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篇 ‘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六章)

 

  高举人的另一个面目就是看重自己,崇拜别人是高举人,看重自己也是高举人。不管是那一种高举人,只要它在教会中出现,都会招来教会的亏损。在哥林多的教会有分门别类,没有正确的保守教会在圣洁里,现在还有弟兄彼此告状的事,一大堆的混乱,都是拜高举人之赐。不单在哥林多的教会有这样的事,许多教会也有同样的事,羞辱了主的名,把教会的见证破坏无遗。

‘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么?……要审判天使么?’

  透过弟兄与弟兄告状,并且告在不信的人面前,又反映出在哥林多的教会属灵上的肤浅,他们外表上所显出的一切长处也掩盖不住他们的肤浅,因为他们所作的事全然是属肉体的。他们没有看见在基督里的地位,也没有看见教会在神计划中的地位,所以他们把弟兄们中间的争执送到法院去求判断。圣灵提醒他们说:‘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么?若世界为你们所审,难道你们不配审判这最小的事么?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么?何况今生的事呢?’(六章23节)没有真正的认识主,就不会知道主为我们作了何等的大事,把我们升到何等荣耀又崇高的地位。主让我们在祂将来执行审判的时候审判世界,和审判天使,这是不得了的事,但是神儿女看不见这些大事,就把自己的小事看成大事,把自己在地上的利益看成天大的事。这“利益”受到了“损害”,不在教会中求判断,而要不信的人为他们判断,这种事情一发生,有理的一方也成为无理的,因为糟蹋了神儿女的身分,也轻看了基督在教会中的权柄。很自负的在哥林多的教会一点也显不出教会的功用,难怪保罗请他们拿出属灵的权柄来,他们没有办法拿出来,因为他们没有服在神的权柄下,他们也就没有属灵的权柄,也没有一个智能人能使用属灵的权柄来判断弟兄们的事。

  不仅是没有认识在主里的地位,也不知道主作我们的产业的丰满,因此就斤斤计较地上的好处,一点也不愿意吃亏,一点也不甘心受欺。主要神的儿女真知道神恩典的丰富,因而爱慕天上的事,以得着基督为至宝,对地上的事物采取一个淡泊的态度。好些不信的人也能在世上自甘淡泊,而神的儿女们反倒不如那些活在地上没有盼望的人,那真要羞愧死了。‘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六章7节)那答案就是太看重自己了,太注重自己的满足,却忘记了,甚至是根本不知道在基督里的丰满,所以就把基督丰满以外的“小事”当作自己的宝贝。高举自己就看不见主,高举人就犯了大错误。

  还有一样的愚昧,仍是那个老问题,没有看见身体。‘你们倒是欺压人,亏负人,况且所欺压所亏负的就是弟兄。’(六章8节)只看见自己的人是没有可能看见基督的身体,属灵的问题可以说全是出在这一个根源上。十二章对身体的事作了很详尽的描述,我们在这里只是先作一个简略的接触。神拯救我们,把祂的生命给了我们,所以我们里面的生命是相同的,属灵的机体组织也是相同的,在圣灵里连结成为一个完整的属灵机体。不管神的儿女认识不认识这个事实,我们在基督里已经成了一个完整的属灵机体的事实是绝对的确定了。没有人会随便把身上的器官或是任何的一部分肢体伤害,或是把它们砍掉,这会造成痛苦,造成残缺,因为这些器官和肢体连结起来才造成人完整的身体,有血肉和神经组织的连系。对物质的身体,我们有一点的知识,可是对属灵的身体,很多神的儿女就显得无知了,教会许多的问题就是这样出来了。欺压弟兄,亏负弟兄也就成了家常事,见多了就不以为是奇怪。这太损害基督的身体的见证,也损害了他们自己属灵的生命。

  高举人包括高举自己在内,不只产生这几种在上面提到的不正常的现象,就是分门别类,容让罪恶,彼此告状,还有许许多多的花样,但是都脱不了高举人这一个原因。神的儿女必须看准,不接受基督的权柄,人一定会代替神,这已经是成了一条明显的属灵规律。只有服在基督的权柄管理下,教会才能趋向明净。(参启廿一章111821节)

‘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

  不照着神的性情作的事就是不义,不跟着生命的感觉而作的也是不义。神不能记念不义的人,‘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六章9节)神要在地上得着一群人去承受神的国,这一群人就是教会,教会不该活在不义里。神的儿女有了不义,得救虽不致会出问题,进国度的资格也不致受到影响,但要承受神的国便没有资格了,因为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带着不义便没有承受神国的条件。神选召我们不仅是把得救的恩典赐给我们,也要我们能承受神的国,就是要‘叫你们丰丰富富的,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彼后一章11节)。所以不是能不能进入神的国的问题,而是在怎样的情形下进入神的国,悲悲凉凉的进入神的国不是神所愿意看见的。神看见神的儿女丰丰富富的进入神的国,祂就喜乐了,因为这些神的儿女都有资格去承受神的国。

  神的国不仅说出享用丰富的属灵产业,更是说出了权柄的问题,就是与主一同作王,一同坐宝座。神藉着基督的血把人从地上买回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五章910节)作王不是恩典,而是赏赐,‘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提后二章12节)。作王是有条件的,在为主受苦中能忍受,在试炼中能持守,在试探中能站住,不叫主不喜悦的事情压倒我们,不沾染不义,这样才能与主一同掌权作王。神审判世界也是在义的地位上执行,我们若不义,我们如何能执行基督的权柄呢?不先让基督的权柄来管理,如何能与基督一同作王掌权呢?所以‘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六章910节)只管自己的满足,不理会神的性情和基督的权柄的人,都是活在不义里,这样的人没有条件,也没有资格去承受神的国。

‘我总不受他的辖制’

  ‘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藉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六章11节)神儿女蒙恩以前,每一个人都是活在不义和败坏里,没有一个是例外。但是因着救恩和圣灵的更新,我们都脱离了那些败坏与不义,都洗净了,成圣了,又称义了。正因为我们有了这一个有福的改变,就应当保守自己在这样蒙福的光景里,拒绝体贴肉体,不甘心为了满足肉体而转回到不义里面去生活。

  饮食并不是坏事,许多可行的事也不是坏事,但是为了神的国,就算不是坏事,神的儿女不一定要从其中得着满足。要紧的并不是事情的本身,而是我这个人接受主的权柄到一个怎样的程度,或是我给主以外的事物留下多少的地步。‘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六章12节)这引出了一个功课,我们的行动生活有一个原则,就是我们只能让主来管理,却不能让主以外的人、事、物来管理。不管是什么好事情,好东西,只要他对我们起了辖制的作用,好事就变成坏事。我们不要因为他原是好事,就不管这权柄已经起了变化的事实,没有原则的去接受他。人受肉体的辖制,常常是从这些变了质的好事上开始,慢慢的就只有自己,没有弟兄,也没有基督的权柄,结果就不再活在身体的见证里。

‘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

  一切物质的东西都要过去,物质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叫人满足过。连我们这一个物质的身体到了那一天也要过去,既然是都要过去的东西,我们就没有理由去加意满足他,说得更清楚一点,短暂的物质生活并不是我们生存的目的。神给我们一个身体,不是给我们一个犯罪的工具,让我们在生活上透过犯罪来满足自己。‘身子不是为淫乱,乃是为主,主也是为身子。并且神已经叫主复活,也要用自己的能力叫我们复活。’(六章1314节)神给我们预备身体是为着彰显祂的荣耀为目的,撒但在伊甸园破坏了那个达成这目的的安排,神就藉着祂怀里的独生子从死里复活的事实为根据,叫我们也经历复活,达成原先的那个目的,就是让祂的荣耀显在我们的身体上,祂的荣耀充满在我们的身体里,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我们成了神的荣耀,我们就是神的荣耀。

  ‘岂不知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么?……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六章1517节)这里更进深一步引我们看到神的心意,这儿所提到的不是个人的身体,而是众人的身体,个人的身子是为着主,众人的身体更是为着主。这处还引用到‘二人成为一体’的夫妇关系,明明的指着众人所联结成的教会与基督的联合。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是身体上的肢体,也就是基督的肢体,是联于基督的。因此,我们不能与罪联合,也不能与世界联合,更不能与娼妓联合,这些不义的联合把基督的身体玷污了,这是绝不能碰的,神让我们与基督联合,不单是成为一体,而且是‘成为一灵’,单位是一个,所有神儿女都进到这个一里面,性质是灵。是我们联于主,是我们消失在基督里,或者说是基督完全充满我们,叫我们的自己消失了,只有基督显出来,只有基督的性质留存下来。我们的身子是为这个目的而有的,我们也是为着这一个目的而活的,教会也是为着这个目的被建立的。

  还要再进深一步,‘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这圣灵是从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六章1920节)个人也好,全教会也好,在原则上和事实上都是圣灵的殿,是圣灵安居的所在。神儿女联于基督,教会与主成为一灵,让主完全的得着教会,圣灵在教会里就安然居住。反过来,神儿女背向主,教会不高举主,圣灵只好在神儿女里面担忧,在教会里叹息。圣灵没有安息,教会也不能有平安。

  总结一句话,不管神儿女认识到那一个程度,绝不能影响这一个事实,就是我们是神用重价买回来的,就是用祂怀里的独生子作代价买的,因此,我们就不是自己的人,我们没有权利支配自己,支配我们的应当是主,我们活着应当是为主而活,叫神因我们得着荣耀,所以我们该注意不让圣灵在我们里面担忧,好使我们真能在我们的身子上荣耀神。

  要荣耀神就要学习高举神,体贴神;不高举人,不体贴人的肉体。高举人也好,体贴自己也好,外面是会舒服的,开心的,但里面必不会有平安,分门别类的,里面不会享用安息;犯淫乱的,里面也不会有安息;欺负弟兄的,里面也一样没有安息;行各样不义的,更不可能有安息。神把身子给我们,用重价买了我们,要用我们去荣耀祂,不荣耀神就不对了。只有高举神,不是高举人,教会在神面前才能活得正确,才能显出神所要得的荣耀,才是真实的作了基督的见证。很多神儿女的动作是荣耀自己,很多称为教会的所作所为也是荣耀自己。巴不得‘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这一句话,纠正了神儿女们在地上生活的态度,叫人的成分在教会中越来越衰微,基督的成分在教会中越来越充满。教会的见证能显明,不在乎教会在外面有多少可夸耀之物,而在乎在里面充满了多少基督,在哥林多的教会正好作了神儿女们的一面镜子。──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