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七章

 

哥林多前书7:1-24

我们现在来到这卷书信里有关纠正部分的最后,也是第三个段落。保罗在这一段落中,所对付的是哥林多教会(也是历代各教会)中常见的属肉体之问题。他先前已论到分争的问题,那是他从革来氏家得知的。他也论到一件严重危害道德的事例。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犯了乱伦的罪,而在于教会容忍这罪,而这种容忍正伤害着教会。

如今保罗开始回复他们给他的信。有趣的是,他写这封信的目的本来就是要答复他先前从他们那里收到的信,但他并未一开始提笔就纳入正题。他先花了六章的篇幅论及别的主题,然后才回到他们提出的问题上。请留意本章的开头:论到你们信上所题的事。显然他们的信上提到在他们中间引起困惑,疑问的事。他们因生活上的某些问题而饱受困扰。第7-11章可以归纳成一个单位,其探讨的主题包括:

1.婚姻(7章),

2.拜偶像(8-11:1),

3.妇女(11:2-16),

4.主的晚餐(11:17-34)。

11:34末了显示保罗很高兴他的讨论告一段落了,他说,其余的事,我来的时候再安排。他觉得纠正的部分已经够了,他几乎迫不及待地想开始论及更有力的事,正如他在第12章开头所说的,论到属灵的事。

我们首先从婚姻的主题开始。留意第7章里的几个陈述。

6节,我说这话,原是准你们的,不是命你们的。

12节,我对其余的人说,不是主说。

25节,论到童身的人,我没有主的命令就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你们。

然后是,第40节末了,我也想自己是被神的灵感动了。

把这些句子从保罗这一章中收集起来看,是很有趣的。他的其它书信里都见不到这一类句子;他心目中存着极清楚的区别,他也要别人注意。他谨慎地在主的明确指示,和没有清楚命令而纯属他个人的意见之间,划上一道界限。这样作并不损及使徒的教训之价值,他只是非常小心地指出,主直接说到的事,和他受圣灵感动所说的事,这中间的区别。这是使徒在运用他的文士职分时一个有趣的表现。

我们在主的时代就已看到文士,他们是与主对立的。文士虽然不必经过按立,但他们的职位仍是神设立的。文士职起源于以斯拉的时代,他是一个伟大的文士。文士是道德的诠释者,他们负责解释并执行律法。我们可以说,在主的那个时代,许多文士误解、误用了律法。然而主仍然承认他们的功用和职责,他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有趣的是,我们的主也称呼他的门徒为文士。他讲完天国的比喻后,问他们说,这一切的话,你们都明白了么?他们说,明白了。然后他说,凡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就像一个家主,从他庳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这正是文士的职分。主在马太福音16;18章解释教会的意义时,曾用了与文士职分有关的两个词,释放和捆绑。意思是,所捆绑的事,就具有约束力,无可辩驳;所释放的事,就可以选择,由各人自己决定。

保罗也是在这里释放和捆绑。他宣告一些绝对具有约束力的事,这些事主都有明言教训。另外一些事则可以有所选择,他们必须运用自己的判断力来决定。保罗只是提供他个人的看法和意见。

再一次,我们要记住哥林多的背景。我们不可以只存着理想来看教会,同时也要考虑教会是存在于城市中,我们必须记住这城市的光景。毫无疑问的,第7章所讨论的婚姻问题所涉及的一些事,在我们今天看来似乎有些奇怪,或者说毫无关系,但如果我们将它作广泛的运用,会发现其所揭露的原则还是具有永恒的力量;我们要特别留意这些原则。

24节经文分成两部分:

1.首先是对一般人说的,

2.然后是专对已结婚的人说的。

关婚姻的问题

一开始是有关婚姻的一般问题。保罗这里说的一些事情很容易使我们伫足思考,甚至使我们惊愕、困惑。他是在回答他们信上提出的问题。他在执行文士的职权。请注意婚姻的限制。保罗在这里并不打算详尽叙述有关婚姻的教训。我们必须在其它地方,例如他的以弗所书、歌罗西书和提摩太书信中寻找。在那里,他特别对婚姻关系有所指示。此处保罗似乎认为独身比结婚好,但我们不能这样下结论,因为他在提摩太前书中说到禁止嫁娶是鬼魔的道理(见提前4:1-2)。如果有人认为,保罗是在低估婚姻的价值,建议基督徒最好避免嫁娶之事,以免受牵绊,那么保罗讲这些话也是有理由的。他这里一切的教导都是在回答哥林多人中间引起的问题。他们中间淫乱的事层出不穷,显然他们心中生出一个疑问:面对这种邪恶的光景,是否维持单身、不娶不嫁比较好?这是一个单纯的问题。既然四周光景如此,各人不嫁娶岂不更安全?

保罗首先宣告,男不近女倒好。他不是说,比嫁娶更好;而是说,倒不失为一件好事。换句话说,他宣告在某种光景下,独身无啻是最佳之计。独身不是坏事。当时有些人也和现今某些人一样,以为不结婚的人都有点不对劲。保罗说,不,独身没有什么不对。它是完全正常的。我们还记得,我们的主在马太福音19章教导,在某些环境下人独身是件好事。有人来问他休妻的事,他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惟独赐给谁,谁才能领受。因为有生来是阉人,也有被人阉的,并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

耶稣说这番话,是在回答他们有关休妻的问题。接着立刻有人带小孩子来见他,他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在主事工的记录中,把这两个话题联在一起,这是很奇妙的。因此保罗是在强调主已经说过的,独身是好的。

然后他继续指出,在人的生活和经历中,某些情况下婚姻是必要的。他坚持一夫一妻制度。这是基督徒基本的态度。他指出,这样的婚姻关系牵涉到相互的责任,丈夫要对妻子负责,妻子要对丈夫负责。这里最神圣的事实是,双方都不可有欺骗的行为。

他接着说到,婚姻不是必须的。一个人不是非得结婚不可。因此,结婚与否完全看个人而定。就某种意义上言,我们今日或许不需要这些教导,但我们仍需记住哥林多的光景,以及有关婚姻的原则。

他又写给已经结婚的人,将主的命令托付他们。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即使分开了,也不可再婚。我们再一次引用主的话,他对这问题有清楚的说明。根据马可记载,他们来问耶稣有关休妻的事,并说摩西曾许他们休妻;主说,是的,摩西许你们写休书,那是因为你们心硬,但从起初创造的时候,神已经制定了一个律,那是远在摩西和后来一切入之上的。从起初神就造男造女,夫妻不可分开,但只有一个条件可以使夫妻分开,就是登山宝训记载的,只有淫乱可以作为离婚的惟一原因。我不打算加入近代关于离婚的争论。我尊重那些与我意见相左的人。我认为离婚只能根据一个理由──淫乱。最近几年各国已纷纷修改婚姻法,这样作多少有害于我们崇高的道德标准,不久的将来我们要自食后果。不要忘了,依照基督的律法,犯罪的那一方是不许再结婚的。我的一些同工坚决反对为离过婚的人主持婚礼。我并不反对,但有一定的限制。如果一个人是无辜的,但又不得不与配偶离婚,这样的人可以再婚。至于有罪的那一方则不可再婚。

保罗又说了一些令人惊讶的事,他训诫信徒,不要离弃不信的丈夫或妻子。他要他们为了孩子的缘故同住一起。我认为离婚这事中,最可悲的就是孩子的处境。最近我留意到一件让我心痛的事。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他们的父母分居了,孩子由一位妇女抚养。一天他们两人当着别人交谈。其中一个说,你知不知道,今天爸爸要来看我们?另一个说,如果那一天刚巧爸爸和妈妈同时来看我们,那该多好哇!这真是一个可悲的故事!可怜的孩子!我常常想,离婚最大的悲剧即在此!大人的罪已够可悲了,最糟的是他们的分开。无辜的孩子毫无选择的余地。家庭不可分裂的原因之一,就是儿女。保罗并末论到这一点。

但是如果不信的一方要离去,信的一方就不必拘束。不信的一方借着这项行动,使信的一方脱离婚姻的拘束力。但信徒不可以主动提出离婚。

这里的原则是什么?保罗最后作了结论。留在神召你的岗位上。他接着举例说明,受割礼和不受割礼都算不得什么;不能造成束缚。这些只是个人的仪式。不论神呼召你时是什么身分,就守住那身分。

因此我们看见婚姻的最高层次。婚姻是完全自然,美丽,合乎律法的事。它是神所设立的,我们当这样看待婚姻。如果有人为了神国的缘故保持独身,让这些人不要轻看已结婚的;至于已结婚的,也不要轻看守独身的。这是他针对当时情景所作的教导,但其中的原则是常存的。──无名氏《哥林多前书》

 

哥林多前书7:25-40

前面我们已看见,使徒开始论到他们信上提出的问题。他们第一个提到的是婚姻的问题。保罗首先概括地讨论这主题,然后论及已婚基督徒的立场。如今他转到另一个有关的题目,也是他们信上提出的,就是基督徒父母的末出嫁女儿之问题。面对着哥林多城内普遍的淫乱现象,他们不禁发出疑问:留下女儿不出嫁是不是更好呢?显然他们写信时心中存着这问题,如今使徒要回答。

这里有两个词须留意。处女在希腊文里是parthenos,意思是少女,通常指末结婚的女子。本段一开头说,论到童身的人,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怜恤,能作忠心的人,就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你们。保罗谨慎地指出,他没有主的命令,但他提出自己的意见。另外请留意他用意见的含义。那表示保罗清楚知道主的命令。读了这一段有关婚姻、主权的经文,或许有人会开始怀疑,今日许多人认为哥林多书信是在福音书之前写成的说法是否正确。对此问题,我所知不多。但是如果当时福音书确实尚未写就,那么保罗也已经靠着耳听、口传,传道人从起初亲眼看见的见证,知道了主确切的命令。

保罗开始讨论未出嫁女子的问题时,先声明他没有主的命令。我们遍察福音书,会发现确是如此。福音书所记载的主的教训,充满了对人性的关怀,但主未讨论到这一个特别的题目。保罗一开始即作此宣告,关于末出嫁的少女,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可以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你们。他小心地表明,他的意见不单单是他个人的想法,也是他蒙怜恤的结果,他的意见都受到这事实影响。此处怜恤是指主的慈爱,以及他对忠信之人的慈爱。使徒根据他所蒙的怜恤,将他领会的告诉他们。

本章结尾,他在第40节说,然而按我的意见,若常守节更有福气。他再度用同样的词,按我的意见,我也想自己是被神的灵感动了。这是饶富趣味的,也是仅见的一处经文,他似乎想区别他根据某些基础形成的意见,和主的教训之间的差异。

他的答复包括:

1.叙述一般的原则(26-35节),

2.以及原则的应用(36-40节)。

一般的原则(26-35

关于一般的原则,请留意他的话,据我看来。又是一次重复。不要忘记他的想法之根据。因现今的艰难,据我看来,人不如守素安常较好。他从目前的光景,看到永恒的事物。现今的艰难,表示他的想法是起因于跟前的景况。或许解经家们能解释他所指的是什么。我无法下定论,但我认为他是指当地的光景。有些人主张保罗所谓现今的艰难是指主再临之前整个教会历史的阶段。或许在某种意义上是如此;然而我个人不这么想。我认为他是指当时教会所在的哥林多之环境造成的压力。现今的艰难。他看到他们生活中的难处。当然那是艰难的。今日是否和缓些?今日仍有许多不同的势力环绕着,我们发现如今也有同样的原因压迫着基督徒。我们也可以描述现今的事件为现今的艰难,现今的世代有各种束缚,-样事物都在束缚之下,邪恶的势力正猖獗张狂。我想保罗说这话时主要是想到哥林多的光景。

保罗的第一个意见是什么?据我看来,人不如守素安常才好。他尚未提到末出嫁的女子。哥林多人在信上问保罗关于末出嫁女儿的事。应用在女子身上的原则和男人一样,因此他首先论到男子。他说,你有妻子缠着呢,就不要求脱离;你没有妻子缠着呢,就不要求妻子。你若娶妻,并不是犯罪。然后他才论到女子。处女若出嫁,也不是犯罪;然而这等人肉身必受苦难,我却愿意你们免受这苦难。解释这段经文最重要的就是正确地找出它强调的重点。一个人若能从其中读出信息来,实在是莫大的恩赐。

它说些什么?第一,结婚是完全正确的,守童身也是完全正确的。我们绝对不可因为神国的缘故解除已有的婚姻关系。然而依据当前的艰难,如果一个男人或女人尚未进入婚姻关系中,那么他们最好仍守独身。这是保罗衡诸当时景况所得到的结论。

接下去的一小段照明了他前面已说过的话。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他已告诉他们他对这些事的看法,此处他进一步阐明原因。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这一连串的事多么醒目,都是由一个句子作开头:时候减少了。意思是,我们所生存的世代中,一切事都是短暂的。我们这世代的特色就是压力,紧急,快速。

然后他列举五件事,-一样都是人类经历中必须的,不可避免的,普遍的──婚姻、哀哭、快乐、买卖、世物。保罗说现今的艰难使这世代减少了。现今的艰难便-一时刻都珍贵无比,因此我们最好将这一切正当的事看作次要的。它们都是暂时的。不要只如此看待婚姻,连哀哭,快乐,买卖,世物都是短暂、次要的。所有立志为耶稣基督作见证的人,都应从时候减少的观点来看待这些事。保罗接着告诉他们,他愿他们无所罣虑,好叫他们专心顾虑更高层次的事。那是什么?主的事。这一切固然重要,无人能否认。保罗不是说,嫁娶是不合宜的。他也不是说,我们要忽略哀痛的存在,变得心硬无情。他更不是说,我们要止息、抑制快乐,把欢唱从生活中铲除。他也不是说,我们不可作买卖,或用世物。不!他绝无此意。他的意思是,我们必须根据我们与主的关系来决定我们对这些必要事物的态度。简单的说,如果婚姻关系将妨碍我们与主的关系,我们就应该视婚姻为无有的。如果哀痛威胁到我们应尽的责任,就当将它踩在足下。如果我们的买卖拦阻了与主的关系,我们即使置买了,也像无有所得一样。最后是整个世界,就是我们所生存的物质领域,如果世界成了主人,我们没有使用它,反而被它奴役,那么我们就是在滥用世物,这是保罗所禁止的。

面对当时的艰难,他认为守童身有它的好处。显然这件事在他心中有很重的分量,他迫切希望他们能不受拦阻地去单单顾念更高的事。这是我们面临的试验。婚姻可能成为一种拦阻;哀哭,快乐,置买,世界都可能成为拦阻。这时我们就当放下这一切。保罗已将这主题提升到最高的境地。他没有主的命令,他只是述说他个人的意见。

原则的应用(36-40

关于应用的部分,他清楚宣告处女是否应当出嫁,他也将男人包括在内,因为婚姻牵涉到男女两方面。保罗认为,嫁娶是个人的事,应由个人根据环境而自己决定。保罗当时的看法是比较赞成独身。那是他看到现今的艰难而产生的看法。

但愿神的儿女在这教导的亮光中,能将婚姻的问题置于他们与主的关系之限制下,不论采取什么行动,都考虑这是否有助于实现神的旨意?我暂时将这话题留在此处,它还值得我们更多深思。一个女子若嫁给不顺服主管理的男子,她的境遇将何等可悲!反过来说,男子若娶不信的人为妻亦然。许多人身败名裂(甚至其中有的是传道人),都是因为他们迷恋的女子未能忠于基督。保罗在其它地方说过,信与不信的不能同负一轭。盼望-一个基督徒青年都能铭记于心。我们作决定时,要以天国的利益为优先。

因此我们看见,人类生命中这一件最神圣、最美丽的事,应该纳入主的管理中。若脱离他的管理,我们的婚姻就可能为我们带来无穷的哀伤和悲剧。──无名氏《哥林多前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