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篇 接受十字架对付的人(三∼四章)

 

  哥林多人看自己看得很高,自己都比别人强,彼此各不相让,结果产生了好几个派别,他们甚至以所属的派别为荣耀,看自己的派别最好,别的派别都不行。可是圣灵把他们的本相揭了出来,叫他们看见自己的丑陋。‘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有你们中间有嫉妒分争。’(三章13节)

你们仍是属肉体的

  要认识神和神的事,必须追求作个属灵的人,因为‘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哥林多的弟兄们有各种属灵的恩赐,也有人的学问和才干,他们用这一些来代替属灵生命的长成,用各样的活动来衡量他们爱主的程度,他们看到他们所有的和所作的,就以为自己成熟了,属灵了。这是十分愚昧的见解,如今还是有不少的基督徒像当日的哥林多人一样,仍旧走着属肉体的路,却自己欺骗自己说:“我们是成功的,我们能起作用的。”神所要得着的是属灵的人,神只能向属灵的人显现和启示。一切外面所有的,恩赐也好,学问也好,才干也好,活动的程度也好,都不能叫人属灵,也不能加增人属灵的程度。追求作一个属灵人,必须要服在基督的权柄底下,单单的高举基督。不然的话,那就是人在自我陶醉,圣灵对这样的人不能不说,‘你们仍是属肉体的。’

  保罗在哥林多地方停留了一年零六个月,离开了他们一段长时间才写这一封书信。年日过去了不少,哥林多人外面长大了,里面却仍旧是老样子,从前是婴孩,现在还是,从前不能吃饭,现在也一样的只能吃奶。‘仍是属肉体’的‘仍’字指出了他们的生命没有长大,‘如今还是不能’的‘还’字也指出他们在认识神这一件事上没有进步,不管他们如何的看高自己,事实上他们是活在世界的样式里,满了亚当的气味。也许他们增加了不少智识,可是人还是原封不动,没有接受过十字架的对付。也许是知道了很多道理,也能夸夸其谈的说个老半天,但是旧人还没有被神脱去,所以显露出来的,仍旧是一个属肉体的人,学着世人的样式而行,跟随着世界的潮流,世人以自己为中心而活,他们也是以个人的喜好作追求的目标,世人爱面子,他们也宝贝面子,世人喜欢嫉妒纷争,他们也眷恋着分门别类,世人满足于人的谄媚,他们也陶醉在人对他们的高举。‘你们仍是属肉体的。’

‘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

  人的本性都是喜欢别人抬举自己,没有本领的除了攀附有本领的人以外,心里也暗暗的想望着别人给他称赞,真有一点本领的,他们巴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给人抬举和高举人的都是大大满足人,叫人感到怪舒服的。可是这样在属灵生命的破坏上也一样大得难以计算。真正认识属灵的事的人,他们都经历过十字架的对付,清楚的知道人的本相,在他们的里面不能有体贴肉体的意念,别人给他们抬举,他们感到烦厌,别人给他们称赞,他们心里就生发警惕。在人眼中看来,他们是不识抬举的人,但是在他们的心思里,人的称赞会成为他们的陷阱,叫他们掉了进去,就再出不来,从此就离开了主的心意。事实上,一个经历了十字架对付的人,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没有可夸的,也没有一个人能自夸的,因此接受人的高举就是越过了主的地位。

  亚波罗给人高举了,他心中不喜乐;保罗也给人高举了,他心里也不喜乐,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地位,他们也知道自己与神的关系。‘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三章5节)不错,他们都是主所重用的人,他们都有很深的属灵经历,他们也领了许多人信主,在人的眼中他们的工作是够大的,他们都有条件作一个团体的领导人。但是这些外面所有的表现,并没有改变他们是主所用的人,若不是主使用他们,他们什么也作不成,他们不敢说工作的果效是他们自己的,他们不过是作工的人,照着主的指导去作主的工,他们只是器皿,去完成使用他们的主的心意。他们深知他们所作的是外面的工作,只有神自己在作实际有效的工。‘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三章67节)巴不得作神工人的都有保罗这种心思,都有保罗这样的见识,不在人的面前代替主。一般说来,信徒总是跟着作领袖的人走的,这是没有长成的现象。作领袖的人的地位站得准确,没有代替主,教会的问题就少一些。许多教会的问题,多半是出在作领袖的人身上,他们不像保罗看自己算不得什么,就把神的儿女带到歪路上去,离开主的心意,他们把荣耀和功绩给自己和自己的团体,分门别类的事就从此形成了。

  工人的工作做得好是应当的,这不能算是功劳,作得好,主记念,主有赏赐,作得不好,主要追问。真正作主工的,是根据主的心意去完成主的工。‘因为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更重要的一点,工作的果效是神自己去成就的。因此,作工的人算不得什么,绝不能代替神,一代替了神,作工的人就犯错了,神的儿女也走歪了。看人过于看神,看团体过于看神,都是叫神的儿女离开身体见证的原因之一。圣灵要叫人看见保罗心中所存的意念,巴不得神的儿女看神过于神的工人,重视神所要的见证过于工作。保罗自己也真的愿意所有在神儿女中间作带领的,里面都建立这样的态度,“我算不得什么,我所作的也算不得什么,惟有神和神所作的才是我们所该尽心去注意,去跟随的。”

‘我们是与神同工的,你们是神所耕种……建造的……’

  ‘与神同工’明确的说出,在神的工作和计划上,神是主人,是主动的。作工的人是仆人,是被动的,是跟随神的心意去完成神所要作的。神所要作的,神的工人就作,神要怎样作,作工的人就怎样作,神不要作的,神所用的人也就不要去摸,无论是目标、内容、或是方法,都是依据神的安排和定意,绝不越过神的权柄,这才是真正的与神同工。不是代替神出主意,也不是请神来批准人的计划,与神同工的人只是单纯的随着神的心意去决定自己的动作。看到了神的工作真正的实况,我们也就能看见不能高举人,只能高举神的原因。

  人所要作的是人自己以为对的,以为美的,但不一定是在神的心意里。人所要作的绝大部分是为了满足人,满足自己,甚少会为了满足神,也很少会考虑到神永远的计划。人只要叫自己的感情,感觉和意念得着满足,人就欢天喜地了,神的心意成就了多少是管不着的。人可以愚昧,神却不因人的愚昧而隐藏祂的心意,祂要在神儿女们身上收割丰盛的生命子粒,因为我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祂也要在神儿女们中间得着安息的居所,因为我们‘是神所建造的房屋’(三章9节)。因此一切不能叫人遇到神荣耀的,不能叫神的生命彰显的,和不叫神享用安息并叫神心意满足的,尽管人以为美,真正与神同工的人都不会跟随上去。他们只有一个心意,单单的跟随主。他们不建立自己的名声和地位,他们只愿意看见神在神的儿女们的里面有正确的地位,因为他们是与神同工的。

‘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

  主的工人接受十字架的对付,懂得隐藏自己,单单的显露神自己,神的儿女们也该学习同样的功课,让人更多的隐藏,让神更大的彰显。保罗说他自己‘好像一个聪明的工头’(三章10节)。聪明在什么地方呢?聪明在他照着主所赐的恩来作工,既是照着主的恩来作,人就没有可夸的,人应当隐藏。保罗这样作了,别的人也该这样作,所有神的儿女都该这样作,都在十字架的路上跑,接受十字架的雕琢,都让十字架厌碎,深深的体会我们都要在主的面前交帐,在主的审判台前显露。因此,应谨慎的在这属灵的工程上建造他自己的那一分。有些弟兄以为人得救了,就成了活石,不必去注意建造。因为既成了活石,就自然的在建造中。但是圣灵在这里提醒我们,要注意在建造上好好的照主的心意完成各人所该作的一分。

  基督是那唯一的根基(三章11节),是神已经确定了的事实,再没有别的可以代替祂,因此,一切的建造是根据祂,配合祂,也不能离开祂。这个根基不能废去,人不能给祂增加或减少,所有的建造工程都在祂上面进行。神给我们指出了那建造的要求,必须在神的面前经得起严格的试验,‘因为那日子要将他表明出来,有火发现,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三章13\cs1615节)这一个严肃的事实现在重重的提醒我们,在神建造祂安息的居所这一个工程上,我们必须要照着神的心意,又藉着神的恩,去配合神这一个建造。若不配合神的建造,不管人在地上作了多少的事,在那一天,他会发现除了得救这一件事还能保留下来以外,其余他自以为有和以为对的都在神的面前给烧个精光。这就是基督台前的审判的结果。(参林后五章10节)能配合神建造的,即使人所作的在别人的眼中看为小,在那一天,他不能不和主在荣耀中同享主的丰盛。

  问题不在工作量的大与小,而是在建造的材料是什么。金、银、宝石在体积上虽小,但价值却是贵重;草、木、禾稓的体积虽大,但价值却是低贱。更重要的一点,还是在神的审判面前,这些能否经得过神的性情,包括神的圣洁,公义的考验,能不能显明是从神的生命中出来的。在神的眼中,只有从基督出来的,带着基督性质的,才是贵重的,才是金、银、宝石。一切从人出来的,不管在人眼前能作出何等的眩耀,在神的眼中都是卑贱的,都是草、木、禾稓。这一个比方,应当叫神的儿女苏醒,一切的建造都是为了叫神的殿完成,就是让神在地上得着安息的居所,人任何的掺杂都阻碍神的建造,人任何的代替都叫神的工程受损害。

‘若有人毁坏神的殿’

  在现今这一个世代,神的殿就是神的教会,祂一心一意要建造这一个家,好引进神计划的完成。很多基督徒只有物质观念的殿,以聚会的礼拜堂为殿,明明的忽略了‘岂不知你们就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么’。是神的儿女合成神的殿,神的灵住在神的儿女里面,要从神的儿女中间显出神的荣耀,丰满、和神的权柄,让基督的身体见证显出来,使教会成为‘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神就在其中得安息,如同在创造中歇了祂的工一样。

  人的愚昧常常站在神的对面来阻挡神,在哥林多的基督徒的分门别类就是如此阻挡神,他们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他们让自己的愚昧显露还自以为得意,像在林前十一章里提到他们在主的桌子面前还是分门别类,只顾自己的满足,还洋洋得意的,不知道因此而引来了神的管教和鞭打,甚至有身体死亡的。神在这里明明的提出了警告,‘若有人毁坏神的殿,神必要毁坏那人。’(三章17节)教会的合一,或是身体的见证,是神所重视的。损害身体的见证,就是损害神的圣洁,也损害神的性情,更是阻碍神的计划的执行,这是神所要定罪的,他早晚一定被追讨的,‘因为神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一切把神儿女分开的动作,都是起着损坏神殿的作用,一切不在神心意里的活动,也一样的起着损坏神殿的作用,不管这些活动是怎样的举着“为主”的幌子,也改变不了对神的殿起了损坏作用的事实。

‘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你们的。’

  人的愚昧是只看见自己以为有的,自己所宝贝的,却看不见神为他所预备的是什么。因为人只看见自己,所以对着神的丰盛,人却好像变成了瞎子,说得轻微一点,也是变成了一个近视眼。拿着自以为有的一点点,就趾高气扬,却不知道所夸耀的真是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一点点,学问也好,地位也好,权势也好,才干也好,摆在神为属祂的人所预备的丰盛面前比一比,那真是微不足道。人能看到自己所能看到的就自以为了不起,以为是高人一等了,自起炉灶,自立天下。神的儿女也落在这一种人的智慧里,就是夸耀人手中所拿着的那么一点点。圣灵不叫神儿女停留在这种形像智慧而实质是愚昧的光景里,祂要张开神儿女的眼睛,使他们能看见基督就是万有,我们在基督里已经得着万有。因此,不再作愚昧人,要脱离人的愚昧,作个有真智慧的人。

  看到了在基督里万有是我们的,我们就不会因自己所有的一点点,或是和我们有密切关系的人所有的一点点,便向着别人神气,这样的神气只不过是显出人的愚昧无知。‘所以无论谁,都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你们的。’(三章21节)保罗不只是属于“保罗派”的,而是属于你们(全教会)的,亚波罗也不是单和“亚波罗派”有关系的,他也是全教会的,神的工人是教会所有的,教会却不是工人所有的。‘或保罗,或亚波罗,或矶法,或世界,或生,或死,或现今的事,或将来的事,全是你们的。’(三章22节)要认识教会所承受的是万有,不要只取万有中的一点就向人夸耀,要夸耀就夸耀那作万有的基督。我们‘是属于基督的,基督又是属神的’(三章23节)。所以教会只能是属基督和属神的,在教会中只能高举神和基督,不能高举人,更不能高举人所有和人所属的。高举人的就是自欺,以愚拙作为智慧,是眼瞎的,看不见神荣耀的丰盛,只看见近处,远离了我们在基督里承受了万有的恩典。

 

‘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

  人以人自己作中心是人生命的特质,这情形在人的生活中出现得很自然,很普遍。没有让十字架对付过的人,百分之一百是活在这种现象里,正因为是这样的自然和普遍,就叫人感觉到这没有什么不对,可是这种光景对神的计划所造成的损害是非常的大,对神建造的工程所产生的阻力也是难以计算。事实上,谁不喜欢给人奉承呢?有那一个给人称赞的时候心里不飘飘然呢?不能在众人里作首领,回到自己的家里总得发号施令了,若不然,躲到自己的睡房里也要对着镜子,或是在构想中自我恭维一番。所以一个属灵的领袖若不能成为神儿女的祝福,必定成为教会的难处的因由,把人带往偏离主的路上去。

  神的儿女该学习如何的正确看待神所用的人,神所用的人更要学习在神的光中认识自己。神的恩典和能力从神所用的人身上出来,很自然会引起神儿女的敬重,这也是准确的,主的话也是这样的教导我们。‘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五章17节)但是敬重神所用的人不能越过界限,不管神的恩典如何在他们身上流出来,他们仍然是神所用的人,他们不能代替神,如同在律法下的大祭司,他们穿上大祭司的袍服时,实在是彰显神的华美,但这也不能改变他们是人的事实。保罗在主的脸光下实在认识自己的地位,他接受十字架对他的修理,就被带到一个地步,绝不敢越过神的界限,只是站在仆人的地位上。‘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四章12节)他知道他的职分是荣耀的,他的工作也是荣耀的,但是他不求自己的荣耀,也不敢去求自己的荣耀。他认识他自己既然是基督的用人,他就不是主,也不能代替主。他只有一个心意,就是忠心于主的托付,专心的讨主的喜悦。别人同情,他不觉得太高兴,(太高兴就会回到自己里面去。)别人反对,他也不觉得难过,(难过也是回到自己里面去。)只要活在主的心意里,他就喜乐了。他只重视主的称赞,并不注意人的反应。‘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四章34节)保罗是看着他的主而活,看着他的主而作,也不拿自己作标准,他只认定一个标准,那就是主自己。

  主自己是标准,神所用的人不能作标准,以人作标准一定会出乱子的。人的问题就在这里,喜欢以人作标准,就凭着人的标准去下结论,说这个对,说那个不对,结果就把神的教会说成一团混乱。既然以人作为标准,人的称赞或批评就好像显得重要了。对,但只是“好像”而已。保罗看透了这一点,他不以人作标准,也提醒神的儿女不要以人作标准,要单一的注视主的心意,‘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四章5节)以人作标准所以会成为教会的问题,在于人只能看见外面,却看不见稳藏在人里面的。主的鉴察把人里面的隐情都照出来,因此,人的称赞或论断就不必重视,只要存着敬畏的心,忠心的作神所喜悦的,等候得着神的称赞,这才是作神工人一个正确的态度,也是作神儿女的正确态度。教会存着这样的态度等候在神面前,教会的难处就少有机会出现,身体的见证就容易给神儿女们活出来。

‘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

  主作标准是一个原则,具体的实行就得以圣经来衡定。主作标准并不是空洞的说法,而是有实际根据的,人可以提出许多的意见,但若是和圣经所记的不相合,不管那意见多“合理”,见解多“高超”,都不得作为标准。人本身是这样,人的意见也是这样,和神的话合不上来,都得要放下。保罗在主面前的学习实在宝贝,他放弃他的“权利”,别人以他作标准,他就说,‘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免得你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彷佛不是领受的呢?’(四章67节)他看准了,以人作标准,也许会有一点点的“好处”,但是越过了圣经所记,就是越过了神的心意,这就是坏事。神要的是一个教会,是一个身体的见证,一些人只推崇保罗,一些人只尊重亚波罗,这就分裂了身体的见证,就是过了圣经所记的。同一个原则,不单对人是这样,甚至对真理也是这样,对神的真理有个别的偏重,而不是全面的尊重神的真理,也一样的会落到‘过于圣经所记’的光景里。这些光景是主所不能说‘阿们’的。所以高举主以外的任何人、事、物,包括对个别真理的偏重在内,一定会引出宗派来,也可以说这是造成宗派的主要原因,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原因。‘贵重这个,轻看那个。’是主不喜悦的,应当回到圣经里,以圣经作标准,才会使我们活出以主为标准的生活来。

  保罗心里的意念也真是宝贝,在他的心里,弟兄就是弟兄,神的儿女就是神的儿女,没有彼此的分别。基督的十字架已经把他属灵的胸襟扩张,属灵的度量也扩大。是他的工作果效所建立的教会,他记挂在心里;不是他的工作果效所建立的教会,他也是一样的记挂在心里。(参西二章1节)他的心把所有他见过面的和没有见过面的神的儿女都包起来,没有贵重自己亲手工作的果效,也没有轻看不是自己手所作的工作的果效,只要真实建立在基督里的,他都在父的宝座前记念着他们。他看到我们同作神儿女的,都是从神手中领受恩惠的,既然都是领受的,就没有条件贵重这个,轻看那个。就是对亚波罗来说,虽然他在认识主的道上曾经有过缺欠,但并没有叫保罗轻看他,反倒在服事主的事上作了佳美的配搭,‘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这事是何等的美!恩赐的不同不能成为彼此分别的理由,认识上的差别也不能成为‘贵重’或‘轻看’的根据,只要是朝着主的心意去追求,活出圣经所记的,不管他们分散在什么地方,都是同在一个身体的见证里,都是可爱的弟兄。

‘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因着哥林多基督徒的无知,作了许多人的自夸,叫保罗说了四章八节至十三节这一大段话,好像是保罗在向哥林多的弟兄发牢骚,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而是圣灵使用了保罗的经历去和哥林多的弟兄们作一个比较,叫在哥林多的弟兄们的心灵受到光照,使他们心意回转。从人的角度来看,保罗的经历是痛苦的。‘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并且劳苦,亲手作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实在是痛苦,实在不容易忍受。但是在这些话里没有一点埋怨的成分,也没有一点自怜的情绪。相反地,却流露出心甘情愿去接受各种难处的意愿。既然我们的一切都是领受的,所以也就甘心被人忘记,甘心去作个卑微的人,人‘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就让他们这样看好了,我们都是甘愿为主降卑到这样的地步。

  哥林多的基督徒要升高,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却甘愿降卑;哥林多人在抢夺人的荣耀,保罗和同工们却甘心为主受苦。这一个比较,就显出经过了十字架对付的人和没有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的差别,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只求神的荣耀和神心意的满足,没有十字架经历的人就只求人的荣耀,只要人的满足。所以保罗明明的对他们说,‘我写这话,不是叫你们羞愧,乃是警戒你们。’(四章14节)不愿他们长久停留在这自以为是的地步,要叫他们在他身上看见主的工作,看见十字架对人的拆毁,好叫基督的荣耀显出来,神的计划不受阻碍。‘我求你们效法我。’(四章16节)一面指明效法人不能过于圣经所记,另一面又叫他们从人的身上看到属灵的路是如何走。让神藉着十字架的造就与对付,得着更多神的儿女活进神的心意里,显明身体的见证。

  哥林多的问题不是缺少主的恩典,也不是缺少属灵的恩赐,而是缺少基督的权柄。因此,在他们中间,人的说话特别多,人的主意也特别强。圣灵透过保罗向他们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权能。’(四章19节)也就是说,属灵的权柄才是神给那些蒙神悦纳的人的印证。好听的话谁都会说,但是光有说话不能解决问题,属灵的话谁都会讲,光会讲只有加增问题的复杂性。所以真正为神说话的人必须带着权柄。说话有没有带着权柄,听的人都能感觉出来。犹太人听出主说话有权柄,不像文士说话,只有言语,没有权柄。在神的教会中间,不单是要有言语,也同时要有权柄。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柄。’只有言语而缺少权柄,徒然增加教会的混乱。

  权柄和能力是结连在一起的,权柄引出能力,能力印证了权柄。属灵的权柄不是根据人所有的而来的,也不是根据在组织里的地位而来的,有组织权力的人不一定有属灵的权柄,有属灵权柄的人也不一定在组织里有地位。在神的教会中是注重属灵的权柄。属灵的权柄比言语重得多,因为属灵的权柄是人活在主的权柄下所产生的结果,也是人在生活中接受十字架对付的结果。十字架把肉体的成分减少,让基督的成分增加,基督的成分越增加,属灵的权柄就越显明。属灵的权柄是活出来的,不是说出来,不先活在基督的权柄下,就不能活出属灵的权柄。‘是愿意我带着刑杖到你们那里去呢?’这显明保罗有属灵的权柄,因为他真正活在神的权柄底下,他就能使用属灵的权柄,从林后里,我们看到这权柄生发了果效,叫在哥林多的教会悔改过来。

  没有基督的权柄,教会实际上就没有元首,各人任意而行,不单是分门别类,还滋生了各式各样的不义,羞辱了基督,也瓦解了身体的见证。──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