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

 

{\Section:TopicID=790}三.关于妇女蒙头(一一216

  本章第216节集中讨论妇女蒙头的问题。余下的经文则处理与主餐有关的不当行为(1734节)。本章的首段内容引起不少争议。有人认为保罗所作的指示,只适用于他的时代。有人甚至争论说,经文反映出保罗对妇女心存偏见,因为他是一个独身汉!另有人则只管接受经文的教训,纵使完全不明白意思,也只求遵守其诫规。

  一一2 使徒保罗首先称赞哥林多信徒如何凡事记念他,并坚守他所传给他们的。所谓所传给他们的(或译作“传统”),不是指多年来教会承袭的惯例和习俗。这里所指的,是使徒保罗蒙启示而得的教训。

  一一3 保罗开始讨论妇女蒙头的事。他的教训是基于一个事实,就是每一个有秩序的社会,都建基在两大基础上──权威和对该权威的服从。世上没有任何社会可以不依上述原则而又能运作完善。保罗谈到三种重要的关系,都牵涉权威和服从。首先,基督是各人的头;基督是主,人臣服于衪。第二,男人是女人的头;神将领导的地位交给男人,女人在男人的权威之下。第三,神是基督的头;甚至在三位一体的神来说,也由其中一位站在领导的地位上,另一位则顺命听从。这些领导和服从的例子,是神亲自设计的,这在衪安排的宇宙秩序中是基本的。

  首先要强调,服从并不等于次等。基督服从父神,但衪并不次于父神。同样地,女人虽然服从男人,但她并不次于男人。

  一一4 男人在祷告或讲道时,若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就是基督。换句话说,这人不承认基督是自己的头。因此,这是十分不尊重的行动。

  一一5 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就是男人。换句话说,这女人不承认男人从神所得的领导地位,并不服从37

  如果全本圣经只有本节谈论这题目,那么意思就是说,只要妇女蒙了头,就可以在聚会中祷告或讲道了。但保罗在其它地方教导,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林前一四34),她们也不可以教导或辖管男人,却要沈静(提前二12)。

  事实上,到第17节才谈论聚会的问题;因此,第216节里关于蒙头的教训,不是只限于教会聚会。这些经文关乎每当妇女祷告或讲道时的情况。她在聚会中应安静地祷告,因为提摩太前书二章8节说明了限制,只准男人公开祷告。在其它时间,她可以开声祷告或默祷。她也可以在主日学时间教导其它妇女(多二35)或向儿童讲道。

  一一6 女人若不蒙着头,她大可以剪了头受。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她就应蒙着头。女人不蒙头,情况就跟把头发剪掉般羞耻。保罗并不是建议她到理发店去,他是指在道德上如要一致,就要这样做!

  一一7 保罗从本节到10节,追溯创造的次序,以说明女人要服从男人。有谓妇女蒙头的教训,只适用于保罗时代的文化背景,却不适用于今天。保罗上述论据却足以完全否定这种观点。男人作领导,女人予以服从,这是神从起初所定的次序。

  首先,男人是神的形像和荣耀\cs8,而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意思是男人是神在地上的代表,负责管理全地。男人没有蒙头,是无声地证明这事实。女人却从来没有得着这领导的地位;她是男人的荣耀,其意思就如温尼所说:“女人使男人的权威成为显而易见的。38

  在祷告时,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否则就等于将神的荣耀盖起来,即羞辱了神圣的主。

  一一8 跟着保罗提醒我们,男人不是由女人造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造而出的。首先被造的是男人,女人乃是由他的肋骨造出来的。这种人类的先后次序,加强保罗认为男人作领导的教训。

  一一9 保罗继而提到创造的目,以确立他的论点。并且男人主要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却是为男人造的。耶和华在创世记二章18节明确地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一一10 女人既要服从男人,因此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服权柄的记号就是蒙头,而这里所指的不是她自己的权柄,而是服从她丈夫的权柄。

  为什么保罗要加上为天使的缘故一句呢?可能是因为天使会观看今天在地上所发生的事,正如他们观看在创造时所发生的事。在起初创造时,他们看见女人错误地取了领导的地位,主使男人。她取代了亚当,替他作决定。结果,罪闯进入人类的世界,带来不可言喻的悲惨痛苦结果。神并不希望新的创造重蹈起初创造的覆辙。衪希望当天使向下看时,会看见女人服从男人,并以蒙头作为外在的表示。

  或许我们应在这里稍停下来,指出蒙头是一种外在的标记,只有当这标记是象征内在的美德时,才有价值。换句话说,一个女人可能蒙了头,却并没有真正地顺从丈夫。这样的话,蒙头就毫无意义了。最重要的事,是从心底里真正的顺从;这样,女人蒙头就真正有意义了。

  一一11 保罗并非表示,男人完全独立于女人,为此补充说:“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换句话说,男女是彼此倚靠的。男女两者需要对方,而服从的观念,与彼此倚靠的观念,并无冲突。

  一一12 从创造的角度看,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她是由亚当的肋骨造出来的。但保罗指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他所指的是生产的过程,男人是由女人生的。所以,神造成这个完美的平衡,表示两者的存在不能没有对方。

  万有都是出乎神,意思是万有都是衪所命定的,因此没有可埋怨的理由。这些关系不但由神所立,目的也是要荣耀衪。这一切应足以使男人谦卑下来,使女人心悦诚服。

  一一13 使徒保罗向哥林多信徒挑战,自己审察,好定断女人祷告神不蒙着头,是合宜的与否。他要他们凭本能直觉去判断。用意是说女人不蒙着头来朝见神,是不恭敬端庄的。

  一一14 保罗并没有说明本性如何指示我们男人留长头发是可耻的。有人认为男人的头发若自然生长,是不会像女人般长发披肩。男人若留长头发,就会像个女儿家。在大部分的文化里,男人所束的头发多较女人短。

  一一15 本节普遍为人所误解,有人认为既然女人的头发是给他作盖头的,她就毋须用什么来蒙头了。然而,这种教训却完全歪曲了经文的意思。大家必须明白本章其实提到两种盖头;否则,经文的内容就会极混淆了。从第6节,便可见一班。经节说:“女人若不蒙着头,就该剪了头发。”如果应用上述的诠译,意思就是女人“若没有头发盖头”,她就该剪了头发。然而,这是荒谬的。如果她已没有“头发盖头”,怎能够去剪头发呢!

  本节的真正论点,是在属灵和本性之间有模拟的关系。神赐给女人一种天然的盖头,是荣耀的,是神没有赐给男人的。这是有属灵意义的。其教训是当女人向神祷告时,她应当带上盖巾蒙头。本性的事,在属灵上也一样。

  一一16 使徒保罗用这样的声明来结束这段经文:“若有人想要辩驳,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不少人认为,保罗指他刚说的,并非重要到必须争辩一番。这样理解正确吗?他是否表示,在教会里并没有女人蒙头的规矩?他是否表示,这些教训并不是绝对的,毋须看为主诫命要女人非遵守不可?这样的诠释,本叫人称奇,但却是流行的说法。这样的诠释也就是说,保罗认为这些指示其实无关宏旨,但他却足足花了半章经文的篇幅来说明!

  本节最少有两种可能的诠释,是与上文下理配合的。其一,使徒保罗的意思会是,他预料有人因这些事情起来辩驳,但他补充说,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即为这些事争辩的规矩。我们不会为这些争辩,却接受是从主而来的教训。另一种诠释,是凯理支持的,指保罗的意思是神的众教会并没有这种规矩,就是女人在祷告或讲道时不蒙头。

{\Section:TopicID=791}四.关于主餐(一一1734

  一一17 使徒保罗责备哥林多信徒,因为当他们聚会时,大家是分门别类的(1719节)。请留意,“你们聚会的时候”或有关的字眼常重复出现(一一1718203334;一四2326)。在第2节,保罗写称赞他们坚守他所传给他们的;但有一件事,就是保罗跟着要说的,却不是称赞。当他们聚集,举行公开的聚会时,他们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个严肃的提醒。我们参加教会聚会,结果可能是受损而不是得益。

  一一18 第一个责备的原因,是有分门别类或内部分歧。不是说有部分人从教会分裂出来,另外组成聚会相交;而是指教会内有派系党羽之分。分歧是内部的派系,党别却是在外的分党。保罗颇信报告有分门别类的事,因为他知道哥林多信徒还在属肉体的阶段。他在本书信中曾因他们分门结党而责备他们。

  何勒说:

  保罗稍微相信报告哥林多教会有分门别类的事,因为他知道他们既仍是属肉体的,他们中间必定出现因固执己见而产生分歧。在这里,保罗是从他们的状况推断他们的行动。他知道他们是属肉体的,行事像世人一样;因此,一定会习染人类思想中根深蒂固的陋习,形成自是的见解,并且组成派系,结果产生分歧和分门别类。他也知道,他们的愚昧始终会被神克服;神也会利用机会将那些蒙衪悦纳、只随从圣灵不跟随世俗行事的人彰显出来。结果,分党的事便告止息39

  一一19 保罗预料在哥林多教会里出现的分歧,会日趋严重。虽然整体来说,这会对教会造成损害,但也会产生好结果,就是那些真正属灵,和经得起神考验的人(圣经新译本),会从哥林多教会中显明出来。保罗在本节说“你们中间会有分党结派的事40,这是必然的”(圣经新译本),并非指这是道德上41所有的事。神并不是容忍教会内的分裂。相反,保罗的意思是基于哥林多信徒属肉体的状况,分门结党的事是难免的。分党证明有部分人不体察主的心意。

  一一20 保罗就着教会在吃主餐时的不当行为,作出第二个责备。当基督徒聚集,按名义是要举行主的晚餐时,他们的行为却是这么糟糕。于是保罗指出,他们根本不可能按主吩咐记念主。纵然他们进行了外在的程序,但他们的整体举止却显示,他们根本没有真正地记念主。

  一一21 在教会时代的初期,基督徒在吃主餐时,同时会举行爱筵(agape{))。爱筵就如共进饭餐,在爱中彼此交谊。爱筵结束时,信徒常会用饼和酒来记念主。但不久,开始出现不当的情况。例如,本节表示爱筵失去了真义。信徒不但没有等候其它人,富有的弟兄还自行享用盛宴,没有与贫穷的弟兄分享,于是便羞辱了他们。结果,有些信徒结束时还是饥饿的,有些却酒醉了!主餐常在爱筵之后,所以当有人坐下来吃主餐时,还在酒醉的状态。

  一一22 使徒保罗愤怒地谴责这种可耻的行为,如果他们执意要这样做,至少也应有一点敬意,不要在教会聚会时进行。在聚会时放纵自己,又使贫穷的弟兄羞愧,是绝对有违基督信仰的。哥林多的圣徒这样做,保罗不能称赞,不但不能称赞,而且要受强烈的责备。

  一一23 保罗要显出他们的行为违背主餐的真义,于是追溯主餐起初的设立。他指出这并不是平常的饭餐或筵宴,而是主吩咐的庄严仪式。保罗从主直接领受这知识。他这样说,是要说明如违背的话,就是悖逆了。他所教导的,是出于神的启示。

  首先,他指出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从原文直译是“正值衪被出卖的时候”。当有人在外面正密谋要出卖衪的时候,主耶稣与衪的门徒在楼房上聚集,拿起饼来。

  这在夜晚进行,并不表示我们只可以在晚上守主餐。在当时,日落时分是犹太人一日之始。现在,一日之始却是在日出时分。此外,使徒的榜样与使徒的训词是有分别的。我们没有责任仿效使徒的一举一动,却要遵照他们的教训而行。

  一一24 首先,主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由于这饼象征衪的身体,因此衪其实是感谢神给了衪一个人的身体,衪藉这身体来到世上,并为世人的罪受死。

  当救主说“这是我的身体”时,衪是否表示在某程度上,这饼确实变成了衪的身体?罗马天主教的化质说教条坚持,饼和酒确实变成了基督的身体和血。路德宗的同领说教义则教导,基督的身体和血是在桌子上的饼和酒里,一起在那里,也在其下。

  我们只须强调一点便可以回答这些观点。当主耶稣设立这记念的聚会时,衪的身体尚未舍去,衪的宝血也未流出。当主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时,衪的意思是“这是我身体的象征”,或“这象征我身体为你们擘开的”。吃这饼,是记念衪为我们赎罪受死。当主说“为的是记念我”时,确有说不出的真挚和亲切。

  一一25 在逾越节的晚饭后,主耶稣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主在逾越节的晚饭后,立即设立主餐。因此,圣经说主耶稣是在饭后,……拿起杯来。说到这杯,衪指出是用衪的血所立的新约。所指的在耶利米书三十一章3134节中,神应许要与以色列民定立的约。这是个无条件的应许,神答应宽恕以色列民的不义,且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愆尤。希伯来书八章1012节也记载了这新约的内容。现今,新约已生效,只是以色列人不信,所以仍未能享受约的福气。凡相信主耶稣的人,都得享所应许的好处。当以色列民归向他们的主时,他们就可以享受这新约的福气。这要待基督在地上作王一千年的时期了。新约是用基督的血确立作实,因此衪说这杯就是用衪的血所立的新约。新约的基础是藉着十字架奠下的。

  一一26 本节谈到守主餐的时间和次数的问题。你们每逢吃……喝……。这里没有条文上的规定,也没有说明任何特定的日子。使徒行传二十章7节记载,门徒的做法是在每周的第一日聚会并记念主。直等到他来一句清楚说明,这记念聚会并不是单单给初期教会去遵守的。高德美妙地形容主餐说:“将主两次降临地上的事实连在一起,要作为头一次的记念,并第二次的保证。42

  有一点要注意,在这有关主餐的教训中,完全没有提到由神职人员主礼的指示。这纯粹是记念性质的敬拜,给一切属神的人参与的。基督徒聚会时,所有信徒兼祭司的身分,这样宣示主的死,直等到他来。

  一一27 使徒保罗讨论过主餐的起源和目的后,转过来指出不当地吃主餐的后果。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本来,我们全都不配参与这庄严的筵席。就这意义来说,我们完全不配接受主的任何怜悯或恩慈。但这并不是经文要讨论的题目。使徒保罗不是要说我们何等不配。我们藉着基督的宝血得蒙洁净,凭着神爱子完美的身分地位来接近神。保罗所指的是哥林多信徒聚集吃主餐时的可耻行径。他们的行为既鲁莽又失敬干犯。这种行为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

  一一28 当我们吃主餐时,应先自己省察。我们应认罪离罪,作出赔偿,向给我们开罪的人道歉。总的来说,我们要确保自己有一个妥当的属灵情况。

  一一29 在吃喝时存不分辨的态度,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没有分辨是主的身体。我们当晓得,主舍去自己的身体,是为了除掉罪。如果我们仍在罪中活着,但同时又参与主餐,我们就是活在虚谎之中。彭达生说:“如果我们在吃主餐时没有省察自己的罪,就是没有分辨是主的身体;衪舍去身体,就是为要除去我们的罪。”

  一一30 当中有人没有自我省察,结果神向这些哥林多信徒采取惩罚行动。他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而死去的也不少。换句话说,有些信徒肉身患病,另一些更被带到天家去了。他们既没有省察生命中的罪,主就不得不惩罚他们。

  一一31 另外,我们若有省察自己,神就不用这样管教我们了。

  一一32 神将我们当儿女般看待。衪这么爱我们,不会让我们继续活在罪中。因此,我们很快便感到牧者的杖正勾着我们的颈项,把我们拖回衪的身旁。诚如有人这样说:“有可能圣徒(在基督里)适宜到天上去,却不宜留在世上作见证。”

  一一33 当信徒聚会吃的时候,即享用爱筵(agape{)的时候,他们应彼此等待,而并非不顾其它圣徒,自私地先行进食。“彼此等待”正与第21节“各人先吃自己的饭”成为对比。

  一一34 若有人饥饿,可以在家里先吃。换句话说,我们不应以为爱筵和及后的主餐,只是一顿普通的饭餐。忽略其神圣的特性,就是聚会以致自己取罪。

  其余的事,我来的时候再安排。无疑哥林多信徒写给使徒保罗的信中,还提到其它较次要的事。他在这里向他们保证,当他与他们相见时,便会亲自处理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