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

 

四.先知讲道与方言(14:1-40

使徒保罗在本章详细讲论说方言和先知讲道的问题。当时哥林多的教会,在追求方言的恩赐上有偏差。他们完全忽略了先知讲道,只注重说方言。保罗特别针对这种偏差加以纠正。全章的主要意思是:作先知讲道才是信徒应当更留意追求的恩赐,因这是能够使教会得到更多造就的恩赐;而说方言只不过造就自己。凡是引用这一章讲解方言问题的都要注意这一点,就是:全章的要义不是鼓励信徒说方言,而是对方言加上种种的限制;另一方面却鼓励信徒追求作先知讲道。不紧握着这把“钥匙”,就难免误用本章的经节。

1.       方言和先知讲道的比较(14:1-11

A.三种恩赐的先后(14:1-2

1~2在这两节经文里面,爱、说方言和作先知讲道,在次序上是有分别的──“你们要追求爱,也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第一是要追求爱,这是上文13章的结论,爱是一切属灵恩赐的价值;在应用一切属灵恩赐的时候,必须加上爱才有价值。除了爱以外,在各种属灵的恩赐中,更要羡慕的,就是作先知讲道,这样,作先知讲道是在爱之下,却在别的恩赐之上。最后保罗才提到方言的问题。这不是说方言在各种恩赐中排成第三,因为保罗在这里只用爱、作先知讲道和说方言三样来比较,而方言排在最后。为什么保罗只用爱、作先知讲道来比较?因为哥林多人太注重方言,忽略了爱和作先知讲道。使徒也改正他们的错误,所以特别用“爱”“作先知讲道”跟说方言比较,来纠正他们。在以下的讨论中,我们也要注意这个次序。

B.说方言和作先知讲道的分别(14:2-4

这里讲出说方言和作先知讲道有完全不同的性质和功用。说方言是为个人,使自己得到造就。作先知讲道是为众人,使教会得到造就。

2     注意这里所提的“方言”,原文glossa,这字和徒2:4“别国的话”同字;在徒2:11翻作“乡谈”,在圣经里面有廿三次翻作“方言”;有十五次翻作“舌头”;有两次翻作“口”;一次翻作“灵”。有关经文如下:

1. 方言

(参可16:17;10:46;19:6;林前12:10,30;13:1,8及林前14:2,4,5-6,3-14,18-19,22-23,26-27,39)。

2. 舌头

(参可7:33,35;16:24;2:3;3:13;林前14:9及雅1:26;3:5,6,8;彼前3:10;1:3:18;16:10);以上所翻的“舌头”,除了福音书几处,和启示录16章是指人身体器官的舌头以外,其它地方所指的舌头,实际上是指“话语”,英译为tongue

3. 方言

(启5:9;7:9;10:1;11:9;13:7;4:6;7:15);这些经文的“方”,不是旨方向的方或地方的“方”,而是指方言。意思就是不同地方的话语。

4. (罗14:11;2:11)。

5. 乡谈(徒2:4)。

6. 别国的话(徒2:4)。

7. (徒2:26)。

所以这字在圣经里面主要的用法是指“别国的话”,或是别的地方的土谈,即方言,所以如果把这种方言当作是一种没有意思的声音,这种解释不合圣经本来的意思。神并未给人一种恩赐,是单单为着发出一种声音却没有意思的。

注意这方言“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这句话说出了方言主要的功用,不是在于对会众讲话,而是对神说话。这是方言和先知讲道的大分别。在下文第3节就特别说明先知讲道是为着造就别人,第4节则说方言是造就自己,和这里所说:“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互相呼应。

“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信徒在某种十分迫切,渴慕要与神交通,却无法用他所懂的言语表达内心的思念时,神可能给这种人方言的恩赐,让他可以用他不会讲的话语,把他里面的心意向神讲说出来。

“没有人听出来”的意思不是说他所说的话不是人间的话语,无人能懂;也不是说他所说的话语毫无意思,所以无人能懂。而是因为他是在心灵里面向神说的,所以没有人听出来;况且他所说的既然是别国的土谈,凡不会说的,当然就听不出来了。

“然而他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注意这不是说他在心灵里用“奥秘的话”讲说,乃是在心灵里讲说各种的奥秘。在这里多次提到“说”字,如“说方言”“对神说”“不是对人说”“讲说各样的奥秘”,既然是“说”,就不是喊叫,表示所说的话不单只有声音,而且也有意义,是“话语”不是“声音”

3     注意:“对人说”跟上一节的“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刚刚成了一个对比。作先知讲道和说方言主要的分别是,前者为造就教会中的人,而后者单造就那讲方言者;所以作先知讲道的目的是对人说,为要造就、安慰、和劝勉人。

“作先知讲道”在第1节的小字解作“说预言”。在圣经中有些地方也有同样的用法。如徒19:1-7有些门徒在保罗按手后说方言,圣经记着“又说预言”,下面的小字是“或作又讲道”。林前1:4“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接着下面的小字是“讲道或作说预”。为什么和合本圣经译作“说预言”的就用小字注明“讲道”,而译作“讲道”的又用小字注明“或说预言”呢?按Arndt & Gingrick新约字解,原文propheteuo{原意是“宣告神的启示”,而在圣经里面有两种用法:第一种是“说预言”,就是按神着的启示预指将来的事说的预言(如太15:7;11:51;彼前1:10;14)。另一种是把神隐藏的旨意向人宣告、解明,就是传讲神的信息,也就是“作先知讲道”(太7:22;林前11:4-5;13:9;14:1,3-5,24,29),这些经文在中文和合本把它们分别译作“作先知讲道”“讲道”“传道”等等,新旧库译本在这些有关经节里都一律译成“传神言”。因这些经文所提及的propheteuw实际上就是指讲道、传神的信息。但传信息也含有说预言的成分,因为传神信息的,就是根据神的话预告人将会有的平安或危机。所以新约教会中作先知讲道的恩赐,跟旧约时代先知所说的言(凭超然的启示所说的预)言在性质上略有分别。

4            “造就”原文oikodomei原意“建造”,但用在灵性方面,有训诲、增长的意思。英文K.J., N.A.S., R.V.,均作edifies就是教化、训诲之意。既然这样,无论是说方言或是作先知讲道,都是在圣灵管制之下应用他们的领悟力造就自己,绝不是在类似魂游象外的境况之下而说方言或作先知讲道,否则就不可“造就”自己或教会了。

C.保罗对这两种恩赐的态度(14:5

5     注意:“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必须跟下面的话连起来读,因为保罗接着说“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两句话是放在一起比较的,所以必须连在一起说。保罗愿意哥林多的信徒说方言,因为说方言也是一种圣灵的恩赐;但是他更愿意他们作先知讲道。可见保罗偏重于鼓励信徒作先知讲道,而不是偏重于鼓励信徒追求说方言。相反的,凡是讲到说方言的时候,全章圣经中都不用鼓励的话,却用限制或约束方面的话。

为什么保罗更愿意他们作先知讲道呢?“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被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可见方言这受限制的,必须翻出来才能够叫别人受造就得着益处。但是作先知讲道不而要翻出来,因为它是用人人都明白的话来传讲。

D.举例(14:6-11

为什么作先知讲道比说方言强呢?

使徒继续解明上文的论点。第6节是以他自己的经验作例子来说明。

6     保罗用非常实在例子说明他如果到哥林多人中间,只管说方言,而不用:

启示:有启发性的教导。

知识:包括真理的知识和一般的知识。

预言:指一般讲道,也就是作先知讲道。

教训:訧是用神的话来教训人。

这几点都是同类的教导工作;保罗的意思是如果不用各样的方法教导他们,叫他们明白他所讲的,那又有什么益处呢?若单说他们所不能领悟的话,当然对他们没有益处,所以这已经非常明显的指出,作先知讲道能造就信徒,说方言却不能。

7     保罗在这里举出没有生命的乐器作例子,说明任何乐器所发出的声音如果没有分别,我们就不知道它所吹所弹的是什么。所以就是没有生命的乐器,人在吹弹它们的时候,也必须要有一种规律和音调,才能让人欣赏所发出来的声音;照样我们所说的话也不能只有声音却没有意思,必须说出大家听了就能明白的话,才合乎圣灵感动人说话的目的。

8     打仗也是这样,士兵们都要根据不同号声,才知道应该前进还是后退,集合或是分散。如果吹“无定的号声”,士兵们不能分别到底是要集合、前进,还是后退、分散,就无从预备打仗了。照样,我们在教会里所说的话为的是要造就人,如果只讲大家听不懂的话,就只能引起混乱,对于信徒打灵仗,一点帮助都没有。

9     本节回到他所讲解的题目上,说明在教会里说方言却不能使别人明白,就跟没有乐谱的乐器和没有规律的号声一样,变成毫无意义。这样运用恩赐就好像打空气一样,是徒然的,不能够造就教会。所以为教会的利益来说,叫人容易明白而得益处的话,比叫大家都很难明白的话更有属灵价值。

10    这句话正可以回答那些以为只发出舌音就算是说方言的主张。使徒保罗指出世界上的声音虽然很多,却没有一样是没有意思的。没有意思的声音就不可能是出于圣灵感动的声音。所以这一节帮助我们证明,上文所说的方言应该是地上人能明白的话语,而不是某种没有意思的奥秘话语。(参2节的批注{\LinkToBook:TopicID=302,Name=B.說方言和作先知講道的分別(14:2-4},讲说奥秘,不是用奥秘话讲说。)

11        “化外人”就是外国人,陌生人的意思。英文K.J.V., N.A.S.B.都译作barbarian,就是指野蛮或异族;R.S.V.Williams都译作foreigner,即外国人,陌生人。这里所说的“声音”是指话语,不是没有意义的任何声音(参各种英文译)。这都证明了上文所说的方言,就是地上的外国语。

2.       应求造就教会的恩赐(14:12-20

A.要求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14:12-13

12~13这两节经文很清楚地说明信徒要切慕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就如作先知讲道。但是使徒虽没有禁止说方言,却消极地不鼓励方言。他认为有说方言恩赐的,就应该求着能翻出来,因为翻出来才造就人,所以还是以能叫人多得造就为原则。

B.方言梼告和悟性祷告(14:14-17

这几节保罗讲明方言祷告和悟性祷告的分别,可是他的总意还是说明用悟性祷告比用方言祷告更强。本章凡提到方言的地方,就加上某种的限制,或附加说明方言不是大恩赐。

14    保罗在这里为什么说用方言祷告就是他的灵祷告,可是他的悟性却没有果效呢?因为方言既属超然灵感之恩赐,叫人能够说他本来不会说的别国的话语来,这完全是圣灵在人的心灵里面工作的结果,不是人的悟性所发生的作用,所以说他的悟性却没有果效。但保罗并不是在这里贬低悟性的果效与价值,他只不过说明用方言祷告的性质而已。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只用心灵祷告,而不用悟性祷告呢?不是,下文继续解译……。

15    我们不论祷告还是歌唱,都要心灵与悟性一起用。单用心灵就是单凭直觉,很容易被情感作用欺骗。所以不但要用心灵,也要用悟性,也就是要用心思和理解力,好明白我们所讲所唱的是什么。这样才能真正表达我们从心灵所发出的感情,又能使我们的祷告和感谢,叫自己得益处,并叫旁边听的人得益处。假如我们不用悟性,单凭灵的感觉,甚至任凭情感受激动,说出一些没有人明白的话来,就不能够造就人了。所以我们用心灵祷告,也要用悟性,让我们的心思意念处在一种清醒的状态中,接受圣灵的感动和指引。

16-17 16节的“祝谢”按下文17节的“感谢”来看,可知是偏重于感谢方面,不是专指祝福。

这两节经文进一步解明,保罗在上文说用灵祷告,他要用悟性祷告的理由。假如“你”单凭着超然灵感的方言祝谢,“你”自己虽然可与神交通,但是在座的人既然不明白你所说的,就不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跟你说阿们,你的感谢纵然很好,很感动人,但在座的人既听不懂,也就得不着造就。

C.保罗的见证(14:18-19

18-19 保罗见证他自己有过很多说方言的经验,比哥林多人还多。但是注意保罗是在什么时候说方言?是在他私祷的时候。19节证明了他在18节里说的方,言是他自己能够懂的,所以他才知道自己曾说方,言而且不是在公开的场合里面,乃是在他私祷中说的。因为跟着18节末句“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的后面,保罗说:“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证明保罗所说的方言不是在教会中说的。

保罗显然没有用自己曾说方言的经验,鼓励信徒追求方言。否则哥林多人就不会不知道保罗曾说方言。保罗若不是为着改正哥林多人在方言恩赐上的错误,他也不会提到自己这种经验;可见保罗没有鼓励信徒说方言,也没有作这种“见证”叫信徒羡慕这种恩赐,他只在不得已的时候才提了这一次,此外就没有再提过。

在教会中“宁可用……五句教导人的话”,所谓“教导人的话”就是作先知讲道,像上文所说的“造就、安慰、劝勉人”的话。“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教导人的话跟方言是“五”“万”的比较、按数字来说,作先知讲道比方言强了二千倍。所以使徒显然是在鼓励人追求作先知讲道。

D.在心志上应该作大人(14:20

20        这句话是这几节经文的小结论。保罗的意思就是:要追求作先知讲道,就是要追求那更大的恩赐,不要以小恩赐为满足。不要像小孩子只求一些吃的玩的,只属于身体或情绪的享受,把说方言之经历──就是使徒排在最末后的恩赐──拿来夸口,却不追求更大的恩赐。保罗劝勉他们不要停留在这些事情上。神赐人超然的恩赐,目的是要我们走上信心的途径,把我们领到真理的基础上。哥林多信徒在生活行事上,比别的教会腐败堕落,但是他们在追求恩赐上,比较注意那些在身体上有感觉,在经历上较神奇的恩赐。保罗在此提醒他们,如果在实际生活上不认真,容许淫乱、纷争、结党,和各种属肉体的事;却又在恩赐上狂热追求超然经历,这就是作“小孩子”,而不是作大人了。我们在心志上总要作大人,要求那更大的恩赐。

3.方言和先知讲道不同的功用(14:21-25

保罗已在上文反复说明作先知讲道的恩赐能够多造就教会,胜过说方言的恩赐;因此信徒应该多追求作先知讲道。在这里使徒进一步说明作先知讲道和说方言,两种恩赐在公共聚会中的不同作用。

A.方言是向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14:21-22

21-22 21节的话是引用赛28:11-12的话。在21节第一句“律法上记着”,这律法是指旧约,因为犹太人常用“律法”一词来代表神的话,所以保罗引证以赛亚书的时候也说:“律法上记着”。赛28:11说:“主要藉异邦人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头对这百姓说话”,按当时这句话是指亚述人对以色列的漫骂和侮辱。百姓不听从神藉先知预言的话,因此神就藉先知宣告说,他们既然不肯听众先知的话,神就要藉外邦人的口向他们说话,好叫他们知道自己的悖逆。后来亚述军队攻打耶路撒冷,并且漫骂以色列人,这样神就藉外邦人的口,显明了以色列人悖逆的结果,叫他们受到外邦人的侮辱(参赛36章全章)。

这句话也可以推迟一点,指以色列人后来被掳到巴比伦,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因为但以理为他解梦,和他自己亲自受了神的管教,就说出称颂神的话来。后来波斯王古列下令,让以色列人回国,也说出勉励以色列人重建圣殿的话(拉1:1-4)。所以甚至外邦的君王都晓得用舌头来称颂神。神借着这些外邦人教训了神的选民,好叫他们觉得惭愧。若连外邦人尚且听从神的话,以色列人岂不更该听从吗?他们是神的百姓,本该接受神的话,然后把神的话教训外邦人。那知他们竟落到一个地步,反而要外邦人来教训他们,这就是他们不听从神的结果。神就借着外邦人的口,见证他们的悖逆和不是。先知所讲的一切话,后来都应验了;而且证明了以色列人的悖逆。

保罗在这里引用先知的预言,就是借着历史上犹太人怎么样不听从神的话,以致神要借着外邦人的舌头来教训他们的事,来解释方言恩赐的功用。今天神也照样借着方言──外国人的话语,证明犹太人的不信。所以22节说:“这样看来,说方言不是为信的人作证据,乃是为不信的人。”“不信的人”是指那些不信的犹太人,因为上文21节明明是指犹太人说的。

五旬节圣灵降临,教会诞生成为基督的身体。教会诞生的时候,神赐下方言的恩赐,因为教会的成份主要是外邦人,所以神赐下方言的恩赐(外邦人的舌头),证明犹太人怎样拒绝救恩,把神所打发来的弥赛亚钉在十字架上。因此彼得在五旬节站起来讲信息的时候,对犹太人说:“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祂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祂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借着无法之人的手,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杀了。神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祂复活;因为祂原不能被死拘禁”(徒2:22-24)。

所以方言的恩赐被赐给教会,是向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证明他们所拒绝的救主,已经被外邦人接受了。这样,神借着方言的恩赐,证明那包括万国的教会已经接受了所应许的圣灵。

那么,有什么恩赐是为那些还没有信却可能信的人呢?有,就是作先知讲道的恩赐。所以22节下半节说:“作先知讲道,不是为不信的人作证据,乃是为信的人。”方言的恩赐,既然是要证明犹太人不信的错误,不在乎说服那要信的人归向主基督,所以神就另外预备作先知讲道的恩赐,为着劝醒没有信的人归服神。按22“信的人”是肯信、会信的意恩(参23-24节),意思是,先知讲道的恩赐,既然是解明真道,叫听的人可以被劝醒,是一切人都可以听而明白的,就证明了凡要信的人都可以信。神既赐下先知讲道的恩赐,就证明神乐意万人听信而得救了。

方言的恩赐对不信的人(犹太人)发生了定罪的作用;作先知讲道的恩赐,对于未信而肯信的人,发生了劝醒、审明而使他们悔改归主的作用。在五旬节圣灵降临的当时,方言和先知讲道两种恩赐的功用,就已经显明。当时方言的恩赐被赐下,证明所应许的圣灵已经降临,住在基督的身体就是教会之中。然后神借着彼得运用先知讲道的恩赐,劝醒了三千个肯信的人,领他们悔改归主。

B.都作先知讲道比都说方言强(14:23-25

23    “全教会聚在一处的时候”──注意,本句把23-24节的“不信的人”,与21-22节的“不信”者分别出来。22节的“不信”者专指犹太人中不肯信基督者。因22节是连续在21节之后,21节的话是针对犹太人说的。但本句显明下文23-24节的话是指教会聚会说的。保罗先引证历史的事实和先知的话,说明方言的功用在于证明犹太人的不信;然后从本句开始,论到方言的恩赐如果运用在教会聚会时,就不如作先知讲道。因为按方言恩赐的功用来说,是在于对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证明他们的悖逆。但先知讲道的功用,却是向一般还没有信的人讲明神的道,叫人归信真神。

本节的意思是说,在教会聚会的时候,如果都说方言,难免会有不通方言的人,或有不信的人参加聚会,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说方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听见各种不同的口音一同混杂吵闹,岂不以为说方言的人是癫狂了么?这可能叫他们对福音道理发生恶感或误解,以为信福音的人都是情感上自我陶醉的人。

24~25这两节经文说明如果在聚会中都作先知讲道,而不是说方言的话,就算有不信的人或不通方言的人进来,他们也会听得明白,而被“劝醒”,被神的话“审明”而受感,终于在神面前俯伏敬拜,归向神。所以在聚会的时候,作先知讲道,能够叫所有人都得益处,说方言却可能叫人绊跌。

4.说方言和作先知讲道在聚会中的应用(14:26-33

上文保罗已经反复说明,先知讲道和说方言在聚会中的功用如何不同。在此,他根据当时哥林多教会普遍追求说方言的情形,和他们在聚会里面已经采用的仪式或方式来指导他们,如果有人要在聚会中说方言,应该受什么限制。他在这里没有用使徒的权威禁止他们说方言,不过他很清楚地让他们知道他不鼓励说方言。并且他对在公共场合说方言加上许多限制和规律。

A.聚会要以造就教会为原则(14:26

26    这一节经文的重点是在末了一句,就是“凡事都当造就人”。保罗在这里不是规定一种聚会的方式,指示我们今天的聚会必须像哥林多教会那样,有诗哥,有教训,有启示,有方言,有翻出来的话。他乃是根据当时哥林多教会已经有的聚会的内容指导他们。他们聚会的时候,不论有诗歌,有教训,有启示,有方言,有翻出来的话,凡事都应该以造就人为原则。这原则可应用在现在教会的各种聚会上。

我们要注意的是圣经对教会的聚会,实际上没有定下任何仪式或程序。对哥林多教会来说,他们所采用的是比较自由的方式。现在也有些教会模仿当日哥林多教会的这种聚会,称为交通聚会。但这不是说,凡不依照哥林多教会那样聚会的,就是违背圣经。因为那不过是一个例子,圣经没有把这个例子定为法定的例子,也没有看作是所有教会必须照行的规矩。今天教会的聚会,很少完全跟当日哥林多教会聚会情形相同的。不过使徒所给我们的教训是,无论用什么方式聚会,必须以能够造就人为原则。虽然各时代的人都有他们各自不同的聚会形式,但总要使大家都得造就,这是大前提。

B.在教会聚会中说方言的限制(14:27-28

27-28 使徒虽然并没有限定聚会的方式,但是对于在聚会中若有人要说方言,却定下了很具体的限制。他不但把数目规定了──“只好两个人,最多三个人”,也把说方言的秩序规定了──“要轮流着说”,不可同时说,免得聚会引起混乱;而且说了以后要有人翻出来。所以按使徒的意思,如果在公共聚会中说方言,必须受限制,否则就应该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神说。

27        节末了说:“也要一个人翻出来”,和28节的“若没有人翻”,看来翻方言的是另外一个人,不是说方言的本人。12章所列的恩赐说得更清楚:“又叫一人能说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12:10)。换句话说,按保罗的意思,如果圣灵感动人在聚会中说方言,也必感动另一个人替他翻方言,而且是在很有秩序的情形下进行。说话的人不是在半疯狂或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说的,而是在很理智,很有规律,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情形下说的;否则他们就没法接受使徒这种指导,使徒在这里的指导也就变成多余的。

C.作先知讲道的限制(14:29-31

29-31 作先知讲道也跟说方言一样,“只好两个人或是三个人”,而且也是要一个一个的说。注意29节末了一句:“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这表示作先知讲道的人所说的话未必完全对,所以听的人要慎思明辨,分辨他所讲的是否合乎真理。这句话也证明新约的先知讲道,不像旧约时代先知说预言那样,完全凭着超然的启示与灵。新约先知的讲道只是照着圣灵的教导,运用神赐的智慧和悟性领会神的话,解明神的信。

31        节的话再次补充说明先知讲道的内容是什么,就是“叫众人学道理,叫众人得劝勉”,所以他是照普通正常的情形讲道,不是神奇式地说预言,是教导人明白真理,不是在一种不能约束的灵感情形下说话。

D.结论(14:32-33

32~33“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如果大家都是出于神的感动,那么无论说方言、作先知讲道,都不会彼此争着说。“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出于神的灵的引导,不会引起聚会的混乱的情形。当然,说方言如果是出于圣灵的恩赐,就像作先知讲道一样,彼此顺服,不会狂呼乱叫,没有秩序。所以保罗在这里再三提醒信徒,圣灵的工作并不是混乱、没有约束的。圣灵所结的果子是“节制”。神借着圣灵所创造的万物,都有一定的规律、组织、和秩序。我们受到圣灵感动时的表现,也应该不是混乱、吵闹的,而是彼此顺服,有规律而安详。

5.妇女在聚会中要闭口不言(14:34-40

34    “妇女在会中”原文是多数式的“教会”,而不是聚会的“会”,(参英文K.J.V., N.A.S.B., R.V. 等译本)。所以这里的重点不是指在聚会中说话,而是在教会发言为首。因下节“不准她们说,她们总要顺服”可证明本句是针对妇女不当在教会中当权作头说的。喜欢作头的妇女也常喜欢在聚会中说话。所以保罗不许她们说话,要她们顺服,都是针对同一作事说的。

“正如律法所说的”──“律法”指全旧约,“所说的”也是所记载、所表明的意思。按旧约大多数的记载,表明妇女不合宜作头。例如:

夏娃出头应付撒但而受诱惑(创3:1-7

撒拉作主把夏甲给丈夫作妾,铸成亚伯拉罕一生中的大错(参创16章全)。

摩西的姐姐米利暗曾因不服摩西的领导而长大痳疯(民12章全)。

以色列人所有宗族的首领,军队的统领,祭司的职分都是男人。

士师时代的女士师底波拉,是唯一例外的领袖,但她本身却希望巴拉肯出头为以色列人争战(士4:6-16)。

圣经中唯一的女王,是篡夺犹大国王位的亚他利雅,声名狼籍(王下11章全)。

以色列王后耶洗别,专棋弄权使以色列国陷入最黑暗的时期(王上19;21章全章)。

圣经记载家谱以男人为主,所有后代称为男人的后代。甚至,虽然夏娃先被引诱(提前2:14),圣经还是算亚当陷人于罪(罗5:14)。

在新约,基督使五千人吃饱时,只算男丁的数目。教会中的使徒都是男人。也没有看见有女长老、或女监督的记载。但有女先知和女执事。

所以照“律法所说的”,大多数是男人作领袖,但也有很少数的例外。

从教会历史来看,也没有特出的女神学家,或者在教义方面具有权威的妇女领袖。但异端的创始人,却有由妇女创始的。

当然,在别的方面我们看见妇女在教会里有她们不可少的地位,她们的贡献绝不下于弟兄。但是圣经叫我们看见神在祂家里的安排,按照祂所赐给姊妹的特长来说,不是偏向于作最高的领袖,而是要她们站在帮助男人的地位(创2:18,20),以保罗时代的社会情形来说更是如此。

现在我们很难接受这种观念,因为我们只看重“领袖”的地位,轻忽了帮助者的地位。我们评估人的价值,只看重他所站的地位,却轻忽他的实际贡献。把岗位的分别看作阶级的分别,然后又根据阶级高低来对待人,只敬重地位高的,却忽略了那些站在次要地位的人,也该受同样的敬重。人们不改正那种以为作了领袖才是高人一等,才值得敬重的错误观念,却只顾争取男女地位的相同;这就像要把所有政府官员都变成总统,把全部教员都变成校长一样,对国家或学校都不是好事。对于家庭和神的家(教会)也是如此。

其实只要正确地认识一切敬虔、忠心、真诚爱主、诚实事奉主的人,都是该受敬重的人,对于谁作领袖就不重要了。教会应该按照神所赋予男女不同的特长,善加配搭,建立基督身体,使男女都能尽量发展他们的长处,使神的家得到最大的益处,才是好的。

35    这节经文显见保罗所说的话,是基于当时的背景。因为当时妇女若抛头露面、公开说话是可耻的。这也是因为当时妇女们的教育程度较浅,对于神的道领会的能力也很低。哥林多教会的妇女,以为男女既已平等,就常常在聚会当中发问,而她们所发的问题可能十分幼稚,对于答案又很难明白,影响了聚会的气氛。所以保罗劝她们要学什么,可以在她们的家里问自己的丈夫。保罗在这里所注重的不是女传道可否在教会中讲道。他完全是针对一般的妇女,在聚会时随便说话,随便发问的情形。所以在34节所说的,不是单指妇女在教会中作头,也是指她们在教会聚会时随便发问妨碍聚会。

36    这节经文是责问的话,似乎暗示哥林多信徒自己要作主张,没有按照使徒在众教会中所定的规矩。所以保罗在此提出这样的责问:“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么?”意思就是说,神福音的道理“岂是单临到你们么”?难道你们可以自作主张,不必听使徒的吩咐么?

37-38 这两节经文很清楚表明使徒保罗所说的话就是主的命令。上文提过“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假如他们有人自以为是先知,是属灵的,那么他理当会分辨保罗所说的话正是主的命令,也该顺服保罗所说的话。因为保罗正是由于圣灵感动,而把这些教训写给他们。

本节经文也可以证明使徒的话,跟主耶稣的命令具有同等权威。

“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罢。”这意思是:使徒所讲的,已经够叫人明白了,如果还有人说不知道,就可能是故意推诿的。那样的人,不用理会他,因为到了时候,他们总得要向神交帐。

39-40 这两节经文可以说是12-14章的总结论。

这结论就是:要切慕作先知讲道,也不要禁止说方言。我们要注意保罗始终持定一个原则,就是对于作先知讲道积极的鼓励,对于真正的方言却消极地不加以禁止。

“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哥林多教会并没有按着规矩、次序处理主的工作。今天的教会似乎把规矩和次序当作是世俗的,但是保罗却要哥林多教会凡事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行。另有些人却把人定的规矩代替了神的话,但是看重人定的规矩过于神的话也是错的。其实我们应当在完全尊重神话语的权威之下,按着规矩次序而得,那才是正确的。

问题讨论

全章论题的重心偏向那方面?方言?还是先知讲道?

“方言”原文是什么意思?在新约圣经中用过几次?K.J.与和合本有什么不同的翻译?把本章论到方言的经文分点列出(附经文)。再把本章所有论先知讲道的经文列出(附经文)。然后说明,什么是说方言,什么是作先知讲道,使徒对这两种恩赐意见如何?现在教会是否必须按照哥林多教会那种方式聚会?圣经对教会的聚会,有限定的形式吗?安排教会的聚会最重要的原则是什么?

为什么保罗不许妇女在会中说话?这和在基督里男女平等的观念有没有冲突?――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