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

 

第四段 训导(11:1-16:24

在这一段中.保罗针对哥林多教会的需要,指导他们怎样处理教会工作的实际问题,如:妇女的地位,圣餐的意义,圣灵的恩赐,聚会的秩序和奉献钱财的原则等等。

一.       蒙头与擘饼(11:1-34

1.妇女蒙头问题(11:1-16

这段经文对今天教会里的妇女是否应该蒙头的问题,引起好些争论。有的教会主张妇女应该蒙头,因为在这里有明文的吩咐;有些教会却认为,蒙头是当时的风俗习惯,今天教会的妇女不需要蒙头;但蒙头的属灵原则,却是今天的信徒所应该注意的。圣经虽然是超时代的,但这并不是说,圣经所有的记载都没有当时风俗习惯的背景。跟罪恶和信仰无关的社会习惯,例如中国人吃饭用筷子,马来人用手,原是无关紧要的。

这一段经文本身证明了妇女蒙头,实在是有当时的背景。

A.保罗用了许多相当严厉责备的话。如果这是他们向来没有的习惯,是使徒新的吩咐,刚刚教他们遵守的事,使徒不会用这样严厉的话来吩咐信徒做一件新事。

B.这段经文完全没有教导妇女怎样蒙头。如果不是当时人人已经惯行的习惯,使徒必定会清楚的教他们怎样蒙头。

C.使徒保罗说:“女人若不蒙头,就该剪了头发;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着头。”使徒完全不用解释,为什么女人若不蒙头就该剪发,他是用一种“当然”的口吻来说的,可见当时人的观念以为,不蒙头和剪发同样是可耻的事。按当时惩罚淫妇的方法之一,就是把她的头发剪掉或剃掉。使徒保罗把不蒙头和剪发相提并论,而不用解释为什么,就是因为这是当时大家接受的观念,用不着解释。可见蒙头与长发都有当时背景。

D.“你们自己审察,女人祷告神,不蒙着头,是合宜的么?你们的本性不也指示你们,男人若有长头发,便是他的羞辱么?”11:13-14

保罗要他们自己审察,就是根据他们是非的观念,判定女人究竟可否不蒙头。这表示他们早就有了女人应该蒙头的观念。假如保罗现在用同样的话叫我们自己审察,不蒙着头是否合宜,我们根本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合宜,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这种社会习惯。保对哥林多人说:“你们的本性不也指示你们……”所谓“本性”,就是因传统的习惯所产生的一种“当然”的观念。例如叫中国人互相亲嘴问安,我们觉得很不合宜,但西方人却看作很自然。

可见,这是社会习惯会造成的一种是非观念。保罗是根据已有的习惯所形成的是非观念,来说明妇人顺服丈夫,教会顺服基督的真理。

另一方面,这段经文牵涉到,圣经是否会利用时代性、地方性的习惯,来解明一种永痧u理的问题。如果女人蒙头只是时代性、地方性的习惯,使徒会用这类习惯来表明历代不变、关乎全教会的真理吗?会的,圣经确实有用仅限于当时的习惯,来表明普遍性的真理。就用主耶稣替门徒洗脚来说,那实在是犹太人的一种习惯,耶稣用来表明信徒彼此相处,互相劝勉、互相服待的真理。

在约翰福音13章中,主亲自替门徒洗脚,然后对门徒说:“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做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约13:14-15)。按这两节经文,主耶稣一开头就只取洗脚的象征意义。虽然洗脚这件事是事实,但衪所教训门徒的,不是洗脚,而是洗脚所象征的意义。注意约13:8“彼得说:‘你永不可洗我的脚。’耶稣说:‘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分了’”,这“洗”字颢然已按灵意解释了。约13:10也是一样:“耶稣说:‘凡洗过澡的人,只要把脚一洗,全身就干净了……’”这两节里面的“洗”“干净”,也都是按灵意的用法,把事实上的“洗”用作象征的教训。洗脚这件事原是犹太人的习惯,却被用作一种象征,表明信徒应该彼此相爱、彼此服待、彼此劝勉。相爱、服待、劝勉、都是超时仳性的,是任何时代的教会应该听从的。这样看来,保罗用当时人所已有的蒙头习俗,来讲论女人顺服男人,教会顺服基督的原理,并无不当之处。

以下保罗讲到妇女应该蒙头的理由,分作四小段:

A.按教会的秩序来说女人应该蒙头(11:1-7

1     这一节经文应该属于上一段,因按它的意义来说,跟10章末段经文关系更加密切。在10章末了,保罗曾坦白地告诉哥林多信徒,他是怎样的不求自已的益处,只求众人的益处。然后他劝勉信徒要效法他,像他效法基督一样。教会的牧者应该成为众信徒效法的榜样,却不要成为众信徒祟拜的偶像。保罗一方面劝信徒效法他,另一方面指明,要像他效法基督那样地效法他。他给他们,一个范围和标准,最终目的不是把人引到自己面前,而是引到基督面前。这种态度是我们该效法的最好榜样。

2     保罗曾经称赞哥林多人。虽然在哥林多人中,有些人反对保罗,不服从保罗的教训,另有些人分门别类,分争结党,可是也有些信徒是想念保罗,听从他的教训。按救恩真理来说,哥林多人算是遵守保罗所传给他们的道;虽然他们在生活上有失败之处,但他们并没有放弃保罗所传给他们的基本信仰,始终持守福音真道,所以保罗称赞他们。

注意“记念”“坚守”的关系。记念是心思方面的准备,我们要常记念主的话,和衪借着衪的仆人所留给我们的教训。常常“记念”,自然会表现在行动上,“坚守”就是行动上的表现。先有心意上的准备,心里想念主的话,才能够在行动上遵守主的话。只记念而不遵守,这样的记念就是空想;又记念又遵守,才是“坚守”主的话。

3     保罗在这里指出,神在教会和家庭里,对男女的地位已有安排。“基督是各人的头”,就是指基督是所有人的头,是全教会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在这里的“男人”“女人”,都是指已经结过婚的男女,也就是说丈夫是妻子的头的意思。

“女人”原文是gunaikos。其字根gunee,按杨氏经文汇编,在新约中共享了二百二十一次,其中一百二十九次翻作女人,九十二次翻作“妻子”,但是从来没有翻作少女的。在迦拿的婚筵里,耶稣称衪的母亲为“妇人”,也就是这个字。所以保罗在这里所讲的,与他在以弗所书5章所讲的意思相吻合。在家庭里面,男人是女人的头。所以“基督是各人的头”,这句话是指在神的家中──在教会里面,基督是元首;“男人是女人的头”这句话,是指人的家。但在人的家中,男女的关系也要表明教会与基督的关系,所以在家庭里面,姊妹应该尊重神的安排。

“神是基督的头”,这句话已解释了以上所说\cs14“头”的意思,是表明一种职分和岗位的顺服,而不是表示性质和阶级的高低。神和基督不是分成两个阶层,衪们是同等的。虽然如此,但基督却顺服神,因为衪们有不同的岗位。所以圣经“顺服”的真理,与普通世人观念的顺服完全不同,我们的心思必须变,才能领会圣经的意思。这里所讲的顺服,不是因阶级高低的顺服,而是因职分和岗位不同而有的顺服。“头”是身子的主脑,可是头和身体的其它部份,并没有阶级的关系。耶稣基督是我们的元首,其它经文也提到这一点,但按头和身体来说,这关系不是阶级的关系,而是岗位上、功用上的不同。否则,神是基督的头,神岂不是高过基督了么?所以保罗把这几件事连起来讲,就表示男人是女人的头与男女平等的问题无干。女人要顺服男人,教会要顺服基督,这完全是神按着衪的智慧,在神的家和人的家里,按着衪所赋予男女不同的特长,所安排的秩序和岗位的问题。

4-5   保罗在这里解释男人祷告不蒙头的理由。男人祷告如果蒙着头,就是羞辱自己的头,也就是羞辱耶稣基督。因为当时犹太人在会堂里向神认罪的时候,要蒙着帕子,这帕子表示他们不配看见神。但是对基督徒来说,他如果蒙上帕子祷告,就是羞辱耶稣基督,羞辱他们的“头”。因为这样做,就等于否认耶稣基督十架赎罪之功的完全。我们既是基督徒,经过基督十字架的救赎,就除去了我们跟神中间的阻隔。虽然我们是不配的,却能靠着神的恩典,坦然无惧的来到神的面前。如果还蒙着帕子,就象征我们跟神之间还存有阻隔;把这象征放在头上,就等于否认耶稣基督十架之功的完全了(参林后3:12-18批注{\LinkToBook:BookID=104,TopicID=155,Name=3.帕子 3:12-18})。

这句话另一个意思是,男人既然是象征基督的,如果他蒙着头,岂不是等于认为基督不配接受教会的顺服么?所以男人如果蒙着头,就是羞辱他自己的“头”。但是女人祷告或讲道要是不蒙着头,就是羞辱了自己的头(羞辱自己的丈夫)。因为这样就像剃了头发一样。按当时希腊的风俗,只有妓女在公共埸合才不蒙头,只有淫妇或奴婢才被人剃去头发。这里说,女人不蒙头,就如同剃了头一样,意思是不蒙头与剃发一样羞耻。所以保罗在这里提醒那些哥林多的姊妹们,用不蒙头来表示她们已经与丈夫平等,只会使别人认为她们是不正派的女子,徒然羞辱自己又羞辱丈夫。

6     这节经文证明,当时的社会认为女人剪发是一种极大的“羞愧”。所以保罗在这里进一步的说明,如果他们不蒙头,就干脆把头剪掉。如果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着头。保罗提醒当时的基督徒妇女,她们在装扮上,不可能不理会社会习惯所形成的道德观念。纵然他们自己以为可以不必蒙头,但是她们不能改变当时的人以剪发剃发为不规矩的女人的看法。她们在装扮上到底不能抢在时代的前头。她们既有胆量不蒙头,为什么没有胆量连头发都剪掉呢?她们虽然有自由改革自己的装扮,总不该把自己改革成不规矩的女人那样。保罗引证这句话的目的,就是证明她们在装扮上不能不顾到社会习惯。

7     按创世记1:26,27节明说,男人和女人都是按神的形像造的。可是这一节圣经却告诉我们,虽然男女都是神造的,但男人是神的荣耀,女人则是男人的荣耀。因为男人接受神所委托管理这世界的权柄,神把万物都交给亚当,那时候女人还没有被造出来(参创2:18-25)。

亚当是神的形像和荣耀,但女人却是男人的荣耀。因女人是为男人而造(创2:18),又是从男人身上所取下的肋骨造成的(创2:21)。神创造万物,都是凭衪的话,说有就有,但造女人时,却取男人身上的肋骨而造,所以亚当称夏娃为“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创2:23),特要表示男女在受造之初的亲密关系。这种特别亲密的关你,适合于表明未来基督跟衪教会的关系。

所以,所谓男人是神的荣耀,而女人是男人的荣耀,这话的意思不是表示荣耀的递减,而是荣耀的递增;不是女人的价值不如男人,而是女人增加了男人的荣耀。神这样造女人增强了夫妇间的互相倚赖、互相亲爱的关系。

B.按创造的先后说女人应顺服男人(11:8-12

8-9   在这两节经文里面,保罗从男女受造这方面说明,为什么女人要顺服男人。

8节的意思是,男人是直接由神创造,而女人是出于男人。第9节的意思是,男人不是为女人造,女人却是为男人造的,这两节都是根据创世记的记载。女人被造的目的是为着帮助男人。因神看男人独居不好,就造出一个配偶来帮助他(创2:18)。所以第8节说明了神造人的先后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衪先造男人后造女人,是照着创造的秩序,所以才有这样先后的安排的。既然神在人类的第一个家庭,和可以预表基督与教会之关系的第一对夫妇中,作了这样先后的安排,现在的家庭和教会,也该留意这先后的秩序。神创造男女时,所赋予男人和女人的特长也各不相同。女人如果不站在“帮助”男人的地位上来应用她的才能,就不能充分发挥神创造女人时,所赋予女人的特长。在家庭和教会里面,妻子和丈夫,男人和女人,就像身子和头那样,都各有它的用处,可是它们必须在自己的岗位上尽本份,显出它们特有的作用,才能够使身子得到益处。

10    为什么女人为天使的缘故,有服权柄的记号呢?因为天使是最早、最先的受造者,而女人是最后的受造者。因此,这最后的受造者若表现出顺服的态度,就使那最先受造的天使──魔鬼和邪灵,都被定罪。对哥林多的妇女来说,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就是指蒙头这件事。“服权柄的记号”,新旧库本译作“服权柄的表记”,吕振中本译作“有服权的象征”

有关女人或妻子要表现顺服的道理,要注意思想下列各点:

1. 圣经还有其它关乎女人顺服的重要经文(如林前14:34-35;5:22-24;提前2:11;彼前3:1-6)。

2. 圣经不是只单方面要求女人顺服,也没有容许男人恶待女人的根据(参弗5:27-29;彼前3:7;5:25,28)。

3. 圣经一方面讲平等,另一方面又讲顺服,这中间有否矛盾?圣经中的平等和顺服的真谛是什么?(参林前4:7;1:29;14:32;林后10:5)。

11-12             两节经文解明,女人虽然由男人而出,又是为男人而造,为着这创造的秩序,女人应该顺服男人;但是按基督里的关系和男女的互相依赖来说,男女是互相倚赖,彼此同等的。因为“女也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意思是女人不能没有男人,男人也不能没有女人。男女虽有创造先后的分别,虽然神在创时所给男女的特长不一样,“但万有都是出乎神”,男女都不能夸口,他们都是从神而来的。他们个别特有的长处,应当用来互相帮补,不是互相对立。

C.按当时的传统观念来说妇女应该蒙头(11:13-15

13-14 为什么保罗对哥林多的妇女竞:“你们自己审察,女人祷告神,不蒙着头,是合宜的么?”显然在保罗和当时一般人的观念中,认为妇女要蒙头祷告是当然的。如果不蒙头就不合宜,这是当时公认的一种看法。“你们的本性”这句话说明,在传统习惯下,人所产生的一种自然观念。他们早就有妇女应该蒙头的习惯,且被公认为当然的事。

“本性”原文phusis,英译作nature。在罗1:26译作“性”,罗2:14译作“本性”,罗2:27译作“本来”,罗11:21译作“原来”,罗11:24译作“天生的”,同一节下句则译作“性”,林前11:14译作“本性”,加2:15译作“生来”4:8译作“本来”,弗2:3译作“本”(本为可怒之子),雅3:7译作“本来”,彼后1:4译作“性情”

15    女人在装扮上和男人显然不同,女人有长头发是她的荣耀。这是使徒根据当时人对女人正派装扮的观念所下的判语。女人若装扮成男人的样子,就是她的羞辱。在任何时代中,男人所喜欢的都是真正的女人,女人所喜欢的也是真正的男人。圣经告诉我们,男人穿女人的衣服,女人穿男人的衣服,都是神所憎恶的(申22:5)。因为神造男造女,就是要他们有分别。现在人们极力要把男人和女人变成一样的,是人类堕落的罪性,悖逆神的表现之一。

“但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上文曾讲到,女人要是不蒙头,就好像是剃了头一样。按照这道理反推论,女人若不剃头,就像蒙头一样。上文第5节讲到,女人祷告若不蒙头,就是羞辱自己的头,而本节却说,女人有长头发就是她的荣耀,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

“给她作盖头的”,吕振中本译作“给她当头帕的”

D.小结:没有辩驳的规矩(11:16

16    对于哥林多教会来说,“想要辩驳”所指的就是蒙头的问题。哥林多教会的妇女们,用不着再为蒙头的问题辩驳了,因为使徒已经解释得很明白,又作了判断了。但这句话的重点是在对使徒的教训和权威的顺服问题。如果有人要反抗使徒的权威和教训,那是“没有这样的规矩”的。上文整段的教训,说明了男女在教会中各有不同的地位和次序;使徒既然已经把神的旨意解明了,谁也不该在使徒已经判定的事上逞强好胜,争辩什么;众教会理当服从使徒的教训。

本节下半节不是说,蒙头的规矩是众教会所当遵守的,而是说使徒的教训是众教会所不能反抗的。如果蒙头这件事是众教会所共同遵守的,那么在新约的书信里面不会只有哥林多前书提到这问题,而其它的书信竟然一字也不提,那是不可能的。

总而言之,全段教训的总意,就是要男女信徒各按自己的地位,忠心服事主。女人要顺服男人,教会要顺服基督,而基督是顺服神的(腓2:5-8)。

2.记念主的聚会(11:17-34

使徒保罗责备哥林多的信徒,在记念主的聚会中,情形混乱,不按理记念主。当时哥林多教会记念主的情形,和现在教会的圣餐有很大的分别。他们是先聚餐,以后才记念主。这可能是因主耶稣跟门徒立新约的时候,是先吃逾越节筵席,才立新约;所以他们也摹仿主耶稣的样式,先有聚餐,然后才记念主。犹大书12节说:“这样的人,在你们的爱席上与你们同吃的时候,正是礁石。”(参彼后2:13“爱席”可能就是指记念主的聚餐。但后来渐渐演变成现在记念主的聚会,只有表明主的身和血的饼和杯,而没有聚餐。

按预表的灵意来说,逾越节的筵席既然是预表基督的救恩,现在基督已经受死流血,应验了预表的灵意,因此,新约信徒所该记念的,当然不是逾越羔羊,而是那用自己的血为我们立新约的基督了。所以现在教会不用再守逾越节,却要照主的吩咐,借着记念主的聚会,记念主所立的新约。

A.责备其聚会之混乱(11:17-22

17    比较本章第2节:“我称赞你们,因你们凡事记念我,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跟本节的语气刚刚相反。可见使徒在开始要责备哥林多人时,深怕哥林多人因第2节的话,自以为还有些可取之处,而轻忽使徒以下的说话,所以特别声明“我现今……不是称赞你们”,虽然保罗是喜欢先看人的长处而称赞人的;但在这件事上,他觉得无可称赞。因为他们在这么严肃神圣的事上,竟然存着儿戏的态度,实在是该受责备的。

“你们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这下半节说明,教会一切的聚会都该叫信徒受益。不论所采用的仪式是什么(就如用什么饼,怎样擘,怎样喝杯……),保罗所注重的是他们聚会的时候,是“受益”还是“招损”?凡是能使聚会受益而不招损的方法,程序、仪式、时间等,我们都可以采用。现在教会有许多种聚会,或特别的典礼、感恩、庆祝等,圣经并没有规定固定的程序。但不论什么聚会,安排什么节目,总该叫参加聚会的人“受益”,不是“招损”。不然那些节目或程序,就不该安排在聚会里面。这是教会安排聚会的时候应该注意的。

18    1:11-13已经告诉我们,哥林多教会分争结党。但是在这里所指的“分门别类”,按下文可知是指他们在记念主的聚会之前的聚会说的。根据21节,他们聚餐的情形,是各人自己把食物带去吃的。富有的信徒带的食物非常丰富,贪穷的信徒带的却非常简单,甚至没有带。但他们却不是大家聚在一起分享.而是各人吃自己的;或是富有的跟富有的在一起.犹太人跟犹太人在一起;彼此分门别类。保罗责备他们.这样分门别类.根本就算不得是一种爱的筵席。

“我也稍微的信这话”,表示保罗很谨慎的听取有关哥林多人的坏话。虽然哥林多教会已经有分争结党这一类的事实,加上他们当中有很多人的灵性还是属肉体的婴孩,因此在聚会的时候有分门别类的现象,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这话毕竟是听来的.所以保罗保持很小心的态度。

19    虽然分门结党的事是神所不喜欢的,但是教会里面既然有这些事发生,神也允许那些没有私心,真诚爱主的人,因这些事受试验。这里所说“好叫那些有经验的人显明出来”,有经验的人就是指那些在分门结党的事上不肯随和,不偏左右,也不因此跌倒的人。有“经验”的人经过了芳试验,就显明是真心爱主,站立得住的基督徒。

20-21 “主的晚餐”可能就是现在“圣餐”名称的来源。因为保罗把记念主的聚会叫作吃主的晚餐,所以现在教会就把这聚会简称为圣餐。保罗说哥林多人的聚餐算不得是吃主的晚餐,因为他们吃的时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饭,甚至这个饥饿,那个醉酒。他们一同来记念主,本该显出信徒彼此相通的爱心才对。可是因为富有的信徒不肯跟贫穷的信徒一起分享食物,以致有“这个饥饿,那个酒醉”,的情形,完全违反了爱筵的意义。

“这个饥饿,那个酒醉”,这句话是那些主张圣餐要用酒的根据,因为别的经文提到圣餐的杯的时候,没有提到酒。不过这里的话还不算是很有力的根据,因为这里使徒是责备他们在吃爱筵时酒醉,是不该有的情形,不足为例。

按以色列人守逾越节来说,守逾越节是不许用任何有酵的东西的(出12:15-20;13:6-7)。酒却是葡萄经过发酵候才酿成的。

22    这是保罗义愤填胸的责问,都是针对富有的信徒而发。

这三个问题是:

1. 你们要吃喝,难道没有家么?

这个问题偏重于责备他们的动机错误。他们既然有家可以吃喝,为什么还要到教会来吃喝?他们带那些丰富的食物来,既然不是要让贫穷的弟兄跟他们分享,何必带到教会来吃喝呢?这样作究竟有什么作用?他们的动机十分可疑。他们若不是要藉分享食物表现爱心,就是故意要利用这种聚餐表现他们的富有。这种存心是该受责备,“你们要吃喝难道没有家么”?要吃喝就在家里吃罢,何必到教会来表演呢?

2. 还使藐视神的教会?

这句话偏重于责备富有信徒态度上的错误。他们把教会看作普通社团,藐视神的教会的神圣。教会的一切活动,原都是为事奉神、荣耀神而有的,他们却用来荣耀自己。教会聚会的目的,是要叫信徒“受益”;却不是要显出某些家庭的富有,而使穷乏的信徒感觉难堪。他们这样作,完全违背了记念主聚会的意义。

3. 我向你们可怎么说呢?可因此称赞你们么?

保罗自己的回答是“不称赞”。这第三个责问是表明保罗自己的态度。他不但不会因那些富有信徒这样显示财富,而说他们好话,反倒感叹他们的幼稚无知。使徒的态度代表了神对那些单以现今世的财富夸口之人的态度。

B.记念主聚会的意义(11:23-26

23  圣经提到主的晚餐的聚会,最常用的句子是“为的是记念我”。所以“记念主”是这种聚会最适当的名称。不过有人根据聚会要擘饼,所以称为擘饼聚会,也有人根据主的晚餐而叫它作圣餐。

保罗在这里一开始就说明,他所讲关于记念主的意义,是从主领受的。他说“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注意“我当日”这几个字原文没有,只是用过去式而已。保罗在哥林多教会的时候,已经把他从主耶稣所领受的传给他们了。可是他们似乎忽略了保罗所传关乎记念主的意义;所以保罗在这里再度提醒他们。大概因为哥林多教会里有人认为,保罗不是耶稣亲自立的,所以他的教训可能是从别的使徒听来的。保罗特别加以声明。他的教训是从主领爱的。虽然这里没有说出他怎样从主领受;但是他不是要信徒注意他怎样领受,而是要他们注意他的确是从主领受的事实。这些教训跟使徒一切的教训同样有权威。

23-24 “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这句话是要让信徒追念主耶稣被卖那一夜的情景。虽然那一夜保罗自己并没有在其中,但却因所领受的启示,就追念那一夜的经过。

“拿起饼来……就擘开”,主耶稣把饼擘开,是要表明衪的身体怎样为我们“擘开”,衪怎样为我们在十字架上舍弃自己,使许多人有份于衪的救恩。我们照衪的吩咐记念衪,就是记念衪的舍命,哥林多人怎能一面记念主,一面连食物也不肯分给穷乏的弟兄呢?基督肯为我们舍命,我们竟然连食物也不肯为主舍弃,怎能记念主呢?所以“擘饼”对哥林多人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这句话一再地被提到,表示记念主聚会的真正意义,是在乎“记念”,绝不是赎罪。要是有人说,饼经过祝谢就变成了主的身体,衪再一次把自己献上,为我们赎罪,就完全违反“圣餐”的意义。我们今天擘饼、喝杯、绝不是为赎罪,而是记念主己经为我们赎罪的恩典。“圣餐”这种仪式,并没有任何功效可以赎我们的罪。来记念主的人是先得着主耶稣基督的赦免,才来记念衪救赎之恩。我们是靠主代死而得赦罪,绝不是凭守圣餐的仪式而得着赦罪。

25    本节与上一节经文都是提到“这是我的身体……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这并不是说,祝福了的饼变成了主的身体,祝福了的杯变成了主的血。这些饼和杯只是表明主的身子为我们受死流血罢了!所以26节说:“你们每逄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衪来。”“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新约既是主所立的,与旧约有明显的不同。旧约是用牛羊的血立的,新约是用耶稣基督的血立的。旧约牛羊的血并不能真正赎人的罪,只表明那以后要来的救赎主。新约基督的血才能真正叫我们的罪得赦免。

“约”也表示一种双方应该信守的责任。我们既已与主立了约,所以每逄吃饼喝杯的时候,应该想到我们不再是属自己的,而是属主的,理当专诚的爱衪,为衪而活。

“要如此行”表示擘饼和喝杯这两件事,在记念主的仪式里面是必须有的。必须把饼擘开,把杯喝下去,因为这样做,为的是记念主。这虽然是一种仪式,却是为了记念主而做的,所以我们不可以把这部份略掉。使徒没有明说擘饼该怎样擘,所用的杯到底是怎样的杯,但他一再提到“擘”“喝”“要如此行”

“记念”包括感恩,思念和爱慕的意思。圣餐不单是一个严肃的聚会。如果单有严肃的气氛,并不能够把主设立“圣餐”的意义表明出来。严肃的气氛不该是记念聚会的全部内容,记念聚会的内容该有感恩、爱慕、思念。

“记念”说明了参加记念主的人是已经蒙恩得救的人。那些还跟基督对立的人和没有领受救恩的人,是不能记念衪的。“记念”也说明了这聚会的性质,不是祷告会,不是讲道会。这种聚会的中心是要激发人爱主,感恩的心,不论领祷告,传信息,作见证,都是要引致人记念主称谢主为目的。

26    记念主的聚会还有一点重要的意义,就是等候主耶稣来。我们这样的擘饼,照衪的吩咐来喝杯记念衪,是表明我们在衪的面前,正遵照衪的吩咐等候衪回来。擘饼的聚会既然被称为“晚餐”,就有等候家主回来,等候安息来临的意思。吃早餐是准备出去工作,午餐是在工作中用的,晚餐却是工作完毕以后回到家里享用的。所以“晚餐”有团聚安息的意思。吃“主的晚餐”就是来到主的桌前,向主表明我们(教会)已经预备好了,正等候家主回来。

这样,每多一次记念主,就是表示我们知道主再来的日子近了,我们继续地等着衪回来。正如衪在立新约的时候所应许或:“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日子……”。(太26:29

C.要怎样记念主(11:27-34

27    1. 要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

“按理”是针对上文哥林多人那种各人先吃自己的饭,甚至这个饥饿、那个酒醉的情形。他们没有尊重记念主聚会的神圣。违背了这聚会的意义,就是没有“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不按理”原文为anaxio{s,按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N.T.by Dr. W. E. Vine)解释,这字在这里的意思是指不把主的晚餐分别为圣,而把它当作是普通晚餐。也就是存轻忽、不敬的态度来记念主。按英文标准译本K.J., N.A.S., R.V., R.S.V.,这字都译作unworthily(不尊敬的,不配的)。

“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也指下文那些不分辨主的身体,带着罪来领受饼和杯的人。

28-29 2. 要先自己省察

“省察”就是省察自己有没有亏欠主,亏欠人的地方;有没有犯了罪而没有得主的赦免。我们既然记念主怎样为我们受死,赎我们的罪。我们既感谢衪为我们的罪受死的恩典,却又带着罪来记念衪,就和我们记念衪的目的完全相背。我们应该省察,看自己是不是带着一颗清洁的心来记念衪。哥林多人既然分争结党,彼此之间很可能有怨恨的罪藏在心里,互不饶恕,却又一同吃主的晚餐。主为我们死,是要我们与神和好,与人和睦;我们来记念主的时候,是否已经与神与人都和好,没有亏欠呢?我们应该先省察,然后才吃饼、喝杯。

“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本节把上文“不按理”的意思,更清楚的指明出来。吃主的饼,喝主的杯的时候,没有把它们看作是表明主的身体,主的血,却看作是普通的饼和杯,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有些信徒在吃饼喝杯时,嫌所吃的饼或葡萄汁不够味,把“圣餐”的饼和杯当作普通的饮食品尝,这种态度是错误的。领受主的饼和杯,不该存这心意。

所谓吃喝自己的罪,就是因为吃喝而取罪,必要担当自己的罪的意思,与上文27节所说干犯主的身、主的血的意思相同。因为轻忽那表明主的死和新约的饼和杯,就是轻忽主跟我们所立的新约了。

30-32 3. 惩治与受审

“因此”说明哥林多之人中所以会有患病甚至死亡,是由于他们不尊重主的饼和主的杯,吃喝自己的罪,以致受神的惩治。在这几节里有三点要注意:

a. 上文使徒责备哥林多信徒轻慢主的饼、主的杯,就是干犯主,是严重的罪。神既因他们“不按理”记念主而惩治他们,甚至死的也不少,可见他们那种轻慢的态度,实在是神所憎恶的。

b. 31节信徒说:“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可见那些受神审判惩治的,使没有自省、带着罪领受主的饼和杯的。这里的“分辨”“自省”是相同的意思。请注意,并不是教会有一个不自省、带着罪记念主的人,其它的人便也一同受惩治。只有犯罪的人受惩治,别人不必分担他们的罪,他自己要担当自己的罪。

c. 使徒已经说明,所受的惩治只关乎身体,可见与灵魂得救无关。“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就是免得我们跟不信主、未得救的人一同灭亡的意思。

33-34 4. 应彼此等待

这两节经文,是保罗在责备之候所加上的劝勉。保罗要他们“彼此等待”,就是他们所带来的食物要等待大家一同来享受。既然是爱筵,就应该大家共同享用,这样才能够表现彼此相爱的精神。

“若有人饥饿,可以在家里先吃”,这就是说,如果有人因饥饿而不能够等待,不如在家里先吃。使徒虽然要他们尊重“爱筵”,却不是不体恤有人的实际困难。他允许饥饿的人先吃,可见先吃与否,还不是问题的中心。把主的晚餐看左普通晚餐而吃喝,甚至趁这机会显示自己的富裕,这种态度才是受责罚的主要原因。

“免得你们聚会自己取罪”,意思是免得叫你们的聚会因争先吃喝,以致不蒙神悦纳,反而得罪神。中文圣经所译“自己取罪”,似乎太强调“自己”。其实本句只说明,要是像他们那样,这个饥饿、那个酒醉地来聚,就是聚会取罪。英文N.A.S.本句译作:So that you may not come together for judgment(这样,你们就不致聚会取罪)。另参R.V., R.S.V.等。

“其余的事,我来的时候再安排”,本句表示写在本书的教训,都是较为急迫或重要的,不能留待使徒到的时候才安排,必须预先藉书信指导他们。还有些次要的事,保罗要等到自己到哥林多时,才指导他们,或为他们裁决。

问题讨论

圣经是超时代性的,圣经的记载是否绝对没有时代背景?妇女蒙头是当时的社会习惯吗?能否从这一段经文中看出“蒙头”有当时习惯的背景?保罗为什么说神是基督的“头”“头”在这里是表示阶级的高低吗?为什么说女人是男人的荣耀?为什么男人若蒙着头就是羞辱自己的头?

女人为什么为天使的缘故要有服权柄的记号?垒经还有什么类似的经文叫妻子顺服丈夫?妻子顺服丈夫是否表示客许丈夫欺压妻子?圣经既说在基督里男女平等,为什么又说女人顺服男人?现在教会的妇女是否应该蒙头?对于妇女蒙头问题该怎样下结论?

11:17对于教会安排聚会的程序或仪式,有什么重要的原则?哥林多教会记念主聚会跟现在教会守圣餐有什么不同?记念主的聚会有什么标准的仪式吗?你认为用怎样的方式最好?应该每月一次还是每周一次?什么人可以参加?记念主聚会的主要意义是什么?

按照本段记载,可以列出多少有关这聚会该注意的要点?如果你自己有未对付清楚的罪,该不该守圣餐?如果知道有人犯了罪守圣餐(记念主),你跟他一同擘饼会有分于他的罪吗?――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