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六、最大的恩赐

 

十二至十四章

  (唱诗)

  如今常存的,就是信望爱,

    信望爱之中,以爱居首位,

  求主以主的爱,激励我的心,

    使我以主爱,爱主且爱人。 (调寄复活他为我)

{\Section:TopicID=188}第九段:论灵恩大小孰宜追求的事(十二章至十四章全)

  保罗曾称赞哥林多教会“在恩赐上,没有一种不及人的”(一章七节)但他们不明白神为什么把这样的恩赐给他们,神把恩赐给信徒的目的,乃为造就教会,哥林多人属于肉体,缺乏爱心,有了恩赐,竟然扬扬自得,目空一切,也有人以为能说方言,就是有圣灵充满,表明他是与众不同,竟而轻看别人,甚至主的仆人讲真理,也不接受,态度反常,好像十二章二三节,甚至有人在讲方言时说“耶稣是可咒诅的”,他们说方言,有真是出于圣灵的,也有被邪灵所附的,亦有因情感冲动,或神怪失常而说方言的,他们不会分辨,只听见有人说反常的话,眼睛朝上,身体发抖,有如唱调,就以为是被圣灵充满了,竟致被邪灵操纵,说耶稣是可咒诅的,也不加辨别,在此说明,即使真正出于圣灵的方言,也不过是许多恩赐中的一种,因为信徒各人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好像身体上的肢体,各有不同的功用。

  十二章大意,论恩赐的平等。

  (一)信徒皆有圣灵(一至三节)得圣灵,并不能以说方言为标准,许多神所重用的仆人说过方言,难道没有圣灵吗?“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所以人心内,诚实认主,就是有了圣灵。

  (二)各种恩赐由圣灵支配(四至十一节)恩赐有许多种,如讲智能语,知识语,信心,医病,异能,先知,辨灵,方言,番方言,九种,都是出于圣灵,由他运行,随意分给各人。

  有一位先生作见证,他的哥哥,信主以后得着医病赶鬼和行异能的恩赐,一次被恶人无理捆绑,要他求天立即下雨,否则要杀死他,他就跪下恳切祈祷,果然立刻乌云盖天,不一回就降下雨来,大众深受感动。

  灵恩在各人身上不同,哥林多人,重看反自然的表现,轻看无反自然表现之恩赐。保罗偏将这些排在前茅,以智慧语摆在第一,先知──不一定要说未来之事,原文即代表者,乃代替神传言,或讲以后预言的话,在这九种恩赐中,方言乃在第八,最后乃譒方言,一般属肉体的人,不会分辨,只会好奇,见有反自然的表现,就以为有圣灵运行,却不知道,身体有肢体,各有功用,“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圣灵的恩赐也是这样。

  (三)肢体的结合在基督一身(十二至卅一节)十二节的基督──不单指救主基督,乃指基督为首的全教会。这基督是集体的基督,救主基督为头,教会为身体,信徒为肢体(参弗二章十五节)神使他们联合起来,各肢体各有功用,没有一肢体不属于其它,所以肢体要彼此尊重,彼此相顾,(十四至廿七节)不可分门别类彼此嫉妒,要团结合作,最后再讲各种职事,有使徒,先知,教师,行异能的,……等,把说方言,列为最后,叫人不要以此为骄傲,教训我们大家同属一体,就要合而为一,(约十七,弗四,腓一章廿七节二章一至四节)肢体不同,但分工合作好像一首不同的乐谱,合奏出美妙的歌曲,最后劝勉“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

  十三章最大的恩赐

  本章大旨,说爱大于一切的恩赐,这和上文并不冲突,因为爱是各种恩赐中的恩赐,人无论有那一种恩赐,都应当有爱,才得谓真有恩赐。

  哥林多教会患幼维病,好像一个小孩子,专门好奇和喜欢反自然的举动,竟以为能说方言,才能得救,不晓得追求研究,保罗就把“更大的恩赐,最妙的道”指示他们,就是本章所论之爱,最大的是爱,(十三节)这是神的本性,新的诚命,律法的总纲,全圣经的要道,因为“神就是爱”,(约壹四章八节)。

  (一)爱的重要(一至三节)一切的恩赐和品德,若没有爱在其中,亦只是鸣锣g钹一般,毫无用处。

  说方言的若没有爱,也等于无用,(十四章十二节)所以要求那造就人的恩赐,有先知讲道之能若没有爱,就不能为神忠实的传言,而造就他人,有信心而无爱,亦只是有名无实(太十七章廿节,廿一章廿一节)能够济助他人,甚至牺牲性命,但也有是因为“沽名钓誉”,或为积阴功德,而丝毫没有出自爱心的,这又算得什么呢?

  (二)爱的真谛,(四至七节)什么叫作爱?“爱”的原文为阿格配,就是爱人的爱,(约三章十六,十三,卅四节)和普通的爱不同,因为非来阿普通之爱,只是“喜欢”和出自情感的爱而已,主耶稣初二次问彼得,“你爱我吗”?是用阿格配,彼得乃是用这普通的爱非来阿回答他所以主心不满足,到第三次,主改用普通之爱的爱字问他。那时彼得知道主心里不满意,所以用普通之爱的爱问他,所以就很惭愧的忧愁伤心起来,同时也必决意以阿格配最高最深的爱而爱主:

  爱──是专求对方的利益,不为自己打算,用“琝唌A恩慈”四个字来总括他的意思,“琝唌迄N是不灰心,“恩慈”,就是用恩惠帮助人,以下再为详论。

  甲 八个“不”字(四节至六节)解释“琱[忍耐”(一)不嫉妒,一个母亲见自己的儿女有知识有进步,只有高兴,一定没有嫉妒,因为其中有爱。(二)不自夸,一个有爱心的人,断不会夸耀所能,高抬自己,轻视别人(三)不张狂,目空一切,令人难堪。(四)不作害羞的事,不为非礼之行。(罗十三章九至十节)(五)不求自己的益处,没有自私的心,自私是世人的通病,佢对所爱的人就不自私。(六)不轻易发怒,免致令人伤心。(七)不计算人的恶,“不念旧恶”,好像自己的儿子以前有恶行,作父亲的一定不计较。(八)不喜欢不义,我有一个儿子和一个侄子,皆供职公家,有发财的机会,而廉洁自守,我非常欢喜。

  乙 四个“凡”事(七节)解释“恩慈”,就是用恩惠去帮助他人。(一)凡事包容,为对方着想,胸襟宽大,虽然有人得罪我,也毫不计较。(二)凡事相信,不怀疑。(三)凡事盼望,即有不善的地方,亦盼望他改正。(四)凡事忍耐,被人误会,也不怨恨,以上一切,就是恩慈待人,求对方的益处,这八个“不”字和四个“凡”事,都是相联不分的。

  (三)爱的时效(八至十三节)“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乃是为神传言,以后人到主前,就不需要传言了。(九至十二节)至于方言,乃是与神灵交,或是布道作证而用,到将来也失效用。“知识”──是人生之光,对神的知识更重要,“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何四章六节)保罗教训信徒,也常说“岂不知,当知”。但与主面对面的时候,知识不再有用,“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结论用信望爱总括以上的一切恩赐,其中最大的是爱,将来大家到主前,讲爱话,唱爱歌,永远不停,彼此永联的相爱,所以在圣经中各种的恩赐,只叫我们羡慕,因为这些是由圣灵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惟有爱,是最大的恩赐,叫我们要努力追求。(十四章一节)。

  十四章,论恩赐的选择

  这一个题目和十二章十一节“圣灵随己意分给各人的”,这一句话,没有冲突,因为选择,并不是勉强要求,乃是体贴神的意思,想教会得益而选择,但仍然遵从神旨意的安排。关于选择,现在有许多人喜欢说方言以为是圣灵充满的特征,日夜祷告追求,不思饮食,大声喊叫,这样作不能造就信徒,与会众无益(廿七,八节),至于作先知讲道,宣讲神的奥秘,启示人的需要,对于教会有益,亦能造就他人,所以说方言好,能作先知讲道更好,保罗说:“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十八节)但若作先知讲道,代神发言,劝人醒误,认识有神,(廿四,五节)就更为重要。

  有时用方言祈祷,在灵修的时候,单独向神谈奥秘,何等快乐,我虽未有这经验,但相信向神谈话,一定是快乐的,不过这恩赐中,只有自己的益处,不能造就别人,由五节至卅三节,完全论到这一个问题,说方言在聚会的时候,一定要譒译出来,令大家都能听,然后才有益处,所以保罗不用他们听不懂的方言,来在会中讲道,这也是以爱作前题,神是爱,造就人也是为爱,信徒有了爱,在每一件事都要叫人得益,多作先知讲道,领人归主得救,比较更是重要。

  卅四,五节“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乃指任意说话的意思,因为确实的讲和闲谈是有分别的,“若要学习什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就可知这是指着一般无知识而胡言乱语的妇女而讲的。

  总之本章中有两大原则:

  (一)无论何事,不专求自己的益处,乃为要造就他人。

  (二)凡事要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行。(卅七,卅八节)

  在十二至十四章中间,述说神的恩赐多种,神要人作什么工作,就给他那一种的恩赐,目的是为造就教会,建立基督身体,一切的根本,都出于爱,这爱须竭力追求,愿主的爱激励我们,多有爱心,造就他人,荣耀神。

{\Section:TopicID=189}附答复三个问题:

  (一)既然风俗不关紧要是否可以任意随从:

  关于“女人蒙头”,原是当时风俗,我们并不需要学他,各时代,各地方都有各种不同的风俗,但任意随从,甚是危险。(弗二章二节)“今世的风俗”,令人败坏,我们不能效法,但有良好的习惯,也不妨保守,好像中国的让路,敬老……等风俗,可以保留,其它如打牌,跳舞醉酒,妖形怪状的服装,邪淫等都不可效法,剪发不便批评,但服装必须求其大方。(提前二章九节)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装饰”我们是世上的光,坏风俗是一种黑暗,需要我们的光去照明它。

  (二)女人在会中要闭口,为什么讲道也不准?(提前二章十二节)

  “我不许女人讲道”──原文是“教训”的意思,保罗是不准那些自以为聪敏的妇女教训男人,因为在教会大家聚会,有人得圣灵启示讲道或作证,得着真理亮光,受感发言,断不能被人拦阻而施以无谓之教训的,同时当时的女人,知识浅陋,更不配教训男人管辖男人,所以保罗不允许,但是在今日,许多有才学的女子,很有属灵恩赐,在教会中教导人,大得神的使用。

  (三)什么是试探主?试探主,就是不信服主,要主作你所要祂作事,你才服他。

  魔鬼引用圣经的话叫耶稣跳殿顶,但耶稣引圣经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山东教会有一个牧师,病重求主不要令他死,结果将要死了,他遗嘱弟兄们,不要把他安葬,他说他要复活,结果死了两礼拜陈尸屋内,臭气四溢,以致警局干预。这也是试探主,因他以为主若万能,必使他复活。── 周志禹《哥林多前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