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三章

 

哥林多前书3

保罗常被称为人类心灵的伟大医生。在讨论本段经文时,我也将采用这个比喻。作为一个医学界的门外汉,我认为医生的工怍包括两件最重要的事:第一,明白病因;第二,提供治疗法。这说法若正确的话,那么保罗就堪称人类心灵的伟大医生了。他是如何了解人类生命和历史的沉痾,并且清楚知道解救的方法。

保罗的书信也一再印证这一点。或许有时候我们也被允许作一些没有凭据的猜测。我常想,难道保罗一点末受路加的影响吗?路加显然受惠于保罗不少,他常与保罗一道旅行。而在保罗的书信中,我们也一再看到他使用医生的术语,下面这段经文即是一例。我们将从这个观点着手。

保罗仍然在对付哥林多教会的分争,和各地信徒之间的分争,因为这封信不单单是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也是写给你、我的。保罗已在开头阐明这一点,他的对象包括普世性的教会。本段经文里,他揭露分争的基本原因,提出他所根据的理由,指明如何去纠正错误。那正是医生的方法。我采用了他们的几个术语。

1.诊断(1-4节)在同一段经文中,我们将看见所举出的症状,证明诊断的正确。

2.其次(5-8节)向他们显示如何治疗这疾病。

保罗这位医生是在对付一种疾病,它正摧毁着哥林多教会和其它教会的影响力。他首先诊断,找出一切麻烦的根源和性质,然后指出症状,来印证他的诊断,最后述说纠正的方法。

我已数次使用的“诊断”一词,它如今已成为医学界的专门用语,在别的行业里再也听不到人使用了。它是什么意思?指透彻、完全的了解。有加趣的是,希腊文这字“diagnosis”只在新约出现过一次,而且根本与医生无关。当非斯都将保罗带到亚基帕面前时,非斯都告诉亚基帕,此案是如何悬疑难决,他不知该如何处理。他说保罗已要求“听皇上审断”。钦定译本作保罗请求上诉,让“奥古斯都来听讼”。修正译本采用“diagnosis”的另一义“决定”。我想两种译法都不正确。它的本意不过是让皇上来调查他的案子,因为每一个罗马公民都可以直接上诉皇帝,由皇上来审断。它的意思是详细、彻底的了解。

保罗如何说到他先前已提及的分争问题?

首先,他称他们为“弟兄们”。“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在基督里为婴孩的。”他是写给他的弟兄、和他同作信徒的、基督里的婴孩。婴孩表示生命。他不是写给一群死人、对他的话毫无领会的人。弟兄们,你们是婴孩。你们有生命,已经被生下来。他从这里开始讲下去。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的。”此处有一基本真理。他不是写给基督徒圈子以外的那些属世之人。他是写给基督徒,就是已经重生,有新生命的人。他说,是的,他们是婴孩,但也是弟兄。他们的问题在,他们不是属灵的,而是属肉体的。

这句话颇耐人寻味。属灵和属肉体有何区别?打开帖撒罗尼迦书,那里记载了新约中最美妙的一段经文,保罗在那里将人性作了一番分析。他当然了解人和人的天然。他祈祷他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5:23)。或许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人不是三个部分,而是两个──灵与身子。

魂是什么?

是感觉,心思。希腊文有三个字──“pneuma”指灵,“psyche”是魂或心思,“soma”是身子。这是人的整个存在。人有三个状态,或者说层面,方面,或实体。人最重要的部分不是身子,不是心思,而是灵。神是灵,人是照神的形像造的,人必须用灵来拜祂。对每一个人,包括教会里或教会外的人来说,最重要的事实是人有灵。这世界却忘记了这一点。

身子是什么?

它和灵都同样是确定的事实;但身子是灵的工具。透过身子,灵可以接受别人,与别人接触。透过身子,灵可以将它自己向别人表达出来。在神的理想中,身子是次要的。

魂是什么?

是意识,心思,智力,虽然智力不是由身子,而是由灵负责掌管。素负盛名的外科医生凯力(Howard Kelly)每天早上都和他十岁的女儿一同读希伯来文圣经,有一次他告诉我,“他们都说人的记忆和意识是存在于大脑中。才不是这么回事呢!它们是存于人的灵里。人的脑可以作为中介,产生功用,但知哓事物的是我,而不是我的脑子。”他又举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例子。他告诉我,有一个人在意外事件中严重受伤,凯力医生割去了他脑子的一大半,他复原之后,记忆丝毫末减。或许作医生的会对此作一番激辩,但我完全相信这是可能的,人的意识是存在于灵里的。

圣经如何说到人?它说,人是神用尘土造的。那是指人的身子,但人不只有身子;神又将气息吹入他的鼻孔。气息(ruach)是生命之气,就是灵,因此人变成有灵的活人。这里我们看见三件事:灵、魂、体。人不是受人格中较低的层次──肉体──控制,就是被较高的层次──灵──所控制。如果我堕入物质的层次,沉溺其中而不知悔悟,那么我的一切思想都是属肉体的,世俗化的。另一方面,如果我将我的整个人格提升至属灵的层次,那么我的思想就是属灵的,被灵所控制。此处我所谓的“灵”不是指神的灵。当然,神的灵可以进入基督徒的经历里。当我向过犯罪恶死去的那一刻,神的灵就来了,给我新的生命,那时圣灵的生命要占有我的灵,我的一切就服在圣灵的管理之下。

因此,我们看见这样的反应:人或由灵,或由身子控制;于是人的心灵或魂就受其影响,不是堕入较低的、属肉体的层次,就是升入较高的属灵层次。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人时说,我要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哥林多人的问题所在。我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你们不是活在这领域里──而是把你们当作属肉体的。哦!你们只是小孩,是婴儿。你们已经重生,有了生命,但你们纵容自己属肉体的天性。他在罗马书里也这样说过,“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

整个问题关键在此。这些人已领受了生命的恩赐。他们在基督里仍是婴孩,但被生命较低的层次所控制;他们的思想被肉体的、物质的、世俗的事物所控制。这是很严重的诊断,也是罕见的。我不知道哥林多信徒当时的病因是这样的,但谁能怀疑这诊断的正确性呢?

好吧!保罗,拿出证据来!他果然提出了证据。首先,他们是“婴孩”,是末发育完全,不成熟的。他们尚未充分长成。保罗已经说过,“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这些人尚未到此地步。他们的进展停顿在一处,以致于不能照计划发挥其功用。拿孩子作例。一个婴孩是非常可爱讨喜的,但一个孩子若长到十六岁还是这个样子,我们就要说他是末发育的,不成熟的,还末长大,不能发挥功用。这正是哥林多人的问题。保罗不单在讲哥林多人和他们的平安,喜乐,和福气。他想到哥林多这个大城,神曾说祂有许多百姓在这城中未受到教会的影响,因为教会里面的人彼此在分争。他们的功用是什么?神呼召他们与祂儿子耶稣基督一同得分。那是他们在哥林多的功用。但他们未尽其职。原因何在?生长停幁。为什么?

于是另有两个症状出现──“嫉妒,分争”。嫉妒指个人的骄傲,若别人不同意他,就立刻愠怒恼恨。“分争”是一个强烈的词,指激烈的争吵。那是嫉妒自然产生的结果。这些人原当与基督耶稣一同得分,他们却彼此争吵,分裂成小团体,各自以为是他拥护保罗,亚波罗和矶法。

保罗说他们“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偏执于像保罗、亚波罗这样的教师;这一切证明他们仍活在较低的肉体层次中。我们不妨自省一下。许多人说,我知道属肉体是什么意思,就是耽于情欲。那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可以道出各样的事,成立各种社团,定规不作这个,不沾染那个,但仍然触摸不到“属肉体”最深一层的意义。凡是阻拦人将中心放在基督和祂十字架的事,都是属肉体的。它们会妨碍生长,阻止教会发挥其功用,而这一切都是因人屈服于本性中较低的层次──肉体──而产生的结果。这就是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诊断,和用来证明其诊断的症状。

那些各自拥护保罗和亚波罗的人又如何呢?他说,“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他告诉我们他和亚波罗是谁。他们是服事主的人;其中“执事”一词的意义不同于我们现今的一般用法,它是指跑腿的人(diaconoi),就是服在权柄下,听命于人,被打发到各处遵令办事的人。

他们作些什么?保罗说,在哥林多教会里,他是“栽种”的人。栽种的工作固然重要,但生命的原则并非存在于栽种的人里面,而是在他所撒下的种子里。将种子栽种在土里是很重要的工作,但这个栽种的人本身不能将生命赋予种子。他只能将种子置于土里。我不是在贬低其重要性。如果我被容许去撒种,我会深以为荣的。但我也只能作到这一步。至于亚波罗呢?保罗说他“浇灌了”。那是指什么?浇灌是极好的,任何作物要生长发育都不能缺少它。但成长的奥秘是存在于种子本身。它需要被种在土里,需要被浇灌。然而将来收成时所显露的生命不是在栽种的人或浇灌的人里面。不是泥土,也不是水;生命是在种子里。

由这个比喻,我们想到整个大自然。我们看到,叫万物生长的,不是犁田的人,不是撒种的人,不是收割的人,乃是神。这是自然界的真理,也是放诸四海皆准的道理,在救恩的事上亦是如此。他们的事奉是团队事奉,各人要照各人作的工得赏赐。他们是执事,奉行神的命令;至于神,祂的工作是“叫他生长”。回到新约,有话说,“种子就走神的道”(路8:11)。保罗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来,他浇灌了,但神叫他生长。是神的行动促使种子生出第一片嫩叶,然后生出穗来,最后结出子粒。人的工作固然重要、美好,但他与最后的收成无关。想想看那些哥林多人,他们竟然围绕着栽种者和浇灌者,自成许多小集团,而犹沾沾自喜。

保罗结尾时这样作结论,“我们是与神同工的。”多么惊人的宣告!更有意思的还在后头,“你们”──那些基督徒,只能吃奶、不能吃饭、生长停顿的婴孩,“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强调之重点在“神的”二字。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我们不禁想到主的话,“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你们是枝子,”是神耕种的田。祂正看顾着你们。祂在耕种,在预备生命的力量,有一天这生命要结出果实来荣耀祂。你们也是神建造的房屋。我们将在下一章里看见,保罗又提起建房子的比喻,并且作了一番解释。但是目前的问题是,他们由于意见分歧,而嫉妒分争;这一类的事都不是属灵的,而是属肉体的,嘱世界的。

10-15

10-15节里,保罗仍然在对付哥林多教会中的分争问题。他显然对这种现象有极深的感触。本章开头九节指明这些分争的根源,宣告说这是属肉体的,导致每个团体各自拥护不同的对象。其实他们拥护的每一个人都是有价值的,这些人所作的工都是重要的,观点都是正确的。但是这些人若单独存在,他们的信息就不完全。只偏执一隅,就可能妨碍对整个事实的认识。这个事实就是神的教会和她所蒙的呼召,不管这教会是书信开头所提名的哥林多教会,或凡在各地求告主名的。保罗看见教会的整个意义。教会全部的价值不仅仅因他们的分争而受拦阻,并且受到了伤害、损坏。

前一段经文的结尾是,“我们是与神同工的;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比,所建造的房屋。”本段(10-15节)里保罗重提建房子的比喻,并且加以发挥,指出界于与神同工之人,和神的建筑,两者之间的关系。

他说,“你们是神所建造的房屋”时,想到的是整个教会。这话可能有两种意义,一指神建造的工作,一指神的所有权,祂所建立的东西是属于祂的。两种意义都正确,无可置疑。祂是建造者,祂也拥有祂所建造的房屋。教会是神的工,也是祂的产业。

教会是祂的工,祂透过人而行动,这些人就是保罗所描述的神之工人,仆人,执事(diaconoi)──直译是跑腿的仆役,他们只遵命行事,绝不问“为什么?”。神借着保罗所谓的“执事”而工作。本段经文中有三件清楚的事:

1.他指明这些执事之间的合作关系。

2.他显示在建造时,同工可能有不一样的工作成效。有的人可能是执事,工人,但他建的工程却毫无价值。另一方面,他也可能建出真正的工程来。

3.保罗指出人的工程将在最后显露出来,只是那试验的日子尚未临到。

请留意本段的开头。“我照神所给我的恩。”他看出自己欠恩典的债。保罗作了什么?“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好像一个聪明的工头,立好了根基,有别人在上面建造。”这是一种分工台作的观念。保罗说,他好像聪明的工头,立下了根基。工头的意思是建筑师,负责监督工程的人。保罗又谨慎地指出根基是什么──是“耶稣基督”。他在前一章说,他已定意在他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由于他们的光景,他只能向他们传讲初步的信息。他们是属肉体的,活在罪的辖制下,他只能教导他们这些。这就是他事工的起头。他说,这就是根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这话好像一把钥匙,启开了许多门。其它多处经文似乎都发光照耀在这伟大的宣告上──神是建筑者,神在建造!祂是最崇高的工人。祂要为整个工程负责。神是建造者,那已经立好的根基是耶稣基督。

保罗从雅典下到哥林多,我们看见他在那里所作的。他讲道和教导,首先他“辩论,劝化”。后来西拉和提摩太来与他会合,那时他被圣灵和祂的道所感动,就迫切宣告这道。这里有两种不同的讲道方式。有时遇到难处、抗拒,他就辩论、劝化。有时他又大大被神的灵所激动,就放口宣讲神的道。不管在那一种情形下,“道”都是一样的。他宣讲耶稣基督。我们从圣经记载得知,管会堂的基利司布信了;许多哥林多人也信了。保罗说,“我……立好了根基。”那是一切的起源,而根基就是耶稣基督。仔细研读他笔下写成的十二卷书信,会发现他说这话的意思。我们的整个信心之事实,和整体的信仰,都是建立在耶稣基督上面。保罗此处说,他开始了这工作,他立下了根基,别的人在上面建造。这中间毫无冲突。他现在未提到别的人名,不论是亚波罗或矶法,或其它的人,他们都在同一根基上建造。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神的工程;他们一起工作,以实现神的计划和旨意;这是他们从未丧失的目标。

我们立刻看见,哥林多教会的问题是,对神建造的心意之认识,因着他们的分争而丧失了。他们失去了整体的异象,被一些偏执的观念所困扰;所以偏见不但无济于事,而且会形成阻碍。建筑房子需要各种工人,有木匠,石匠,铅管工,装修工。假设正在建筑时,一小群人聚集说,我们是属木匠的,我们与石匠毫不相干。我不必继续这项假设下去,就可看出这一类的分党结派是何等无稽!他们在建房子时必须同心合力,每个人心中都存着同样的目标。石匠无法看到房子的全貌,但他在那些能观全貌的人指导之下,等于对自己手中的工程有具体的概念。多年前附近有人大兴土木,展开一项庞大的工程,聘雇的工人就达数百之多。有一个男孩前来应征,被录用了。他光着脚,衣衫褴褛,正打算去上工,却被一个工头拦住,问他说,“过来!你在这里干什么?”男孩回答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工作人员吗?”我喜欢这个故事。他也是工作人员!那个男孩已经体认到工程的浩大,因此他的职分虽然微小,却是至关重大的。

这就是哥林多人所丧失的。他们由于偏执己见,而丧失了伟大的异象。保罗指出,工头(他自己)和其它的人,不论是亚波罗或矶法,或别人,都是在上头的指导之下工作,眼光都投注在那最终的目标上。“我们是与神同工的,你们是神所……建造的房屋。”

接下去的一段非常详细。我们应该在独处时察考它,特别是神将这神圣的事工托付我们时,“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我们若要在这根基上建造,就必须谨慎,记住这根基。意思是说,我们可能建造出一无所值的东西。保罗指出两种方式。一种是永久性的金、银、宝石。一种是可朽坏的草、木、禾楷。谨慎你所建造的。要记住,除了耶稣基督,人不能再立别的根基。

我不禁问自己,我如何去建造那永琲东西?我如何用金、银、宝石在这根基上建造?有价值的、永琲澈堻y是指能发展、运用一切包括在耶稣基督里的事物。这并非一桩小事。这是任何蒙神呼召从事圣工的人终其一生的工怍。没有人能真正完成它;但这是有价值的建造。同样的,我们要问,那无用的建造是什么?就是一切限制、抵触有关耶稣基督的永痧u理之事物。任何教导若使基督徒怀疑福音的权柄,和主的旨意,以及主的爱,降低祂在我们心中的地位,那都是无价值的建造。那是草、木、禾楷的建造。

我建议各人在独处时思想这段经文,这整段话只有一个主题──耶稣基督。耶稣这名字有奇妙的含义──耶和华拯救。这名字从那里来的?耶稣就是约书亚。回到历史上,我们发现摩西曾替何西阿取名为约书亚,让他继承自己的未竟之志,接续他的工作。这名字其实是两部分:约──书亚,是将希伯来名字“何西阿”,和希伯来人对神的称呼“耶和华”之一部分,合并而成的,意思是耶和华拯救。约书亚的父母当时在埃及为奴,孩子出生后,他们就给他起名何西阿,意思是拯救。这是一件美事。这一对为奴的希伯来夫妇心中存着一种盼望和期许,孩子的名字透露了他们属灵的盼望。摩西说,祂是拯救,但我们将把拯救与神其它的名字连在一起──耶和华,约书亚,耶稣。

至于“基督”(christus)在希腊文里相当于希伯来的“弥赛亚”。这位耶稣是弥赛亚,是神的使者,是人,是到世上来建立神的王权和国度的那一泣。祂是耶稣,“你要给祂起名叫耶稣;因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那就是建造的根基,教会正建在其上。保罗说,除此没有别的根基。教会不能建在别的根基上。但我们可能建出不值得的建筑。我们若只奉祂伟大的名,却与这名所代表的真理相抵触,我们以为自己在建造,其实不过是用一堆草木,禾楷建造。我们也能奉献整个生命在这神圣的事工上,宣讲祂名所代表的单纯真理,那么我们就是在用金、银、宝石建造,是不能朽坏的。

因此保罗看见那事实──试验的日子。“那日子要将他表明出来。”这是对未来的眺望。那是最终的结局。他越过神借着祂工人所建造的过程,看见有一大试验将到,要显明各人的工程;有些人的建筑一文不值,有些人却贵重无比。那是用火试验的日子。我们读这段话时,很自然会想起新约对我们主的描述。约翰在拔摩岛上曾描述他所见到的景象,其中一句是,“祂……眼目如同火焰。”记住这话,再来看保罗在哥林多后书说的,“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5:10)。常有人引用这段经文,将其应用到各地的人,其实不然。我们知道将来有一个白色的大宝座,是最终的审判台,但此处所指的并不是这个白色大宝座。这里的审判台是“bema”,“众人”指一切相信的人和工人;所有相信的人都应该是工人。因此“我们众人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不管“善或恶”,是金、银、宝石,或草、木、禾楷,都要“受报”。我们受的试验就是“bema”,是基督的审判台,祂要用火来试验。

综合这一切,我们看见一幅惊人的画面,对我们的心也是一种安慰,因为最后我们都将站在祂面前,祂的眼目要细察我们所作的事。保罗说,当祂定睛注视,搜索,用火试验时,一切不配的东西,如草、木、禾楷都要被烧毁灭尽。至于那些有价值的金、银、宝石,火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只会使他们炼得更纯净。那就是试验的一日。

这个比喻对所有服事主的人都有影响。到那一日,真正的工人要得赏赐。末尽职的虽然也要得救,却“像从火里经过一样”。他的工程被烧毁。这整个观念证实了我们熟悉的那首诗歌:“岂可空手回天家?”人确实有这个可能性。值得安慰的是,他仍然可以得救,只是像从火里经过一样。

本段经文教导我们,一切的服事──保罗的也好,亚波罗的也好,矶法的也好,我们的也好──最重要的是工程,神的工程,祂的建筑,神的教会。这是何等奇妙的观念!我们是与神同工的!但愿每一位传道人,教师都记住这点,谨慎我们所建造的,认清楚如果我们只唱独脚戏,只传讲真理的片面,并为此分争结党,是愚不可及的,终将丧失整个工程的荣耀。

16-23

16,17节虽然被分成另一段,却与前面的连成一气,组成极富意义的一段经文。一开头的话“岂不知”,显示使徒心中仍想着教会的失败,教会末能发挥其功能,或者说未能认出真理。我们可以立刻揣摩出写这话的人之语气。你难道不知吗?你看不见这醒目的事实吗?另一方面,若你真知道,为何不实行呢?你是否故意置之不理,以致最后丧失了能力?你不知道吗?“岂不知。”

前段(10-15节)讨论到服事主的人之事工,与神的旨意之间的关系。保罗提到有关教会的两个描述:“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然后他说明第二个描述,指出在这项工作上,什么是神的工程,并指出神的工人是与神同工的。他说到自已,亚波罗,矶法,和其它在教会服事的人;他对这些人作了一个辉煌的宣告,你们“是与神同工的”。

任何工程都有一个目慓。或许有些工程是没有目标的,但保罗心中想的是,一般说来如果一个工程开始动工,一定是为了某一个目的。哥林多人不仅仅误解了教会的功用,误解了传道人的功用,并且忘记了教会真正的意义。因此保罗喊出来,“岂不知?”他用这短句来引起他们的注意。本段经文(16-23节)可分成几个小段落:

1.这单独成立的两节(16,17节)叙述神的建筑,在建造的行动中祂的工人是与祂同工的。

2.根据建造的事实提出警戒(18-21a)。

3.最后以一段美妙荣耀的话作结论(21b-23)。

神的建筑(16,17

“岂不如”你们是神与祂的同工合作建造的吗?“你们是神的殿。”我们必须把这句话和前面他所写过的连在一起读,必须回到头一章,那里的基本论据非常重要。“神是信实的,你们原是被祂所召,好与祂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同得分。”这就是基础。在这句话里,我们发现哥林多教会及全世界各地教会真正的功能是什么。教会为何存在?这些人集合成为一个团体,目的何在?神已经使我们与耶稣基督一同得分,就是在工作上,交通上,情感上与祂合伙。那是“一同得分”的意义。我们享有祂同在的特权,负有服事的责任,教会理当承担起这事工。

然后进一步来看,祂在这世上的工作是什么?祂在这里作什么?祂为自己寻求什么?回过头来听听耶稣如何说到祂的工作。观察祂在肉身的日子里如何工作。我们听到祂说,祂在那段时期如何受限制。我们看见祂经过死的洗礼,最后带着得胜出来,继续先前的事工。因此路加记载耶稣接下去的事工时说,“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而不是耶稣过去所行所说的。请不要误读这节经文。祂“开头”所行的。那指什么?表示祂仍继续在作。回过头读读圣经所记载祂的工作是什么,包括祂一切大能的工;或许路加福音能提供最鲜明的图画。在那里我们看见主的工。教会是与祂同工的,以实现她的责任;教会与祂一同得分。

然后保罗突然说,“岂不知?”难道你们不知道自己的地位?不知道教会真正是什么?“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么?”我们都是门徒,是相信的人,但我猜想如果这个真理今日也挟着雷霆万钧之势临到我们,它也会对每一个生命产生巨大的影响。试想想看,“你们是神的殿。”在新约里译成“殿”的有两个字,一个是“hieron”,是当时存在的圣殿,指整个建筑,包括四周的范围。那是一个堂皇华丽的建筑,费了四十六年的时间建造,而犹未完成,尚须大约十年的工夫。另一个字是“nahos”,不是指圣殿和它的四围、庭院,而是指内部的至圣所。保罗此处用的就是这个字。我们的主在世时,遇到人向祂的权柄挑战,祂也用到同一个字,“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祂说的是神居住的内室。你们拆毁了那内室,但我三天内要重建起它。那是“殿”的意义。

让我们回顾一下古代神的圣所。旧约记载了它的形式,它被称为会幕。那是敬拜神的地方。和君王或祭司职分的设立一样,会幕也是因人类的软弱而设立的,但会幕传达了神的理想。回想旷野的会幕,它有外院和庭院。穿过外院就是圣所。再进去则是至圣所。圣所里面有香坛,放置陈设饼的桌子,以及金灯台;至圣所里面有法柜,和遮着法柜的基路伯,以及神临在的荣光。那就是“nahos”一字的含义。它对百姓有何意义?乃是代表神显现的地力,是神活动的中心。保罗说,岂不知你们就是神的殿吗?那是教会真正的意思。教会是神显现的中心,神透过她向世人彰显祂自己。

我们看到这扇门再度打开了。在祂的圣洁,公义,无限的怜悯,丰盛的慈爱,永琲爱里,祂在教会中彰显出自己。

彼得说这话时,也是同样的意思:“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你们岂不知教会是圣所,是神显现的地方,是神行动的中心?有基路伯遮掩的法柜是神治理的宝座,也是祂显荣耀的地方。岂不知你就是那至圣所吗?保罗说,难道你忘了吗?那是有关教会的重要真理。

为了强调这点,他又加上一句,“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你们是神的灵居住之所。稍后他又将这话运用到教会每一个肢体上,“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林前6:19)。用的是同一个字。但此处他是对整个团体说的,他们因联于基督,已经成为一个团体了。岂不知你们就是神的殿?岂不知圣灵住在你们里面,因此你们有毁坏它的危险?这里的“毁坏”一词用得并不顶适合。耶稣说“拆毁这殿”时用的是另一词,意思是弄散,破坏。但此处的“毁坏”是指伤害,损坏。保罗清楚声明,任何人若破坏,拦阻,伤害这殿,神都要毁坏他。仔细审查每一个字,会发现这是一段寓意深刻的经文。这就是教会,因为“神的殿是圣的”。

提出的警戒(18-21a

“人不可自欺。”请留意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在这世界……有智慧。”“这世界的智慧。”第一句是指按世代标准看来,在世上堪称为聪明的人,他们自以为是这世代的智慧之人。下一句“这世界的智慧”,是指物质的智慧。两者合并起来,就揭露了这世代的危险。这世界的智慧纯属这世代,是属物质的,忘记了属灵的事。保罗提醒他们要谨防这一点,一个人若自以为聪明,以依照这世界的标准算为智慧的事沾沾自喜,就让他变作愚拙吧!让他陷于无知吧!因为世界的智慧完全局限在物质范畴内,无法超越其界限,看到更远更深的事;这样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的。我的一个朋友用“低能”一词来解释“愚拙”。希腊文这词的音译就是低能(moron)。低能者的定义是,只具有十二岁儿童心智能力的成人;他们是末充分发展、长成的人。一切低能者的聪明在神说来都是愚拙。这正是哥林多人的光景。他们自以为聪明,情愿听从学者的理论,却不持守保罗,亚波罗,矶法所传的信息。他们彼此分争,自成许多小团体,就好像小孩子的行径。事实上,保罗已经说了,他们是婴孩,尚未长大成人,还末朝着属灵的成熟地步迈进。哦!今日教会中也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低能儿。我们必须认清,我们是神的殿,这殿会因为人那无可言喻的愚拙,只听从世上的智慧,而遭到损害。让这样的人成为愚拙吧!但愿没有人将荣耀归与人。

结论:美妙荣耀的话(21b-23

保罗用最后这一段简短而精采的话,来提醒这一切对他们的意义。他们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他说,你们为何自夸所拥有的呢?“万有全是你们的。”事实上,他是在作三重的说明:“万有全是你们的;……你们是属基督的;基督又是属神的。”他首先说明,“万有全是你们的。”他的解释非常美妙;或者保罗,他是第一个带福音信息到你们中间的,他是你们的,他一切的信息都是你们的;或者稍后才来的亚波罗,他是你们的,他的所有信息都属于你们;或者矶法,不论他和他的工怍有何价值,这一切都是你们的。他又接着说,这世界和世界的智慧也是你们的;虽然你们的思想可能受制于物质,这整个世界仍是属于你们的。“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你相信这话吗?我曾听帕克(Parker)博士用例子解释这节经文。“我的事工是从班伯利(Banbury)展开的,我在当地的房子,楼上窗户正俯瞰着一有钱人的广大产业。真正享有这产业的其实是我。虽然我末拥有方寸土地,但实际上整片土地都是我的。那位富有的业主每年来一次,住上十天,然后就用锁锁上。我却日复一日享受着它提供的美景和辽阔视野。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真是如此啊!”这世界是你的。花朵是你的。“万有全是你们的。”他们是你父亲的。他们属于那住在圣所里的一位,因此也是属于你的。不只这世界,并且生命也是你的。保罗末特别指出是那一种生命,只简言“生”。然而死也是你的。死不能控制你,是你主宰死。死是你的。然后他纵目四顾,“现今的事”,它们都是你的;和“将来的事”,你们所预期的事,它们也是你的,“并且你们是属基督的;基督又是属神的。”

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是祂的居所吗?让我们倾听这三个字:“岂不知?”你是否忽视了这个事实,或者已经遗忘了它,或者对它毫无响应,以致它不能在你的生活中活出能力来?难道你不知道吗?如果这个事实被人知晓、记念,哥林多教会和其它任何教会就不会有分争。由于未能体会到教会是圣灵的殿,以致于我们中间有嫌隙,分争,我们的能力也为之痲痹。“岂不知?”但愿我们认识到这事实:教会是永生神的殿!──《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