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

 

哥林多前书14

14章全章都是关于如何运用从12:31-14:1里所启示的原则。

保罗在第12章里说到只有一个圣灵,一位主,一位神,并且一一列出属灵的恩赐。接着他强调教会的合一;结束那一章时他特别鼓励他们,要切切求那更大的恩赐,并且说,“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接下去的一句话,就解释和连接的意义上说,应该是14:1,“你们要追求爱。”我们已研读过第13章这一诠释爱的美妙篇章。保罗对哥林多的基督徒,以及各处的信徒说,人类最真实的渴望,就是爱。这是伟大的真理。

12章他论到属灵的恩赐时说,“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说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12:10)。这三样恩赐列在众恩赐里。如今使徒用第14章全章来论及先知的恩赐,说方言的恩赐,和翻方言的恩赐。

我们要特别讨论说方言的恩赐,汪意它的连带关系。有些人认为今日已经不需要作这一类的讨论了。但我相信这样作是有益的。我曾在美国住了十三年,发现那里的人对这个题目的教导有一些偏颇。确实,在美国有所谓的方言运动。我并不怀疑那些人的虔敬,英国也有这运动的踪迹。这些信仰敬虔的人所教导的有了差失,他们误解了说方言的恩赐。我特别强调本章的启示,因为就说方言的恩赐这主题而言,本章可以说是最基础的经文。使徒极清楚地论到这主题,我们不应该有所误解。

新约什么地方可以读到说方言的恩赐?首先我们会想到使徒行传,那里记载五旬节的时候,圣灵降下好像火焰;请注意,火焰是一个,却分开落在聚集的人头上。接着看我们读到,他们都被圣灵充满,开始说出别国的话来。

我们又在马可福音最后一章看到说方言的恩赐,那是早代教会的特色之一。马可福音只是提到说方言(可16:17),但末记载细节。

继续读使徒行传的历史,徒10章我们看到彼得在哥尼流家时发生的事。圣经记载,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各人就领受了说方言的恩赐。另外徒19章记载,保罗到达以弗所,发现那里有一群人,显然他们中间缺少了什么,保罗就问他们,“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他们已受了约翰的洗。当保罗向他们解释真理,带领他们超越亚波罗教导的范围,领他们到达某一阶段时,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他们也领受了说方言的恩赐。这几处经文是新约仅有的几处提到说方言的恩赐。

再回到哥林多前书13章,请留意一件事,13:8有一句话很突出,“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这句话极有震撼力,使徒清楚宣告,说方言的恩赐有一天要停止。我们继续研读时,要将这一点铭记于心。

有一点是无庸置疑的──不论这恩赐是什么,它的含义如何,这都是一个正面的恩赐。说方言的恩赐曾赐给教会里的某些人;五旬节那一天则是赐给整个教会,但那一天之后,就不再是赐给整个教会了。这是一个醒目的恩赐,就和作先知讲道、翻方言、医病的恩赐一样。

我们若问说方言的恩赐究竟是什么,必须先记住这个词的希腊文是“glossa”,在希腊的思想和文学里,它是指某种废弃的、不能理解的字句。它总是被用来描述一种出于极大狂喜而产生的语言形式,是由人属灵或心理方面而来,再带进梦幻、异象的领域里,它总是愉悦、狂喜的。毫无疑问的,此处说方言的恩赐即是这个含义。如果说方言的恩赐临到某个人,就能将他带入异象、光明、荣耀、喜乐的领域,他就说出方言,来描述他所看到的事物。

再回到第14章,看看保罗的教导。第2节说道,“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第28节说,“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这是我们要记住的第一个真理,就是方言是对神说的。它绝不是让人讲道用的。简单说来,在我们日常的语言中,它是用来赞美的。这些声音,方言,都是极度喜乐的表现,是在颂扬,赞美。方言是对神说的。

请留意另外一件事。再来看第2节,“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后看第5节,“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被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方言需要翻译,好叫人明白。第9节,“你们也是如此,舌头若不说容易明白的话,怎能知连所说的是什么呢?这就是向空说话了。”

关于说方言的恩赐,如今我们有两个重要的原则:

1.方言是对神说的。

2.方言必然是人所不明白的。没有人能明白。外人无法明白。我可以进一步说,连说方言的人自己也不明白。

再来看第14节。“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如果一个人有说方言的恩赐,他能用方言对神说话,但他自己却不明白。他所说的他自己不懂。

使徒接着教导说,方言必须有人翻译;他清楚说,“那说方言的,就当求着能翻出来。”

为了找出他的中心思想,让我们再看第28节。“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

这些集合起来,就形成了一个重要的教训。我们不妨仔细思考。说方言是属灵的恩赐。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如今这种恩赐较少见了,我也不知道。或许某些人仍有说方言的恩赐。但如果他们领受了这恩赐,必须记住简单的原则:

1.方言是对神说的,不是对人说的。

2.听见的人无法明白。

事实上,领受这恩赐的人将浸浴在狂喜的状态中,他自己也不明白所说的方言。进一步说,如果在公开场合使用这恩赐,就必须有人翻译。使徒宣告,若没有人能翻译,就不要在人面前使用这恩赐,只需对神说。我坚信这个教训是最简单、清楚不过的了,我们不可忘记。

根据我与说方言运动密切接触的结果,我发现他们并末符合这些条件。这些人宣称他们有说方言的恩赐,而且人不可能明白他们所说的。但使徒同时说过,若没有翻方言的人,就不要在公开场合说方言,只可单独对神说。

就某方面而言,这一切是相当奥秘的。我们或许会问,那么这恩赐有何价值。毫无疑问的,在最初开始的时候,说方言是给外邦人的一种标记;但即使是对外邦人,也需要有翻译,以传达其中的信息。回到使徒行传2章的记载。我们发现两三件简单的事。那里记载的神迹是,“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他们听见什么?门徒用他们的乡谈“讲说神的大作为”。换句话说,门徒用话语表达神奇妙的作为,神的伟大,神的荣耀,神的恩慈。

我们不禁要问,这些人怎么知道?请注意,五旬节的恩赐集合了两件事,最奇妙的是众人明白他们所说的,但他们听到的话使他们心中生起了疑问。这正是方言的用意。他们听见方言,都惊讶猜疑,彼此说,“这是什么意思呢?”请留意两件事。第一,他们从自己的语言里明白有一群人在赞美神,以炽烈的喜悦赞美至高之神;然后他们也开始发问,这是什么意思?紧接着就有翻译。彼得站起来解释说,“你们当知道……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然后引用约珥的话。他讲道的第二部分这样开头:“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将祂证明出来……就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说方言的恩赐是一种神迹,他们听见有人用自己的语言赞美神。方言又产生疑问,因为这个标记使他们困惑,“这是什么意思?”彼得就回答他们。他的回答可以用两句简单的话涵盖,“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就……浇灌下来。”五旬节的那一群人不是在讲道。他们也不是在宣讲福音。他们用口赞美神,紧接着有翻译,因此我们看到一幅美丽的画面──众人明白门徒用不同的乡谈,是在称颂神的伟大;当彼得站起来解释时,他是在翻译方言,述说他们喜乐赞美的缘由。

请记住另一件。保罗也有说方言的恩赐。确实,他说过他比别人说方言还多。这是真正的恩赐。我们还记得有一次保罗被提到第三层天,在那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那是一种伟大的属灵异象。我相信就在那时,和其它的一些场合,说方言的恩赐临到了他。由于他不能翻译,所以他一直对他所听见的保持沉默。或许今日神仍赐下这恩赐,但目前为止我还末见过。我听见有一些人自称他们领受了这种恩赐,我也看过他们陷在一种狂热的,半歇斯底里的状态下,口里喃喃倾泄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字句。我只能说,他们明显地违背了使徒的教导,因为保罗说,若没有人翻译就不要使用这恩赐。虽然这是一项确定的恩赐,然而保罗也在本章中明确指出,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13:8)。

在基督教会的历史上,我们看到这种恩赐的运用一再出现,而许多希奇古怪的事也常伴随发生。我们并不否认这恩赐可能仍赐给人,但除非有人有明白和翻译的恩赐,否则不可运用它。这是使用说方言恩赐的一个重要法则。

1-3

首先来看本章的头三节。最重要的是,“你们要追求爱。”这里提到三项恩赐:先知,说方言,翻方言;本章从头至尾,都可以看见它们相互的关系。为什么我们想得着这些属灵的恩赐,不管是作先知讲道,或说方言,或翻方言的恩赐?让我们扪心自问,我们追求恩赐的动机何在?若没有爱,一切都是虚浮的。爱是最妙的道。“你们要追求爱。”

使徒再度强调他在第12章结束时所说的话,你们要切切求那更大的恩赐。然后他将作先知和说方言这两种恩赐作对比。留意他如何在头三节里说到这两种恩赐。说方言可能对其他的人没有什么价值。它可能只对拥有这恩赐的人本身有价值。那种崇高的狂喜经历,或许可以帮助他们灵命的增长,但对别人帮助不大。保罗不否认这恩赐的价值,他一方面也指出这恩赐所需要的条件。

至于作先知讲道的,是对人说,要“造就,安慰,劝勉人”。一个人说方言是造就自己,但对周围的人益处不大,因为他们不明白。但人若使用先知的恩赐,就是造就人,而且不只造就,还“安慰”“劝勉”。这个恩赐看到的是别人。

我们追求恩赐,目的何在?雅各有一段话论到这个题目。“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雅4:3)。“宴乐”的古字作“贪欲”。我们向神求,以帮助自己的灵命。这不是真正的原则。追求恩赐的真正原则应该是为了别人的缘故,这就是为什么作先知是更大的恩赐。我们,情愿追求作先知讲道的恩赐而不追求说方言的恩赐。虽然神可能仍赐下说方言的恩赐,但我们必须遵照神的指示去运用它。

4-25

保罗在本段经文(4-25节)中论到一个重要的主题──爱的律与恩赐之关系;他举出三项恩赐:作先知,说方言,和翻方言。虽然爱的律也与第12章列出的每一项恩赐有关,但这里只特别提出三种恩赐来探讨。

我们同时也在头三节里看到使徒提出的一般性原则,现在他要进一步说明和运用。本段可分成两部分:

1.第4,5节是一般的叙述;

2.第6-25节是一些论证,目的在说明及连用前面指出的一般性原则。

一般的叙述(4,5

他的一般叙述非常简单扼要,其实是在重复头三节的原则,只是如今作了特殊的运用。注意他在这里提到的两项恩赐,说方言和作先知。我们已经看过,说方言的恩婸是出自极大狂喜时的语言,它不是作为向外面世界讲道之用。它是人的属灵经历找到了一个用狂喜言词表达的机会。另一项恩赐是作先知,指对别人说话。这两项都是属灵的恩赐。圣灵给某些人作先知的恩赐,给某些人说方言的恩赐。我们千万不可在思想中低估说方言恩赐的价值。不要忘了,圣灵只有一项神圣的工作。引用主的一句话,“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不是凭自己说的……祂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祂要荣耀我。”圣灵的工作就是荣耀基督。我相信神的许多敬虔儿女对此感到困惑。许多人对我说,我正祷告求圣灵进入我生命里。我们若是基督徒,这个祈求就很愚昧,因为我们所以成为基督徒,就是因圣灵已经进入了我们的生命中。但他们又说,他们指的是圣灵充满。这是另一回事。有人说,他们追求圣灵充满,却末得着。如果进一步问他们,圣灵充满的记号是什么,他们就会承认,他们希望有一些确定的经历,生命注入奇妙的能力,能够认识、感觉到圣灵。

圣灵来,不是要让人感觉到祂;祂来,是要人感觉认识基督。使徒在这里说到一个共同的要素,是接受各种恩赐的结果,那就是造就。“说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讲道的,乃是造就教会。”,恩赐是为了建立。恩赐的赐下是为了建立,增长,发展。不论说方言也好,作先知讲道也好,那是他们共同的价值。

但也不可忽略二者的差异。它们虽然有共同性,但“说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讲道的,乃是造就教会”。两项恩赐都没有错,都是好的,都有价值,但必须注意其中的差别。人若有说方言的恩赐,他们发出极狂喜的赞美之词,就像五旬节一样,别人听出他们是在述说神的大作为,颂赞祂治理的荣耀和恩典。五旬节那天最宝贵的是,人们明白门徒所说的;说方言不只是说另一种语言,它有更多的含义。那是心中狂喜的表达,目的在造就。使徒说,人若有这恩赐是好的。他可以去使用,但不要忘记,使用这恩赐时得造就的是他自己,他从热烈的赞美中得到力量。这是一项大的恩赐。

至于作先知讲道,不单使用这恩赐的人蒙福,并且听的人也受造就。这是很大的区别。因此保罗说,作先知是更值得羡慕的恩赐。为什么?因为它能建立身体,造就教会,建立基督的整个器皿,就是祂属灵的身体。说方言固然不错,但说的人必须确定在场有人能翻译。使徒说,“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他谨慎地不去贬低这恩赐;但有一项更大的恩赐。“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你若在人面前说方言,一定要能向他们解释你所说的。如果作不到这一点,就当在人前闭口。

我们立刻看见这里在运用爱的律。“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当我们受爱之律管理时,就知道何者最佳;爱绝对不以自己为中心。我们若为了造就自己的生命而追求一项恩赐,这恩赐可能会赐给我们,但它是次要的。恩赐的真正价值在于使别人蒙福。

保罗的论证(6-25

保罗继续阐明这一点。他的论证分成两部分:

1.第6-19节,他将作先知讲道的恩赐与说方言的恩赐在教会里的影响作比较,指出前者的强处。

2.第20-25节,他指出先知恩赐的重要在于它对化外之人、不信者的影响。这里有两个重点。

使徒以自己为例。“我到你们那里去,若只说方言。”有趣的是,保罗说过,他说方言比众人都多。毫无疑问的,他遵从了所教导给他们的原则,若没有人翻译,他只在私下说方言。即使他有说方言的恩赐,对聚集的人而言也无多大价值。

然后他用了四个词。“若只说方言,不用启示,或知识,或预言,或教训。”这四个词的含义都很简单清楚。保罗说,他若只说方言,而不作这四件事中的任何一件,那么他到他们中间,对他们来说是一无用处的。说方言或许对使徒有益,但他情愿不在别人面前使用这恩赐。

他又以音乐为例,我们毋需详述。他说到箫,琴,号,以及乐器发出声音的必要。号一定得吹出声响,否则不能召集人预备打仗。保罗强调的是,所发出的声音必须有意义。或许有狂喜的言词,但若无人翻译,它就没有意义,失去了价值。没有翻译的方言是无益处的。所以保罗告诉他们,当求翻方言的恩赐。他们若有说方言的恩赐,就当求翻方言的恩赐。

那么当如何作呢?“我要用灵祷告,”那是指说方言,“也要用悟性祷告,”指翻译。“我要用灵歌唱,”那是说方言;“也要用悟性歌唱,”指翻译。因此,你们要求翻译的恩赐。他作结论说,他宁可用悟性说五旬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他情愿说五个字──基督为你死──也强如说一万句方言。

20-25节的关键在第23节。保罗将眼光放远。基督徒聚集敬拜的时候,可能会有不信的人进来,他们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因此要记住他们。说方言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讲道是造就教会。但这些人怎么办?请留意保罗如何开头。先注意背景。他是写信给哥林多人。他说,不要在心志上作小孩子。但他又说,要作婴孩。这是两个不同的词。婴孩比小孩子还年幼。在心志上要作大人,在恶事上要作婴孩。这里的背景是,有些东西潜入了哥林多的教会,他们以拥有某项恩赐而洋洋自得,结果产生了裂痕和嫉妒。在这方面要作婴孩;但在心志上要作大人,完全成长,充分发展。这就“大人”一词的含义;要充分的发展。

他继续论到说方言的事。他说,方言是给不信的人作证据。五旬节那天也是如此。但如果不信的人进来,只看到说方言的恩赐,他会作何感想?他会说,你们癫狂了。假设一群人在教会聚集,只说方言,没有讲道,没有翻译,不信的人会以为这些人都发狂了。五旬节那天众人也这么说。他们说使徒喝醉了酒。因此彼得必须站起来讲道,向他们解释他们认为疯狂的事。

保罗实际上是说,要把眼光放在那些不信的人,无知的人身上。如果他周围的人除了方言,不说别的,他不但无法明白,而且要说你们是癫狂了。但是如果你们用先知的恩赐说话,一个接一个向他见证福音的大能,那人就会受责备,知道自已的罪,进而相信,来到神面前,承认神是与你们同在的;你越能在悟性上接近他,你所讲的对他就越实际。这段经文从头至尾强调的是理解力,亦即,悟性。有些事我们不能理解,例如说方言的狂喜经历。我怀疑自己有这方面的恩赐。我读到保罗被提到三重天的记载,我一点不能了解,因为我从末有过类似的经历。我有的是不同的经历。当然在我经历的高处,我可以在教会里用口颂赞,毋需翻译,这样作能造就我,却对别人没有益处,特别是不信的人。本段的第二部分尤其吸引我。如果一个不信的人进来,我们应该绐他一些东西。因此我们要用作先知讲道的恩赐,带领他相信,使他降服在神脚前。

总结本段经文的教训,我们学到的功课是,恩赐是为服事而设的。圣灵赐的每一项恩赐都是某种形式的装备,为了服事别人。拥有和使用恩赐固然是个人的事,但我们必须用它对别人的影响力来衡估其价值。因此,爱是真正的法则。你们要切切求那更大的恩赐,最妙的道,就是“追求爱”。

虽然这封信是写给神教会的,但本段有很强烈的哥林多教会地域的色彩。或许其中有些不适用于我们,但主要原则还是可以运用在所有教会里。

26-40

保罗在这一段(26-40节)仍然谈论到爱的律:

1.首先我们看到基督徒聚集的一般原则(26节),

2.然后是对这种聚集的特别指示(27-33节),

3.最后再以一般的指示作结束(36-40节)。

基督徒聚集的一般原则(26

使徒此处提到的基督徒聚集不是指公开向外布道、作见证的聚会。他们聚集不是为了向化外人传信息。这里指的是教会的聚会,或者换用我们熟悉的词汇──交通聚会。在这愫的聚会中,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不同的恩赐。有人用诗歌,就是唱诗来赞美神。有人教导,向人解释真理。有人启示,就是宣告某些奥秘的含义。有人说方言,以狂喜的言词涌出赞美。有人翻译方言,通常是在说方言的人说出之后立刻翻译。这些恩赐何等不同!这正是交通的聚会。

我们都对“交通”一词耳熟能详,但有几个人真正明白交通的经历?今日许多教会已不再采用这种形式的聚会了。在交通聚会中,我们可以实现“交通”的真正含义。聚会中没有讲道。肢体聚集是为了交通,各人带来不同的恩赐。我在西敏寺(Westminster)教会牧会时,就有所谓的交通讨论聚会。事前不需要预备,但我们可以感觉圣灵的同在,各人顺服圣灵的带领或说话,或唱诗,或祷告,或发问。这是真正的交通聚会。毫无疑问的,这才是保罗此处所论及的聚会。他所列出的恩赐名单虽不包罗全部恩赐,但从他列出的恩赐可以一窥聚会的情景。我相信教会里没有其它聚会比这样的聚会更生动,更有价值了。

保罗说,“凡事都当造就人。”你若有歌唱的恩赐,就在人面前使用,目的在建立别人。你若有教导,启示,说方言的恩赐,你使用的时侯不是为了荣耀自己,向人炫耀你有这些恩赐。不!使用恩赐的目的是为顾及你四周人的益处。这才是交通。交通(fellowship)一词的字源含义是“凡事相同”。在交通聚会里,所作的每件事都是为了全体的益处,“凡事都当造就人。”通过这些恩赐的分享,个人的相交,整个教会和个人就得着建立。这是有关交通的美丽写照。

保罗在以弗所书4章里,生动、详尽地描述教会,“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他继续说,“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每个人都从教会的元首那里领受了一项恩赐。同一章稍后他又说,神赐下恩赐是为“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基督长成的身量绝对不可能在任何个人里面成就。只有神的教会得以完全时才能显出那长成的身量。但对某一项恩赐而言,其最终的意义在于成全基督的身体。

这就是保罗此处的心意。哥林多教会与神的众圣徒相比,只是一小群人;但是不管他们在那里聚集,所有恩赐的真正价值都在于这些恩赐是在圣灵的引领下使用的,而不是出于人的冲动。因此凡事都当造就人,彼此坚固,最后成全教会。

聚集的特别指示(27-33

然后保罗在这一段(27-33节)作了特别的运用。他再回到说方言的问题上,显然哥林多教会有不少人说方言,并且产生许多难处。他说,“若有说方言的,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且要轮流着说。”这恩赐本身并无不妥,它是一项重要的恩赐,只是看人如何使用。应用的方法很简单,却是至关紧要。他们不可同时说方言,必须轮流说,并且有人翻译。“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

他继续下去,“至于作先知讲道的,只好两个人,或是三个人。”有人能解释,说出神在这个交通聚会里的心意,就让他们两个人,或三个人说。“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他们不是领受,或相信所说的,而是“慎思明辨”。

“若旁边坐着的得了启示,那先说话的就当闭口不言。”保罗是在安排聚会中的次序。有人使用说方言的恩赐,有人翻译,有人使用作先知的恩赐;或许坐着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得了启示,得以洞见真理,就站起来分享。这是绝对合宜的打岔,藉以供应他所得的启示。“因为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叫众人学道理,叫众人得劝勉。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

显然使徒心中想到的是这些特别的聚会。虽然他这卷书信纠正的部分已在第11章结束,现在他是论到建立的部分,就是属灵的事,但是他再度看见教会中一些不正确、混乱、分裂的事。所以他谨慎地定下管理这聚会的原则。

下面两节经文被许多人误解和歪曲。请注意这里强调的重点。“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许多人认为保罗这句话和他稍早的言论(11:5)互相矛盾。保罗在那里肯定妇女有权祷告和说预言,他也指示哥林多教会的妇女在祷告和说预言时当如何作。我们若记住哥林多的背景,就明白这中间并无冲突。试读第11章,显然当时哥林多教会有一些妇女正用愚笨的方式来声明她们的自由,就是祷告或说预言时不蒙头;而在哥林多,不蒙头原是妓女的标记。那些妇女宣称他们要摆脱习俗的束缚,在祷告或说预言时不蒙头。因此保罗指示他们应该蒙头。

今日我们仍要奉行不渝吗?我认为没有必要。那是结哥林多人的指示。但原则还是存在的。我们不可用容易使外人误解的方式来摆脱习俗的束縳。那是第11章的禁令。本章中显然这些妇女正在使用一种有害的自由,每一件事都必须照保罗说这些话的含义来决定。“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因为不准他们说话。”“他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这里的“说话”是什么意思?说预言?我想不是。希腊原文这个动词是“laleo”,在新约圣经出现了不下三百次,有许多不同的用法;若要明白它在一节中的意义,就必须参考它的上下文。它可能指谈话,质询,辩论,抗议,喋喋不休。保罗也可能用同样的语气写给男人。男人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因为不准他们辩论,窃窃私语。他们应当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他们可以在家里讨论问题。

保罗警告这些人提防什么?毫无疑问的,在他们的交通聚会里有争论,而妇女在这些辩论,质问,抗议中占有相当确定的部分,她们企图显示自己的自由,但采取的方式却不合宜,以致引起混乱,破坏了教会的和平、安静。或许有人会引用保罗在另一封信里的话,“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提前2:12)。保罗又一次针对另一个地域的情形写信。他也可以这么写:我不愿意人用僭夺来的权柄去教导别人。这就是这节经文的意思。这里我们看到,交通聚会因着某些妇女坚持的自由而被破坏。使徒说,这种事必须禁止。她们若想明白,或学什么,就该停止这一类的争辩,在家里讨论。让她们问自己的丈夫;这种事不可在聚会中进行。

显然哥林多教会里有一些女人喜好争辩,出言草率,这是保罗所禁止的。他当然不是说,妇女不可在教会中祷告或说预言,因为他已经指示妇女当在什么条件下如何在教会里祷告和说预言。不!有些事已经渗入交通的聚会,某些妇女的态度引起争论、尖锐的言谈。这些人应该闭口,将问题带回家中讨论。

聚集的一般指示(36-40

保罗接着作一般性的指示。第36节非常醒目。我们再度看到哥林多的背景。“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么?岂是单临到你们么?”保罗看出哥林多人傲慢的态度,他们似乎自称是神话语的出口。

最后,“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是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请注意保罗语气的肯定,他所写的一切都是“主的命令”。“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罢。”我喜欢另一种翻译,“若有疏忽的,就忽略他罢!”如果有人不肯接受劝告,不服从教导,就由他去吧?

结尾是,“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要切慕作先知讲连,也不要禁止说方言。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这里有两个重要的词,“规规矩矩”即合情合理;“按着次序行”则是井然有序。教会要避免任何反复无常,只五分钟热度,而缺乏次序的方法。回到稍早的话,“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

本段是以那不止息的爱之律作结束。第13章已经对爱有了精采的阐释。保罗将爱应用在说方言和作先知的恩赐上。虽然此处他不过论到三项恩赐,事实上爱之律可以连用在极广泛的领域里。不论我们个人所领受的恩赐是什么,这恩赐都只能在爱的激励下使用。“爱是永不止息。”如果教会遵守这不止息的爱之律,保罗先前在信中提到的那些败坏道德的事就可以消弭除去。──《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