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

 

  一四1 本章明显承接上一章。基督徒应追求爱,意思是他们要常服侍别人。他们也应为教会的缘故热烈地切慕属灵的恩赐。当然,恩赐是由圣灵随衪的意思分配的,同时我们仍可以祈求得着对所属的本地聚会最有价值的恩赐。因此,保罗认为先知讲道的恩赐特别值得切慕。然后,他解释为什么先知讲道比说方言更有益处。

  一四2 如果那说方言的没有被翻出来,他说的对会众没有益处。神明白他所说的话,其它人却不能,因为所用的言语他们不懂。他可能在谈论一些尚未为人知的伟大真理,但却毫无益处,因为完全不能明白。

  一四3 另一方面,作先知讲道的人,是造就、鼓励、安慰别人。原因是他人运用普及的语言,分别就在这里。当保罗说,作先知讲道的是造就、安慰、劝勉人时,并没有加以界定说明。他只是说,传道者运用别人能明白的语言来传达信息时,就产生这些效果。

  一四4 本节常被用来辩明私人说方言造就自己的做法。但事实上,教会一词在本章出现了九次(45121923283334节),给予很有说服力的证据,显示保罗并非谈论信徒在自己密室的灵修生活,而是在教会中运用方言的问题。从上文下理看,保罗不但不是主张说方言造就自己,而且是谴责在教会中运用恩赐却没有为别人带来帮助的事。爱是顾念别人而不是自己。如果能凭爱心运用方言的恩赐,就会为别人而不只是自己带来益处。

  作先知讲道的,乃是造就教会。他不是为自己的利益炫耀所有的恩赐,而是用会众明白的语言说能建立人的话。

  一四5 保罗没有轻视说方言的恩赐,因他明白这是圣灵所赐的一样恩赐。他不能够也不会轻视任何来自圣灵的东西。他说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意思是否定人自私的企图,不把恩赐局限于个人或一小撮受优惠的人。他的心愿与摩西的差不多:“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愿耶和华把他的灵降在他们身上。”(民一一29下)不过,虽然保罗这样说,他却知道神的心意不是要所有的信徒同拥有一样恩赐(参看一二2930)。

  他宁愿哥林多信徒都作先知讲道,因为他们这样就能彼此造就。但如果他们都说方言又没有人翻译,听众就不能明白,也不能得益。保罗宁愿看见造就人的事。凯理说:“属灵的心思意念,看重能造就人的事,过于令人惊奇的事。48

  若不翻出来的意思,会指“若不是由说方言的人自行翻出来”,或“若不是由别人翻出来”。

  一四6 即使是保罗本人,如果他到哥林多去只说方言,除非他们听得懂他的话,否则对他们也毫无益处。他们必须能够领会他说的是启示和知识,或是预言和教训。解经家都同意,启示和知识是关于内心的接收,而预言和教训则是外在的传授。保罗在本节经文指出,为了教会得益的缘故,传讲的信息必须是能以明白的。在下面他继续证明这点。

  一四7 首先,他用乐器作例子。除非箫或琴发出有分别的音符,否则就没有人知道所吹所弹的是什么了。要称得上是悠扬乐韵,就得包括不同的音符、明确的节拍,并有分量的清脆音色。

  一四8 吹号角也是这样。召集军队备乱的号声必须清晰可辨,否则就没有人能预备打仗了。如果号角手只站起来吹一个长长的单音,就没有人会因此被提醒了。

  一四9 人类的舌头也是如此。除非我们的说话明白清晰,否则就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说什么。这样的话,我们就好像向空说话一样毫无益处了。(本节的“舌头”指用来说话的器官,不是指方言。)这里说的有一个实际的意义,就是教导应该清楚简单。如果教导是深奥的,令人摸不着头脑,就不能使他们得益。这样做也许会令讲者受到一些人的钦佩,但却对神的子民毫无帮助。

  一四10 保罗再举出另一个例子,说明他正在阐述的真理。他提到甚多的世上的声音。这里的话题范围超越人类的语言,也包括其它受造物的沟通方法。或许保罗想到不同种类的雀鸟的啼声,并走兽的鸣叫。我们都知道,雀鸟在交配、迁徙、喂哺时,会发出不同的啼声。此外,动物面临危险时也会发出警告的鸣叫。保罗只想指出,一切声音都有明确的意思。没有一样是无意思的。每一种声音都是用来传达一个明确的信息。

  一四11 人类的语言也是一样。一个人说话时,要发声清晰,否则就没有人能够明白。他只是在重复讲毫无意思的噪音而已。最教人懊恼的,莫过于试图与人沟通,但他却不懂你的语言。

  一四12 这样看来,哥林多信徒对属灵的恩赐的切慕,应以教会得造就为依归。莫法特将本节翻译为:“以教会得造就,作为你切慕优胜于人的目的。”要注意,保罗从没有阻止他们切慕属灵恩赐,而是致力引导、指示他们,好使他们运用恩赐时,达到最高的目标。

  一四13 若有人说方言,他就应求着能翻出来。意思也可以指他应求有人能翻出来。49一个人同时拥有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这是可能的事,但却是例外且非必然的。从人体的模拟来看,不同的肢体应有不同的功用。

  一四14 当一个人在教会聚会时祷告说方言,这是他的灵祷告。意思是他感觉到自己在说话,纵使不是用惯常的语言。但他的悟性没有果效,意思是不能为任何人带来益处。会众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本章19节的注释会作解释,我们将我的悟性解作为“其它人对我的理解”。

  一四15 这却怎么样呢?很简单:保罗不但用灵祷告,而且也用别人可以理解的方式祷告。这就是也要用悟性祷告的意思。并不是说他用自己的悟性祷告,而是用有助他人理解的方式去祷告。同样地,他会用灵歌唱,也要用别人能明白的方式歌唱。

  一四16 本节足以清楚证明,上述的诠释是正确的。如果保罗用灵祝谢,而不是用其它人可以理解的说话祝谢;那么,凡不明白他说话的人又怎能在结束时说“阿们”呢?

  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指坐在听众席的人,他不晓得讲者正在运用的语言。本节不经意地认可在教会公开聚会时要善用“阿们”。

  一四17 诚然,一个人可以用外国语言来感谢神;但如果其它人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话,就不能从中得造就了。

  一四18 很明显,保罗有能力说方言比他们众人还多。我们知道保罗懂得数种语言;不过,这里指他有说方言的恩赐。

  一四19 虽然他有这么高超的语言能力,但保罗说他宁可用悟性,即令人可以理解的方式\cs9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他完全没有兴趣用恩赐来炫耀自己。他的主要目的是要帮助神的百姓。因此他决意当他说话时,所运用的方式是要能令其它人明白的。

  悟性在原文文法上属客观所有格50。这不是指我所能明白的事物,而是当我说话时其它人能明白的。

  何治指出,从经文的上文下理看,所指的不是保罗能理解自己用方言所说的话,而是别人能理解他所说的话:

  如果说保罗感谢神,他比别人多得说方言的恩赐,这恩赐能令他说一些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语言,而根据他的原则,运用这恩赐其实不能叫自己或任何人得益的。这样的假设实不足信。本节同样清楚表明说方言不是指在说话时头脑不清醒。至于这恩赐的本质的总体道理,必须只能与本段经文的意思一致的。保罗指出,虽然他比哥林多信徒懂得更多外语,但他宁愿用他的悟性,就是别人能明白的方式讲五句话,总强过用众人不明白的语言讲一万句话。在教会聚会时,我宁可说话教导人(kate{cheo{)道理(加六6)。这展示用悟性说话的意思,就是用说话的方式传递教训51

  一四20 保罗接着规劝哥林多信徒不要在思想上幼嫩不成熟。小孩子喜爱乐趣而不是用处,喜欢变动不定的事物而不是持久不变的。保罗乃是说:“不要幼稚地追求这些特别的恩赐,为要炫耀自己。一方面应该像小孩子,就是在恶事上。但在其它事上,应有成年人的成熟心志。”

  一四21 保罗再引述以赛亚书,表示方言这异能向非信徒显示,而不是信徒。神说,以色列人既拒绝接受衪的信息,并且藐视,衪便用外族的语言向他们说话(赛二八11)。当亚述人入侵以色列境地,以色列人听见他们中间有亚述人的语言时,这预言便应验了。这是给他们的记号,说明他们拒绝接受神的话语。

  一四22 这里的论据是,神既以说方言给不信的人作证据,哥林多信徒就不应坚持在信徒聚会时随便运用这恩赐。如果他们能作先知讲道就更好了,因为先知讲道是给信徒而不是为不信的人作证据的。

  一四23 所以全教会聚在一处的时候,若所有基督徒都说方言,但又没有人翻出来,偶然走进来的陌生人会有什么观感?对他们来说,这不是好见证;相反,他们会以为信徒都疯了。

  表面看来第22节与本节至25节有矛盾。第22节告诉我们,说方言是给不信的人作证据,而先知讲道给信徒。但在本节至25节,保罗指出,如果在教会说方言,可能会令不信的人感到困惑、绊倒,先知讲道才对他们有帮助。

  可以这样解释表面上的矛盾。第22节所指不信的人,是那些拒绝接受神的道、将真理摒于心门外的人。方言就是神对他们施行审判的记号,正如以赛亚书中以色列人的经历(21节)。本节至25节里不信的人却是那些受教的人。他们愿意聆听神的道,他们出席基督徒的聚会便是证明。如果他们听见基督徒用外语说话,却没有人翻译出来,便会受阻而不是得帮助。

  一四24 假如有陌生人来到聚会的地方,当时基督徒正在听先知讲道而不是说方言,来访者听见并明白所说的话,他们就会被众人劝醒,被众人审明了。使徒保罗在这里强调,除非听者能明白所说的话,否则就不会真正地知罪了。当运用方言但没有人翻译时,明显地来访者就不能得到帮助。当然作先知讲道的会用当地惯用的语言,结果是令听者受感染。

  一四25 听者心里的隐情因先知讲道而被显露出来。他感到讲者是在直接对他说话。神的灵在他心灵里工作,使他知罪。于是,他就必将脸伏地,敬拜神,说:神真是在这些人中间了。

  因此,保罗在第22节至本节要指出的,是说方言但没有翻译,不能叫不信的人知罪,但作先知讲道却可以。

  一四26 由于在说方言上,教会内出现一些滥用的情况,因此,神的灵必须定出一些规矩,以管制这恩赐的运用。规矩记载在本节至28节一段。

  初期教会聚会的时候,情况是怎样的呢?从本节可见,聚会是简朴自由的。神的灵随意运用衪赐给教会的各样恩赐。例如,有人念一篇诗歌,然后另一人起来阐明\cs9教训。另一人用外国的方言说话,另一人将他直接从主那里领受的启示说出来。又另一人将刚才的方言翻译出来。保罗默许这种“开放式的聚会”。在这样的聚会中,神的灵得以自由地透过不同的弟兄说话。但虽然如此,他还是为如何运用恩赐,定下第一样规矩,就是凡事都当以能造就人为依归。令人兴奋又引人注目的事,并不必然对教会重要。为要令事奉可蒙悦纳,就必须能建立神的子民。这正是造就的意思──属灵上的成长。

  一四27 第二样规矩,就是在聚会中,不能多于三个人用方言说话。若有说方言的,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在聚会中,一大群人站起来,展示他们运用外语的本领,这是不可以的。

  此外,在聚会中说方言的两个或三个人,必须轮流着说。意思是,他们不可以同一时间齐说方言,是一个跟着一个的。这样可以避免几个人一同说话而造成的喧闹混乱。

  第四样规矩就是必须有翻译员,要一个人翻出来。若有人要站起来用外语说话,他必须先肯定在场有人能将他所要说的话翻译出来。

  一四28 在场若没有人翻,他就要在会中闭口。他可以在座位上,用这外语默不作声地对自己和神说,但不准公开地这样做。

  一四29 由本节至33节上列出运用先知讲道恩赐的规矩。首先,由两个人,或是三个人作先知讲道,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在每一次聚会中,不可以多过三个人作先知讲道,而在聆听的信徒要慎思明辨,以断定讲者的话确实从神而来,抑或这人原来是假先知。

  一四30 前文已提到,先知是从主直接得到指示,然后向教会揭示出来。但他在揭开启示的信息后,会继续向会众讲解。因此,使徒保罗定下规矩,如果有先知正在说话,又有会众中的另一位先知得了启示,那先说话的先知就要停下来,让给得到最新启示的一位了。究其原因,有人指出,由于第一位讲者说得愈长,他就愈容易凭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仗着启示来说话了。在持续的讲论过程中,总会有危机,就从揭示神的道理变成自说自话了。启示才是最要紧的。

  一四31 众先知应有机会一个一个的发言。不能由一位先知占据所有时间。这样行,教会就能得到最大的裨益──众人都可以学道理,而众人都可以得激励或得劝勉。

  一四32 本节列出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则。从字里行间推断,很可能哥林多信徒有错误的观念,以为一个人愈受神的灵支配,就愈少自控的能力。他们认为,这人的情绪会极度高涨,不能自已。高德指出,他们又争辩说,一个人愈受圣灵支配,就愈少运用智能,愈失去自觉。他们心目中,在圣灵支配下的人,都处于被动的状态,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语,说话的长短,甚至他一般的行动。然而,我们面前的这段经文,却完全驳斥这种观念。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换句话说,他没有在自己不同意或在违反他意愿的情况下,进入不能自已的状态。因此,人不能回避本章经文的教训,托辞说他不能控制自己。人自己可以决定在什么时候说话,讲论多久。

  一四33 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换句话说,如果聚会时场面喧闹混乱,可以肯定这聚会不是在神的支配下!

  一四34 众所周知,新约圣经的章节分句甚至标点符号,是在原稿写成多个世纪后才加上去的。第33节的最后一个从句,应用来修正本节提到的教会情况,而不是单提出一个关于这位无所不在的神的普遍真理(有些希腊文版本和英文译本使用这样的标点符号)。例如,美国标准本(中文和合本也一样)是:“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他们说话。他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保罗给哥林多圣徒的指示,不但只应用在他们身上,而且也向圣徒的众教会作出同样的指示。新约一贯的见证是,一方面承认妇女事奉的可贵,但公开向全教会的事奉责任,却并不属于她们。她们受托异常重要的工作,就是料理家务和养育子女。她们却不可以在聚会中公开发言。她们的岗位是要顺服男人。

  正如律法所说的一句,相信是指女人顺服男人一事。律法清楚教导这点;相信律法主要是指摩西正经。例如,创世记三章16节说:“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常有人争论说,保罗在本节所禁止的,是妇女在聚会时闲聊或交头接耳。不过,这样的诠释是站不住脚的。这里译成说话(laleo{)的字,在古希腊通用语中,并不是指闲聊。本章21节和希伯来书一章1节指到神说话时,原文都是用这个字。意思是带着权威地说话。

  一四35 事实上,妇女也不准在聚会中公开发问。他们若要学什么,应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也许有些妇女会藉着发问,来避开上一节不准他们说话的禁例。单单向别人提出问题,也可以达到教导的目的。因此,本节填补了这个漏洞,也制止了反驳。

  如果问本节对未婚女人或寡妇又如何。答案是圣经不会处理每个独立案子,只是举出概括的原则。如果女人没有丈夫,可以问父亲、兄、弟或教会中的长者。事实上,这句可以译成:“可以问自己家里的男人。”52要谨记的基本原则是: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一四36 明显地,使徒保罗明白他这里的教训,会招致相当程度的异议。他是何等明智!他在本节用反问的手法面对辩驳: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么?岂是单临到你们么?换句话说,如果哥林多信徒声称在这些事情上的认识比保罗深的话,保罗便要问他们:神的道理难道是从他们的教会带出来的,难道单是他们承受神的道理?从他们的态度看,他们以自己为这些事情的权威。但事实上,神的道并不是源自任何一家教会,也不是单由一家教会拥有神的道。

  一四37 对于上述的教训,保罗强调并不是他个人的意见或见解,而是主的命令;如果有人是属主的先知,或是真正属灵的,就该知道这是属实的。有人硬说保罗的一些教训,特别是关于妇女的,只反映他个人的偏见而已。但本节充分地回答这些言论。这些并不是保罗的个人主张,而是主的命令。

  一四38 当然,有人不愿意接受上述的事实,因此保罗加上一句: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罢!如果有人拒绝承认这些写下的话是受圣灵的默示,且不愿意顺命听从,他也就只会继续停留在这无知的阶段。

  一四39 保罗总结以上有关运用恩赐的指示时,告诉弟兄们,要切慕作先知讲道,但也不要禁止别人说方言。本节说明这两样恩赐的重要次序──信徒要切慕前者,而后者则不用禁止。作先知讲道比说方言更有价值,因为能使罪人知罪,圣徒得建立。说方言而没有人翻译,唯一的作用是向神和自己说话,并展示自己运用外语的能力,这能力乃是神所赐的。

  一四40 保罗最后的劝诫,就是凡事都必须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这规矩加在本章中,确有其意义。一直以来,自称有说方言能力的人,他们聚会时往往缺少秩序。他们的聚会,有不少情绪失控和普遍混乱的场面。

  总括来说,在地方教会运用方言上,使徒保罗定下了这些规矩:

  1.不应禁止使用方言(39节)

  2.如果有人说方言,必须有翻方言的人在场(27节下,28节)。

  3.在任何聚会中,不能多于三个人说方言(27节上)。

  4.他们必须一个一个的轮流说(27节中)。

  5.他们所说的,必须能造就人(26节中)。

  6.妇女在聚会中要安静(34节)。

  7.凡事必须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40节)。

  这是持久有效的规矩,我们今天的教会也须遵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