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章 ‘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十一章116节)

 

  在林前十一章里,提到两件对教会很重要的事情,这两件事在初期的教会中很受重视,近代的教会却是忽略了它们的重要性和严肃性,能保留下它们的属灵意义已经是不可多得了,大部分的教会不是不加以理会就是把它们变成仪文。事实上这两件事情不单不是仪文,而且是很有分量的属灵功课,是接受神权柄的具体考验和操练,这两件事就是姊妹蒙头和擘饼记念主。神安排这两件事情来对付高举人的心意。我个人读林前的时候,很明显的领受到林前的讯息,从开始到末了都是对付人的越界行动,把人带回正确的地位,单单让神得着高举。在这里先有姊妹蒙头的功课。

‘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

  ‘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十一章1节)属灵的功课,不管是那一门,内容和目的都是一样,就是让基督在人里面显大,在众人当中为首。保罗一生的追求目标就是基督,他活出的榜样也说明了这一点,他自己的里面只有主,他提醒神的儿女也效法他,让主在他们里面居首位。主所以能那样吸引保罗,叫保罗放下他原来所有的而单一的要主,是因为主自己活出了极其美丽的生活。‘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五章8节)这位原来与父同等的儿子,与父原为一的儿子,祂的顺从父的权柄,祂的站准在儿子的地位,一点也不越过界线,不单成就了父的心意,也显出了极其美丽的属天品格。是这一点吸引着保罗,圣灵也是从这一点透过保罗带出蒙头和擘饼的真理讯息,把神儿女更深的带回神的权柄底下,学习更好的高举主,更澈底的脱离高举人,好叫基督的身体更完美的显出来,让作头的基督更多的得着荣耀。

  ‘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男)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十一章3节)这里摆明了一个事实,是神儿女们应该清清楚楚知道的,保罗(神的工人)愿意他们知道,圣灵也愿意他们知道,父与子也一样的愿意神儿女们知道,神儿女们也真的必须知道。在救恩里,主基督把我们带进一个伟大的合一里,基督在我们里面,我们在基督里面,基督又在父里面,父也在基督里面,父藉着圣灵在我们的里面,我们也藉着基督在父的里面,这是一个伟大的合一,是神与人的合一,是神把祂自己全然的调和在人里面,这一个伟大的“一”就是神永远计划的中心内容和目标。在这个“一”的里面充满了荣耀的恩典,但这一个“一”也启示出一个正常的次序,这个次序进行得正常,这个“一”也就显出荣美。这个次序若是不正常,乱了,或是颠倒了,这个“一”的见证就受到破坏。

  要特别注意,这是次序,不是阶级。父与子怎样是一个次序,男人和女人也怎样是一个次序,是先后的问题,不是大小或高低的问题,‘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万有都是出乎神’(十一章12节)。这个次序是在一个“一”的属灵事实的基础上,正如我们的神经中枢和身体的关系一样,神经中枢先发动,身体就有行动。这个属灵关系的次序先是神,再次是基督,又再次是弟兄,然后是姊妹。真实的认识这一个次序,又准确的活在这一个次序里,身体的见证就显出来,神的心就满足,人也深深的蒙记念。

叫神儿女迷乱的原因──风俗

  神儿女忽略了姊妹蒙头的事,主要是由于一些神学家的错误考据的结论,再加上神儿女对主的话不尊重,就造成了近代教会失去了蒙头的功课。若是神的儿女肯接受神的权柄,人的错误结论也不能把神的定规埋没掉,这也就是蒙头的真理再给部分神的儿女认识过来,又实际的遵行的原因。神也不会让祂的心意长久被人遗忘,到了时候,祂自己要把它显明出来。

  一般人以为蒙头是当时的风俗习惯,良家妇女都蒙上头纱,把整个头部遮盖,只有妓女才不蒙头。在哥林多信主的妇女以为在基督里是自由了,所以不再蒙头,保罗就劝她们不要向妓女看齐。但现在已经不多有这种风俗,所以姊妹们可以不蒙头了,这样的结论实在是似是而非的。若是仅仅为了风俗的遵守,保罗大可直接了当说清楚,像责备那收了继母的人和那些与弟兄告状的人一样,用不着说了那么大堆的属灵教训叫姊妹们去迁就风俗。

  我们必须注意到,如果姊妹蒙头是风俗,那么她们应当整天的遮盖着头和脸,像现在许多阿拉伯妇人一样。但是圣灵在这里告诉教会,姊妹们该在祷告和讲道的时候蒙着头,并没有要求姊妹们在聚会以外,在祷告和讲道的事奉以外蒙头。这样看来,蒙头绝不可能是为了迁就风俗,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属灵的学习。当时的妇女遮盖头和脸是风俗一点也不错,但在教会中姊妹蒙头和那风俗不是同一回事。我们没有权柄说当时遮盖头和脸的不信主的妇女也是在作蒙头的事,就把她们说成是与基督有生命关系的人,她们已经深深领会蒙头的实意,这样说是毫无根据的,只能产生叫神儿女离开神的心意,失去了一件宝贵的属灵功课,间接帮了撒但一个忙来阻碍神的工作。

蒙头的属灵意义

  ‘男人祷告或是讲道,若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十一章4节)弟兄在事奉的时候不要蒙头,姊妹在事奉的时候就该蒙着头,因为男人的头是基督(神),女人的头是男人(人)。还有,‘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因为他是神的形像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弟兄是表明着神的形像和荣耀,应当是完全的显露,不应当隐藏,因为神的荣耀应当受高举,所以弟兄若是蒙头,就是把基督隐藏起来。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所以姊妹是表明着人的荣耀,‘但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十一章15节)所以姊妹又是表明着自己的荣耀。人的荣耀和自己的荣耀都该隐藏下来,不让它们显露,免得它们占夺了神的荣耀。启示录四章的那廿四位长老敬拜神的时候,他们把他们头上的冠冕放在宝座前,说:‘我们的主,我们的神,諡O配得荣耀……’冠冕是神的赏赐,是长老们的荣耀,但是真实认识神的人,他们都承认,只有神自己配得荣耀。这一个承认是何等的美,姊妹蒙头也是在承认这一件美事。

  所以当教会聚会事奉的时候,弟兄们不蒙头,姊妹们蒙头,正是向神的儿女们不住的提醒这一个事实:神的荣耀当受高举,人的荣耀应当隐藏。姊妹们蒙头的时候不单是提醒自己该守住作姊妹的地位,也同时提醒弟兄们不要越过主的地位。蒙头的记号在姊妹的头上,但是蒙头的功课却包括了弟兄,是全教会在主面前学习守本位,顺服主的权柄。所以弟兄们虽然不蒙头,但也是藉着姊妹的蒙头一同进入顺服主的操练里。

  藉着姊妹们蒙头而提醒姊妹们守住本位也是很要紧的,‘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十一章89节)回到神起初的安排,男人是接受神的托付的,女人是为了帮助男人去执行神的托付而被造的。所以这里也就有了先后的地位,这个地位一颠倒就要出毛病,夏娃的历史就是一个鉴戒。所以在教会中,姊妹不要越过弟兄的地位,在一切的事上都该让弟兄作头。弟兄若放弃作头的地位,迫着姊妹去出头,那也是受亏损的。巴拉的事也给弟兄们一个提醒,(参士四章49节)在教会中神没有让姊妹作长老,也是因着这一个属灵的次序。弟兄们隐藏,姊妹们出头,便是一种羞辱。造成这样的情景,一般说来,是看不见神的心意,只看见人的才能,弟兄自卑,姊妹不守本位,骨子里的原因,还是人的自己。因此,姊妹蒙头是一件分量相当重的功课,是全教会一同去学习的。

  我认识并知道好些很有讲道恩赐的姊妹,她们看到了蒙头真理的时候,就守住姊妹的地位,全教会在一起的时候,她们都让弟兄们讲道,她们只作隐藏的服事,这真是太美的事。有恩赐而不强调恩赐,只是尊重属灵的地位,不叫恩赐破坏地位和次序,实在是太美了。这样顺服的见证比她们在台上讲道所给人的造就还要强。可是有人总会有这样的感觉,蒙头把姊妹们的恩赐压下去了,不叫她们有事奉的路。这种想法只看见外面明显的事奉,而没有看见隐藏的事奉在神面前是一样的蒙记念。有一位姊妹,她看见蒙头真理而不再作明显的事奉,不错,她好像对教会的供应减少了,她给埋没了,但是因着她的隐藏,带领并帮助一些年青人在主面前追求,如今,她早给主接去了,但是到现在还有不少神所用的工人是她的服事所结出来的果子。又一位姊妹,她的隐藏叫我们到如今还能读到非常宝贵的属灵讯息,帮助我们去了解神的心意。人若能从外面转到里面去,一定能看见,赐下恩赐的是主,使用有恩赐的人也是主,祂既赐下恩赐,也必叫恩赐有事奉的路,祂绝不会安排一样属灵的功课去损伤祂自己的安排,祂必不会忘记自己呼召出来专心服事祂的人。

姊妹是否不允许讲道

  在这里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就是姊妹是否不允许在教会中讲道?有些弟兄主张绝对禁止姊妹讲道的,他们根据提前二章12节和林前十四章34节作出这样的结论,但是提前二章里所说的是生活上的事,在生活上姊妹也不要越过本位去教导和辖制男人(丈夫)。林前十四章却是要求姊妹在聚会中守秩序,不要随便乱说话,所以那两处的经文都不是禁止姊妹讲道的。‘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从这处经文看来,姊妹们是可以讲道的,只要蒙着头就可以讲道,若是不蒙头,就不要讲道,连祷告也不合宜。问题并不是有没有资格讲道,而是有没有蒙头。一般来说,姊妹们少在教会性的聚会中讲道,不是她们不能讲,而是她们守住姊妹的地位,让弟兄们去讲,若是没有弟兄能讲,姊妹蒙了头还是可以讲道的。

长头发不是蒙头

  ‘男人若有长头发,便是他的羞辱么!但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十一章1415节)长头发是神赐给女人的荣耀,男人若有长头发便不是荣耀,而是羞辱。时下所流行的样子,男人和女人的头发长度没有分别,在美国,甚至有一些牧师也是留着和女人的长发一样的头发,还以为是跟上潮流,岂知这反倒成了他们在神眼中的羞辱。不错,过去男人也有留长发的历史,但不是像女人的长发样子,从头发的长度就可以分辨男女,不像现今的情形,弄个男女不分,这简直是破坏神的次序和样式。

  长头发是女人的荣耀,姊妹们有长头发是对的,因为这是神给她们作盖头的。但是这‘作盖头’不等于是蒙头,因为不信的妇女也是有长发的,她们和蒙头的事根本扯不上关系。最主要的还是神的话这样说:‘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女人若不蒙着头,就该剪了头发,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着头。’(十一章56节)若是长头发就是等于蒙头,圣灵说这一段话就没有意义了,因为她们可以说是一生下来就已经蒙头了,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神的话给我们这样看见,她们有长头发作盖头,在这个盖头的长发上要蒙头,若是不蒙头,就该把头发剪去。要保留长发,要在神眼前不成为羞辱,就该蒙头。因为蒙头是姊妹守住本位来到神面前的问题,‘你们自己审察,女人祷告神不蒙着头是合宜的么?’(十一章13节)明显的,蒙头固然不是风俗,并且长头发也不能算是蒙头。

‘因此,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

  正如上边所曾提到的,照着神起初的安排,男人是为完成神在宇宙中的计划而被造的,女人是为帮助男人执行神的托付而被造的,这一个地位和次序不能变乱,这一个事实也不能更改。‘因此,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十一章10节)为什么姊妹蒙头的原因之一和天使有关,我承认到如今我还不十分有把握的领悟,但这不是重要的,现在不知道,到见主面的时候一定会知道的,我相信主也会告诉我们那真相的。

  有些弟兄以为姊妹蒙头是在神面前承认一切被造的都该按着次序守住本位,藉着这样的顺服来羞辱那些不守本位的天使,就是撒但并跟随牠堕落的天使。这也有一点道理,但没有把握说一定是这样的事实。另外还有一个可能性,神藉着基督的救赎把堕落的人挽回过来,恢复他们到神的荣耀里,这事是极其伟大而复杂的事。‘天使也愿意详细察看这些事。’(彼前一章12节)要看神如何得着顺服神的人,姊妹蒙头就向天使显明了这一个见证,见证神得着了祂所要的人。这虽也是一个可能,但谁也不敢肯定说一定是。但这并不重要,我们看见神定规了要姊妹蒙头就够了,因为到神面前来,只是高举神的荣耀,隐藏人的荣耀,接受神的权柄。

  蒙头必须是从里面看见这真理而遵行,不是在外面模仿。外面的模仿没有意义,而且是虚假的,是神不喜悦的。所以,先看见了神的心意,就从里面学习服从权柄,有了里面的顺服,就在外面作出‘服权柄的记号’。‘记号’这两个字是在中文圣经里加上去的,但是加得十分准确而清楚,这‘服权柄的记号’就是蒙头。有些弟兄以为只要里面有蒙头的实际就够了,不必外面蒙头,但神的话说:‘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那就是说,里面固然要有蒙头的实际,外面也要有蒙头的记号。没有里面的实际是虚假,有了里面的实际而没有外面的记号也是残缺,服神的权柄就该澈底的服,完全的服,这才是真正的服权柄。

  蒙头既是在神面前的功课,就不必管那些以为蒙头是风俗习惯的人说什么话,我们只要顺服神。至于蒙头的样式是怎样,神的话没有作下定规,这就不必我们去决定要怎样作才是蒙头。有弟兄以为用黑色的织物蒙头为好,有的也以为用白色的织物蒙头为好,这些都不必作难,黑色也好,白色也好,别的颜色也好,是头巾也好,是帕子也好,帽子也好,只要真正的顺服神而蒙头,就是神喜悦的。神不注意蒙头的样式,而是要蒙头的实意和记号,姊妹们真的是从心里作,不把蒙头作为装饰就是作对了。

‘若有人想要辩驳’

  蒙头的真理被人拒绝,因为人习惯了看人的自己,不习惯看神的心意,就是看到了神的心意,也千推万推的想办法推掉,这是人的本性。所以有人说:“蒙头很麻烦,总要常常带着蒙头的帕子。”又有人说:“蒙头叫别人看见怪难看的。”人向神顺服就感到麻烦和难看,主若像我们一样,感觉以顺服神为麻烦和难看,祂就拒绝上十字架,那时就让我们去火湖里感觉麻烦和难看吧!还有些人更学术性一点的,他们闭上眼睛,一口咬定说蒙头是风俗,要蒙头就得像中东一带的妇女那样的整个头和脸都蒙起来,这就和另一些人说,要受浸就一定要到约但河去才对的那样横蛮。十一奉献在新约圣经中没有作为真理来阐明,但这里有点“好处”,人就拼命鼓吹十一奉献。而蒙头的真理很清楚的在书信中阐明,而且是用了半页圣经的篇幅来说明,人还是要说:“全本圣经只有这里一次提到蒙头的事,所以不必加以理会。”这些事实都充分的表现着人以怎样的态度对神。

  人到神面前来,不是要神听人的主张,而是去接受神的权柄,‘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神怎样说,人就怎样接受,人若是多说,不单是显明出于那恶者,也显出人的愚昧,这就是教会见证混乱的基本原因之一。神多方的把人带回神的权柄里,蒙头也是神所用的方法之一,它不单是考验我们认识神到何等的程度,也考验我们接受神的权柄到那一个地步。所以圣灵透过保罗说明了蒙头的真理以后,很严肃的说,‘若有人想要辩驳,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十一章16节)不认识神权柄的人就让他们继续活在自己的愚昧中吧!认识神权柄的弟兄姊妹不必管别人是同情或是反对,清心的顺服神就是了。我们所重视的是神的记念,不是人的谅解,两样都能得着是最好,若是两者不能兼得,我们就放弃人的谅解,只讨主的喜悦。──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