以把他分裂为二。’教会已经太久把人分裂为灵魂与身体,并且只接受照顾他灵魂的责任,与身体无涉。这是一件很好的美事,在我们的时代,我们再一次把人视作整体。

接着保罗论到能行异能的事。我们很确定的说,他所指的是赶鬼。在那些日子里,许多的疾病,往往所有疾病,尤其是精神错乱,都是归诸于魔鬼的工作;教会的功能之一是驱逐这些魔鬼。不论事实的真相如何,被鬼附的人实在的这样相信,教会的确能帮助他们。赶鬼在宣教区域里仍然是事实;

教会的功能就是要服事这般精神错乱,受到撮扰的人。

保罗接着讲到先知。如果我们把这字译为传道,其意义会更加清楚。先知这一名称往往会使我们联想到预言未来的事。不过这字的意义直言远较预言为多。先知乃是一位亲近神的人,他知道神的心意,所以他把神的心意告诉人。因此他有双重的功能。(甲)他斥责警告他们,告诉他们,他们所做的违反神的旨意。(乙)他劝告带领,指示神要他们走的道路。

于是保罗讲到能辨别诸灵。在一个空气紧张的社会里,各式各样发生的事,都似乎正常,我们必须分辨何者为真实,何者只是歇斯的里的表现;何者出于神,何者出于魔鬼。时至今日,凡是出乎平常的事,往往十分难以辨别这是出于神或者不是。有一条可以依循的原则,那就是我们必须先行了解以后,才可给以批评。

最后,保罗列出说方言翻方言的恩赐。说方言这一件事使哥林多的教会十分困扰。当时所发生的是这样──在教会聚会的时候,有人堕进入神的狂态,口内吐出人不懂的,不是普通的语言。这是人所渴慕的恩赐,因为大家都以为这是神的灵的直接感动而发生的。对于聚会的人当然是一核不通,完全毫无意义。有的时候,一个人受到感动,能够自己解释方言;不过一般而论,需要另一位有解释方言恩赐的人,给以解释。保罗从末对方言提出疑问,不过保罗认识方言所有的危险。入神的狂态与自我的催眠很难加以划分。

旱期教会所给我们的印象充满了活泼生气。许多的事件发生;在事实上,许多惊人的事件发生。生活被提高又被加紧。早期的教会不会暗晦、平淡无奇。保罗知道这一切活泼有力的活动是圣灵的工作。祂将祂的恩赐,分给各人,要各人为大众而用。

 

基督的身体(十二12-31

这里是一幅描写教会合一的最著名的图画。人们往往被身体各部分的合作吸引住了。好久以前,柏拉图描述一幅著名的图画,他说,头是城砦;头颈,连接头和身体的土腰;心脏,身体的源泉;毛孔,身体的小径;血管,身体的运河。保罗也是这样描绘教会是身体。身体有许多部分,但是在身体上是绝对合一的。柏拉图指出手指受了创痛,我们不大说,‘我的手指觉得痛’,我们会说,‘我觉得手指痛’。这里有一个,我的人格,它使身体的各部合一。基督之与教会犹如之与身体。在祂里面,各不同的部分得到了统一。

保罗继续从另一方面看。他说‘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这里有一个惊奇的思想。基督的身体不再在这世上;因此如果祂要在这世界上完成什么工作,祂必须找人去做。如果祂要教导一个儿童,祂务须找一位教师教导他;如果祂要医治一个病人,他必须找一位医生去医治他;如果祂要述说祂自己的故事,祂必须找一个人去述说它。事实上我们必须是基督的身体,双手做祂的工作,双足为祂的事务奔跑,口为他述说。

祂没有双手,

今天我们的双手做祂的工作;

祂没有双足,

我们的双足带领人行走祂的道路;

祂没有口,

我们的口述说祂的受难;

祂不能亲手帮助,

我们的帮助带领他们归向祂。

这是基督徒极大的荣耀──他是在世上基督的身体的一部分。

这样保罗说明了教会如果要完成它应有的功能,就应当在它里面合一。只有每一部分完全实施它的功能时,才能表现出身体的健康及有效。身体的各部并不互相的猜忌,并不渴慕其它部分的功能。我们从保罗所描绘的可以看到在教会,基督的身体上,应有的要点。

(一)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互相需要。在教会中没有孤独的事。在教会中常有人全心从事于他自己的工作,认为他的工作是无比的重要,往往会忽略或是批评别人做的工作。如果教会是一个健康的身体,我们需要每一个人所能做的工作。

(二)我们必须互相尊重。在身体上,没有谁是重要的这类问题。任何肢体,任何器官,停止了它的功能,整个的身体就发生问题。教会也是这样。‘一切工作,在神的眼中,是一样的。’当我们在教会中,我们一开始想到自己的重要,基督徒工作的意义便消失了。

(三)我们必须互相同情。如果身体的一部受到影响,身体其它部分也受到牵连而发出同情,却不能有多大帮助。教会乃是整体。一个人看到的不能超越他自己的组织,一个人看到的不能超越他自己本地的教会,更不好的一个人看到的不能超越他自己的家庭,他就完全没有把握教会真实的合一。

到了这段经文的结尾,保罗讲到教会的各种工作。有的他在以前已经说过;有的却是新的。

(一)他把使徒放在首位。毫无疑问的,他们在教会中是最主要的人物。他们的权威不只是限于一个地方;他们不是驻堂的牧职;他们的委任是整个教会。为什么是这样的呢!一个使徒的主要资格是他必须在耶稣活在世上时,曾与祂为伴,并见证祂的复活(徒一22)。使徒乃是那些在耶稣肉身的日子里及祂复活以后的日子里,与祂有亲密关系的人。耶稣没有写下什么;祂把祂的讯息写在一些人的身上;这些人就是使徒。人的礼仪不能给人真正的权威;这必须来自与基督作伴。有一次在礼拜完了,有一个人对怀德(Alexander Whyte)说,‘怀德博士,今天你所讲的道好像你是与主同在,从祂那里得来的。’怀德柔声的说,‘或许真是这样。’一个从基督那里来的人,不论他属于那一个宗派的教会,有使徒的权威。

(二)我们已经讲过先知。现在保罗又加上了教师。我们不会把教师的重要性说得太过分。他们是要栽培那些由传道与使徒带领初信主的人。他们教导的是一般对于基督教毫无所知的男女。他们主要的重要性乃是这样──第一本福音书,马可,要到主后六十年才写成,那就是说,自从耶稣被钉十架以后,要相隔大约三十年的光景,才有第一本写作。我们必须设想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印刷术,书本都赖手抄,因此很是稀少,一本像新约大小的书,价值很是昂贵,决非一般人买得起的。因此有关耶稣的事,在起初只能依靠口传。这是教师的工作;我们必须记得,在当时一个为学的人从一个好的教师学习到的远较书本为多。今日我们虽然有很多的书,但这仍然是一端真理,人仍是从人学得有关基督的事。

(三)保罗请到帮助人的。他们的责任是救济穷人,孤儿,寡妇,及外地人。基督教一开始即注意实际的工作。一个人可能没有口才,也没有教导的恩赐;不过他可以随时准备着帮助人。

(四)保罗现在讲治理事的kuberneseis)。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希腊字;其原意乃是一个驾驶员的工作,他驾驶船只,在礁石暗流中,平安到达港湾。保罗所指的是那些主持教会行政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传道和教师是外面的工作,为大众所周知;不过他们不能有所成就,除非在他们的背后有人担负日常例行的行政事务。是身体有不为人见的部分,不过它们的功能却比其它部分重要;在教会中有些人的事奉是并不为众人所知,然而没有他们的事奉,教会工作就无法进行。

最终,保罗要请到超过其它,最大的恩赐。平常往往有这样的危险,恩赐不同的人,在他们之间会发生歧见,因此阻碍了身体的工作。爱是唯一的东西,把教会系连,结成完全的合一;保罗接着唱他爱的诗歌。――《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