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篇 属肉体的样式──分门别类(一章1017节)

 

  从外面来看在哥林多的教会,他们是蛮不错的,保罗固然可以为他们的蒙恩而感谢神,圣灵也给他们见证说:‘你们……凡事富足,口才智识都全备。……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工作有了,恩赐有了,智识也有了,一切所需要的都有了,也有不少人得救了,甚至是对基督的见证也在智识上有一点知道(参考6节),人可以因此满足了。可是神没有因着他们在外面有了这许多就满足,事实上,神在哥林多的教会中得不着满足,因为他们样样都有了,就是缺少了基督的权柄,这一样的短缺,把他们所有的一切加起来的总和都打翻了,正如启示录中的以弗所教会一样,落在主的责备中。

  因为缺了基督的权柄,在哥林多的教会中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混乱与败坏,把基督的身体的见证全破坏了,破坏了身体的样式,也破坏了身体的内容。没有基督的权柄,人就可以随己意作主,正像士师时期的以色列人一样,因为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结果把教会弄到一个地步,有教会的名而没有教会的实,有教会的地位却没有教会的见证。

分门别类破坏了神所要的见证

  神的教会只有一个,各地的教会都是在这“一个”的里面,也分别在各地见证教会虽然分散在全地,但仍然是一个教会。这一个见证不单是显明神的儿女们是出于一个源头,而且也显明神的儿女们是归于一体,好承受父从创世以来所定规的荣耀。只有一个教会才能明显的见证那独一的神和唯一的救赎。神的见证是清心寻求神的人所喜爱的,但却是撒但蓄意要破坏的,因为它不能容忍神的计划成就。因此,它不住的挑动人的肉体,叫人的眼目只看人所有的,却不看父神的心意和基督的权柄。

  在教会的历史里,撒但不住的挑拨神的儿女在基督身体的见证上闹分裂,强调各自间的不同而彼此分别。在使徒行传六章里,我们看见当时的基督徒差一点就因不同的语言而失去同心,造成彼此埋怨的局面。到了写哥林多前书的日子,在哥林多的教会中就真真正正的分成了几个小集团。主的话明说,‘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一章10节)可是他们没有体贴主的心意,就是要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一章12节)‘属基督’本来是正确的,但是拿‘属基督’来与弟兄们造成分别的局面,那就变成坏事了,把好事也弄坏了。‘都说一样的话’是说基督要说的话,‘一心一意’是把基督的心意作神儿女们的心意。离开了这一样,神的儿女就都说人要说的话,你说你的一套对,我一样说我的一套才对,他也说他的一套最合理。结果呢!人的话越说得响亮,神的见证就越萎缩。

分门别类的本质──高举人

  教会是主从世界分别出来的。这些蒙恩得救了的人,他们虽然仍旧在地上活着,虽然仍旧会受着旧生命的影响,但是教会的性质是属灵的,内容是属灵的,目的和方法也是属灵的。教会属灵的情况不正确,虽不因此而失去教会的地位,但在神的计划中,教会就起不了神托付与教会的作用,成了一个‘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这样的一个宗教组织。

  教会属灵的情形遭受破坏,最明显的莫过于主的地位给主以外的人、事、物来代替。人的本性是喜欢高举人,其中也包括高举自己。人的自己一出来,主就给摆放在一边,人就只看见人和人的理,并不留心主和主的权柄。这一来,教会的属灵情形就完了。所以圣灵透过保罗带给在哥林多的教会头一件该受责备的事,就是在他们中间分党分派,不是轻轻的责备,而是重重的斥责。并且还指出分党分派的本质性的问题,就是在神儿女中间高举人。许多的事情,从外表来看也许是无足轻重的,但是这些人以为并不严重的事情里面,都是受着非常严重的原则在支配着,这些“小事”可以把教会整个的损毁。哥林多前书用了许多的篇幅来揭露这件事,也对付这件事,差不多整本哥林多前书都是贯串着对付人自己的讯息。

  在“保罗派”的人眼中,保罗是最了不起的,别的人都不行,只有保罗才行,不是“保罗派”的人都不是正统的,全是无知的人。在“亚波罗派”的人眼中也是一样的看其它的弟兄们,他们看亚波罗的主张最有学问,有学问的就是正确的。“矶法派”的人却说,只有彼得手中拿着天国的钥匙,彼得以外的人都不算数。“属基督派”的人振振有词的说,“保罗,亚波罗,矶法,都是仆人,只有基督是主人,你们要仆人,我们可不作你们的傻事,放着主人不要却要仆人,我们是要主人的。”骨子里面还是人。这太清楚的给我们看到分门别类的本质来了,就是高举人,就是以人作中心。既然是人作了中心,是我所赞佩的人,我无条件的跟从,他就是错了,在我的心中他仍旧是对的;不是我所赞佩的人,他们的对也是错的。所以在教会中,“保罗派”的人一提意见,“亚波罗派”的人就反对;“矶法派”的人一说话,“基督派”的人就不表同意,教会四分五裂,不说一样的话,没有一心一意,只有互相对抗,彼此的攻讦。什么是教会,什么是基督的身体,什么是神的心意,什么是神所要的见证,都一古脑儿丢掉了,只要我这一派能出头,还管他什么基督的权柄呢!只要我这个人受了人的拥戴,还管他什么神所要的见证呢!

  教会的分门别类,不单是羞辱主的名,也损害了神的工作。主绝不同情,因此圣灵的责备大大的临到了在哥林多的教会,也临到了在地上的众教会。

‘基督是分开的么’(一章13节)

  在父的怀里只有一位独生子,在十字架上成就救赎的只有一位耶稣基督,在神的安排中,基督只有一个身体,羔羊也只有一位新妇。只有身体没有头的是死人,一个头却有几个身体的是怪人。分门别类叫在哥林多的教会既“死”且“怪”,圣灵不得不重重的质问他们:‘基督是分开的么?’基督只有一个,基督是不能分开的,把基督分开就是不认识基督和祂的工作,也不认识十字架的实意。

  我们都是奉主的名受浸,也都是奉主的名祷告,事实上是只有一位主。可是分门别类的事一出现,在神儿女中间也就随即出现一种不正确的心思,虽然都是基督徒,可是我信的主和你信的主不一样,或是说,我信的主比你信的主要好一点。这太可笑了,究竟有几位主呢?人的愚昧把主分开了,基督岂是能分开的么?基督是不能分开的,可是人偏要作把基督分开的玩意。人的眼睛太容易看和自己本身有直接关系的人、事、物。很容易就把自己调和在这些人、事、物的里面。保罗领他信主的人,他就自动的成了“保罗”派,是亚波罗给他带领和造就的,他就甘心作“亚波罗派”,这些是人的愚昧,但人却喜欢这种愚昧,也欣赏这种愚昧,并以这种愚昧为乐。一些人要抬举保罗,但保罗体贴神的心意,不接受人的抬举,反倒站在主的一边质问那些喜欢活在愚昧中的人:‘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么?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浸么?’保罗不以他作工的果效归入自己的名下,他清楚的知道基督是不能分开的,所有事奉主的人的工作果效都是归入主的名下,不归入主名下的,就是分门别类。

现在的分门别类──宗派

  哥林多的分门别类是在一个地方教会中出现多个不同的小集团,这种小集团的原则在教会历史的发展中并没有中断,反而变本加厉的成了今天基督教中门户严紧的各个宗派,在神的教会中出现了多个不同的世界性的集团。不管在范围上是如何的起了变化,但原则上仍然是‘分门别类’,仍然是不在主的心意里,仍然在破坏教会的见证,没有显出在基督里的合一。虽然每一个宗派的起头都有一段好的历史,也有在神面前蒙记念的地方,但是历史发展的结果是成了宗派,那就越过了神的心意,作了神不能说“阿们”的事。体贴神心意的人都不该因为各宗派都曾有好的历史就接受神不喜悦的历史结果。

  宗派实在是教会历史遗留给我们的重担,它不只割裂了神儿女真正合一的见证,也伤害着神儿女的感情,一些不信的人常向基督徒发这样的问题:“你们基督徒既说是同信一位神,但是为什么分成那么多的会别,究竟那一个会才算是真的?”这话听在体贴神心意的基督徒的耳朵里,实在是叫他们痛在心里,但是又有口难言,实在找不出合宜的话去回答发问的人。不能回答还算是小事,不体贴神的心意才是大事。历史留给我们这一副重担已经压在神儿女身上好几个世纪了,可是有多少神的儿女看到这事是越出了神的心意呢!太多人柔和的接受了宗派的事实,但却有着一个刚硬的心去对待神的心意。

  许多在宗派里的领袖,个人固然是一心一意的拥护宗派的事实,也创造一些道理来维护宗派的存在,说什么为着持守真理,宗派是必须存在的。不错,真理是必须要守住的,然而是持守整个的真理呢?还是只守着个别的真理呢?长老治会是对的,守住了长老治会的制度而造成了神儿女中间门户之见,这是否抵触了另一个真理呢?受浸是对的,守住了受浸的见证样式而拒绝接待受洗的弟兄,这是否伤害了神儿女们在基督里合而为一的真理呢?弟兄们在个别的真理上作得不对,他们在神面前要负责任,也自有神审问他们,用不着我们借箸代筹,但我们因此而拒绝接待弟兄,分门别类,我们就是带着“持守真理”的口号而落在真理的定罪底下。

  一般人死抓着宗派不放手,守真理的成分恐怕是很少的,顺从肉体的感情的成分多些倒是真的。要守真理的话,对于那些传不信之道的“教会”就该清楚的与他们分别,但是叫人看见的事实不是这样,宁愿和“不信派”携手同坐在桌子上,却不甘心活出在基督里合一的身体见证。该分别的不去分别,不该分别的却要把他们看作是“来宾”,是外人。这些年来,许多中国的基督徒移民到了海外,因此,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大城市里就增加了许多中国基督徒的聚会,这也不是错事,但是在这些事实的里面,宗派情绪都起了不少的指导作用,这就不能说是美事了。像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城,在一个很短的时期内,中国的基督徒聚会如雨后春笋一样,一下子就从原有的几处聚会增加到十几处。福音的出口和基督的见证的增加不是好事么?有什么值得提出来谈的地方呢?问题就在这里,聚会数目的增加不是因为得救的人增加了,或者是福音工作的需要加强了,若是这样,那真是太好了。但事实却是这样,因为移民来多了,原来同在一个宗派里的基督徒也跟着多起来了,这一来,同一宗派的基督徒就离开先前所参加的聚会和事奉,挂起原来所属的宗派招牌,开始一个新的聚会。聚会数目是在这种情形下增加起来的,怎能说是美事呢?是宗派的感情在作怪,同一宗派的人数没有多起来以前,不是好好的能和其它神的儿女在一起么,为什么同一宗派的人增加了,就要另立聚会?这种念念不忘宗派的表现,正反映出在基督徒的心中,宗派比主还要重要。可以违背主的心意,但却不可以放下宗派的宝贝关系。有人还说:“宗派是可以有的,但宗派的情绪就不应该有”,这其实是变相的为宗派辩护。事实上,“宗派”和“宗派的情绪”是互相依存的,没有“宗派”就没有“宗派的情绪”,没有“宗派的情绪”,“宗派”也产生不出来。所以这只是一些自欺欺人的说话,还是不能躲得开主的定罪。

  宗派产生了地盘主义的现象,这种现象在现今人心比较开放的时代里,照理是不应该存在的,可是出人意外的,这种情形还是普遍的存在。某一个宗派的人在一个地方作工,有别的弟兄在附近也传福音,这个宗派的人就不高兴,好像是别的弟兄侵占了他们的地盘。更有甚的,在加拿大某地,一个宗派的负责人很不客气的写公函给另一个宗派,请他们不要在某地作工,因为他们要在某地作工。这些情形正像从前列强要瓜分中国一样,在他们的心中,只有宗派而没有主。服事主本来就没有利害的关系,更谈不上利益的冲突,但是因着宗派的存在,世俗人的那些勾心斗角的情形竟然会在教会中出现。多年前,某一个宗派在印度尼西亚开始福音工作,传道人写回差会的报告里竟然有这样的话:“这里的人们,实际上从没有听过什么叫作 XX 会。”有人认识了主还不算是大事,只有认识了 XX 会才能算是大事。宗派就是这样的代替了主,宗派就是这样的产生地盘主义的心思,割裂了基督身体的见证,圣灵怎能不说出责备的话呢!

  在北美洲某处的一个宗派里,教会发生了一个难处,就是在那一处的教会中,有许多有恩赐又清心爱主的弟兄姊妹,但是因为宗派背景的不同,叫教会的负责人很为难,安排弟兄们的服事又不是,不安排他们服事也不是。我当时给他们指出他们的难处的症结,也劝勉他们放弃宗派之成见,活出身体的见证来,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接受,只有让难处拖下去。

  不错,每一个宗派都有他们在主前蒙记念的历史,每一个宗派,只要不变成了新派,都还有一点点的优点。但是这一些过去的好和现今的一点点的优点,并不足以作为宗派应当存留的理由。退一步说,即使宗派还有更多的优点,也不是主所喜悦的,绝不能变更主对宗派的定罪,因为主的话明明的说:‘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纷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么?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么?’(三章34节)教会成了和世人一样,怎能叫主喜悦呢!主不喜悦属肉体的样式,神的儿女也不该喜欢属肉体的样式。求主叫我们真实的看见基督的身体,脱离宗派的感情和情绪的辖制,在基督里‘都说一样的话,……不……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