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篇 神的教会(一章19节)

 

  读哥林多前书的时候,一开始就碰到一个很耐人寻味的问题,就是谁是本书的作者呢?一般说来,那答案就是保罗。这样的答案不完全对,但是却给我们指出了一个严重的属灵问题。这问题和哥林多教会的实质问题是一样的,反映出神的儿女在对神的事物的认识上很模糊,对神的态度也不准确。这不是吹毛求疵,而实在是见微知着。许多读圣经的人都会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但是碰到实际问题的时候,便忘记了圣经的真实的作者是圣灵。在开始读神的话的时候,我要特别强调的指明,谁把圣经记录下来并不是最重要的,把握着圣经是圣灵的写作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态度不建立好,读神的话就不容易读进神的心意里。

  从人的观点来看,哥林多前书是保罗和所提尼两个人一同出名写的,正如其它的一些书信是“保罗和提摩太”,“保罗西拉和提摩太”,或是“保罗和众弟兄”写的。可是在我们的印象里,这些书信被称为“保罗书信”,所以当然是保罗写的。这也难怪,绝大部分的中外圣经版本都给这些书信加上了一个标题:“保罗达……书”。这一来,就把与保罗一同写信的其它弟兄撇开了,只知道有保罗,不知道神在使用保罗时也同时使用其它的弟兄。不管别人的影响是怎样,我们读一次林前,就看到一次所提尼,读一次帖前,就看到一次西拉和提摩太,读过两次,就看到两次,读过五次,就看到五次,但是为什么仍是只有保罗,而没有别的弟兄呢?人虽然可以这样看不见神所用那些在人眼中是“小弟兄”的,但是神不因此就不记念这些“小弟兄”,祂还是把他们的名字和作工记录留在圣经里,世世代代的记念着他们。

  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目的是要让神的儿女们看见我们自己的本质是个什么样子,看到了这个光景,也就是看到了在哥林多的教会的混乱的实质问题。人的眼睛看人是最老练,看神就很生硬;人的心思高举人(自己)也是最老练,要高举神就很不甘心。在注意人的时候,只注意“大人物”,却不把“名不见经传的人”也放在心里,就是神亲自点了那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的名字,我们也会视若无睹。我们只要人的大,却不理会神的心。在哥林多的教会的问题就是在这一个基点上出来的,教会成了以人为首的团体,教会成了以人意为结合的根据的组织。

  从以弗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教会在神永远的计划中的地位、荣耀、和丰富的事实,神把祂永远的心意放在教会身上,为要使教会成为‘圣洁没有瑕疵’,祂要叫教会成为‘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也要使教会成为祂的杰出的艺术品,在宇宙中展览出祂的恩慈、智慧、能力、和荣耀。祂更要藉着教会来对抗那空中的掌权者魔鬼,并且要胜过牠。神的心意要建立教会,好使教会成为神自己的安息所在。撒但要挑动基督徒的肉体,叫他们不自觉的,或是在自以为是的火热里来打岔神的工作,在哥林多的教会走入了撒但的圈套,许多神的儿女也是同样的落在这个圈套里。神要建立祂的教会,神就向祂的儿女们说话,叫神的儿女们苏醒过来,脱离撒但的圈套,转回到神的心意里去。在哥林多前书里,祂向神的儿女们就是说了这样的话。

教会是什么

  一章二节很清楚的给我们指出来,教会不是普通的地上社团组织,而是‘在基督耶稣里蒙召作圣徒的,以及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在组成教会的分子来说,他们都是蒙恩得救的基督徒,他们不是凭着自己所有的来到神的面前,而是因着信靠基督耶稣作救主而进到基督里,让基督的圣洁使他们成为圣徒,不是说他们在生活上已经进到完全成圣的地步,而是基督成了他们的圣洁,他们就成了圣徒,因着基督,得救的人在神的眼中就成了圣徒。这些得救的人联在一起,就自然地组织成了教会,教会就是有基督生命的人的联结,不必依靠组织法和组织系统,只要有主生命的人自然地联结在一起,那就已经是教会了。

  从地域的范围来说,就是以这一封书信为根据来看,也能清楚的看出,教会是包括了在哥林多这一个地方的教会,和分散在其它各个地方的教会,也就是说教会是包括了在全地上所有神的儿女。每一个神的儿女,不管他分散在什么地方,都是同在这一个教会里,不分彼此,因为‘身体只有一个’(弗四章4节)基督只有一个身体,所以在神的计划中也只有一个教会。林前一开始就指明了教会是什么,就是明确的说出神建立教会是依据这个安排来进行的。

神的教会

  教会只有一个,那就是神的教会,教会是属神的,教会的主权是神的,教会内容是根据神的,因为教会是神的教会。把神从教会中拿开,教会就不成为教会了,教会的内容若不根据神,那就失去了教会的见证,地位上虽是教会,形式上虽还算是教会,但实质上却没有了教会的见证,没有了神在人中间彰显的事实。

  教会是神的,这一个认识和操练很重要,没有看到这一点,教会定规要出乱子,不是人在教会作头,偏离了基督,就是人把教会当作私有的财产,在教会中胡作非为。我们若是看到教会是神的,我们自然会生发敬畏神的心,一心一意的寻求明白神的心意,照着神的心意去活出神所要的那一个见证。因为我们被召,是为了‘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章9节)。我们不是宣扬自己,而是宣扬神,在地上代表神,让人从教会中看见神。只有看见了‘神的教会’这一个事实,我们才懂得服在神的权柄下,照着神的话来活出神的心意,见证神的荣耀和权柄。

  教会之所以是神的,是根据这样的一个事实:教会是神‘用重价买来的’。就是神用祂怀里的独生子作代价买回来的,基督所受的痛苦、基督舍去了的性命、基督所流出的宝血,每一点,每一滴,都叫我们不能保留自己,更不敢越过神的界限,只能低头俯伏在神的面前,承认我们是神的,教会是神的教会。

在哥林多

  神在地上要得着祂的教会,在全地上只有一个教会。虽然信主的人因着地域和环境的限制,分散在地上的各处,不能都聚在一起,但这样的分散并不妨碍一个教会的见证。我们平常说惯了哥林多的教会,在意识中把在这处的教会看成是属于哥林多这一个地方的。事实上,主的灵在这里特别要我们去注意,神的教会是一个,其中有一部分是在哥林多这一个地方,在哥林多这一个教会不是另外的一个教会,而是神的教会的一部分。正如有许多中国人分散在世界各处,但是不管他们如何的分散,他们仍然是中国人,是中国人的一部分。

  在圣经上所记载的教会的称呼,有‘在哥林多神的教会’,有‘加拉太的各教会’,有‘在神我们的父与主耶稣基督里的帖撒罗尼迦人的教会’(原意直译,意即住在帖撒罗尼迦这一个城里的人,包括了各个不同的民族),也有‘在宁法家里的教会’,还有‘在那里(安提阿)的教会’(直译)……等,这些教会的称呼,让我们看见教会只有地区性的分别,或是在一个城市里,或是在一个省分内,或是在某一个人的家里,不管在那里,都是神的教会。在地上的教会与教会之间只有地区性的分别,或是不同的聚会地点的分别。在这个地区性的分别以外的分别,都是把神的教会只有一个的见证拆毁掉的,也是把神的教会转化成人(团体)的私有财产的心思的根源。

  根据圣经上教会的称呼,明显的给我们指出,神在全地上只在一个教会,更进一步说,神在全宇宙中只有一个教会。这一个教会分散在全地的各处,每一处地方上的教会都是神的教会的一部分,虽是各教会有各自独立的行政组织,但是有一个属灵的关系把众教会连结起来,把神的教会的见证显明出来,地域的分散并不破坏教会合一的属灵事实。在约翰福音十七章里,主为属祂的人祷告就是求父显明这一个事实。

同有一位主──基督的权柄

  ‘基督是他们的主,也是我们的主’。这里的‘他们’是‘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我们’是‘保罗和所提尼’加上‘在哥林多神的教会’。不管地域的限制如何把教会分散,教会只有一位主。在哥林多的教会的主是基督,在各处求告主名的人的主也是基督,基督就是教会的主,因为只有祂是教会的头,而教会是祂的身体。教会既是同有一位主,那么主在各处教会的带领应当是同一样的,要是当中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必定是基督在某些教会中并没有作主,或是在各地的教会都不以主为主。

  圣灵在这里指出这一件事情,明显的是要把神儿女的眼睛带向一个事实,就是基督的权柄。教会能否把身体的见证活得出来,就得看教会接受基督的权柄到什么地步,基督的权柄在教会中越大,身体的见证显出就越强,反过来说,基督的权柄在教会中被拒绝,身体的见证就暗淡。长久以来,神的儿女不大认识基督的权柄,甚至不知道有基督的权柄这一件事,尤其是在现今的世代中,人的意见和人的见解,透过了“学术”这一件糖衣,充斥在教会内,教会便更注意人的道理,人的感情,而忽视了基督的权柄。“学术”本身不是坏事,但当“学术”和基督的权柄不和谐时,我们当放弃会改变的“学术”,而持守那不变的基督的权柄。

  基督的权柄是透过神的话显出来的,也可以说,神的话就是代表着基督的权柄。我们用什么态度对待神的话,就反映出我们对基督的权柄是接受还是抗拒,完全的接受才是真正的接受,局部的接受也就是局部的保留,这一部分的保留,实质上便是抗拒基督的权柄。教会的一切混乱都是根源在不接受基督的权柄。人常用传统和习惯来代替圣经真理,人也常根据人的见解来偏离圣经的真理,甚至漠视圣经的明文而自行其是,这些现象造成了教会各色各样的混乱,有历史性的,也有创新的。但不管怎样,教会的见证就被破坏了。有一件事情我们必须要认清楚,没有基督的权柄的基督教,或者说没有基督的基督教,不管她外面的工作如何庞大与成功,那对神的永远计划仍是起着消极的破坏作用,转移了一些神儿女对主的正确跟随。

  圣灵在哥林多前书里一开始就说这样的话,绝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形式的,而是对着哥林多的问题,从正面指出他们在认识上的缺欠。这一封信不单是写给在哥林多的教会,也是写给各地的神的儿女们。因此,我们读的时候,不能把它单看为哥林多的特有问题,必须要看到,那也是我们所有的问题,在哥林多的教会的无知也是我们的无知,他们在认识上的缺欠,也是我们的缺欠。

教会被召的目的

  ‘神是信实的,你们原是被祂所召,好与祂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同得分。’(9节)神把祂一切的荣耀和丰盛,有形有体的给了祂的儿子,但是神不满足于只有祂怀里的独生子得着这一分的荣耀和丰满,所以祂定规了‘要把许多的儿子领进荣耀里去’,叫所有的儿子都在祂独生子基督里得着这一切的丰盛。这许多的儿子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与基督一同复活,又与基督一同活过来,更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这许多的‘一同’都是说出了我们都要进入基督里成为一体,一面是成为基督的身体,与基督合而为一;一面又成为基督的新妇,让基督把教会洁净,造成一个荣耀的教会献给祂自己。不管从那一面来看,教会的被召都是为了要与基督一同得分,基督从神那里得了什么,教会也从神那里得着什么。

  有一件可注意的事,神的儿女不是个人去承受基督从父神手中所得着的,没有一个人能承受得完基督所有的,而是许多的个人连结成一个整体──就是教会,这样才能成为盛装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器皿。这个事实提醒我们在神永远的计划中事奉神的时候,不是单注意罪人得救的需要,也同时要注意神的儿女进入身体见证的需要。罪人得救是让神得着建立教会的原始材料,身体的建造完成是让神得着盛装丰盛的器皿,缺了其中一样就不完整。

教会的一切是依据基督

  基督既然是教会的头,教会是祂的身体,那么教会的一切都应依据基督,才能被造成盛装基督所有的器皿。教会若是偏离了基督,就没有可能去满足神的心意,也没有可能去成就神的计划。因此,教会必须是紧密的联于元首基督,也必须是绝对的依据基督。一切不出于基督的,或是不依据基督的,摆进教会就不合宜,并且要叫教会受损害。我们也许不觉得这事的严重性,但教会的历史却给我们证明了这事是千真万确的。

  一章七节首先说出了,基督是教会的盼望。教会并不要在地上得着名声,也不要在地上得着财富,更不要在地上得着权力,教会所盼望的是‘等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主一天不显现,教会的盼望就一天没有达成,但主终有一天要来,那时教会就要见主,并要一同进到主的荣耀里。在还没有见主以前,教会该是如何等候主的显现呢?是凭自己的喜好来预备见主吗?不是的,绝不可以这样的,因为‘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凡向祂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祂洁净一样。’(约壹三章23节)是主自己作我们的标准,使我们有依据来预备自己,等候在荣耀中面对面的见祂。

  八节又说出,在等候祂的人身上,祂要负责把他们带到‘无可责备’的地步。‘祂必坚固你们到底’,说明了祂主动的负起教会的责任,只要教会照着祂的心意等候祂,教会必因着祂的负责,在审判的日子成了无可责备的。这不单是说主赐给我们那圣洁的地位,并且祂还作了我们的生命,在我们的里面催促我们去拣选神所喜悦的,也禁止我们去触摸那些神所不喜悦的。很实际的在我们的生活中照管我们,扶持我们,鉴察我们,拆毁我们,也建立我们。从拣选我们得恩典的那一天,祂就负起我们的责任,我们若接受祂来负我们的责任,我们就照着父神的心意给造成盛装神丰盛的器皿。

  九节说得更清楚,‘你们原是被祂所召,好与祂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同得分。’这分是先给了主,然后是我们与主一同得着。或者这样说,是主替我们去接受过来,然后就交给我们享用。神不把祂荣耀的丰满交给别人,只是单交给祂怀里的独生子,透过祂的儿子,再交给在祂儿子里面的人。‘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西二章910节)这就是说,在基督以外,没有神的丰盛,神也不会将祂的丰盛放在基督以外的人、事、物里。因此,只有基督是教会在神面前得分的根据。是基督先从父那里得分,也是基督替我们从父那里接受我们的分,我们的分是在基督里,离开了基督,我们就要失去我们的分。

  因着这三点,一是基督是教会的盼望,二是基督负教会的责任,三是基督为教会接受神的分,明确地向神的教会说出,教会必须依据基督。不以基督为依据,教会固然不能显出身体的见证,并且还要大受亏损,也叫主的名受羞辱。──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