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

 

爱的诗歌(十三1-13

对许多人说来,这是在全部新约中最赞赏的一章。我们不妨用一天以上的时间研究这些字眼,其意义之丰富,即使尽终生之力,也难测其全貌。

保罗开始即宣告说,一个人可以有任何的属灵恩赐,如果没有爱心,就没有什么用处。

(一)他可以有说方言的恩赐。当时在外邦人的崇拜中,尤其是敬拜酒神第欧尼息思(Dionysus)或大神母雪佩利(Cybele)时,鸣号击钹。如果没有爱的话,即使是倾慕的说方言的恩赐,也与外邦人崇拜的鼓噪吼叫无异。

(二)他可以有先知讲道之能的恩赐。我们已经看见先知讲道是最接近传道的工作。传道人有两种:第一种,他的唯一目的只是救人们的灵魂,他以热爱去感化他们,叫他们得救。保罗自己当然属于这种传道人。麦尔兹(Myers)在他所写的一首诗圣保罗(St. Paul)中,描绘他望着这没有基督的地方。

这无可容忍的热望使我全身震颤,

犹如号角的呼召:

哦,快去救这些人──

从沉沦中抢救他们──

为他们献上一切,

为他们的生命舍弃自己的生命。

另一种的传道人却以地狱的火焰缠绕听众,他的描述给人的印象是他从他们灭亡所获得的喜乐,与看见他们得救所获得的毫无轩轾。有人说史密斯爵士(Sir George Adam Smith)有一次问一个希腊教会的信徒,他们曾经受到回教徒的逼害,神为什么创造了这么多的回教徒。他得到的回答是:‘要填满地狱’。以恐吓传道而没有爱,只能令人吃惊而不能救人。

(三)他可以有各样知识的恩赐。知识千古不移的危险是装腔作势。有学问的人最大的危险是养成轻蔑别人。冰冷孤绝的学识,只有在爱的火焰溶化之下,才能真正的救人。

(四)他可以有全备的信。不过有好多时候,信可能是冷酷缺乏慈悲的。有一个人去见医生。医生告诉他,他的心脏衰弱,必须休息。他打电话告诉他的雇主。他是一个有名的基督徒人物。他得到的回答是:‘继续做你的工罢。我凭着我内在的能力可以支持下去。’这些是信心的话,但是没有爱心的信心,因此能令人受到伤痛的。

(五)他可以做些慈善事业;他可以把些东西赒济穷人。没有其它比没有爱心的所谓慈善更能令人觉得自卑。很是勉强,只是为着责任,所给的施与;以轻视的态度所给的援手;站在自己小小的高位上,好似把一些碎屑抛给狗一样;先给道德教训或漫g斥责,然后给一些帮助;这一切都不是真正的慈善事业──这是骄傲,骄傲总是令人难受的,因为没有爱心。

(六)他可以舍弃己身,叫人焚烧。或许在保罗的心里,回想到过去,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与炽热的火@(但三)。更可能他是想到在雅典,那称为‘这印度人的坟墓’的著名的纪念碑。有一个印度人,在大众面前,在火葬堆上自焚而死。这造成在这纪念碑上,刻着自夸的话:‘柴马诺却加斯(Zarmano-chegas),从巴哥沙(Bargosa)来的一个印度人,遵照印度人的传统风俗,使他不朽。这是他安息之地。’也有可能他想到那些为道殉难的基督徒。如果为基督舍身的动机只是名誉自尊及彰显自己,那么即使殉道也成为毫无价值。这并非有意讥笑世人,许多人的行为,似乎是牺牲,其实并非出于真诚,只是名誉心在那里作祟。

在圣经中很少有其它经文,要求人作这样的自我省察。

基督徒爱的本质(十三4-7

在第四至第七节,保罗列举基督徒的爱的十五种特质。

爱是忍耐。这一个希腊字(makrothumein)在新约中常用以指对人的忍耐,不是对环境的忍耐。屈梭多模说,这一个字是用于一个人受到了损害,他有力量很容易的报复,但是他却不这样做。这是描写一个人不轻易动怒;这也用于神与世人的关系。在我们与人交往时,不论人家怎样的倔强,怎样的不仁,怎样的令人心痛,我们必须实行忍耐,正如神以忍耐对待我们一样。忍耐并不是懦弱的表现,乃是刚强的表现;它不是失败主义而乃是朝向胜利的大道。富斯迪(Fosdick)指出林肯在一生中受到的侮辱,没有比从斯坦吞(Stanton)受的更大。他称他‘一个低级狡猾的小丑’,他给他绰号‘原始大猩猩’,并且说度沙宇(Du Chaillu)要捕捉大猩猩,他很可以在以利诺州的春田轻易地捉到一头,却老远的往非洲去捉,真是愚蠢。林肯一句话也不说。他派斯坦吞为陆军部长,因为他最适合这职位,并且彬彬有礼的待他。年月飞逝。有一个晚上,林肯在剧院里被刺,饮弹死亡。在陈列总统尸体的小房里,站着斯坦吞,向下注视着林肯,静穆的脸,流泪的说,‘这里躺着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元首。’爱的忍耐最后获得了胜利。

爱是恩慈。俄利根(Origen)以为爱是‘向所有的人和蔼可亲’。耶柔米(Jerome)称它为爱的‘慈祥’。有好多好的基督徒却缺乏慈悲心肠。在西班牙的腓力二世,在宗教热心上,并不后人,不过他却设立西班牙宗教法庭,把与他意见不同的人,实行大屠杀,认为这是事奉神。著名的波尔红衣主教(Cardinal Pole)宣称谋杀淫乱的可憎,与异端相较,实无可比拟。除了逼害以外,还有好多所谓好人,常有批评人的态度。有许多好的教会人士,对于那在淫乱时被拿的妇女,会站在官方,而不站在耶稣的一方。

爱是不嫉妒。常有人说,在这世界上,实在只有二种人──‘百万富翁,及期望成为百万富翁的人’。嫉妒有二种。一种是垂涎人家所有;这种嫉妒是很难避免的,因为人都是人。另一种是更坏的嫉妒──他对人家所有,抱不平之鸣;他所求的,并非自己有所获得,而只希望人家失去他们所有。灵性上的卑贱,莫甚于此。

爱是不自夸。在爱中常有谦卑的质素。真正的爱并非要自己居功,乃是觉得自己的不配。在巴利(Barrie)的故事中,多情的汤美,在校中有些成就,回家后往往说,‘妈妈,我是否是一个可以赞赏的人?’有些人以为爱的意思就是为被爱者做了一些他喜欢的事。其实真正的爱是不能用任何东西回报的。爱使人谦卑,他觉得献上的礼物,总是不够好。

爱是不张狂。拿破仑为别人,主张家庭的神圣,并要参加礼拜。至于他自己,他说,‘我不像其它的人。道德律不适用在我身上。’一个真正伟大的人决不会自尊自大。克理(Carey)初为一个补鞋匠,后来成为一个最伟大的宣教师,也是一个世界上所见到的最伟大的语言学家。他翻译部分的圣经成三十四种以上的印度语文。当他到达印度时,有人不喜欢他,轻视他。在一次的筵席上,有一个势利的人要羞辱他,在大庭广众面前高声说,‘克理先生,我忖度你以前是一个制鞋匠。’克理回答说,‘不是的,阁下,不是制鞋匠,只不过是个补鞋匠。’他甚至没有声称自己制──不过是补鞋。没有人喜欢自尊自大的人。装模作样的人令人惋惜。

爱是不作害羞的事。‘害羞’也可译作‘不知礼’。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在希腊文中,‘知礼’和‘吸引人’是相同的。有些基督徒,他们喜欢单刀直入,几乎迹近残酷无情。无疑的,其中显示力量,不过不能令人心悦顺服。达拉谟(Durham)主教莱特佛特(Lightfoot)请到他的一个学生辛姆(Arthur F. Sim)说,‘随便他到那里去,他的脸孔就是一篇讲章。’在基督徒的爱中,有慈悲。它永远不会忘记温文有礼,善与人处,是可爱的行动。

爱是不求向己的益处。经过最后的分析,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坚持自己的权利,另一种是常记得他们的责任;一种是常常想到人家欠他们的,另一种是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欠人家的。今天如果大家都能少想到自己的权利,多想到自己的责任,一切环绕我们周围的问题,几乎都可以迎刃而解。当我们一开始想到‘我们的地位’,我们就远离基督徒的爱心。

爱是不轻易发怒。这真正的意义是基督徒的爱永远不给人家触怒。激怒往往是失败的徽号。当我们失去了平衡发脾气,我们失去了一切。吉柏龄(Kipling)说,这是对于一个人的测验:看他当大家都失去了理智,把一切责任堆在他身上,他是否仍能处之泰然,镇定不惊;也要看他当人家憎恨他时,他是否仍能没有丝毫憎恨之心。一个人能控制他的脾气,就能控制一切。

爱是不计算人的恶。这计算的希腊文是会计的用字。这是把项目记在账上以免忘记。这正是许多人做的。学习忘掉是人生最大艺术之一。有一位作者写着说,‘在坡里尼西亚(Polynesia),土人用很多的时间于打架和宴会上。根据当地的风俗,每人要把他们憎恨的人,作各种记号,以免忘掉。在他们茅舍的屋顶上,悬挂着形形色色的东西,去记住那些得罪他们的人──有的是真的,有的不过出于他们的想象。’相同的,许多人培养他们的忿怒,保持它的热度;他们常想起人家的恶,以致念念不忘。基督徒的爱却学会了忘掉的功课。

爱是不喜欢不义。或许更好的翻译当这样:爱是不喜欢任何不名誉的事。它的意义并不是不喜欢不名誉的事,而是不喜欢听到人家做不名誉的事。人的本性很是奇怪,喜欢听到的是人家不幸的事,不是人家快乐的事。与哀哭的人同哭较易;与快乐的人同乐较难。基督徒的爱没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心。

爱是只喜欢真理。听听是容易,实行确是困难。许多时候我们不愿意把真相显露出来;更多的时候我们不愿意听见实情。基督徒的爱不愿意隐蔽真情;没有什么东西要隐藏的,乐于把真情透露出来。

爱是凡事包容。这句话也可能译为:‘爱能隐蔽一切。’它的意思是不把人家的丑事隐恶曝露。宁可暗暗的把事情校正过来,而不公开斥责。更可能其意义包括爱能忍受侮辱,伤害,失望。在耶稣的心里,就有这样的爱心。

你的仇敌或许憎恨,轻蔑,辱g你,

你的朋友或许离弃你;

你仍是乐意的赦免,

在你的心里只有爱。

爱是凡事相信。这一项是有两方面。(一)与神的关系:爱是信任神的话;凡是神的应许,都毫无疑问的等待完成。(二)与人的关系:爱是时常相信人家的优点。人之成为怎样的人常常依照我们对他们的信心。如果我们不信任他们,我们使他们成为不可靠的人。在安诺德(Arnold)就任卢格比(Rugby)学校校长以后,他完全改变治校的方法。在他以前,学校采用的是凶暴恐怖的政策。安诺德召聚了全校学生,告诉他们以后他们要获得更多自由,大大的减少鞭打。他说,‘你们是自由的,不过你们都当负责──你们都是君子。我要你们自己管理自己,以你们自己为荣,因为我相信如果你们终日被监视着,你们有一天长大,你们只知道好像奴隶的恐惧;总有一天,你们得到自由,可是不知怎样利用它。’他们不大能够相信。当他们到校长面前的时候,他们还照样的捏造理由,说谎语。安诺德说,‘孩子们,如果你们这样说,那一定是真的──我相信你们的话。’结果,经过一段时期后,卢格比的孩子们都说,‘向安诺德说谎乃是一件丑事──他总是相信你。’他相信他们;他使他们成为像他相信的人。爱能够藉着相信他们的优点,使卑劣的人提高品德。

爱是凡事盼望。耶稣相信没有人是没有盼望的。克拉克(Adam Clark)是一个大神学家,不过在学校中却学习迟慢。有一天,一个显要人物来校访问。那教员特别提出克拉克说,‘这是学校中最迟钝的孩子。’这显要的人在离校以前,走到这孩子面前,慈祥的对他说,‘我的孩子,不要紧的,有一天或许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学者。不要灰心,要努力,继续的努力。’这教员对他没有盼望,那显要的人有盼望,──谁知道?──很可能就是因着这一句有盼望的话,使他以后成大神学家。

爱是凡事忍耐。忍耐一字原为一个重要的希腊动词(hupomenein)。并通常翻译为忍受,忍耐。实在说来,其真正的意义并不只是消极的忍受一切的精神。这字的定义为‘在试炼中不折不挠的大丈夫气概’。马特逊(George Matheson)在失明失恋以后,写了一篇祷文,求主帮助他接受神的旨意,‘不只是沉默的退避而是圣洁的喜乐;不只是止息喃喃怨语而是赞美的诗歌’。爱能忍受一切,不只是消极的退避,而乃是获得胜利的坚忍,因为知道一个慈父的手永远不会使他的孩子流无用的眼泪。还有一件事要说的──当我们思想保罗所描写爱的质量时,我们都可以在耶稣身上见到。

 

爱的至上(十三8-13

在第八至第十三节中,保罗对于这基督徒的爱,提出最后的三点。

(一)他看重它绝对的永存性。在一切人以为荣耀的事消逝以后,爱却屹立不动。圣经中有一句最赞赏的抒情诗句(歌八7),‘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这不能制服的东西就是爱。这是相信不朽的理由之一。当爱介入其间,在人生中产生了一种关系,非时间所能消磨,并且也超越了死亡。

(二)他看重它绝对的完全性。一切的东西都好像在镜子中看到它们的反影。这种说法,对哥林多人说来,比我们更多示意。哥林多以制造镜子著名。不过我们所知道的现代镜子,在它里面的反影,可谓维妙维肖,要到第十三世纪才有。哥林多的镜子是用金属磨光,即使是最好的,也是模糊不清。也有人认为这一句的意义是透过以角质制造的窗,看窗那边的东西。在当时的窗,不能清楚看见窗那边的东西,只见模糊不清的轮廓。事实上,拉比们有一句话说,摩西透过像这样的窗看见神。

保罗觉得在此一生,我们只能见到神的反影,有许多仍然是奥秘和谜。我们在神创造的世界中,看到祂的反影,因为任何人双手的工作表显这一位工作的人;我们在福音中,在耶稣基督里,看到祂的反影。虽然在基督里我们有完全的启示,我们的心智只能抓住一小部分,因为有限的人永远不能抓住无限的神。我们的知识仍然像小孩一样。不过爱要引领我们,在日子终了的时候,幕要揭开,我们要面对面,那时就要完全明白了。如果没有爱,我们就不会有那日子,因为神就是爱,只有爱的人能看见祂。

(三)他看重它的绝对至高无上。信心和希望果然伟大,爱却更加伟大。信心没有爱是冷酷的;希望没有爱是可怖的。爱是燃点信心的火,是肯定希望的光。――《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