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篇 ‘为的是记念我’(十一章1734节)

 

  另一件为教会忽略了,或是把它变成仪文的事,就是擘饼记念主,在当日的哥林多教会里,记念主的事混乱到了极点。圣灵给他们一个极其严厉的责备和警告。‘你们聚会,不是受益,乃是招损。第一,我听说你们聚会的时候,彼此分门别类。……你们聚会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为吃的时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饭,甚至这个饥饿,那个酒醉。’(十一章1721节)在哥林多教会里的混乱,不单表现在各种生活和动作里,甚至在主的桌子面前也是一样的混乱。来到主的桌子面前仍旧分门别类,好把自己所属的“派”里的领袖高举出来,这一派的人敬拜,别一派的人不说“阿们”;那一派的人赞美,这一派的人也不同心,自己一派的人祷告,不管好歹,总是大声的相应。在主的桌子面前仍是看见人,没有看见主。应当是以主为中心的聚会,变成了以人为中心的争斗,在聚会中没有主的地位,更没有主的权柄,主在聚会中完全被藐视。

  还有更坏的光景,在记念主以前胡乱的吃喝,弄到有一些人酒醉,另外一些人却是饿着肚子给“聚会”来折磨。人只顾到自己的舒服和饱足,却不体恤弟兄的缺乏与饥饿。在以主的大爱替我们舍命为主题的聚会中,一点爱弟兄的心也活不出来。他们徒然有聚会的外表,却没有一点聚会的实意。沦落到这样的光景,圣灵明明的说:‘你们聚会吃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藐视神的教会。’

  教会混乱的根源在于人在教会中代替了主,教会只知道高举人,不知道要高举主,竟然有胆量在记念主的桌子前作分门别类的事,这光景比林前一至三章所说的情况严重得多了,人敬畏神的心更败落了,人对神的无知更显露了。圣灵重新教导他们怎样去记念主,好使他们在记念主的实际中苏醒过来,再建立尊主为大的心意。

记念主是主的命令

  许多基督徒把记念主当作一种礼仪,所以很随便,很不留心的去作这事。这太不认识主的心意了,‘我当日所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十一章23节)这明明说出是主的吩咐,是直接从主来的命令。既然是命令,就得去遵行,而且是很严肃的去遵行。很多神的儿女不知道什么叫作命令,虽然在祷告的时候口里叫着“主啊,主啊”,但一点也不领会“主”的意义是什么。因此,主说“记念我”,他们说:“我们喜欢的时候就记念諢A”或是说:“等到我们有空的时候,我们就会记念諢C”要是我们真承认基督是主,明白什么叫作命令,我们决不会拿这种态度去对待主。既然是主的命令,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我们也得要遵行。没有心情,就求主怜悯给我加添记念主的心情,不够认识,就求主开我的眼睛叫我能看见,这种积极的态度才是承认基督是主的态度。擘饼记念主又是主安排给我们去学习接受主权柄的另一个功课。

‘为的是记念我’

  记念主不是一套仪文,它不单是一个属灵的功课,也是一个属灵的经历。透过记念主把我们带进认识恩典的更新里,对神的心意有进一步的领会,对主的爱有深一层的享用,使我们对主的信心更牢固,我们爱主的心有大幅度的增加,并使我们更坚强的活在指望中,等候见主的面,一同显现在荣耀里。所以在记念主的时候,有记念的中心,就是主自己,有记念的内容,就是主的死。在记念主的学习和操练里,圣灵把我们的心思从主以外的一切里带回到主的身上,只有主自己和主所作的,不在这里面的都是掺杂的,该把它们从我们的心思中挤出去。在主所作的里面,特别集中在主的死这一点上,因为是恩典的焦点,是人与神相和的转折点。‘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十一章2426节)主的话说得太清楚了,记念主就要在主的死这一件事上去记念祂,藉着作表记的饼和杯,把主为我们死的这一件事表明出来。

  饼表明主的身体,杯是用主的血所立的新约,在记念主的时候,必须用这两件作表记之物,也只能用这两样作表记之物,不能加多,也不能减少,因为是主自己亲自设立的。藉着饼和酒的分开摆设,表明了主的身体和主的血分离,这个分离的结果就是死。在记念主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饼和杯的时候,我们就联想到主已经替我们死了,或者说我们的罪迫使主替我们死了,叫我们不得不存着敬拜和感谢的心来到主的面前。

一、‘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

  吃饼是记念主的一个动作,主藉着这饼向我们说出了恩典的话,所以吃这饼是非常讲究的,不是饼的样式要讲究,而是饼的内容和涵义须要讲究。我们吃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以致失落了吃饼的恩典。

  首先我们该注意记念主所用的饼必须是无酵的,(参五章78节)这是表明主是无罪的,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只有这样圣洁无罪的主才能代替我们赎罪,除掉罪的工价。‘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有罪的人不能解决罪人的问题,只有无罪的主才能除掉罪人的问题,所以用有酵的东西来表明主就是把主表明错,这一点是很严重的,绝不能把主表明错。主自己也很珍惜这一个赎罪的经历,在祂复活后的荣耀身体上还留下被杀的形像,(参启五章6节)这实在是太宝贵了。因此我们记念主的时候,一定不能用把主表明错的饼。

  其次,主把祂的身体为我们舍去,就把我们的罪澈底的解决了,‘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前二章24节)神既在主的身上追讨了我们的罪,便不会在我们身上作第二次的追讨,神不能作这种不义的事。所以这饼也说出了我们得救的把握,‘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约六章54节)不是因为我们好,而是因为主舍去了祂的生命作我们的赎价。

  再其次,主说‘这是我的身体’,就叫我们想到主曾经取了人的身体在地上作人子,这一位由神子作人子的主耶稣又把祂的身体交出去,叫我们这些原是罪人的人,因着信祂都作了神的儿子。神又用神的众子作基督的身体,就是神的教会。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因此我们在记念主的时候,只能用一个饼,不该用许多的饼。‘因为只有一个饼,我们虽多,但仍是一个身体。’(林前十章17节直译)这里的‘我们’包括在以弗所的保罗和所提尼,包括在哥林多的众弟兄姊妹,也包括所有分散在各地神的儿女们。神的儿女虽然很多,也分散在许多地方,但是仍是在这一个饼内,所以在我们擘饼的时候,不单是看见一同擘饼的弟兄姊妹,也同时要看见所有神的儿女都是在这一个饼的里头。所以神的儿女来到主的桌子前,仍然闹分门别类的事就是得罪主。‘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十一章29节)这里所说的‘身体’不是指那个饼,因为连‘血’也包括进去,因为不单是吃,也题到要喝,所以这个‘身体’是指着教会,是包括所有神的儿女。因此,在擘饼的时候,应当在我们的里面引进身体的见证,不该把神的儿女分开。一个饼也是神对付“宗派”的记号,因为‘我们虽多,仍是一个身体。’

二、‘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

  一般人在记念主的时候,多半是注意饼和葡萄酒所表明的,却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表记,那就是盛装葡萄酒的杯,在记念主的时候,我们是从主领受三样表记之物,不是一般人印象中所有的两样。饼、酒、和杯,这三样都是表记的物,并且各自有属灵的意义,都是把神的儿女更深的带进恩典的认识里。

  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的记录引我们注意主的血,但在路加福音和林前的记录里,那重点却是放在“杯”上。‘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十一章25节)“杯”是代表“新约”,是主用祂的血为神与人所立的新约,这约是一个充满祝福的约,‘我们所祝福的那一个福杯。’(十章16节直译)那杯是一个福杯,是一个充满恩典的约,这约把神的恩典与我们完全的联结在一起。这约约束了神一定要赐下恩典,这约也宣告了我们都有了接受丰满恩典的资格。神一定要施恩,我们也没有办法不享用恩典,因为主替我们在神面前立下了这一个约,是永远的约,永远用恩典把我们围绕的约。

  这杯既是那恩典的约,我们都同在这一个约里,所以在记念主的时候,我们只该用一个杯来祝谢,不该用许多的杯。因为杯是代表约,而主为我们立的只有一个约,一个约已经足够了,神把祂所有的恩典都丰丰满满的倒在这一个约里面,所以不需要其它的约。一个约就够了,所以只该用一个杯祝谢,用许多的杯祝谢就失掉了杯的意义,我们就没有看见众人都同在一个恩典的源头里。

三、立约的血

  主是用血来替我们与神立约,在主的桌子上所摆设的杯,里面所盛装的葡萄酒就是表明主立约的血,也是为人的罪所流的血。因此,在主流血的事上,圣灵让我们看见在血里的恩典。因着主流血,就是主舍去了自己,承担了我们罪的工价,就叫我们的罪得了赦免。‘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太廿六章28节)主流了血,我们的罪就得了赦免。‘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九章22节)主已经流了血,替我们接受了罪的刑罚,我们就得着赦免。不单是赦免,而且还洁净我们到了圣洁没有瑕疵的地步。(参弗一章4节)我们若是真的看到了血的功效,我们不能不俯伏敬拜主,并且不住的感谢赞美祂。

  主的血又给我们开了那条引到神施恩宝座前的路。主没有流血以前,罪人在神面前所得的是死,是永远的灭亡。人不能得着恩典,乃是神宝座上的恩典没有通道可以输送到人中间来,罪把这通道闭塞了。现在主流了血,到神面前去的路打开了,再没有阻挡了,‘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来十章1920节)是主的血给我们开了到施恩宝座前去的路,是平安的路,也是滴下脂油的路。

  新约之所以对我们充满恩典,不是说我们这些人配接受恩典,而是因为主是用血来立这个约。当日在埃及的时候,灭命的使者看见了以色列人的屋子的门楣和门框上的血,就越过他们。同样的,神看见了立约的血,神就停止公义的要求,而向有分在这立约的血里的人倾倒恩典。啊!主的血宝贵,主的血一直供应恩典,直到我们在荣耀中与主一同进到祂国度的日子。

四、‘你们应当常常如此行’

  记念主是主自己所重视的,人可以不体会主的心,但主决不因人对祂的冷漠而减低祂对这事的重视。祂不单提醒神的儿女该记念祂,并且还要常常的记念祂。祂的话原来是这样说的,‘你们应当常常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十一章2425节直译)不单是如此行,而且要常常如此行,不住的如此行。藉着常常记念主,把我们的心引得更靠近主。初期的教会是天天擘饼记念主,(参徒二章46节)七日的第一日,他们一定擘饼记念主。(参徒廿章7节)如今地上的生活内容丰富了,人的心也冷淡了。但是认识主又爱主的神的儿女,不要学着地上的模样,不要跟着地上的潮流走,虽然不能天天聚在一起记念主,起码每主日也该和神的儿女在一起记念主。退一步说,也得尽可能的多记念主,总不要一季才去应酬主,甚至是一年才去应酬主,或许有更甚的,连应酬主也懒得去。应酬主是不对的,这只是表明人的心里没有主,向主冰冷。人若真尝到主恩的滋味,不要说主已经吩咐我们要常常记念祂,就是主没有这样的吩咐,我们爱主,也愿意常常见主的面,到祂的桌子前与神的儿女一同记念祂。

五、‘直等到祂来’

  我们要常常记念主。教会留在地上一天,记念主的事就一天不能停止。主也是这样的告诉我们,‘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来。’(十一章26节)记念主不单是叫我们思念主已经为我们作的,也带我们去等候得着主将来要为我们作的。主自己是这样说:‘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太廿六章29节)主设立了记念主的聚会,祂就不再喝那杯了,我们却一直的继续在喝那杯,因为那杯是主给我们喝的。但是等到有一天,我们喝的时候,主又与我们一同喝了。是什么样的一天呢?就是主在荣耀中再来,接我们去见祂,又和我们一同降临在祂的国度里的那一天。那一天是荣耀的一天,是主在荣耀里显现的一天,也是我们与主一同在荣耀里的一天,主在地上作王,我们也和主一同在地上执掌王权。

  主吩咐我们记念祂,一面是叫我们回想十字架的救恩,使我们的恩典的感觉不住的更新。另一面又把我们放在那荣耀的盼望里,叫我们里面受吸引而忠心的跟随主,单一爱主,又高举主。只有主才能为我们作成功这样伟大的事,叫罪人成为儿子,叫仇敌成为承受产业的。我们回想过去,要记念主;我们遥望将来,也要记念主,因为祂实在救了我们脱离罪和死,也赏赐我们一个荣耀又丰满的前途,我们要顺服祂的吩咐,记念祂直到祂再来。

‘乃是被主惩治’

  来到主的桌子前,人的自己必须要受对付,人的愚昧也必须要除掉。带着人的愚昧和败坏到主面前来,定规要受到主的惩治。当日在哥林多的教会就因为作了这些愚昧的事而受了惩治。‘所以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我们受审的时候,乃是被主惩治。’(十一章2732节)不按理吃喝就引起亏损,主的话是这样明明的说了。因此,我们记念主的态度要严肃,所作的也必须正确,这样才能满足主的心意。

  什么叫作不按理吃喝呢?

一、不要带着罪到主的桌子前

  罪是惹动神怒气的,不管是大罪或是小罪,神的公义一显出,人就落在审判里。照着哥林多前书所特别提到的:分门别类是罪,收了继母是罪,在官府控告弟兄是罪,不体恤弟兄是罪,……生活和道德上的罪,人容易领会,但像本书所提到的事也列入定罪的范围里,这事就给许多人忽略了,哥林多人也曾忽略过,所以他们受了主的惩治。记念主以前要省察,把罪先清理掉,然后才去主的桌子前吃喝,免得落在主的定罪里。

二、要分辨是主的身体

  省察罪是消极的,分辨是主的身体是积极的。神儿女们在主的桌子前顶撞了主,多半是因为没有认识主的身体。没有身体的感觉,也就没有基督作头的地位,更没有彼此作肢体的关系。若是看见了身体,也就看见了头,同时也看见了肢体。高举人的事不会有了,欺负人的事也不会有了,一切玷辱主名的事也不会有了。各人都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去高举主,敬拜主,亲爱弟兄。先分辨主的身体,不仅是不会落在主的惩治里,相反的,还要带进神的祝福,因为基督身体的见证在这里显出来,神的心意就在这里得了满足。这样一来,聚会就是受益,不是招损。

 

  注:关于记念主的操练,请参阅拙著“在基督里长进第二辑”第三十篇“擘饼记念主”。──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