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二章 ‘凡事都当造就人’(十三∼十四章)

 

  林前十二章到十四章是同一个讯息,讲及属灵恩赐的运用问题,在十二章里说明了恩赐间的彼此关系,和神赐下恩赐的目的。在那一个伟大的目的里,恩赐绝不能各自为政,反而要有佳美和谐的配搭。所以到十二章的末了,圣灵提醍神的儿女说,‘你们要切切的求(原意是爱慕)那更大的恩赐,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更大的恩赐是十四章一节的先知讲道,最妙的道路是十三章所说的爱,或者说最妙的方法去有效的运用恩赐就是追求爱。

  如果把林前十三章独立的来看,那实在是一篇很伟大的爱的论文,把爱的涵义和内容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在运用恩赐的讯息里,它却不是主点,而是副点,虽然是副点,但却又有非常的关键性。爱是运用恩赐的基本功课,是恩赐得着佳美配搭的基础,缺少了爱,恩赐的运用便迷失了方向,显不出应该有的效用。

爱是从里面出来的

  真正的爱不是光看表现在外面的现象,而是注意到里面的实际,没有里面的实际的表现,不管外面的表现是如何的吸引人,那也算不得是爱。外面有爱的表现的,动机不一定是爱,许多不准确甚至是不光明的心思都可以造作出爱的表现,在爱的伪装下掩盖着个人的目的;这不是神眼中所悦纳的爱。外面有爱的表现,里面有爱的实际,这才是神所要的爱,也是神给我们的爱。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赒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十三章13节)恩赐有了,会讲方言,又会讲道,也能明白神的奥秘,更有一些好像舍己的行动,如果里面没有爱的实际,神不记念,神也不数算。有没有恩赐不是最重要,使用恩赐的方法也不是最重要,最主要的是我们里面爱不爱神,体贴不体贴神,因着爱神和体贴神去向人流出爱。爱不是从人自己里面挤迫出来的,而是因为爱神而被神的爱充满到一个地步,自然的从里面流出来的。人原来所有的,或是说在天然生命中所有的,在神面前都是可咒诅的,因为一切出于亚当的东西,在人眼中虽是可喜爱的,但在神的面前却是可憎的。

爱的实质

  外面的表现不一定是里面的实际,人太会模仿,也太会装假,明明是虚假的,却能装出像真的一样。但真正的爱是有实质的,外面的现像可以装假,里面的实质却没有法子可装得来的,外面可以装得很像,自己里面却晓得,那是在演戏,那是在骗人。‘爱是琱[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十三章45节)这是爱的实质,是里面的,不是外面的,里面没有这些,虽可以在外面装假骗人,但是骗不过神的鉴察,也骗不过自己,自己就在定自己的罪。

  真正在里面有爱的实质,不光是能一次两次的忍耐别人的顶撞,而是能琱[的忍耐。不光是说“不必介意”,而是从里面忘记人对自己的损伤,多少人嘴里说“不介意”,心里却把得罪他的人恨个要死,斤斤计较自己的利益,忍受不了别人比他更受人的尊敬,这些都是没有爱的实质。总括一句话说,爱的实质就是没有了自己,脱离了自己,不再给自己牵着鼻子走。我们的经历印证了一件事,我们自己是没有爱的,我们有的是对利益的反应,有利益就有爱,没有利益就没有爱,只有当我们自己减少了,基督的成分在我们里面增加了,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才会有真实的、不带着肉体的爱。我们一天不脱离自己,我们的爱都带着自私的成分,只会爱自己,只会爱自己所喜欢爱的,只有脱离了自己,才会爱神和神所爱的,才会爱自己所不喜欢爱的。

爱的界线

  人自己的爱多半是从感情出发的,固然爱就是感情的一种表现,但是爱只根据感情,那就是不完全的爱,是溺爱,带着破坏性的爱;从结局上看来,那根本就不能说是爱,许多基督徒都有一样保护自己的厉害武器,就是批评这个人没有爱心,那个人也没有爱心。这个人对我的愚昧不卖帐,那个人对我的犯罪生活不徇情面,又不肯给面子,这些人全是没有爱心。在教会中说这种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以为爱就是你跟我好,我跟你好,一团和气,你对我离弃主的道闭上眼睛,我也对你所作的恶事不说一言,这就是爱。这样的人实在应当好好的读一读‘爱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十三章6节)这句说话。爱是有界线的,爱也是有原则性的,越过了这些界线和原则的,就不能去爱,也不应该去爱。神只是爱罪人,祂决不会爱罪恶,神怜悯迷失的人,但祂决不会包庇不在真理里的事。神既是这样,神的儿女也只能是这样,我们常常发觉人的爱心比神的更大,但这种爱的源头一定不是神,而是从撒但来的,目的是在神儿女中间制造难处,纵容罪恶,就像在哥林多的教会,没有人敢对收了继母的人说一句公义的话。进到不义的范围,不在真理里面的一切,都不是神儿女爱的对象,这条界线一定要守住,守不住的就不是活在爱里,明显的不是爱神了。神自己也守住这界线,不然的话,祂就可以不叫祂怀里的独生子死在十字架上,而我们也能到祂面前来领受祂的好处。

  有了‘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的这条界线,才可以‘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十三章7节)神的儿女不是不能发怒,只是‘不轻易发怒’(十三章5节)。对不义的事应该发怒,对不合真理的事应当表明神的义怒。我们承认我们的难处,有了“爱”就缺了“公义”,有了“公义”又缺了“爱”,事实上,爱是出于自己,公义也是出于自己,出于自己的东西就不是属灵的,也是有残缺的。在真正追求爱的功课上,我们仍然需要神更大的怜悯。

爱的价值

  爱之所以是进入身体的见证的最妙的道,是因为它本身具有不可缺少的因素,那就是爱的价值,而爱的价值又是强烈的表现在永远的性质上。‘爱是永不止息。’(十三章8节)恩赐、知识、能力,这一切在我们眼中看为重要的东西,和爱一相比,都会黯然失色。恩赐、知识、能力,连同我们人本身都是有限的,存不到永远里去,在永世的里面,我们面对面的见着主,还需要恩赐来服事主么?还需要知识来帮助我们认识主么?还需要能力去作好主托付的工作么?这都不需要了,因为一切‘都成了’(启廿一章6节),这些现今我们以为宝贵的属灵的事,不过是为了表明主、表达主,为了主所要作的事;但这不是主自己,所以都是有限的,好像小孩子的事一样,‘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十三章11节)现今不管我们有多大的恩赐,有多广博的知识,有多惊人的能力,不过仍然是孩子的事,不能拿它们来代替主,惟有主是无限的,是使人长大成熟的,到见主面的那一天,这一切都成了微不足道的东西了,所以还是把所有的心意放在主的身上,这是主永远记念的。

  面对面见主的那一天,信心成了眼见,盼望成了事实;信心可以停止了,盼望没有存留的必要了,惟独我们对主的爱永远存留。我们在地上时对主的爱,主会记念,主也数算;在永世里与主面对面时,我们仍旧可以爱主,并且继续的爱主,主也不停息祂对我们的爱,在永世里,神爱我们,我们爱神,在荣耀丰富的彰显里,当中调和着爱,也充满着爱。‘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的意义就是在此。爱比恩赐高得多了,比知识高得多了,也比能力高得多了。爱实在是进入身体的见证的最妙的道路。

 

‘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

  爱是运用恩赐的基础,在面对面见主以前,恩赐还是有它一定的效用,不能缺短的,缺短了恩赐,教会的建造就会有难处。所以圣灵又藉着保罗说,‘你们要追求爱,也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十四章1节)恩赐在面对面见主的那一天要停止,要归于无有,但现在却不能没有,神还是要用各样的恩赐去建造教会。因此在追求爱的同时,也要切慕属灵的恩赐,不单是羡慕,而是切慕。在哥林多的教会里,他们所得的恩赐没有不及人的,但是他们因为缺少了爱的学习和操练,在恩赐的运用上就出了乱子。他们在运用恩赐的时候,没有体会圣灵赐下恩赐的目的,也没有爱的扶持,结果叫他们把恩赐的运用作为炫耀自己的工具。他们特别偏重方言的恩赐,因为方言的恩赐最能炫耀自己,我能讲一些话,别人不会听,我说我讲的是‘天使的话语’,你们的属灵程度太差,不能领会我所讲的,我就沾沾自喜了,因为我的属灵程度比别人都高。说方言是不是属灵程度高的标志呢?显然不是,哥尼流一信主就讲方言,以弗所那几个门徒才弄清楚救恩就讲方言,显然方言不是属灵程度的标志,但因为容易在人面前炫耀自己,满足自己的虚荣,所以哥林多人特别喜爱方言,也高举方言。可是在神的心意里,祂愿意人多得着先知讲道的恩赐,祂很着重的说明‘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一个爱神的人,体贴神的心意,他宁愿不在人前炫耀自己,而追求去作一个用自己惯用的言语来传达神心意的人。

‘作先知讲道的,乃是造就教会。’

  体贴心意的人就会留心神所要的,体贴自己的人只是留意个人的满足。真正的方言是在人里面讲说‘神各样的奥秘。’(十四章2节)但那只是限于个人与神的交通,‘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的,乃是对神说的,因为没有人听出来。’(十四章2节)所以说方言只起造就自己的效用,对众人就不起造就的作用。但神的计划是要得着教会,爱的实质又是脱离自己,因此体贴神的人是不会把心思放在方言的恩赐上的,而乐意照主的心意去爱慕‘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十四章12节)

  ‘但作先知讲道的,是对人说,要造就、安慰、劝勉人,……乃是造就教会。’(十四章34节)作先知讲道的,不会是像旧约的先知那样说预言,而是顺服灵的感觉,说出神当时要对人说的话,就是时代的讯息,给人造就,给人劝勉,也给人安慰,把人的脚步带回神的路上。所以得着讲方言的恩赐还不是最难的,只要圣灵分给,人就可以得着;但是真正作先知讲道的人,都得在神面前好好的追求,肯付代价的顺服神,脱离自己,然后神才能用得着他。因为只有不活在自己目的里的人,神才能在他身上找到输送恩典的导管,把神的恩典从宝座上接连到神儿女中间,使教会得着造就,让神的心意得以成全。‘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被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十四章5节)说方言虽可造就自己,但圣灵分给恩赐的目的却是为了建立身体,所以若在恩赐的使用上注重了方言,就叫教会得不着造就,爱神的人不应当这样作,爱神儿女的人也不应当这样作。因此不要为了满足自己,拼命去追求说一些连自己也不明白的话。‘舌头若不说容易明白的话,怎能知道所说的是什么呢?’而‘世上的声音或者甚多,却没有一样是无意思的。’(十四章910节)话说过了,别人不明白,那就是白说了。所以在教会中不是不可以说方言,但是一定要另有翻方言的恩赐同时显出来。既然方言恩赐在教会中运用时有这样的限制,神的灵就提醒众人,‘既是切慕属灵的恩赐,就当求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十四章12节)把心意放在神的计划上,不是放在人自己的满足上。保罗体会神的心意,也见证说,‘我感谢神,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十四章1819节)

方言在聚会中运用的目的

  方言恩赐运用得不合适,叫教会聚会产生了混乱,也会转化成为恶事,帮助神的仇敌破坏神在教会中的建造。圣灵使用保罗提醒在哥林多的教会在运用方言恩赐的时候,先要建立一个准确的心意。‘弟兄们,在心意上不要作小孩子,然而在恶事上要作婴孩,在心志上总要作大人。’(十四章20节)从上下文看来,方言恩赐运用不当,就会转化成恶事,既然有这样的果效,那么在处理方言恩赐问题上就不要像小孩子一样,不该好奇,不该只管自己的满足,应当像个长成的大人,会运用心思,全面性的去处理恩赐的问题。

  ‘方言不是为信的人作证据,乃是为不信的人。’(十四章22节)该注意这里所说的‘证据’,是证明神曾说过,‘主说,我要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说话,虽然如此,他们还是不听从我。’(十四章21节)从前没有方言,到了基督完成了救恩,升回天上去了,圣灵把方言的恩赐赐给门徒,叫他们说出他们原来不会说的外国语,向不信的人证明神的作为。(参徒二章112节)‘证据’与‘神迹’在这里是同一个意义,神用方言作为一个神迹摆在不信的人面前,叫他们看见神的作为,心意能回转归向神。方言既是给不信的人作证据,所以在教会的聚会中,运用方言的恩赐是不恰当的。‘所以全教会聚在一处的时候,若都说方言,偶然有不通方言的,或是不信的人进来,岂不说你们癫狂了么?若都作先知讲道,偶然有不信的,或是不通方言的人进来,就被众人劝醒,被众人审明。他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就必将脸伏地敬拜神,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十四章2325节)方言在聚会中的果效既是对不信的人作一个神迹,那么对已经信主的人就没有果效,因此在教会聚会中运用方言的恩赐是有限制的。在爱的功课上有学习的人,对神这一个定规必会顺服的。

运用恩赐的聚会──‘凡事都当造就人’

  在使徒的日子,全教会聚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运用恩赐来供应教会,不像现在的教会聚会的情形,以讲道聚会为主体,而删除了神的儿女运用恩赐的权柄,这大概是和人制造出来的“圣品制度”有极深密的关系,把聚会的事奉集中在极少数的特殊人物手上。起初的教会不是这样,圣经所启示的样式也不是这样。当日作主工的人不多,传福音的工作面又广,使徒们在一个地方建立了教会,他们只能停留很短的时间,又离开那里,继续向前走。教会在没有使徒带领的情形下,一同同心仰望作教会的头的主,藉着圣灵来管理并供应教会;这样的聚会样式才是教会主要的聚会样式。这种运用恩赐的聚会在教会中消失了好长久的日子,最近这两三个世纪里在一部分的教会中略有一点的恢复,但对大多数的教会来说,仍旧是陌生的,甚至拒绝,更有甚的,竟称这种交通性的聚会为标新立异,那里知道这才是最古旧的教会的聚会。但事实上,恢复这种聚会的教会,一般说来,都是比较多显出神的祝福的,不是说他们特别蒙爱,而是因为他们回到圣经里,让神儿女的属灵效用显明出来,以致神的丰富没有受到人的限制,神的祝福也就显出来。

一、‘凡事都当造就人’

  因着要使教会学习运用恩赐,圣灵让保罗记录下了一个交通聚会的样式。聚会是很自由释放的,没有人作主席来操管,也没有预先作好的安排,一切都凭着圣灵的感动来进行,各人把自己在神面前所有的学习来供应教会。‘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十四章26节)没有任何的拘束,除了说方言的必须有翻方言的配搭在一起才能使用外,神的儿女们都可以按着里面的负担,透过诗歌,透过言语,透过祷告,把神要向教会说的话交通出来。

  聚会是自由的,但却要守住‘凡事都当造就人’的原则(十四章26节),虽没有外面的规条,但却有里面的约束。不该在聚会中胡说乱讲,也不讲属地的事物,就是照着圣灵有感动,说出造就人的话,不能造就人的话都不要说,说出来的话都能把人带到主的面前,把人带到父的宝座前,去支取属天生命的丰富。说话要炼净,不要掺杂闲话和不必要的话,只要把圣灵放在我们里面的负担卸下来就是,在圣灵的管理下交通出来,就能叫人得造就,凭着自己来讲话,讲自己喜欢讲的话,那就不能造就人。在爱的学习基础上,总会了解这样的事实;不叫人得造就,就会损害人。所以在运用恩赐的时候,总不要离开‘凡事都当造就人’的原则,并且留心建立好这原则。

二、‘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

  运用恩赐的聚会同时也是一个学习顺服权柄、学习辨别灵的功课,我们不能把人的冲动说成是圣灵的感动,也不能把邪灵的假冒接受过来看成是圣灵的感动。所以‘若有说方言的,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且要轮流着说,也要一个人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至于作先知讲道的,只好两个人,或是三个人,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若旁边坐着的得了启示,那先说话的就当闭口不言。因为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叫众人学道理,叫众人得劝勉。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十四章2733节)作先知的,一定要在顺服神权柄的功课上有点操练的,不带着神的权柄是不能作先知的。神叫他何时说话就说话,神不要他说话他就停下来,里面的感觉是很敏锐的。不是一个人包办一次的聚会,一次聚会里都得有五或六位把神的心意与众人交通。坐着听的人不仅要留心听,也要把听来的慎思明辨,把不是出于神的分别出来,因为人的学习不够成熟,多少也会掺杂出于人自己的东西,这些不能和神的话调混在一起,不管是谁人在说话,不是神的心意的就在心思里分别出去。因此在聚会中,每一个人都在学习服神的权柄,不越过圣灵的管理。不然的话,就发生混乱,但‘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所以作先知讲道的,先要有先知的灵,就是服权柄的灵。翻方言的恩赐约束说方言的恩赐的运用,先知的灵约束作先知讲道的恩赐的运用,总括一句话说,整个运用恩赐的聚会都是叫神的儿女认识神的权柄,同时也操练服神的权柄。

三、‘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

  里面有了权柄的约束,外面也有规矩的管理,在聚会中要保持安静,不单是运用恩赐的聚会,所有的聚会都当保持安静,好让我们的灵不受打岔,能敏锐地感觉出神的心意。一般说来,妇女是比较上不能保持安静的,当时在哥林多的教会中也有这样的情形,她们听不懂,就彼此耳语询问,对一些她们已经懂了的,又窃窃私语的在批评,这些情形都是不应该在聚会中出现的。所以神的话很严肃的提出警告,‘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她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她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么?岂是单临到你们么?’(十四章3436节)保持聚会安静也是一个服权柄的操练,可是给太多的人忽略了;但是不能再长久的忽略下去,旧约的哈巴谷书二章二十节说,‘惟耶和华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祂面前肃敬静默。’现今神是在祂的教会中,所以‘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十四章40节)──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