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六章

 

哥林多前书6:1-11

我们现在要研读的这段经文,具有明显的地域背景和色彩。哥林多的特殊光景产生了使徒现在要对付的这许多难题,因此我们读的时候必须将他们的地方色彩铭记于心。然而这些地方色彩并不会妨碍整卷书信的价值,因为我们看见保罗在圣灵的带领、指引之下,从永琲滿B普遍性的真理角度来讨论地力性的事务。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一类的原则。

本段(1-11节)是针对哥林多人写的。它同样为各世代的教会启示了重要而永琲滲u理。首先来看它的地方性。前面一章使徒已对付了教会里面不道德的事,指出为了教会的见证和教导着想,教会必须施行管教。第5章末了部分,保罗论到所有不道德的事。他前面提到的乱伦事件很可能在法庭中导致了其它案件的兴起,很可能这件事成了轰动一时的案件,并且审判过程广受各方瞩目,虽然我们没有记录证明这一点。但可以肯定的是,教会里面的分争如今带到了外邦人的法庭上,这是保罗要对付的。在对付哥林多人的问题时,他也启示了我们一些永琲滬则。

我们可以将全段如此划分:

1.首先是挑战性的问话(1节)。

2.紧接着是反对他们行动的论证(2-10节),

3.最后一节描述应由圣徒来判断他们,指出他们的错误。

挑战性的问话(1

这些属神的儿女,至高者的儿子,教会的肢体有充分的装备,可以处理他们目前求外邦人的法庭来定夺的事。

使徒一开始的话“你们……怎敢”是一句挑战。你们有这胆量?我们可以立刻看出使徒语气中的惊讶,他站在人的立场上,似乎无法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与邻舍相争,竟敢在不义的人面前求审,而不在圣徒面前求审?这是一个挑战,其

含义是,这样作会破坏你们生活的原则,你们竟敢如此行?将教会内部的分争带到外邦人面前求审,是违背教会生活的原则。这句话的重点在“你们”。你们竟敢这样?我们必须回到书信开头的部分,那里称呼哥林多教会是在基督耶稣里成圣,蒙召作圣徒的,他们被召与耶稣基督一同得分。不管外人如何,你们竟敢这样作?

反对他们行动的论证(2-10

他用这些论证(2-10节)来指出这样作是没有必要的。这里提到三个有关圣徒的事实:

1.第2节,“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么?”这是第一个事实。

2.第3节,“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么?”

3.然后是第9节,他问道,“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么?”他说,难道你们不晓得这些事?他的意思是,如果他们不明白,当然就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力,不然他们也不敢在外邦人面前求审了。

他们为什么不应当去?此处重复了三次“岂不知”。这些都是论证。他提醒他们什么?他指出什么事实?

岂不知我们要审判世界么?

岂不知我们要审判世界么?那是“圣徒要审判这世界”的充分意义。这句话涵括的思想超越了现今的世代,一直延伸到那最后的审判台,不仅仅指圣徒要在基督面前受审的圣台(Bema),并且指最终审判的白色大宝座。使徒说,岂不知圣徒要审判这世界么?到那时,全世界的人要站在白色大宝座前面,与神面对面。可惜今日人们完全忽略了这重要、最终的事实。人们汲汲营营谋利图名,毫不考虑最终的结局。“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人们却遗忘了这事实。在这里我们只约略带过,不再详述。使徒说,圣徒要审判这世界,但坐在审判台上的是羔羊,神的儿子。祂是大审判官,全人类要站在祂面前受审,其意义是,那是圣徒与基督最终的联结。

使徒的书信中,还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能确切地指明圣徒与主的联合关系呢?他们要审判世界。保罗写给提摩太的话也正是此意,他说,“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提后2:12)。作王的行动之一是审判。祂最终审判世人时,祂要与蒙赎的人联合。我们要审判这世界。神已使我们与基督一同得分,这“一同得分”的特权已带给我们赦免,平安,而且最终我们要与祂一同审判世界。使徒说,我们要审判世界,然而你们中间竟有人将分争带到外邦人面前求审。“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么?”

“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么?”

这不过是将上一句话作更广的应用,因为祂有最后的权柄,不只管辖人类,也管辖一切受造之物,包括众天使,祂将审判天使,如同审判人一样。祂将与祂所赎的圣徒一同施行审判。我们要审判人,也审判天使。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么?”

第三个事实是,“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么?”此处“不义的人”和他前面说到“在不义的人面前求审”时,所用的是同一字“adikos”。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神的国”何所指?它包括最后的审判台,和坚定不栘的公义。但那到不义之人面前求审的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不能承受神的国。他们的生活与永琱义的原则脱节。

使徒在第5节里转用讽刺的语调,“难道你们中间没有一个智慧人?”他们曾自认为有智慧,并且以此自高自大。他前面已刺破他们骄傲的气泡,现在又重复一次。难道你们中间找不出一个人能审判、定夺弟兄们的事吗?如果真的找不出来,至少还有一个选择,“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为什么不肯忍耐、顺服呢?为什么不情愿被冤枉呢?而你们情愿将分争带到外邦人面前,他们也不能解决分争,因为他们不能承受神的国,就是那严谨的,公平的,永琲审判与公义之原则。如果你们中间找不出智慧人,你们最好就停留在原处,情愿受欺,吃亏。这是很奇妙的,情愿吞声忍气,也不要在不义的法庭前求审。

应由圣徒来判断他们(11

然后是这一小段的结语。使徒列出一连串邪恶的事,令人怵目心惊。哥林多充斥着每一件恶行,而且许多已侵入教会;稍后我们将论及。保罗说,“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你们活在这样的光景中,向其降服。留意这个醒目的字,“但”。“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这里启示了教会得力量去处理争端、施行公义的秘诀。“已经洗净”指的是相信主耶稣,得到洁净。你们因洗净,而从世界分别出来,与你们周遭的社会分别。你们仍活在世上,你们必须停留在那里,但你们要与世界分别。你们是已洗净,分别,称义的人。让我们留在这称义的能力范围之内。你们既已称义,就得以承受神的国。你们已经根据信心的永畯则被称为义。因此在神的国里你可以与那最终的、公义的审判台和权柄接触。这是你们现今的身分。你们曾是不洁的,你们中间有些人曾作过上述的恶事;但你们已经洗净了,已经分别为圣,被称为义了。你们已被永琲漱义宣判无罪,那公义的神也叫儿相信耶稣的人称义了。当然,你被洗净时,你的灵里就得以成圣,称义,你可以感觉到神的义在你里面动工。借着这些,你被装备妥当。你们中间若有分争,岂敢向那些位泣于洗净、成圣、称义的教会之外的人求审呢?

本段从头至尾,哥林多地方的色彩都非常浓厚,但它所含的原则是亘古不变的。这与教会内部的分争有关。我敢放言说,即使在今天,教会里若有人在世界的法庭中控告另一位弟兄,他就是违反了这重要的原则。这不是说,我们在任何情形下都不可以藉助法庭解决问题。我们必须记住,我们现今的法庭和保罗时代的外邦人法庭,以及初代教会当时的法庭是不同的。我可以骄傲的说,我们现今的法庭已具有相当的公义和公平。虽然也偶有漏失之处,但大体说来,这些执法人员仍是称职的。然而如果我与弟兄有分争,我实在没有理由告到世上的法庭去。教会应该能够处理这事。但不要忘了,写这封信的使徒也曾向世上的法庭提出上诉。他上告该撒,并且在某些场合中声明他的罗马公民权;当官长企图剥夺他的自由时,他使出了最后一招:“我要上告于该撒!”至于他是否得到公平审判,那是另一回事,此处我不拟探讨;然而他确是运用了他罗马公民身分的权利。不管怎样,基督徒彼此之间的分争,都应该在教会里面解决。这是本段经文所教导的一项重要原则。

哥林多前书6:12-20

使徒仍在对付道德的腐败。我们继续讨论第6章,会发现他接下去是对付一般性的问题。他已对付了那人的淫乱,以及从革来氏家风闻的事,如今他要探讨一个更痛苦,更棘手的题目。

我们必须记住哥林多人的背景,以及哥林多教会是由哥林多人组成的事实。他们整个的问题归纳起来说,就是这城市的精神已渗透到教会里。这一向是危险的。教会的责任不是把握时代的精神,而是纠正它。神的教会若认识己身的职责,依照它自己的生命法则而活,就会不断谴责那些仅仅属于过去的、短暂的世代之事物。然而我们也必须记住这里的背景。从其背景我们可以对这段经文有较深的认识。如果丧失了背景,使徒最初写作的理由也就消失了。虽然这里的背景是哥林多,但所涉及的问题却是普世性的,因此我们在这段经文里要探讨的不是哥林多,而是使徒在对付哥林多人的问题时所揭露的原则。

这是一封令人惊讶的书信。我多年在大西洋两岸的教导事工里,人们常对我提到哥林多教会的失败,或者其它教会的失败,但我发现在教会生活中,没有一件事堪与哥林多的可怕光景相比。他们中间有些人已陷入极低下的层次,其余的则容忍这些事存在于教会中。我们必须记住这一点。

保罗如今转到一般的话题,显然不道德的事已在教会里四处蔓延,他提到的邪恶就是淫乱。他在第二卷书信里有更清楚的论述。在那里他明确指出犯这罪的正是教会中的人,“许多人从前犯罪,行污秽奸淫邪荡的事,不肯悔改”(林后12:21)。这是哥林多人的背景。

我们要考虑两件事:

1.哥林多人的背景。我们必须记住,不论保罗关于这主题说了些什么,淫乱的罪在哥林多这城中已经屡见不鲜了。它不仅是一个极普遍的罪,而且更糟的是,哥林多的哲学家和教师们根本不视它为罪。他们一点不以淫乱为一项罪行。当时哥林多是拜维纳斯女神(Venus)的中心,众圣徒都末论到这事。保罗在本段中所论及的罪即是拜维纳斯的一部分。

2.另外要考虑的是,保罗不断体认到教会的奇妙和荣耀。读他所有的作品,我们会越来越对这事实留下深刻印象:理想的教会是无比荣耀、奇妙的。此处保罗也存着同样的心思。他固然关心个别的罪和道德腐败,但他更关心若容忍这罪,将在教会里造成的影响──腐蚀教会,阻碍它的生长,便它不能发挥功用。

本段经文很自然的分成两个部分:

1.原则的叙述,这也是本段最高价值所在。

2.将原则运用在这特定的主题上。

原则

他所叙述的原则包含在开头的一节里:“凡事我都可行。”一共重复两次。第一个原则是自由。保罗在这里说了两次,然后在10:23,他又运用这原则在另一个有关吃祭偶像食物的主题上。这原则非常简单,“凡事我都可行。”使徒是指“凡事”,人类生活中一切必要的恩赐和能力对基督徒而言都是合宜的。这种自由显示了基督生活的自然本质。使徒坚持这一点。这些人清楚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在下一段中又作了更详细的说明。但目前使徒指的是男女之间的事。“凡事我都可行。”基督徒不是被召去否定人的一切本能活动。这是第一个原则,也是重要的真理。值得注意的是,他这里是引用哥林多的领袖、教师们所说的话。那是享乐主义(Epicure&anism)派的论调──“凡事都可行”。不要自我限制,拘束,只要尽情表达自己。经验和表达,那就是享乐主义。保罗说,作为一个基督徒并不表示这个人必须抑制他所有的天然能力。

“但不都有益处。”

“凡事我都可行。”但请等一会儿!如果第一个原则显示基督徒生活的自然性,那么第二个原则就显明了它的超自然性;一切自然的事物都是在属灵的、超自然的事物管理之下。保罗很巧妙她将这点表达出来。首先,“但不都有益处。”“益处”是指什么?我们说,凡事我都可行,但不一定合宜、方便。希腊文这词有更多的含义。它是一个动词“sumphero”,意思是彼此相关。我们立刻就看出这句话的精意所在。凡事我都可行,但我不是单独活着。我无法遗世独立。没有人只为自已活。我和其它人息息相关,可能有些事我作了对我无妨,但却无益于我和别的基督徒之关系。因此,这些事是没有益处的。对保罗完全无碍的事,可能为了别人的缘故他就绝对不去作。并非凡事都是有益的。并非每一件事都是可以互相承担重担的。特别对基督徒而言,这中间有一些限制,这在世界其它宗教领域里是找不到的。当然,在那些哥林多的哲学家中间更不得见。我们几乎都抱着“自扫门前雪”的态度,别人呢?那与我不相干!我发现撒但往往就利用这空隙乘虚而入。有许多事涉及与别人的关系,以及对别人的责任。凡事都可行,但有些事别人能作,我不能作。为什么?因为作了无益,不能增进我与别人的关系和责任。

“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

这就是第二个限制。“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可行的事可能会辖制我,它可能成了我的律法,控制着我。这里有两个选择。首先,是自由:“凡事我都可行。”基督徒的经历中没有任何自然的力量是受压抑的,但所有力量都是受到限制的,都是在节制下运行的。这其中必须有限制,有管束。这是一种双重关系:

1.我与别人的关系,凡事不一定有益处;

2.对我的影响,“我总不受他的辖制。”不让我自已成了它的奴仆,违背我的主。

这是两个伟大的原则。

原则的运用

至于原则的运用是很明显的。保罗接着举出一例,说明这原则的功用。“食物是为肚腹,肚腹是为食物。”这是确切的功用。食物需要肚腹来填装,肚腹需要食物来维持身体,但两者都是次要的。它们都是短暂的,会朽坏的,无法长久存在。然而“身子不是为淫乱,乃是为主;主也是为身子”。保罗在运用这原则时,所说的是身子,而不是肉体,这个区别必须先弄清楚。新约中不断用肉体来描述那种完全降服于物质、欲望的生活态度。身子则是指神创造的一部分。译成身子的字是“soma”,意思是健全。使徒此处是指一个完整,健全,理想的身子。请留意他在这段话里宣告了有关身子的三件事:

1.“身子……乃是为主;主也是为身子。”

2.“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

3.“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它多么鲜明地照亮了一切黑暗的背景!多么清楚地显示了基督徒生命的真正光景!

身子(soma),就是那理想的,完整的,健全的身子,是为主的,主也是为身子的。保罗用对比来说明神将如何毁坏短暂的事物。如今他论到基督徒的身子,指出它不是短暂的,而是永存的,因为神要照祂的旨意,叫这身子复活,以成就祂的计划。对他们而言,若是顺服祂的主权,完全在祂的控制之下,那么原先可行的事就更为可行。请注意,保罗不单单说身子是为主,并且主也是为身子,祂供应身子的一切需要,好叫身子的功能里一切合宜的、自然的事物没有一样不是在主的控制之下。“身子……是为主;主也是为身子。”

保罗最后用一句惊人的话作总结,我们最好不添加任何批注。“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主在世上时,祂一切的能力都在圣灵的控制下,虽然凡事祂都可行,但为了祂的重大使命,有些事未必有益处,祂从不渴望作一切可行的事,也不让那些事辖制祂;我们与祂成为一灵。“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

最后一段包括了一切。“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殿(naos),圣所,里面的圣所。我们在3:16看过,他说教会是神的殿,神的圣所。这里用的是同一个字,指圣灵实际居住的地方。你们已从神那里领受了圣灵。你们不再是属自己的人。你们不能任意而行。你们是“重价买来的”,因此“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

这一个正面的思想也可作负面的运用。身子自然是神所造的。还记得诗篇作者的话吗?他说我们:“受造奇妙可畏”。我们可曾仔细思想诗篇139篇的美丽诗句?

“我未成形的体质,

你的眼早已看见了;

你所定的日子,

我尚未度一日,

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身子是奇妙的!我们在科学世界里已有了惊人的发现。人们为这些发现心存感谢,虽然许多科学上的发现到今天已被人滥用。但一切的科学发现都无法与人相比。我们的受造奇妙而可畏。身子的一切功能都是被许可的,然而蒙赎的身子是圣所,是神的灵居住之处;因此它与别人息息相关。有些事是有益处的,有些是无益处的;最重要的是,身子要在它一切的思想,责任,功用上,都受那惟一的主所管理。──《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