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

 

{\Section:TopicID=792}五.关于圣灵的恩赐和恩赐在教会中的功用(一二∼一四)

  本章至十四章论到圣灵的恩赐。哥林多教会有弊病陋习,特别是在方言恩赐上。于是保罗写信加以纠正。

  部分哥林多信徒有说方言的恩赐。换句话说,他们蒙神赐能力,说一些从没有学过的外国语言。43但他们没有运用这恩赐来荣耀神和造就其它信徒,只是用来炫耀一番而已。他们在聚会时站起来,说一些其它人并不明白的话,目的是使其它人因他们有这样的语言能力而对他们刮目相看。他们向别人炫耀自己的神奇恩赐,并声称说方言的人属灵程度较高。这一方面导致骄傲,另一方面使其它人感到妒忌、自卑和毫无价值。因此,使徒保罗必须纠正这些错误的态度,并在运用恩赐特别是说方言和预言上,定下一些规矩作管制。

  一二1 他不愿意哥林多的圣徒不明白有关属灵的表现或恩赐。本节可直译作:“弟兄们,论到‘属灵的’,我不愿意你们不明白。”大部分圣经版本都加上恩赐二字,使意思完整。然而,下一节表示,保罗心目中不但只想及圣灵的彰显,而且也想到邪灵。

  一二2 哥林多人在信主前膜拜偶像,受邪灵辖制。他们活在对邪灵的畏惧中,并受着恶魔势力的牵引。他们目睹灵界超自然的显灵,并听见邪灵指示的说话。他们在邪灵的影响下,往往不能自控,说话行为超越自身理智清醒的范围。

  一二3 信徒现在既已得救,就必须懂得怎样判别灵界事物的显露,即懂得如何分辨邪灵的声音,以及真正来自圣灵的声音。关键测试,在于对主耶稣所作的见证。某人如果说耶稣是咒诅的,那么,肯定这人是受恶魔支配的。因为邪灵的特性是亵渎咒诅耶稣的名。神的灵决不会引导人用这种话来论救主的,衪的职事是要高举主耶稣。衪引人说耶稣是主,不但在口头上,而且全心全意,用心灵和生命来表示承认。

  注意三位一体神的每一位都在本节和第46节出现了。

  一二4 保罗跟着指出,虽然在教会内有各样不同的圣灵的恩赐,却有一个基本的、三重的合一,牵涉神三位一体中的每一位格。

  首先,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哥林多信徒的表现,活像圣灵只赐下一种恩赐──说方言。保罗说:“不是的,你们的合一并不是基于有同一样恩赐,而是在于拥有圣灵,衪是一切恩赐的源头。”

  一二5 然后,使徒保罗指出,职事或在教会中的服事也有分别。我们并不是都做同一样的工作。我们的共通点在于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为同一位主作的,并且目的是要服侍他人(不是自己)。

  一二6 再者,虽然就属灵恩赐说,功用也有分别,但赐能力给个别信徒的神却是一位。如果某人的恩赐看来比较成功、突出或优胜,原因并不在于有这恩赐的人较为出众。原因在于神赐下能力。

  一二7 圣灵在各信徒生命中彰显自己的方法,就是赐下恩赐。没有一位信徒是毫无功用的。赐下这些恩赐的目的,是要叫整个身体得益处。恩赐不是用来让信徒炫耀自己,或甚至满足自己,而是用来帮助他人。这是整个讨论的关键。

  这自然地带出一系列的属灵恩赐。

  一二8 智慧的言语是一种超自然的能力,说出一些具有神一般洞见的话,能解决困难的问题、辨明信仰、纾解冲突、提出实际的意见,或在敌对的掌权者面前自辩。很明显司提反表现了智慧的言语的恩赐,他是“以智慧和圣灵说话,众人敌挡不住”(徒六10)。

  知识的言语是一种能力,能够将由神所启示的信息传播出去。从保罗的说话可见一斑:“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林前一五51),“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帖前四15)。知识的言语的基本意思,就是能够传授新的真理,而这恩赐已不复存在,因为基督信仰已一次过交付给圣徒了(犹3)。基督信仰的教义是完整的。不过,从较次的角度看,知识的言语仍可以与我们在一起。那些与主关系密切的人,仍会从神那里领受奥秘(参看诗二五14)。与其它人分享这些奥秘就是运用知识的言语了。

  一二9 信心的恩赐,就是靠神所赐的能力,在寻求神心意的过程中,除去如山一般的困难(一三2),并按着从神的话语或个人的交通中所得的命令或应许作出响应,为神完成伟大的事。穆勒是有信心恩赐的典型例子。除了向神外,他没有向任何人表达过他的需要。他在整整的六十年间,照顾了一万个孤儿。

  医病的恩赐就是能够用神奇的力量去治病。

  一二10 行异能\cs8包括能驱走鬼魔,改变物体的形态,叫死人复活,和能够驾驭自然环境。腓力在撒玛利亚行神迹,吸引多人听福音(徒八67)。

  先知恩赐的基本意思,是得恩赐的人从神得到直接启示,并将启示的内容传达给其它人。有时,先知会预言将来的事(徒一一2728;二一11);常见的,是他们将神的心意表明出来。跟使徒一样,他们都与教会根基有关(弗二20)。他们本身并不是根基,但他们教导有关主耶稣的教训,因此便奠下根基。根基一旦立好了,就不再需要先知。他们的事工,透过新约圣经保存下来给我们。圣经既已圆满地完成了,如有任何人自称先知,声言从神那里领受了额外的真理,我们就必须拒绝这样的人44

  从较简单的层面看,我们用先知一语来形容传道人,他们能够权威、深刻、有效地将神的话宣讲出来。先知预言可以包括将颂赞归与神(路一6768),和劝勉坚固信徒(徒一五32)。

  辨别诸灵是指一种分辨能力,辨别出某先知或其它人是靠着圣灵抑或撒但说话。有这恩赐的人具备特殊的分辨能力,例如能够分辨某人是否江湖骗子或机会主义者。因此,彼得能将西门揭露出来,指出他正受苦恼的毒害和被罪恶捆绑(徒八2023)。

  方言的恩赐上文已提过,是没有学过外国语言但却能用这语言的能力。方言的恩赐是神特别赐给以色列人的一个表记。

  翻方言的恩赐是一种神奇的能力,虽然人未认识某种语言,却能明白,并用本身的语言将信息传达出来。

  有一点要注意,这一系列恩赐的首几样主要涉及智能领悟,而结尾的主要涉及情感。哥林多信徒却将次序倒转了。他们高举方言的恩赐,过于其它。他们以为一个人愈得着圣灵,就愈受某种能力支配,不能自已。他们混淆了能力和属灵程度。

  一二11 第810节提到的所有恩赐,都是这位圣灵赐下并控制的。这里我们再次看到,衪不是给每个人相同的恩赐。衪将恩赐随己意分给各人。这是另一个重点──恩赐是由圣灵全权分配的。如果我们真能掌握这点,就可以避免骄傲,因为我们没有一样东西不是领受的。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避免生不满之念,因为由无限智慧和慈爱的神来定我们应得什么恩赐,衪的决定是完美的。希望人人都得到同一恩赐的想法是错的。如果各人都演奏相同的乐器,就不可能有交响乐团了。如果身体只有舌头的话,就是个怪物了。

  一二12 身子是个很好的例子,说明统一和繁多。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虽然信徒各有不同,且有不同的功用,但他们全体组起来,成为一个有功用的个体──身子。

  基督也是这样一句,更准确地可译作:“这位基督也是这样。”“这位基督”不但是指在天上得荣耀的主耶稣基督,而且是指在天上的头和衪在地上的肢体。所有信徒都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正如人的身体是向别人表达自己的工具,基督在地上的身体也是衪选择来向世人表达自己的工具。这是主奇妙恩典的证明,因为衪竟然容我们成为衪身体上的肢体,在“这位基督”里有分。

  一二13 保罗继续解释我们如何成为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我们……都从(或在)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更直接的翻译是“在一位圣灵里”。45这可以指圣灵是我们受洗时的环境,正如在洗礼时信徒浸在水的环境里一样。意思可以指圣灵是施洗者,所以是从一位圣灵受洗。这是较可接受和容易明白的意思。

  圣灵的洗发生在五旬节当日,教会就在当时诞生了。当我们重生时,我们也分享这洗的效益。我们成为基督身体上的肢体。

  这里有几个重点要留意,第一,圣灵的洗是神的工作,将信徒放在基督身体内。这与水礼不同。从马太福音三章11节、约翰福音一章33节和使徒行传一章5节可以清楚看见这点。这不是救恩后的另一次施恩,使信徒成为更属灵。所有哥林多信徒都从圣灵受洗,但保罗责备他们,因为他们属肉体,即并不属灵(三1)。能够说方言,并不是受圣灵的洗的必然记号。所有哥林多信徒都从圣灵受洗,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说方言(一二30)。降服在圣灵权下的信徒,确会经历重大的改变,然后得着从上头来的能力。但这经历却与圣灵的洗有分别,不应彼此混淆。

  本节继续说明,信徒全都饮于一位圣灵。意思是信徒接受神的灵的内住,并接受衪在他们生命中工作的各种效益,所以与衪有分了。

  一二14 没有各个不同的肢体,就不成一个人的身子了。必须有许多肢体,各与其它的肢体有别,各服从头的指示,并与其它肢体合作。

  一二15 当我们明白一个正常健康的身体一定有繁多的部分时,就可以避免两方面的危险──小觑自己(1520节)及小觑别人(2125节)。如果脚因为自己不能做手的工作,觉得自己并不重要的话,这是荒谬的。毕竟,脚能够站立、走路、奔跑、攀爬、跳舞、踢跳,还有别的等等。

  一二16 耳不应由于自己不是眼,就要离群独处。我们要到失聪时,才知道耳的重要;那时候,我们才感到耳的作用。

  一二17 若全身是眼,就会是个没有听觉的怪人,只可在马戏班中作加插表演。又或者全身只有耳,于是没有鼻子闻到煤气泄漏,不久这身子也会失去听觉,因为他知觉全失,甚至要死了。

  保罗指出,如果一个人全身只有舌头,就是个畸形人,是个怪物。然而,哥林多信徒过分强调说方言的恩赐;他们实际上要组成一个全身是舌头的地方相交聚会。这个聚会能够说话,但也就只此而已!

  一二18 神并不需要为这样的愚昧负责。衪有无可比拟的智慧,随自己的意思将不同的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只要我们知道衪正在做的事,我们都会来尊崇衪!无论衪赐我们什么恩赐,我们都要满心感激,并满带喜乐地运用来荣耀衪和建立他人。妒忌别人的恩赐是罪。这是悖逆、不满神为我们一生所定的完美计划。

  一二19 我们不可能想象身子只有一个肢体。因此哥林多信徒应谨记,如果他们全都只有方言的恩赐,那么他们就不能够有一个正常运作的身子了。虽然其它的恩赐不是这么显著、引人注目,却都是缺一不可的。

  一二20 神已经命定,肢体是多的,身子却是一个。至于人体,这点是明显的;至于我们在教会里的事奉,也应如此。

  一二21 妒忌他人的恩赐是愚昧的,同样地,贬低他人的恩赐或觉得不需要他人,也是愚昧的。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眼可以看见要做的事,却做不来,得靠手来完成。同样,头会知道要往那里去,却要靠一双脚前往。

  一二22 身上肢体有些看似比其它较弱的,以肾脏为例,看来不像手臂般强。然而,肾脏却是不可少的,手臂却不然。我们缺少了手臂、腿,甚至舌头,仍能生存,但没有了心脏、肺、肝或脑,则不能活了。然而,这些重要器官却从没有展露在人面前,只是毫不显眼地发挥本身的效用。

  一二23 身子有部分肢体是较吸引的,其它并不那么体面。看来不那么漂亮的肢体,我们要用衣服加以遮蔽。因此,肢体间要有某程度的互助,尽量减低彼此间的差异距离。

  一二24 身上那些\cs9俊美的肢体,并不需要额外的关心。但神已将身子各个不同的肢体配搭起来,成为一个有机的个体。有些肢体是好看的,有些是平凡的;有些显露出来是妥当的,有些则不然。但神已赐给我们本能,懂得重视所有的肢体,明白他们都是互相倚靠的,并将不体面的肢体与其它肢体之间的差异,加以平衡。

  一二25 肢体间互相照顾,就能避免分歧,或身上分门别类。一个肢体提供所需的给另一肢体,反过来又得到只有这肢体才可以提供的帮助。教会内的情况也是如此。过分强调一种属灵恩赐,会导致分歧和冲突。

  一二26 一个肢体所受的影响,会牵连所有的肢体。这是人体功能上众所周知的事实。举例来说,发烧的影响并不局限于身体的某一部分,而是影响整个人体。其它的疾病与痛症也是这样。眼科医生往往可以透过检查眼睛,察出脑肿瘤、肾病或肝炎等问题。原因是这样,虽然所有肢体都是独特和彼此分开的,但他们却组合起来成为一个身子。他们紧密地互相联系起来,以致一个肢体所受的影响会遍及全身。因此,我们不应不满意自己所分配到的,或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是独立于他人的;而是应感到在基督的身体内有真正的团结。任何伤害其它基督徒的事,都足以叫我们感到最深切的伤害。同样地,当我们看见其它的基督徒得荣耀,我们不应妒忌,而是应与他一同快乐。

  一二27 保罗提醒哥林多信徒,他们就是基督的身子。这不可能是指基督身体的整体;也不可能是指一个基督的身体,因为只有一个基督的身体。唯一的意思是他们合起来,组成基督身体的缩影或袖珍版。各自来说,他们成了该大合作社群的一分子。既是如此,便应发挥他的功用,且不存骄傲、自恃、妒忌、自卑的心。

  一二28 使徒保罗向我们列出另一个有关恩赐的单子。这些单子都不是整全的。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一这词表示,并非所有人都是使徒。十二使徒是由主所差派,作衪的使者。当主在世上工作时,他们与衪同在(徒一2122),而且除了犹大之外,他们都在主复活后见过衪(徒一2322)。不过,除了这十二位之外,有其它人是使徒。最著名的是保罗,此外还有巴拿巴(徒一四414);主的弟弟雅各(加一19);西拉和提摩太(帖前一1;二6)。使徒们与众新约先知,传扬主耶稣基督的道理,为教会奠下了教义的基础(弗二20)。严格来说,今天已不再有使徒。广义来说,今天仍有奉主差遣的使者和建立教会者。我们称他们为宣教士而不是使徒,避免误以为他们有初期使徒的权柄和能力。

  然后是先知,我们已提过,先知是神的代言人,在神的道未被记录下来时传达神的话。教师领受神的话,用易于明白的方法向人解释。行异能的可以指叫死人复活、赶鬼等。如上文所述,医病的指能实时治好身体上的疾病。帮助人的常与执事的事奉有关,他们获委派处理教会的庶务。另一方面,治理事的这种恩赐,常应用在长老或监督的身上。这些人负责照顾地方教会的敬虔和属灵情况。最后是说方言的恩赐。我们相信这样的次序是有意思的。他首先提到使徒,最后才是说方言。哥林多信徒却以说方言居首位,贬低使徒的恩赐!

  一二2930 当使徒保罗问是否每个信徒都要有相同的恩赐,不论是使徒、先知、教师、行异能、医病、帮助人、治理事、说方言、翻方言时,原文的文法表示他期待并要求的答案是“不”。46因此,不论是明说或暗示,如认为每人应有说方言恩赐的,就与神的话矛盾了,也有别于一个房子有很多不同肢体在各自发挥功用的观念。

  既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说方言的恩赐,那么以说方言为受圣灵的洗的记号,就是错误的说法了。因为,这样说来,并非每个人都可以期待受这种洗。然而,事实是每个信徒已受了圣灵的洗(13节)。

  一二31 保罗说“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他是对哥林多整个教会说的,而不是对个别人。在原文,句子的动词是众数的。意思是他们成为一个教会,应期望在他们当中有各种能造就人的恩赐。更大的恩赐就是最有用的,而不是引人注目的。所有的恩赐都是圣灵赐下来的,没有一样可以被藐视。但恩赐之中,有部分会为身子带来更大的益处,这是事实。每一个地方教会,都应求主兴起有这些恩赐的人。

  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保罗用这句话来介绍这爱的篇章(林前一三)。意思是单单拥有这些恩赐,不及藉爱心运用这些恩赐的重要。爱是为他人设想,不是为自己。有人从圣灵获得超乎常人的恩赐,这当然是好事。但如果这人用这恩赐来建立别人的信仰,而不是用来引人注目,就是更美的事了。

  很多人把第十三章分割出来,脱离上文下理,以为这是一插段,目的是要消减第十二和十四章讨论方言所造成的紧张气氛。不过,事情不是这样。本章是保罗论点的重要和连贯的部分。

  明显地,滥用方言的恩赐,已在教会内造成纷争。这些灵恩派人利用恩赐来炫耀自己,造就自己,满足自己,却没有凭爱心行事。他们聚会时公开地说一些他们从来没有学过的语言,藉此满足自己;但对其他人来说,要他们呆坐听着一些不明白的东西。实在是一件苦事。保罗坚持,必须凭着爱心来运用恩赐。爱的目的,是帮助别人,而不是取悦自己。

  又或者那些“非灵恩派人”反应过敏,也没有凭爱心行事。他们甚至走到极端,指一切方言都是来自魔鬼的。他们讲希腊话的舌头,大概比“灵恩派人”的舌头更不灵光!他们没有爱心的表现,可能比滥用方言恩赐的行为更差劲。

  因此,保罗智慧地提醒他们众人,双方都要运用爱心。如果他们会以爱心相待的话,问题大致上可以迎刃而解。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将对方逐出教会或实行分裂,而是要有主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