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篇 ‘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五章)

 

  在哥林多的基督徒夸夸其谈的表现,在外面给人一个感觉,他们所作的很不错,他们什么人才也不缺,实在是一个很有成绩的教会。可是神不是这样看,在教会中若是没有基督的权柄显出来,没有神的性情现出来,这教会就不在身体的见证里。神在教会中所要的是基督的权柄显出来,绝不能拿别一样来代替这个事实。比较四章19节,我们看到一个重要的属灵功课,就是活出神的话比讲神的话更要紧,活出神的话就显明基督的权柄。不活出神的话,就算人把神的话说得天花乱坠,还是不能显示出基督的权柄。

‘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么’

  基督的权柄显不出来,基督徒的属灵感觉一定迟钝,虽然在外表的工夫做得十分出色,可是对属灵的事全然是门外汉。在哥林多的教会缺欠见证的原因就是在此。人睁着眼睛看见了败坏的事,可是在他里面一点感觉和反应都没有,任凭败坏和罪恶继续的留在教会中发酵。‘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样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五章12节)这种伤风败俗的事,连在外地的保罗也听到了,在哥林多的教会不能说不知道,他们不单知道,而且亲眼看见。看是看见了,却无动于衷,是什么原因叫他们视而不见呢?我看总不出这两个原因之一。一个原因是他们并不感觉这是羞耻的事,另一个原因就是犯了这一件罪的人在教会中有地位,有权势,所以没有人敢去碰他一下。不管是那一个原因,都是反映出一个事实,在哥林多的教会只有人的权柄,没有基督的权柄。神看为可憎的,人却不以为意,神要对付的,人却不敢与神同心。基督的权柄在那里呢?没有基督的权柄,教会还能活出身体的见证来么?

  人的自己一代替了主,整体的就产生分门别类,个人的就产生各式各样生活上的堕落,羞辱主的名。没有看见基督的权柄,人就重视自己的舒服,自己的满足,不体会神的心意,也不体贴主的心。他犯罪是他的事,我管不着,我也犯不着去管,反正我没有犯罪,我何必为那些事操心呢?这种光景正说出了基督徒不认识身体,没有身体的感觉,没有看见基督是头,身体该接受头的调度。作头的基督难过了,作身体的教会却不难过;作头的基督要说责备的话,作身体的教会却不响应。‘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么?’(五章6节)没有基督的权柄就只有人自己,没有身体的感觉也是只顾人自己。为了顾全面子就不敢去处理不义的事,结果让不义的事在教会中发芽滋长,直到全教会都给败坏了。

  造成这样的局面,除了忽略罪的滋长所产生的后果以外,还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实。神要建造祂的工程的时候,撒但一定进行阻挡,在一切犯罪的事情的背后,都有撒但的计谋,目的就是要败坏神的教会。容让罪就是让出地位来给撒但,撒但的手一进来,牠就要把基督的权柄挤走。这真不是哥林多独有的问题,而是神的众教会都会遇上的问题。在哥林多的教会是没有基督的权柄的教会,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可怜,反倒自高自大,自夸自耀。今天多少称为教会的正像哥林多教会一样失去了该有的见证,慢慢地被罪腐蚀掉。

‘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

  保罗是认识身体的人,他深深的体会到,教会是以主被杀的事实作为代价而买赎回来的,是人的罪使主非进到被杀之地就不能解决问题,主既是因为除罪而舍去祂自己,所以在称为基督身体的教会中就不应当向罪有任何的容让。‘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一个)新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五章78节)教会是主买赎回来摆在地上彰显祂的荣耀与圣洁,不圣洁的事情和不义的事情在教会中出现是不合宜的,也是得罪主。世界的样式和亚当的气味都是主所不能容忍的,这些属于旧酵里的东西,在教会中是不应该有地位的,主要教会成为新团,好表明祂自己,也单单表明主自己,不是表明主以外的一切。所以在这个教会新团里,只用真正的无酵饼,就是实实在在的表明基督,不能作为藏垢纳污之处,更不能成为贼窝。藉着记念逾越节被杀的羔羊基督,叫教会体贴主的心意,也活出主的荣耀与圣洁。这是主的眼睛所乐意看见的,也是主的心迫切要看见的。

  不只是新团的性质问题,也是‘一个新团’(圣经原意)的问题。教会是一个新团。不管得救的人有多少,也不管神的儿女分散在多少处地方聚会,都是在这一个新团里。既是在一个团里,那就彼此有关连有影响。团里面出了一点事情,全团都受影响。一个弟兄出了事,整个地方的教会也受影响,一个地方的教会出事,神的全教会也受影响。好的影响固然是影响,坏的影响就更是影响,因为教会是一个新团,不是许多个新团,这一个新团是透过神儿女灵里的连结而形成的。保罗深深的知道这一点,这一点也就是身体的感觉。所以在哥林多的弟兄们没有正视犯罪的事时,保罗在外地就把神的心意向他们交通出来了,他没有干涉地方教会的行政,也不强自代替地方去执行行政上的权力,他只是站在身体的地位上提醒神的儿女。保罗这一个行动说明了身体的感觉是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他体贴作头的基督的心肠,把头的感受交通到身体上去。出乱子的人在哥林多,保罗这个人不在哥林多,地方上显然有了区别,但是在灵里面的连结却没有断掉。‘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但心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五章3节)这里的‘心’原意是‘灵’,没有什么事物可以隔断神儿女灵里的相通,这就是身体的感觉,哥林多人可以彼此分开,认识神心意的人却不离开身体的地位。四章十八节提到一些人,他们以为保罗不会到他们那里去,或许他们以为他们不是“保罗派”的人,保罗管不着他们,或者是另外的一些原因,叫保罗不敢到他们那里去。保罗并不要辖管他们,但他不能不站在身体的地位上以神的用人的身分向他们说:“弟兄们,你们远离了主的心意了。”

  保罗为了挽回那犯了罪的弟兄,他使用了属灵的权柄,他说‘就是你们聚会的时候,我的心(灵)也同在,奉我们主耶稣的名,并用我们主耶稣的权能,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使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五章45节)任凭撒但摆布,使犯罪的人肉身受苦而灵里苏醒过来,回转归向主,这是保罗使用属灵权柄的目的,不是败坏人,而是造就人。保罗使用这权柄也实在显出果效,在林后二章里,我们就看到在哥林多的教会因此而大大的悔改。教会能让基督的权柄显出来,教会中有带着基督的权柄的弟兄,神的儿女又知道接受基督的权柄,教会就真正的蒙福了。在哥林多的教会没有在基督的权柄里,圣灵就指出他们的缺欠,要把他们领进基督的权柄里,好叫他们能活在身体的见证里,因为他们是‘一个新团’。

‘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教会保持圣洁是很重要的,所以绝不能让罪进入教会,也不能让世界的风气进入教会,以致罪能留在教会里滋长。教会必须与罪有澈底的分离。神儿女可以和不信的人作朋友,但决不可以玷染他们的犯罪生活。但是对于称为弟兄的呢?圣灵是这样的教导我们,‘若有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吃饭都不可。’(五章1011节)意思就是与犯这些罪的弟兄有澈底的分别,停止他们在教会中的交通,一面藉此来保持教会的圣洁,一面又使给停止交通的弟兄自己反省,在主圣洁的脸光中悔改,好脱离继续的败坏。这一个吩咐的内容很绝对。对于那些犯罪的弟兄,他们不是偶然一次犯罪,而是继续的停留在罪中,就只有澈底的分别,连一同吃饭都不可,不能徇情面迁就人,应该‘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在哥林多的教会有行政的权力,但是没有属灵的权柄,因此行政的权力不能行使。直到保罗在他们中间使用了属灵的权柄,行政的权力才能正确执行。所以在教会中不能停留在组织和行政的权力里,这些都不能叫人从心里顺服下来,只有属灵的权柄把基督显明出来,人就会顺服下来,是服在神的权柄下,不是服在人的权柄下。作教会领袖的人必须带着属灵的权柄,人若不先服在神的权柄下就不会有属灵的权柄。没有属灵的权柄,也必定没有属灵的敏感来处理属灵的事。高举人就产生分门别类,迁就人就容让罪来侵蚀,这都是以人为主的情形,结果是叫神的教会混乱。神的儿女只有站在身体的地位上,让基督作头,教会才能名符其实的显出身体的见证。──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