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六章

 

实际的计划(十六1-12

从十五章至十六章之间,有突如其来的转变,是保罗写作的特色。十五章是行在思想及神学的高k,讨论来世的生活。十六章以最实际的方法,谈论最实际的事务;它是有关于今世的日常生活及教会的行政。对保罗说来,在思想的领域决不会有些地方太崇高了,对他高不可及;在实用的范围里,决不会太琐碎了,而不如注意。他不像有些幻想型的人,他们在神学思考的领域中,安之若素,游刃有余;但是在实用的事务上,却不知所措。保罗在有些时候,他的思想在天空的云中,然而他的足却永远是脚踏实地。

他开始请到为耶路撒冷贫穷圣徒的捐项。这是存在保罗心里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参加二10;林后八,九;罗十五25;徒廿四17)。在古代的社会中,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兄弟手足之情。在希腊的社会里,有一种组织称做\cs16eranoi。如果其中有人经济突然遭到打击,需要援助,组织中的人就收集款项,免息借给他。在犹太人的会堂里,设有专职,向‘有’的人收集,与‘无’的人分享。到国外去的犹太人,在发达以后,常派专差,到耶路撒冷,捐钱给圣殿,并帮助穷人。保罗不要基督教会在慷慨上比犹太人及外邦人的社会落后。

收集捐项,帮助穷信徒,对保罗看来,其意义不止为此。(一)这是一种表示教会合一的方法。这也是一种教导分散各地的基督徒的方法,使他们知道,他们不只是本地教会的会友,他们与其它基督徒都属于一个教会。狭隘的地方教会的思想离开保罗对于教会的观念实在是太远了。(二)这是基督教教训的一种方法。保罗安排收集款项,乃是向悔改信主的人,提供机会,把耶稣讲到爱的德行的教训,变为行动。

有的人指出保罗在不同的书信及说话中,有关捐项的事,他用九种以上不同的字。四

(一)在这里,捐钱一字,保罗称它logia;这字有额外奉献的意义。一项‘额外奉献’与一人必须缴纳的税恰巧相反;这是自愿的额外的捐输。一个基督徒只是按例完成他应负的责任是不够的。耶稣所提出的问题是,‘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太五47

(二)有时保罗称它charis(林前十六3;林后八4)。charis的特质是出于爱心而自由相献。真正的可爱并非从一个人身上榨出来的,不管这数目是怎样的大;真正的可爱是从一个人内心的爱所流露出来,虽然数目不大。我们必须注意保罗没有给哥林多信徒立下规定,每人当捐多少;每人要照自己的进项奉献。一个人的内心要告诉他要奉献多少。

(三)有时,保罗用koinonia一字(林后八4;九13;罗十五6)。Koinonia的意义是团契,团契的要素是分享。基督徒的团契,决不能建基于把持自己所有,而是把自己一切所有,慷慨的与人分享。这主要的问题并非‘我能保有什么?’而是‘我能献出什么?’

(四)有时,保罗用diakonia一字(林后八4;九11213)。Diakonia的意思是基督徒的实际事奉。英文中deacon(执事)一字就是从与diakonia有关的diakonos而来的。有的时候,人生受到许多限制,不能亲身事奉,我们的钱财可以在我们亲身去不到的地方主事奉。

(五)有一次,他用hadrotes一字,它的意思是许多(林后八20)。在那段经文中,保罗讲到教会的代表们伴同他,以保证他不会乱用受托付的许多钱。保罗从不期望他有许多钱。他有了从血汗赚来的钱,已经心满意足了。不过他心里非常高兴,可以有许多的钱给人。这是人类本性可怖状况的解释:当一个人幻想他成为百万富翁时,往往最先想到的是他要为自己买些什么,很少想到他要怎样施舍给人。

(六)有的时候,他用eulogia一字。在这里,此字的意义是乐善好施(林后九5)。有些施与并不是乐善好施,乃是出于无奈,心里不乐意,口里出怨言。真正的施与是完全出于甘心乐意,内心有无穷的喜乐。

(七)有的时候,他用leitourgia一字(林后九12)。在古典的希腊的作品中,有些珍贵的史料。在雅典极盛时代,有些慷慨的公民,自挖腰包支持该城市主持的活动。有的为着演出新的戏剧,出资训练诗歌班;有的为着国家荣誉,出资训练比赛的运动员;也有的在城市危险的时候出资装置战舰及配备战士。Leitourgia的原意是自愿的接受担负国家的重任。基督徒捐献应当是自愿的,应当认为是一种权利帮助天父之家。

(八)有一次,他把捐项作为eleemosune(徒廿四17)。那希腊字的意义为赒济。在犹太人的宗教观念里善待人,在经济上帮助人是处于中心的地位,甚至用同一的字表明公义善待人

善待父亲的,在主的册必不涂抹他的名,

且能坚定不移的作了赎罪的善事;

你受苦的时候,主必记念你的善行;

消灭你的罪恶,如同暖气消融严霜一般。

(便西拉智训三章十四,十五节)

犹太人会这样说,‘除了慷慨解囊,以善待人之外,还有什么能表现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呢?’

(九)最后,他用prosphora一字(徒廿四17)。很有趣的一件事,是这prosphora一字用于指献上祭品。最实在的,帮助一个急需的人是向神献上的祭品。在悔改的心的祭品之后,最好的祭品可算是向祂在困难中的儿女显示的仁爱。

在本段经文的结尾,保罗介绍两位协助他工作的人。第一位是提摩太。提摩太的年轻使他处于不利的地位。哥林多的景况,对于有丰富经验的保罗尚有困难;对于提摩太更加困难了。保罗的介绍是要他们尊重提摩太,并不是因为提摩太,乃是因为他的工作。工作并非因人得荣耀;人得荣耀乃是因为他的工作。没有比伟大工作的神圣更神圣。第二位是亚波罗。我们在这段经文中所见到的亚波罗是一位极有智慧的人。在这封书信的开始,我们就看到在哥林多,有一派人未经他的同意,自称是亚波罗派。他知道了,当然他不想到哥林多去,不然的话,他会牵入漩涡。他有足够的智慧,知道当教会被派系分裂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置身事外。

 

结束与问候的话(十六13-24

这是一段引起我们兴趣的经文,因为它的实际生活及家常的琐事,使我们对于早期教会的日常生活,有所认识。

保罗开始就发出五个命令。前面四个好像是在军队里面,长官对手下的兵士发出的命令。‘做一个哨兵,就是时刻儆醒。在被攻击的时候,要有信心,站立得稳,不后退分寸。在战场上,要逞英雄。犹如一个训练有素,装备优良的士兵,为君王刚强效忠。’于是改变他的引喻。对于外面向基督教信仰攻击的人和事物,作基督徒兵丁的人,就当这样做;对于教会里面的,就该互相亲爱,互为伙伴。在基督徒生活中,必须有决不退却的勇气,永不消灭的爱心。

司提反,福徒拿都,和亚该古到以弗所保罗那里,带给他久想知道的哥林多教会的情况。他的称赞司提反很是有趣。司提反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把自己放在事奉教会上。在早期教会里,自动的献身事奉,是正式有圣工人员的开始。带领教会的人并不是由人的调派,乃是由于他的生活及工作,赢得众人的尊敬。爱德华滋(T. C. Edwards)说,‘在教会里,很多乐意工作,很少被逼苦工。’

第十九及廿节是一系列问安的话。从亚居拉和百基拉向教会问安。他们是一对夫妇,在保罗的书信及使徒行传中都有提反他们的踪迹。他们都是犹太人,像保罗一样,是制帐幕的人。本来他们居于罗马,不过在主后四十九年或五十年,罗马皇帝革老丢(Claudius)发出命令,吩咐犹太人离开罗马。亚居拉和百基拉就到了哥林多,在那里保罗第一次遇见他们(徒十八-)。从哥林多再往以弗所,现在保罗就在那里,代表他们向哥林多的老相识问安。在罗马书十六章三节,我们看见他们再回到罗马定居。有一件事,我们从亚居拉和百基拉身上看到的,就是在那个时候,旅行是这样的方便和自然。他们跟随他们的行业,从巴勒斯坦到罗马,从罗马到哥林多,从哥林多到以弗所,从以弗所再回到罗马。

这两个人所做的事中,有一件很伟大的事。在那个时候,教会没有教堂。在事实上,要到第三世纪,我们才听到教堂的名称。教会就在私人的家中聚集。一个家庭,有一间较大的屋子,教会的团契,就在那里聚集。不论亚居拉和百基拉在那里,他们的家就成为一个教会。当他们在罗马的时候,保罗同他们和在他们家中的教曾问安(罗十六3-5)。当保罗在以弗所,他代表他们和在他们家里的教会问安。亚居拉和百基拉是两个非常好的人,他们使他们的家成为发出基督徒的光和爱的中心,他们欢迎很多很多的客人,因为耶稣是他们非目所能睹的常客,祂把他们的家做成孤单,受试,忧愁,抑郁的人的安息,平安,友爱的庇护所。荷马(Homer)盛赞他作品中的一个人物时说,‘他住在一所路边的屋子里;他真是一切过路客的朋友。’基督徒的过路客常在亚居拉和百基拉的家中,得到平安的住处。愿神帮助我们,使我们的家也能如此。

保罗写着说,‘你们要亲嘴问安,彼此务要圣洁。’平安的接吻是早期教会中可爱的习俗。这或许得自犹太人的习俗。很明显的,这是在祈祷结束后,圣餐开始前的一个节目。这是他们在完全的爱中,共享爱筵的记号与象征。耶路撒冷的区利罗(Cyril of Jerusalem)写着说,‘不要把这接吻与街市上朋友之间的接吻相比。’这不是随便混杂的接吻。到了以后,确实的,不是男女之间的接吻,乃是男与男之间,女与女之间的接吻。有的时候,不是嘴与嘴的亲嘴,乃是吻在手背上。以后只称‘问安礼’(The Peace)。在这样一个纷争冲突,四分五裂的哥林多教会中,需要提醒有关这可爱的习俗。

为什么这可爱的习俗会消失呢!第一,这习俗虽然可爱,但终于消失,很明显的这很易滥用,更进一层这很易受非基督徒的误解,加以诽谤。第二是因为教会的团契逐渐的淡薄。在小的家庭教会中,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很自然的有一种亲切感。但是当家庭团契成为一个大的教会,小小的屋子成为一个大的教堂,这种亲切感无形的消失,平安接吻的礼节,也随之消失。我们今天大的教会的确有它的欠损。教会愈大,愈是分散,愈难有互相熟知,互相亲爱的团契。如果教会只是陌路人聚在一起,或充其量不过是点头朋友聚在一起,用较深的角度来看,这很难算为一个教会。

这样,就到了最后的结束。这封书信本来是保罗口讲,有人笔录,到了这里,保罗在最后的一页,用亲笔向他们问安。他向不爱主的人,提出警告。接着用亚兰文写‘Maran atha’,它的意义很可能是“主必快来”。很奇怪为什么用希腊文写给一个希腊的教会要参杂几个亚兰文呢?这解释乃是这样,这句话已经成为一种标语,一种暗号。这总括了早期教会活泼的盼望,基督徒用这一句外邦人所不能明白的话,互相认同。

保罗向哥林多的人说及两件最后的事──基督的恩和他自己的爱。他有的时候提出警告,斥责,从义怒发出的话,但是最后的话确是爱。――《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