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篇 ‘我就永远不吃肉’(八∼十章)

 

  有一个很实际的属灵问题,不住的影响着基督的身体的建立,瓦解基督的身体的见证,这就是以上所一直提出来看的“人的自己”,现在透过吃祭偶像之物这件事,他又像幽灵似的以另一种面貌出现。“人的自己”的可憎与可厌,是因为它千变万化,以不同的姿态来使人迷乱,目的还是那一个,打击神的工作,完成撒但的安排。

‘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

  缺少知识,人容易产生自卑,或是作出愚昧无知的事;人有了知识,却又容易产生自高自大的情绪,自以为是而不体恤软弱的弟兄。知识本来是指导人更准确的活在神的心意里,但是因为人的自己没有受到对付,基督的权柄在他身上没有地位,基督的生命在他里面不够丰富,知识不单没有起到指导的作用,反倒成了人的绊脚石,成了愚昧人的夸耀,结果呢,破坏了基督的身体的见证。

  在哥林多的教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一些弟兄认识了‘偶像算不得什么’,所以偶像在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地位,因此,他们吃了祭偶像的物,心里也没有不平安。但是另外有一些弟兄对偶像的认识并不清楚,以为偶像是污秽的,祭过偶像的物也是污秽的,所以不能吃。这是关乎食物的问题,不是真理性的原则问题,而是生活上可有可无的小问题。碰着这一类的问题,哥林多的弟兄们就分成两批人,一批是有认识的,但对信心软弱的弟兄们缺少爱心和体恤,另一批是缺少认识,信心又软弱的,他们顶容易跟着人走。问题就来了,‘有人到如今,因拜惯了偶像,就以为所吃的是祭偶像之物,他们的良心既然软弱,也就污秽了。……若有人见你这有知识的,在偶像的庙里坐席,这人的良心,若是软弱,岂不放胆去吃那祭偶像之物么?因此,基督为他死的那软弱弟兄,也就因你的知识沉沦了。’(八章71011节)

  你有真理的认识,在你的心里根本就不会有偶像的地位,你可以绝不理会偶像的事,但是你不能要求没有这样认识的弟兄和你一样,完全坦然的对待偶像的事。他们看见你不把偶像和偶像的事放在心上,他们也学着你的样子去作,当时因为有你作他们的胆量,心里没有什么过不去。可是回到家里以后,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过不去,严重的控告自己,认为自己与偶像有了关系,在神的面前抬不起头来。你看见弟兄落在这种光景里,你没有一点的同情,也没有一点的难过,你还责备弟兄说:“应当有信心才行,偶像算不得什么,这一点的信心都没有,那怎么行呢?”不错,你责备得对,你的认识和信心都对,但是弟兄的信心跟不上来也是事实,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叫弟兄平安过来,怎样防止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也许你又会说:“不叫这种事情再发生,只好不再吃祭偶像之物,但是不吃就是限制了我的自由了,因为吃祭偶像之物并不抵触真理。”我们实在要记住,在生活上对己要求严格,对弟兄却要有宽大的同情和体恤。

‘其实食物不能叫神看中我们’

  不错,‘神只有一位,再没有别的神。虽有称为神的,或在天,或在地。就如那许多的神,许多的主,然而我们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祂,我们也归于祂。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祂有的,我们也是藉着祂有的。’(八章46节)这是真理,也是事实,一点也没有错。但是现在所面对的不是真神与偶像的问题,而是食物的问题,不是真理的原则问题,而是生活上的细节问题。我们认识主,敬重主,不给偶像有地位,这在真理上完全的对,但若是在这认识里作了一些事,叫软弱的弟兄有了难处,这又是一个新的功课要学习了。我们的信心该在神的面前守着,‘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八章3节)人活在真理里,应当成为弟兄们的祝福才是,可是却产生了相反的效果,这并不是所认识的真理错了,而是人活得不很对,不够准确。‘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八章2节)认识一点,不能说是已经知道当知道的,知道了却活不出神的祝福来,那也仍旧算是不知道,‘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唯有爱心能造就人。’所以不是在人知道了多少,而是在人肯不肯受对付,放下自己。不放下自己,活在真理的认识里也会成为别人的难处,不是真理的认识不对,而是人不对。人的自己太大,虽然活在真理的认识里,还是叫别人碰不到主,所碰到的还是人的自己,问题的焦点就是在这里。活在真理里的结果是叫人的自己减少,不是给人的自己涨大。

  体恤良心软弱的弟兄比食物重要多了,‘食物不能叫神看中我们,因为我们不吃也无损,吃也无益。’(八章8节)要是不作就有损,作了就叫神满足,这样就该坚持非作不可,而现在的作或不作对个人不发生影响,对弟兄却发生不良的结果,在这种光景下,就不能不留心去体恤软弱的弟兄了。不体恤弟兄的软弱,只管自己的舒服,这就是得罪弟兄,也等于得罪基督。(参八章12节)

‘我就永远不吃肉’

  食物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叫弟兄软弱的良心受伤才是大事。保罗活出好榜样,他在神面前守住他的信心与认识,但他却甘愿为弟兄的好处放弃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据说当时在市上所卖的肉类,在屠宰前都先经过献祭的手续,就是说市上所出卖的肉全是在偶像前献过祭的,要是有弟兄在良心上觉得吃这些肉不大妥当,保罗就宁愿在爱心里体恤弟兄,放弃吃肉的权利。永远不吃肉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只要弟兄的良心不受伤,能以活进神的恩典中就好了。弟兄没有真理的认识,以致良心软弱,这是弟兄的缺欠,我得有耐性的教导带领他在真理的认识上长进,但我不应当坚持个人的自由而叫弟兄还没有真理的认识以前就因我而受了伤。这是保罗的态度,也是他的见证,更是圣灵叫我们学习这不强调个人自由的功课,为着众人得恩典,个人的自由可以放下,为着教会的建造,个人的权利也是可以放弃。

 

‘免得用尽我传福音的权柄’

  人的理总是强调自由,但是自由是有原则的,也是有界线的,自由不能成为伤害别人的借口,伤害别人的,那就是越过自由的范围了。‘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远不吃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八章13节)不叫弟兄跌倒是使用个人自由的界线,我就永远不吃肉是没有自己的表现。

  食物对保罗来说是小事,吃不吃肉根本不放在心上。就是更大的事,只要那事能叫神的儿女得造就,保罗也甘愿放下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只有看见了身体,人才不会强调人的自己,没有看见身体,人就一定紧紧的抓住自己,中国的古语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一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保罗以身作则的活出身体的见证,‘我不是自由的么?我不是使徒么?……难道我们没有权柄靠福音吃喝么?难道我们没有权柄娶信主的姊妹为妻,带着一同往来,彷佛其余的使徒,和主的弟兄,并矶法一样么?……然而我们没有用过这权柄,……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但这权柄我全没有用过。……免得用尽我传福音的权柄。’(九章118节)为了别人得恩典而放弃合理又合法的权利,是神儿女们的高贵品格,是坚持主,不是坚持自己。舍己是教会生活的根基,是基督的身体见证的基本功课。没有舍己,一定没有身体的见证。教会常常出大乱子,丢主的脸,成了不信的人辱骂的把柄,就是因为缺了舍己的学习。没有看见身体,人都强调个人的自由,坚持个人的权利,教会成了争名夺利的场所,身体的见证能显出来那才是奇怪的事呢!

  合理又合法的权利,我们使用它,并没有犯错误,但是不是因它不是犯错误,我们就一定要使用它呢?在世人眼中看来,这答案是肯定的,但对神儿女来说,那就不一定了。虽然是合理又合法,若是不能叫神儿女们得造就,不能叫神的教会得建立,保罗就没有去使用它,我们也应该像保罗一样不使用它。保罗有权利从教会接受生活上的供给,也有权利像别的使徒一样享用教会给他的爱心预备,但保罗看见这样作对哥林多教会没有造就,他就自食其力,放弃这个合理又合法的权利。知识给我们提供了在真理里的自由,但这自由的使用必须要造就神的儿女,若不能叫神的儿女得造就,我们宁可放弃那自由。这也是人在神面前进一步接受对付的功课,是进入身体的见证的一个操练。教会在过去一段长时期里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神的工人必须过清苦的生活,所以在供给神工人的事上全然缺少爱心的成分,这是十分不正确的,神的工人甘愿清苦是他们在主面前的学习,并不是他们没有权利活在富足里,而是他们甘心为主自愿的放弃这权利和自由。

‘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

  为了叫身体的见证显出来,叫神的儿女得着造就和建立,我们都该学习放下自己,别人可以作的,我们不一定要作,别人可以享用的权利,我们不一定坚持要同样去享用,不是让权利和自由牵着我们走,而是我们能以随意的管治着我们的权利和自由。‘我虽是自由人,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九章1923节)这就对了,个人的爱好可以放弃,生活上的习惯也不必坚持,生活的方式更不必强调,为了福音的缘故,自由也可以放下,为了众人能活在神的心意里,权利也可以放弃。戴德生先生到中国来传福音的时候,他不管其它传教士的反对,穿上中国的服装,留着当时中国人所留的辫子,过着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这样是作对了,神的工作就从他身上出来了,别人就因他蒙了恩典,他也成为弟兄们的祝福。

  真理必须要持守,但是生活上细节的事却不必强调,一强调就是显出人的自己,对的真理也给这样的人活进错的光景里。别把自由作为挡箭牌来隐蔽人的自己,权柄不一定要用尽,自由也不一定要用尽,权利也不一定要享用。神的儿女都学习这个,多体恤软弱的弟兄,记念软弱人的良心,不让他们受伤,教会就蒙恩了,神儿女就得建立了。教会中许多的问题,多半是因为人不肯受对付而引起的,不是自己的权利也要去争个痛快,是自己的权利更是不肯放手,这样就不是活在身体的见证里。要叫神的祝福显出来,人一定要放下自己,学习节制的功课,把眼光从地上的好处转到永远的荣耀去。‘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九章2425节)人追求地上的会朽坏的荣耀,也肯付代价去节制自己,约束自己,我们追求满足神心意的,追求不能坏的冠冕的,若是不能节制和约束自己,那就比不信的世人还不如了。

  不肯受节制和约束,那就是人的自己显大,主就给挤到角落里去。真正认识主又体贴主的人就不是这样,‘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不叫肉体管辖我,不一定要满足我肉身生活上的要求,‘永远不吃肉’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吃就不吃,那也没有什么叫我感到是受了委屈。我若强调我的自由而使别人绊跌,我若坚持我的权利而使弟兄的良心受伤,不管我是如何的有知识,不管我是如何的看弟兄们低我一等,我仍旧是活在肉体里,活在自己的无知内,结果神的工程固然因我而受损害,而我自己也免不了要受亏损。‘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神不能再使用我这个人,因为我只能起破坏神工程的作用,并不能叫弟兄们得造就的好处。我既然不肯放弃属地的好处,神也不会使用我作盛装属天祝福的器皿。

 

‘所以自己以为站立得稳的,须要谨慎。’

  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历史给我们提供一个极明显的鉴戒。他们是经历过基督的人,也稍稍知道一些神的事,走过红海,喝过灵水,吃过灵食。可是他们竟在拜偶像的事上失败了,原因是他们的灵出了毛病,知识并没有救他们脱离偶像的吸引,他们是带着知识而被神击打的。圣灵在这里用以色列人的经历来提醒神的儿女,不要以为对偶像有了认识便是可靠,也不要以为知道了偶像的虚无便不会发生危险,以色列人的经历就是前车可鉴,‘所以自己以为站立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十章12节)人里面出了毛病,人信任了自己,就是给试探留下破口,必然会在试探的面前倒下去的。只有不靠自己,不自高,也不自恃,单单倚靠那救我们到底的基督,那么‘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十章13节)。

  人在试探前倒下去,不是神不负责任,而是人不要神负责任,信任自己,就随意走进试探里。主教导门徒祷告是求父‘不叫我们遇见试探’,神也管理着临到我们的试探的程度。我们因为有了一点知识,便凭着己意乱闯,不管生命的感觉,也不管身体的感觉,自以为是,自己逞强,不要神负责,等到有一天,他会发觉自己在试探里倒了下去,爬不起来。到头来,还是要转过来仰望神,承认自己是无知的,然后才能再凭借恩典站起来,但是亏损已经形成了,失败的痛苦也已经成定局了。

‘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

  祭偶像之物算不得什么,偶像也算不得什么,但问题不在偶像,或是祭偶像之物,而是在偶像背后的魔鬼。在教会擘饼记念主的时候,我们吃饼和饮杯都在提醒我们一件大事,就是与神的儿女一同和主有联合的交通。‘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十章1617节)这里所说的‘同领’就是“有交通”的意思,我们吃饼是在基督的身体里有交通,我们虽多,虽然分散在各地,如同保罗和所提尼在以弗所,在哥林多的教会在哥林多,各地的圣徒在各地,这些地域的分隔并没有改变我们在一个身体里的事实,也不能改变并停止神儿女在一个身体里的交通,并且藉这交通把神儿女联结成一个身体。我们喝杯也是一样的指出我们同在主的血里有交通,有交通就说明了享受交通的人是一个整体,身体引出交通,交通就带进身体的实际。同样的,祭偶像就是与鬼发生了交通。

  更进一步,‘你们看属肉体的以色列人,那吃祭物的,岂不是在祭坛上有分么?’(十章18节)吃祭偶像之物,就有分于偶像的坛,也就是说,虽然没有直接拜偶像,但却间接的作了拜偶像的事。祭偶像的物不是不可以吃,但在庙里祭偶像的时候吃祭偶像的物就不对。‘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主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十章2021节)不单是见证上的分别,更重要的是不与鬼有交通,与鬼有交通就是得罪主。在哥林多的那些有知识的弟兄只知道偶像算不得什么,却不知道因偶像而引起那与鬼有交通的严重伤害。这正是圣灵所说的,‘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

‘不要求自己的益处’

  总结一句话说,不是我可以作某事,我就一定要作某事,不是说祭偶像的物可以吃,我就可以毫无原则的吃。‘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无论何人,不要求自己的益处,乃要求别人的益处。’(十章2324节)太重看自己的权益,就造成神儿女中间许多的问题。其实我们这些归入了主的人,接受了主作供应,就不该爱慕主以外的事物,虽然我们有权利,也有自由去吃祭偶像的物,但若是不吃这些祭偶像之物能叫别人得造就,我为什么要坚持非吃不可呢?‘我这自由,为什么被别人的良心论断呢?我若谢恩而吃,为什么因我谢恩的物被人毁谤呢?’(十章2930节)若是我们能从自己里出来,不要自己的满足,多想到别人能蒙恩,这就有福了。‘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神的教会,你们都不要使他跌倒,就好像我凡事都叫众人喜欢,不求自己的益处,只求众人的益处,叫他们得救。’(十章3133节)

  教会的难处就是在高举人,重看自己。这不单是绊住神的儿女,叫他们在主的路上走不上来,也叫教会的见证受到伤害。该持守的真理不去持守,不属于真理的东西却看为至宝,舍不得扬弃;是真理的不给予重视,不是真理的反倒把它抬上半天。愿神怜悯我们,叫我们作神儿女的人体贴父的心意,甘心脱离人的自己,不再体贴自己,不再坚持自己合理合法的事,为了软弱的弟兄得建立,为了不信的人得福音的好处,为了神的心意在教会中完成,我们一同追求‘不求自己的益处,只求众人的益处’。──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