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

 

耶稣的复佸与我们的复活(十五1-58

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是新约中最伟大,也是最难懂的一章。不单是这一章本身的难懂,并且也由它提供给信经里的一句话,令许多人很难宣认。这句话就是主要的从本章里得到的观念──身体复活。不过我们如果从研究本章的背景着手,可以大大的减少他的难处,并且对于信经中扰人的一句话,在知道保罗的原意以后,也能迎刃而解,成为清晰,易于接受。因此在我们研究本章之前,心里要先知道某些事。

(一)第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们必须记得,哥林多人否认的并不是耶稣基督的复活,乃是身体的复活;保罗却坚持,如果人否认身体的复活,也就否认耶稣基督的复活,那么基督教真理的讯息,基督教人生的实际,都将成为虚空。

(二)在早期的教会中,所有一切教会都有两种背景──犹太的和希腊的。

第一,犹太的背景。撒都该人否认死后的生命。在犹太人的思想中,有一派完全不信灵魂的不灭及身体的复活(徒廿三8)。在旧约中死后再无希望。依照旧约一般的信仰,人死后,无分彼此,都到阴间里去。‘阴间’,常被误译为‘地狱’,是在地下一个幽晦的地方,在那里死者仅似幽影般的存在,没有力气,没有光明,与人与神隔绝。旧约里有许多描述死后凄寂,可怖的惨状。

因为在死地无人记念你,在阴间有谁称谢你!(诗六5)。

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什么益处呢!尘土岂能称赞你,传说你的诚实么?(诗三十9)。

你岂要行奇事给死人看么?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赞你么!岂能在坟墓里述说你的慈爱么!岂能在灭亡中述说你的信实么!你的奇事岂能在幽暗里被知道么?你的公义,岂能在忘记之地被知道么?(诗八十八10-12)。

死人不能赞美耶和华;下到寂静中的,也都不能。(诗一一五17)。

原来阴间不能称谢你,死亡不能颂扬你,下坑的人不能盼望你的诚实。(赛卅八18)。

求你宽容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前,能享受一点儿安乐。(诗卅九13末句国语和合本译为可以力量复原)。

与一切活人相连的,那人还有指望;因为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强。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凡你手所当作的事,要尽力去作;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能。(传九4510)。

神何尝喜爱阴间死亡的人呢!他祇欢喜生存而赞美他的人。(便西拉智训十七章廿七节)。

求主眼睛看顾我们,因为坟墓中死人的灵魂已经离了肉体,不能归荣耀和公义给主。(巴录书二章十七节)。

旧约学者麦化庭(J. E. McFadyen)把旧约中描绘死亡暗淡的一面归与‘旧约人物理解在今世的神的能力’。他继续说,‘在漫长的宗教史迹中,更有可赞叹的事,许多世纪以来,人们度着高洁的生活,承担忧患,克尽职责,未为将来希望着想;其所以能如此的原因,乃由于他们在出入之中,确切体会神的实在。’

是的,在旧约中也有些少谈到生命将来的事。有时人会觉得,如果神果然是神,对于今世不可思议的事,来世必得报应。因此约伯呼叫出:

但是我知道我的维护者还活着;

他最后要来为我伸冤。

即使我的皮肉被疾病侵蚀,

我虽然不以此身,仍将觐见神。

我要亲眼看见他,

他对我并不陌生。(伯十九25-27,依Moffatt译本)

一个圣徒会确切的觉得,就是在今生此世,神和他的关系是这样的亲切宝贵,就是死亡也不能分开。

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因为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为十六9-11)。

你搀着我的右手。你要以你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诗七十三24)。

不错的,在似色列民中也开展永生的希望。有两件事有助于这种发展。(甲)以色列为选民,不过他们的历史却有继续不断的灾祸。人们开始觉得需要另一个世界去弥补缺陷。(乙)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个人几乎是不存在的。神是国家民族的神,个人是不重要的。在时间不断的飞逝中,宗教愈成为个人的。神不再是国家民族的神,祂是个人的朋友;人开始隐约的及本能的觉得当一个人承认神,也为神承认以后,所造成的这种关系,甚至死亡也无法分裂的。

(三)在论及希腊世界时,我们必须坚决把握住一件事,它是这整章的背脊。希腊人有一种天生的死亡恐惧。尤里披蒂(Euripides)写着说,‘世人担负无数病痛,但仍然酷爱活命。他们渴望明日的来临,喜欢承受今生他们知道的事,不喜欢面对死亡未知的世界。’(散秩813)。不过大体上,整个希腊及受希腊思想影响的世界,都相信灵魂的不灭。不过在他们看来,灵魂的不灭与身体是完全分开的。

他们的谚语这样的说,‘身体乃是墓穴。’其中有一句说,‘我是一个可怜的人,受这必朽之体的捆锁。’辛尼加(Seneca)说,‘我以愉快的心情,追问灵魂的永琱灭──哦,不,不是追问,乃是深信。我将自己寄托在这伟大的希望。’他又说,‘有一天要到,这属人和属神相混在一起的必要分开;在那时我要发觉,我要离开我的身体,而我自己要回到神那里去。’伊比克德写着说,‘当神不再供给必需的时候,祂发出引退的讯号──祂已经开启了门,对你说,“来!”不过到那里去呢!不是什么可怕的地方,到你从那里来的地方,到你眷爱亲属的地方,到你原有质素的地方。在你里面的火归回火,土归回土,水归回水。’辛尼加谈到临死时的东西,‘还原成为它们原有的质素。’在柏拉图看来,‘身体与灵魂对立,它是一切懦弱的源头,与惟一能独立并行善的灵魂相对’。我们能够从斯多亚派的信仰上最易看到。在斯多亚派的人看来,神是如烈火般的灵,比世上任何东西都来得纯洁。给人的生命乃是这圣火的火花,来住在人的身体中。人死后,他的身体化成在他成为身体时的原素,而那神圣的火花归回到神那里,为原有的神的烈火吸收。

对希腊人看来,永生不朽就是要抛弃身体。对希腊,人来说,身体复活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人的不朽实在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人所接受的生命,再被生命之源的神吸收。

(四)保罗的看法完全不同。我们只要先提一件重大的事实,其它的也就清楚了。基督教的信仰,死后个人还是存在,就是说你还是你,我还是我。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重大的事。对希腊人来说,身体不能列为圣品;这是物质,一切罪恶的渊源,灵魂的囚牢。不过对基督徒来说,身体并非罪恶。耶稣,神的儿子,取上人身,因此它并不下贱,神却住在其中。在基督徒看来,将来生命乃是涉及整个的人──身体与灵魂。

人们很容易误解及讽刺身体复活的教义。克里索(Celsus),大约主后二百二十年时人,强烈反对基督教者,就是这样的人。他诘问,人死后,这同一的身体怎样能复活呢?‘这真是虫蛆的希望罢?人的灵魂有什么原因还要这腐烂的身体呢?’我们很可以从车祸中压得粉碎的,或是因患癌症与死亡挣扎的人身上举出例子来。

不过保罗并没有说这复活的身体就是与原来的身体一样。他坚决主张我们要有一个属灵的身体。他实在的意思是说,一个人的人格要继续存在。没有了身体,我们几乎不能设想一个人格是怎样的,因为一个人的人格表显在他的身体上。保罗所欲争取的是死后个人的不灭。保罗并不承受希腊人轻视身体的观念;他相信整个人的复活。他仍然是他自己;他这个人要存留。这是保罗身体复活的意思。凡是属于身体及灵魂的每一件使人成为人的东西都要存留,不过同时,一切东西要成为新的,身与灵一样,与地上的东西完全两样,因为他们都是圣的了。

 

复活的主(十五1-11

保罗扼要重述以前他传给哥林多信徒的讯息。这并不是他为自己创出来的讯息,这是起初有人传给他的,这是复活主的讯息。

在第一,第二两节,保罗说及与这好喜讯有关的一系列非常有趣的事。

(一)这是哥林多教会所领受的。没有人能为自己自创福音;就某一意义而言,没有人能为自己发现福音。他是领受的。这样,传达福音正是教会的功能。教会领受福音,同时要把领受的好讯息传达出去。正如有一位教父说过,‘没有人可以有神做他父亲,除非他有教会做他母亲。’好讯息乃是在一团契内所领受的。

(二)这是哥林多教会靠着站立得住。好讯息的最重要的功用是使人站稳。在溜滑的世界上,它保守他不失足;在充满引诱的世界上,它能给他峻拒的力量;在常刺伤人心的世界上,它使他能以承受一颗创伤的心,或是一个痛楚的身体,但是不屈服。约伯记第四章第四节说,‘你的话使快要跌倒的人得到鼓励,使衰弱疲乏的人坚强。’(根据,现代中文译本)这正是福音所要做的。

(三)这是他们因着福音得救。这里所用的‘得救’的希腊文是现在式,不是过去式。在翻译的时候,决不能译作过去式。得救乃是从荣耀上加上荣耀。得救在这世界上不会完结。今生有许多东西会用罄的,拯救的恩典却不会用罄的。

(四)这是一个人必须持守的。人生有许多事会令我们丧失我们的信仰。我们及其它的人的遭遇有许多不能令我们了解;在人生中,许多难题不能解决,许多问题没有答案;人生有它黑暗的一面,似乎我们不能做什么带来光明。信心常是一种胜利,灵魂的胜利,持守不变,紧紧的握住神。

(五)这必不可以偶然的,无日的的\cs8。如果这相信不过是偶然随便的相信,并没有经过仔细的思考,没有深思熟虑,那相信必然是空洞没有实底。这种相信必会倒坍。(第二节‘徒然相信’,现代中文译本译做‘空空洞洞地相信’──译者注。)我们中间,许多人的信仰很是肤浅。我们接受只是因为人家对我们说;我们所有的只是二手货。如果经过我们费心的恩考,有许多东西或许必须放弃,那存留下来的,实实在在是我们的,没有任何东西会令我们抛弃。

在保罗列举复活主的显现中,有两件特别的有趣味。

(一)向彼得显现。在最早复活故事的记录里,在空坟里的使者说,‘你们可以去告诉他的门徒和彼得。’(可十六7)。路加福音廿四章卅四节门徒们说,‘主果然复活,已经现给西门看了。’这是可惊奇的事,这否认主的门徒,却在复活主最先向他们显现的门徒之中;正可以显明耶稣基督恩典慈爱的奇妙。其它的人或许会永远怀恨在心,不过耶稣惟一的愿望是要挽回这犯错误的门徒,促使他再站起来。彼得对耶稣犯了错误,内心忧伤哭泣;这一位奇妙的耶稣惟一的愿望是要安慰在忏悔痛苦中的人。爱心能够使他不想到自己所受的创伤,使他更能想到使他难受的人忏悔而引起的忧伤。

(二)祂向雅各显现。没有疑问,这雅各就是我们主的兄弟。从福音书中所说的,我们很清楚的知道,耶稣自己的家庭不太了解他,甚至对他带有敌意。马可福音三章廿一节告诉我们,他们实际上想要阻止他,因为他们想他是疯狂了。约翰福音七章五节告诉我们,他的兄弟不信他。有一本最早的福音书没有放在新约圣经里,称为‘希伯来福音’。现在仅存片断。有一页是耶柔米(Jerome)保存的,在上面写着,‘在主把细麻布交给祭司的仆人以后,就到雅各那里,向他显现“因为雅名发誓从最后晚餐饮主的杯以后,不再吃饼,直到他看见他从死人中复活。”’于是继续的往下说,‘耶稣到了雅各那里,对他说,“摆上桌子和饼。”他拿起饼,祝谢了,擘开,递给那称为公义的雅各说,“我的兄弟,吃你的饼,因为人子已经从死人中复活。”’我们只能猜想在这故事后面的实情。很可能在耶稣最后的日子里,雅各从轻视转变成钦羡,在最后日子临到时,他对于以前怎样对待他的长兄,万分的悔恨,他立誓宁愿挨饿,除非他回来赦免他。这里,我们又看到基督奇妙的恩典与爱。他来安慰以前称他疯狂,且又反对他的人,现在却是忏悔忧伤的人。

这是在耶稣从坟墓中复活以后,在一切故事中最感人的事迹,他最先显现的是向两个以前使他伤心而现在懊悔的人。耶稣欣然接受悔改的心。

最后,这段经文对于保罗自己的品格,给我们鲜明的光照。在他看来,世界上最宝贵的事物就是耶稣也向他显现。这是在他一生中的转折点,也是富有动力的时刻。从九至十一节告诉我们许多有关他的事。

(一)它们告诉我们他十分的谦卑。他是使徒中最小的一位;他不配有光荣担负这样的职位。他从不说他之有今日是凭借着自己。他之所以成为他,是出于神的恩典。他甚至愿意承受人家的侮辱。他似乎是一个矮小,气貌不扬的人(林后十10)。或许一般犹太人的基督徒要把律法的重担放在外邦人基督徒的身上,他们厌恶白白恩典的教义,声称保罗离开重生有一大段的距离,保罗乃是一个畸形儿。至于保罗自己,他深觉自己的不配,他能够承受人对于他的任何批评。哥尔(Charles Gore)有一次说,‘从一般的人生来说,我们很少会觉得人家对于我们的批评是错误的。’保罗就有这种感觉。他并不傲视一切,对人家的批评及侮辱不起反感,他却谦卑承受,配受人家的批评侮辱。

(二)同时它们也告诉我们他意识到自己的价值。他知道他劳苦工作,超过其它各人。不过他的自谦并不虚伪。就是在劳苦工作方面,他并不夸口自己的成就,乃是藉着神,他方才能够如此行。

(三)它们告诉他的团契精神。他并不把自己视为孤独的现象,只有他才有独特的讯息。他和其它使徒宣扬同一福音。这是他的伟大处,他把自己更亲密的结合在基督教的团契里;我们常常看见有的人缺乏这种伟大的精神,把自己与别人分离。

 

基督若不复活(十五12-19

保罗攻击在哥林多反对他的人的中心地位。他们断然地说,‘死人不再复活。’保罗的回答是,‘如果你们采取这个立场,这意思说耶稣基督没有复活;如果这是正确的话,整个基督教的信仰要破产了。’

保罗为什么把耶稣的复活看得这样重要?这里包含着那些伟大的价值和伟大的真理?这证明了四大事实,它们使一个人对于生和来世的看法,会有很大的不同。

(一)复活证明真理强于虚假。在约翰福音书里,耶稣对他的仇敌说,‘我将在神那里所听见的真理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却想要杀我。’(约八40)。耶稣带来了神和良善的正确的观念;他的

仇敌要把他置之死地,因为他们不愿见到他们错误的观念消灭。如果他们最后成功地除灭了耶稣,那么虚假比真理强。有一次苏格兰的摄政,摩登伯爵(Earl of Morton)差人叫那伟大的宗教改革领袖麦尔维(Andrew Melville)来。摩登说,‘如果不把五六个像你这样的人处绞刑或放逐国外,这里将无安宁的日子。’麦尔维说,‘咄!先生,你这样地威吓奉承的人。至于我,无论是被处绞刑,或是流放外地,都无分别。……不过神是当受赞美的,你没有权力把真理处绞刑或把它流放。’复活是真理不可磨灭的最后保证。

(二)复活证明善强于恶。再一次引用第四福音里的话,耶稣代表神向他的仇敌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约八44)。罪恶的势力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如果没有复活,这些罪恶的势力便得到胜利了。伟大的史家佛路德(J. A. Froude)说,‘历史可以说一再重复以清晰的声音告诉我们一个功课,只有一个功课,历史是建造在道德的基础上,良善必然获得最后胜利,罪恶至终必遭失败。’不过如果没有复活,这原则要受到动摇,我们不能再确定善强于恶。

(三)复活证明爱强于恨。耶稣是神爱的化身。

爱在圣诞来临,

神圣大爱真美好。

另一方面,这一般获得把主钉十架的人的态度是几及于万分恶毒的憎恨,他们与他几乎有不共戴天之仇,把这一位一生满有慈爱恩典的人,交在魔鬼的权下。如果没有复活的话,这意思似乎是说,人的憎恨至终征服了神的爱。复活乃是爱征服了憎恨。这一首美丽的小诗总括整个的要点。

我听见两个兵丁,

从这凄寂的,阴郁的,严肃的,

阴沉的各各他山上

走下谈话,

一个兵丁说,黑夜已深,

那两个强盗不太容易断气。

另一个说,我觉得胆战心惊,

可是我不知道什么缘故。

我听见两个妇女,

从那山上下来,饮泣,

一个妇女像一朵伤残的玫瑰花,

另一个妇女却像火焰。

一个说,那些人必然,

为他们双手所做的悲伤。

另一个只在流泪中叹息,

我儿,我儿,我的儿!

我听见两个天使,

在黎明,曙光之前,歌唱,

他们穿着发光的衣裳,

戴着发光的冠冕。

一个天使歌唱,死亡已经被制服了。

另一个天使以金色的声音,

歌唱,爱已制胜,制胜了一切,

哦,天地都要喜乐!

复活是爱强于恨的最后证明。

(四)复活证明生命强于死亡。如果耶稣死了,没有复活,这会证明死亡能抓住最好及最可爱的人生,最后把它摧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伦敦有一个城市教会,为举行收获节感恩礼拜,一切都已布置就绪。在一切收获的礼物中心置放了一束燕麦。可是礼拜却没有举行,因为在星期六睌上,在疯狂的轰炸中,礼拜堂成为一片焦土。几个月过去,春天来了,有人注意在被轰炸的地方,有绿色的幼苗。夏季来了,这些幼苗长成得很是丰满,到了秋季,在残墟中,长出一片丰盛的燕麦。就是炸弹和破坏也不能毁灭燕麦的种子和生命。复活是生命强于死亡的有力证明。

保罗坚持,基督若不复活,整个基督教所传的讯息就成了谎言,千万死了的人,所信的都落了空。没有复活,人生最大的价值失去了保证。他说,‘除去复活,你便毁坏了基督教信仰的基础和结构。’

 

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十五20-28

这也是一段难懂的经文,因为在这里所谈到的观念,我们很是生疏,不太熟悉。

这里所讲的基督,乃是‘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保罗所想到的是犹太人所熟悉的一幅图画。逾越节的筵席有几个重要性。它记念以色列子民蒙拯救,脱离埃及。它也是庆祝收获的盛筵。它正是大麦收成的时期。律法上说,‘你们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使你们得蒙悦纳。祭司要在安息日的次日,把这捆摇一摇。’(利廿三1011)。这几捆大麦必须从一块普通土地中收获,不可从田园或特别准备的土地,必须从具有代表性的土地中生长的。割下大麦以后,就拿到圣殿里去。他们要用软棒打麦,以免把麦粒打碎。然后把麦粒平铺在有孔的盘中,放在火上熏干,务使每一麦粒都受到火熏。以后就把麦粒在风中扬起,吹去糠枇。最后把大麦磨成面粉,献给神。这就是初熟的果子。

这很是重要,我们应当注意,在此之后,新的大麦才可以在铺子里买卖,才可以用新大麦制面粉。初熟的果子乃是收成的记号;耶稣的复活乃是众信徒复活的记号。正如新大麦,在奉献初熟果子之前,不能应用;复活的新生,在耶稣从死里复活之前,也不能实现。

保罗继续用另外一个犹太人的观念。依照创世记三章一至十九节,因着亚当犯罪,其直接的结果和刑罚就是死亡。犹太人相信全人类在亚当里都犯了罪;我们看见他的罪会传给他的子孙有犯罪的趋向。哀斯奇勒斯(Aeschylus)说,‘邪恶的行为留下更大的后果,儿女都会像他。’艾略特(George Eliot)写着说,‘我们的行为好似儿女一般,生下来就是我们的,他们的行为与活动不受我们意志的约束;不单这样,儿女可能被窒息,行为却无法消灭。行为在我们的意识之内及意识之外有一种不可磨灭的生存。’

没有人会否认儿女会从遗传得到罪的趋向,父亲的罪会影响到儿女。没有人会否认父亲犯罪的后果会常累到自己的儿女,因为我们知道得很清楚,就是从医药上来说,从犯罪的生活而生的病,能使他儿女受到不良的影响。不过犹太人却含有更深的意义。他有万分坚强的团结的感觉。他深深的觉得,一个人做的事不能只是涉及本人。他认为世界众人在亚当里都是罪人。这好像是说:众人都是在亚当里;当亚当犯了罪,众人也就犯了罪。

在我们看来,这种观念有些奇怪,并且不太公平。不过那真是犹太人的信仰。众人在亚当里都犯了罪,因此众人都在死亡的刑罚之下。基督来了,斩断了这锁炼。基督是无罪的,并且征服了死亡。正如在亚当里众人都犯了罪;在基督里,众人逃避了罪。正如在亚当里,众人都要死;在基督里,众人征服了罪。我们与基督连合,正如我们与亚当连合一样的实在,这毁灭了旧的罪恶的影响。

这样,我们有两套相对的事实。第一就是亚当,罪,死亡;第二就是基督,良善,生命。正如我们众人被牵连在第一位受造者的罪中,我们众人也有份于重新创造人类者的胜利之中。不论我们今日对于这种思想的评价如何,对于第一次听见的人却产生了坚强的信念;不论有人怎样的怀疑,这仍然是千真万确的,耶稣基督带来了新的力量,把人从罪和死亡中释放。

自廿四节至廿八节,我们读来,似乎不易明白。我们往往会想父与子是平等的。不过保罗很清楚的,并且有意地说明父的地位较高于子。他之所以这样想乃是如此。我们只能用人的说话,用人的类此说明。神将一件工作交托给耶稣去做,制胜罪和死亡,解放人类。有一天要来到,这工作终于完全完成,然后用绘画的妙笔描写,子凯旋回到父亲那里,像一位得胜者归家。神的胜利完成了。这并不是子的地位低,好像奴隶或仆人之与主人。这乃是完成了所托付的工作,戴上了完全顺服的冠冕,荣耀的归来。神差遣祂的儿子拯救世界,最后祂要迎接一个救赎的世界;在那时天上的和地上的一切都在祂慈爱和权力之下。

 

如果没有复活(十五29-34

这段经文的开始,就是一段很难懂的经文。读经的人不明白为死人受洗的意义。至今这问题还没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在这句话中的字,希腊原文为huper。一般说来,这字有两个主要的意义。当用在指地点,这字的意思是在上面。比较普通的,这字指人或事,这字的意义是代替。记住这两个意义以后,让我们看这句话的意义。

(一)先从在上面开始。有的学者说,这是指那些在殉道者的坟墓上面受沈的人。这种说法很是令人感动,特别是想到在圣地上面受洗,有无数不可见的见证人,如同云彩般的环绕周围。这是一种引人心目,十分可爱的说法,不过在保罗写信给哥林多的时候,教会所受的逼害,并不怎样的利害。基督徒有可能被驱逐或受社会的逼害,不过殉道的时期还没有来到。

(二)不论怎样,更自然的是把huper这字,解作代替。如果这样,那么有三种可能性。有的说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些受洗的人填补了在教会里已死的人所留下的空缺。这意思是说,新的信徒,新的基督徒,是加入散会新的血液,替代那些久经沙场,获得休息的老将。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想法。教会不时需要替代的人。新的会友好似志愿军人填补空缺。

(三)有的说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些受洗的人是由于敬爱死了的人。这也有它宝贵的真理。我们中间有许多人加入教会是因为回忆我们所爱的人,他为我们祷告,并且希望我们加入教会。有许多人将生命交给基督,是因为受了死了的人不可目见的影响。

(四)这一切都是很可爱的思想。最后我们想这一句话与现在不再实行,而当时却这样做的有关。在早期的散会中,有替代受洗的做法。有的人有意为教会的会友,也在慕道友班受教,没有受洗死了。有人就代他受洗。这种做法或许带有迷信的色彩,没有人代替受洗,他不能获得天上的平安。为着要保证获得平安,有人自愿的替代死了的人受洗。这里保罗并不表示赞同或不赞同这种做法。他不过问,如果没有复活,死人不再复生,这样做还有什么意思呢?

从那里我们要谈及基督徒人生的重要动机。他强力的问,‘如果死了就是完了,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基督徒的人生冒险呢?’他说到他自己的经验。他天天冒死。有些在以弗所遭遇危险的事,新约里没有记载。他在哥林多后书一章八至十节里曾再提起。他说在亚西亚,那就是以弗所,遭遇极大的危险,被判死罪,几乎丧失生命。今天在以弗所有一所房子,称为保罗被囚的监狱。在哥林多前书里,保罗所用的字眼是在竞技场中的一个与兽角斗者。在后期的传说中,他真的与兽搏斗,不过神奇妙的保守他,那些兽没有向他攻击。不过保罗是罗马公民,不能放在竞技场中,与兽搏斗。很有可能,保罗这样讲,是他用生动的笔法,描写这一般恐吓威逼他的人,好似野兽般的威胁他的生命。不论怎样,他提出:‘如果死了就是完了,所受的痛苦,所冒的危险有什么结果呢?’

一个人想今生就是一切,他尽可以这样说,‘吃吃喝喝罢,因为明天要死了。’圣经也引用像这样的话。他们说,‘来罢,我去拿酒,我们饱饮醲酒。明日必和今日一样,就是宴乐无量极大之日。’(赛五十六12)。传道者,那认为死亡就是完了的说,‘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传二24;参三12;五18;八18;九7)。耶稣自己讲到那无知的财主,他忘记了永生,他的哲学是,‘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乐罢。’(路十二19)。

古典派的文学充满了这种精神。希腊史家希罗多德(Herodotus)讲到埃及的风俗,‘在有钱人家社交的聚集中,宴会终了,一个仆人拿了一口小小的棺材,里面躺了一个一英呎半或三英呎长木刻的尸体,涂上油漆,尽量的使它逼真,轮流展示给赴会的客人,并且说,“看这里,饮酒快乐罢,因为当你死的时候,也是如此。”’尤里披蒂在他所著的爱尔萨的(Alcestis)中说:

一切人类都欠死亡的债,

在所有的人中有谁会知道

明天还活着呢?

命运行过的途径没有留下丝毫足迹。

人穷其技无法获得知道。

现在听着!学习我的指导,

吃喝快乐;

过一日算一日,其它交给命运罢。

修西的底斯(Thucydides)告诉我们,当致命的瘟疫流行雅典的时候,居民犯着无耻的罪恶,追求享受肉欲的快乐,因为他们相信,他们在世的时日短促,他们犯的罪,又不会遭遇什么刑罚。霍勒斯(Horace:诗集Odes2:1313)说出他的哲学,‘当环境,时间,及三姊妹(指命运)黑色的线,还让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拿来醇酒,熏香,及即将凋残的可爱的玫瑰花。’在拉丁诗人加塔拉斯(Catullus)在他所写的世界著名的一首诗中写着说,‘我的蕾斯皮亚(Lesbia)呀,让我们生活,让我们相爱,让我们珍惜只付半辨士就能听到那朴素的老人的故事。太阳下山,接着又上升,至于我们,我们短暂的光辉收敛以后,只有永续的长夜,我们必得沉睡。’

除去来生的思想,今生便会失去了价值。除去今生是来生更伟大生活的准备,就会使道德和尊贵的人生松弛。你说这样是不对的,人之为善,不只是为着将来的酬报。这种争辩是毫无用处的。事实还是这样,凡是相信只有今生世界的人,都是以为只有今生的事才是紧要的。

因为保罗坚持哥林多的信徒必不可与不信复活的人为伍;因为这会蔓延到全部人生。说没有复活并不表示他有崇高知识的记号;这是对于神完全无知的记号。保罗解开了束缚,使彷徨歧途的人,归回正路。

 

血气的和灵性的(十五35-49

在我们开始解释这段经文之前,当记得一件事──保罗在这里所讲的,实际上是没有人知道的。他并不是要证实这些事;他乃是要用信心说明这些事。他尝试想要表明所不能表明的,描述所不能描述的。他尽其全力,利用他所能有的工具──人的语言和人的观念。如果我们记得,这会帮助我们避免浅薄的以字面的意义去解释,而把我们的思想与保罗心里的原则连系起来。这段经文,保罗论人的议论说,‘即令承认有身体复活,复活后的身体又是那种身体呢?’他的答案提出三个基本的原则。

(一)他以种子作类此。种子放在地里,死了,经过一段时间,又再生;再生的与先前所撒的种,属于另外一种身体。保罗指出同时能有解体和相异,但仍有继续性。种子是解体了;当它再生的时候,与先前的身体有极大的相异;但是虽然经过了解体和有所相异,还是一样的种子。因此我们地上的身体要解体;身体复活后有不同的样式;不过还是同一个人。死的解体,复活的改变,但是我们还是存在。

(二)在这世界上,按我们所知道的,有各种不同的身体;每一受造者都有其自身所有的身体。神在创造中,给每一受造者合乎他用的身体。既是这样,这是非常合理的,神也要给我们适合复活生命的身体。

(三)在生命中有发育生长。第一个人亚当是从土造的(创二7)。耶稣却远超过以土造的人。他是神的灵的道成肉身。现在,在旧的生活之下,我们与亚当合一,分担他的罪,承受他的死,有他的身体;不过在新的生命之中,我们与基督合一,我们将分享他的生命和他的真体。这是实在的,我们开始有一个属血肉的身体;不过这也是实在的,有一天我们有一个属灵的身体。

在这整段经文中,保罗保持虔敬明智的缄默,没有描绘这身体到底是怎样的;只知道是属灵的,这是神知道我们的需要而给的,我们要像基督。不过在四十二至四十四节中,我们从保罗例举的四种对比中,对于我们将来的状况,得到些光照。

(一)现在的身体是必朽坏的;将来的身体是不朽坏的。在这世界里,一切东西都要改变和消灭。正如沙孚克理斯(Sophocles)说,‘青年的华美凋残,成年的荣耀衰退。’不过未来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华美永远不会失去光辉。

(二)现在的身体是羞辱的;将来的身体是荣耀的。或许保罗的意思,今生有七情六欲,易于引人堕入羞辱自己的陷阱中;不过在将来的生命中,我们的身体不再是七情六欲的奴仆,而纯粹作为服事上的工具。这是无比的荣耀。

(三)现在的身体是软弱的;将来的身体是强壮的。今天很是时兴谈到人的强壮能力;不过实在堪注意的是他的软弱。一缕气体,或一滴流质,能致人以死命。只不过因为身体的有限,我们今生受到很大的限止。我们身体的结构常常对我们的视觉及我们的计划说,‘只能到此为止。不能再远了。’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常常受到挫折。不过在将来的生命中,一切的限止便会消除。在这里,处处都是软弱;在那里我们要穿上能力。

一切的希望,决志,良善美梦,

将要成为事实;

不过在世上,

崇高不可及,人杰却难成。

在地上,我们只有‘残缺的圆环’;在来世才有‘完整的圆环’。

(四)现在的身体是血气的身体;将来的身体是灵性的身体。或许保罗的意思是说:在这里我不过是圣灵的不完全的器皿,不完全的工具;不过在来生,圣灵将能完全充满我们,那是在这里所不能有的。圣灵实在能用我们,这是现在绝对不可能的。那时我们能有完全的崇拜,完全的事奉,完全的爱。这些在现在只是一种远象,一种想象。

 

征服死亡(十五50-58

我们必须再一次记得保罗所讲的事是难以用语言说明的。我们必须以诵读诗的态度读它,不能用分析科学论文的方式。其议论乃逐级上升,达到其高k。

(一)保罗断言,像我们的现况,我们不配承受神的国。我们或许对于这个世界的人生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但对于来世却未必如此。一个人或许能够跑步赶上早晨要搭的火车,但是要在世界运动会上去赛跑,那是另一回事。一个人所写的东西够得上使他的亲朋欢娱,但是要写成不朽极作又是另一回事。一个人或许有能力在小组面前讲得头头是道,但是在一批真材实料的专家面前又是另一回事。一个人需要改变自己,以求达到更深的一层。保罗断言在我们能进入神的国之前,我们必须改变。

(二)他更进一步的断言说,这种爆炸性的改变要在他有生之年来到。他估计错了;不过他期望这改变的来临是在耶稣基督再来的时候。

(三)保罗接着以胜利的气概宣告说,人不需要对于那改变感觉恐惧。死亡的恐惧时常令人烦恼。约翰生博士(Dr Johnson),他是世上最伟大最良善的人之一,也是如此。包斯威尔(Boswell)有一次问他说,他有否一个时间,对于死亡不觉得可怖。约翰生回答说,‘他从末有片刻觉得死亡是不恐怖的。’有一次诺尔斯夫人(Mrs. Knowles)对他说,他不应当恐惧,因为这是进入生命的门户。约翰生回答说,‘凡是有理性的人,没有人在死的时候会不觉得惴惴不安的。’他宣告说:死亡的恐惧,对人来说,是非常自然的。终生乃是一种冗长的努力,将它抛在脑后。

恐惧死亡的原因是在那里呢?一部分是由于未知的恐惧。不过比此更甚的来自罪的感觉。如果一个人觉得与神相会毫无困难,那么死亡不过如潘彼德(Peter Pan──巴利Sir James Matthew Barrie所著名剧的主角,也即为该名剧的名称)所称的一个伟大的冒险。不遇那罪是从那里来的呢?这是从感觉到在律法之下。只要一个人从公义的律法的角度看神,他在审判面前是一个罪犯,无法获得赦免。这正是耶稣来要废除的。他来告诉我们神不是律法,乃是爱,神本体的中心并不是律法主义,乃是恩典,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位判官,乃是引颈等待归家的父亲。因为耶稣为我们得胜了死亡,这种恐惧在神爱的奇恩中消失。

(四)最后,在本章的结尾,保罗似乎已经成为惯例。神学即刻转变为挑战;理论即刻转变为实际;思想即刻转变为行动的要求。最后,他说,‘如果你们有这一切荣耀的盼望,就当对神有坚固的信心,为祂工作。如果你们能这样的话,你们的努力必不会徒然的。’基督徒的生活是艰难的,不过其目的是值得去争取的。

一个如此伟大,如此神圣的希望,

有价值为它承受苦难;

基督既是这样的纯洁,

洁净灵魂,除去罪欲。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