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三篇 ‘因为基督必要作王’(十五章)

 

  哥林多这个地方是文化相当高的一个城市,居民的文化水平也相当高,人的智慧也就产生很大的影响力。在林前二章里保罗就提到‘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但是在哥林多的教会中还是有不少的信徒因着外界的影响而怀疑复活的事。圣灵在林前十五章里把关于复活的真理详尽的启示出来,也同时指出教会的信绝不是跟随人的智慧,更指出了他们怀疑复活是因为没有原则地和不信的人交往,接受了不信的影响。‘你们不要自欺,滥交是败坏善行的,……因为有人不认识神。’(十五章3334节)所以接受复活的应许也是一个“顺从谁”的问题,“根据谁”的问题。

‘基督照圣经所说,……又照圣经所说。’

  复活是构成完整福音的一个历史事实,没有复活就没有福音;没有复活,基督的死和埋葬也就没有意义。所以神所预备叫人得救的福音是根据基督的死、埋葬和复活而完成的,人若不是徒然相信,‘就必因这福音得救。’(2节)福音不是偶然发生的,是神早在创世以前就计划好,也向人启示了,最后藉着基督钉在十字架上,又从死人中复活而完成。所以从另一个角度看,福音是应验了神的应许。‘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34节)基督所经历的都是照着神的话来应验的,这一个历史的事实是人的智慧所测不透的,也是人的理智所接受不来的,但却是历史的事实。

  这个历史事实就引出了一个非常原则性的属灵问题,是相信神的话呢?还是相信人的智慧?是神的话有权威性呢?还是人的智慧的可靠性高呢?福音实在是显出了拯救人的能力,相信福音的人都经历了赦罪的平安,也经历了生命的变化,这些经历都是根据神的应许接受福音而来的。神的话说了就不改变,人所主张的却不住在变;因此,神的话才是我们跟随的根据,人的话只是叫我们产生迷乱。我们看准了,我们的信只是根据神,而不是根据人。神说基督要被杀,并且也被埋葬,基督就真的被杀和被埋葬;神说基督要从死人里复活,基督就真的从死人里复活。神的话绝对可靠,神的话绝对有权柄。

复活的见证人

  神应许说基督要从死人中复活,基督就从死人中复活。神也兴起一批人,亲眼看见主的被杀和埋葬,亲眼看见第三天复活过来的基督,‘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48节)这一批人看见了复活的基督,也为复活的基督作见证,他们劳苦地作见证,并拼死地作见证,基督若没有复活,他们为何要这样作,像个愚昧的人一样呢?保罗先是极力反对主耶稣的,后来在大马色的路上遇见了复活的主,他就澈底的转过来,不顾自己地作基督的见证,‘弟兄们,我在我主基督耶稣里指着你们所夸的口,极力的说,我是天天冒死。我若当日像寻常人,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那于我有什么益处呢?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就要死了。’(3132节)

  保罗遇见了复活的主,叫他从极力反对转过来极力的传扬基督,保罗不是愚昧人,也不是没有学问的人,他有思想,有见识,他不会为了要得着一件虚无的事,牺牲他个人的前途。他是真实的见到复活的主,这一次的看见,使他放弃了属地的前途,一生甘愿为主劳苦。这些复活的见证人所表现的,正是基督复活大能的明证。

基督复活的重要性

  复活是神的作为,是超越过物质观念的范围的,而又是真实必要有的事。撒但也知道复活对牠关系重大,复活之日也就是牠走向覆灭之时,所以撒但倾尽全力来攻击复活的史实。在基督复活的时候,撒但已经使人造谣,说并没有复活的事,只是耶稣的尸体给门徒偷去。在历史上,从当日在哥林多的教会到如今的基督教内那些新派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新派的人更说,基督并不是身体复活,而是精神复活,虽然他们的论调常常在变,甚至所用的话好像更属灵了一些,但骨子里头仍然是不相信有复活这一回事。人的智能若不是向着神,就正好是撒但所使用的好工具。不接受有复活的事正是人智慧的产物,替撒但来完成抵挡神的任务。

  撒但叫人的眼睛从复活的事上偏离是有原因的。若是能把复活的事勾销,人就永远伏在牠的手下。没有复活,也就没有审判,更没有永远的灭亡,这样,人就更可以完全不再理会神了。当然这是撒但一厢情愿的事,但事实并不如此。‘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傅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的,你们仍在罪里。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1319节)不错,复活是福音的关键,没有复活就没有福音。但是复活的史实和事实,绝不会因人的智慧的拒绝而成为虚假。历世历代以来,神兴起了多少人来经历了复活的大能,又见证了复活的大能。复活是胜过罪和死的标记,是我们所接受的救恩的根基,又是救恩所带给我们的指望。

复活引入神计划的完成

  罪把人带进死的里面,死就把人捆绑在灭亡里直到永远,人不能脱出这个捆绑,神的计划便没有成功的条件,所以神必定要打破这一个死的枷锁,好把在死的权势下受辖制的人释放出来,然后逐步的完成神的计划。因此,复活就是神在世界之王面前显出得胜的转折点。复活羞辱了掌死权的魔鬼,解决了死的辖制。‘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了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都要复活。但各人是按着自己的次序复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祂来的时候,是那些属基督的。’(2023节)基督替我们偿付了罪的工价,就从死人中复活了,祂的复活打通了人脱离死的辖制的道路。亚当把人带进死里,基督亲身进到死里,又从死里出来,不是像在死里逃生那样出来,而是震动了死的权势,昂然的出来,荣耀的出来,不单是祂自己从死人中出来,并且是开辟了向死亡夸胜的路径,叫一切在基督里的人都因着寻找到这一条路而欢然奔跑,进入永生,进向神的宝座去承受产业,与基督一同承受万有。

  基督的复活不单是释放了人,也将神的心意显明在宇宙中,就是叫神的权柄在宇宙中不再遇见黑暗权势的阻拦,澈底的摧毁了撒但的权势。‘但各人是按着自己的次序复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祂来的时候是那些属基督的。’初熟的果子可以说是样本,表现着这一类果子的模样和性质;初熟的果子是怎样,其余后熟的果子也是怎样。基督是初熟的果子,不仅是说出祂是头一个从死人中复活过来,也是说出祂是如何的复活,并且也说出祂的复活带出了何等样的结果。基督复活进入荣耀里,属基督的人复活也是进入荣耀里,基督的复活叫祂从神的手中接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属基督的人复活也与基督一同享用这一个权柄。

  基督是初熟的果子,祂把神的心意作成功了。祂不仅是叫属祂的人复活,向死亡的权势夸胜,并且祂继续照着神的心意把神的权柄彰显出来。‘再后末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祂的脚下,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就是死。因为经上说:“神叫万物都服在祂的脚下。”……万物既服了祂,那时,子也要自己服那叫万物服祂的,叫神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2428节)何等的宝贵,子的复活叫祂在父的手中得了高举,经过了国度,进入新天新地,神的一切仇敌,连死也包括在内,都在基督的面前倒下去了,再也起不来了,宇宙中所有的权柄都在子的手上,而子也把这权柄完全的交给父神,叫父的宝座在宇宙中显为至高(参启四章,廿一章),复活是为了叫子升高,也叫在子里面的人与子一同升高;复活又是叫父的荣耀与权柄彰显,叫父永远的计划成就,显明神在万有之上为万有之首。

复活的荣耀

  复活是进入荣耀的前奏,人失去了神的荣耀以后,只是长久的卧在那恶者的手下,接受死亡的辖制。在基督的复活里,人失去的荣耀得以恢复,从此以后,就等候与基督一同进到永远的荣耀里。人的智慧总是要向神发出难题来,要怀疑神的作为。其实复活既然是超越物质范围的,用物质的观念去认识复活是摸不着门路的。复活这一个盼望固然是神儿女从神手中所接过来的应许,但是许多不认识救恩而敬拜假神的人都有着复活的观念。‘那些为死人受浸的,将来怎样呢?若死人总不复活,因何为他们受浸呢?’(29节)这话有点费解,在真理上,基督徒不为死人受浸的,在历史的记录上,教会也没有作这样的事。我想,这十分有可能是指着拜假神的人作的,在他们的意识里也有复活这一回事,连不认识神的人也盼望着复活。我们有基督作初熟果子的人更当持定神的应许等候复活的日子来到,不给人的智慧来迷乱。

  人的身体在坟墓里已经腐烂掉了,复活的时候从那里得回一个身体呢?这是人的智慧所产生的疑惑,但这疑惑并不能叫神的应许不兑现。‘或有人问,死人是怎样复活,带着什么身体来呢?无知的人啊,你所种的,若不死就不能生。并且你所种的,不是那将来的形体,不过是子粒,即如麦子,或别样的谷。但神随自己的意思,给他一个形体,并叫各等子粒,各有自己的形体,凡肉体各有不同,人是一样,兽又是一样,鸟又是一样,鱼又是一样。有天上的形体,也有地上的形体。但天上形体的荣光是一样,地上形体的荣光又是一样。日有日的荣光,月有月的荣光,星有星的荣光。这星和那星的荣光也有分别。死人的复活也是这样。’(3542节)这一段经文本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第一是种下去的是子粒,长出来的是一棵植物,形体完全不一样。第二,各种受造之物有各种不同的形体,这形体是根据神的定规。第三,地上的形体绝不同于天上的形体。所以人的身体在坟墓里化解了,这没有问题,因为这身体不过是地上的形体,如同子粒一样,但复活过来的是属天的,自然不再是原来的身体,谁还愿意再要那会病,会死,会朽坏的身体呢?神照祂自己的定意,为我们预备另一种身体,所以不必为复活的身体担忧,只信神的话就是了。

  现在的形体和将来的形体不一样,地上的形体和天上的形体也不一样,‘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血气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那属土的怎样,凡属土的也就怎样;属天的怎样,凡属天的也就怎样。我们既有属土的形像,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像。’(4249节)亚当只是有灵的活人,但不是全然是灵,他既是出于土的,也就归于土,所有在亚当里的人都和他一样,因为他是头一个人,他的结局和性质就是所有的人的结局和性质,他归于土,所有的人也归于土。基督是另外的一个人,祂是叫人活的灵,祂没有土的掺杂,因为祂是出于天的,一切在基督里的人都和祂一样。在神的眼中只有两个人,或者说是两个特别大的人,比地上的人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大,一个是亚当,一个是基督,所有的人都分属在这两个不同的人里面,这两个人就是所有人的表样,属亚当的就像亚当一样,属基督的就像基督。亚当死了,也埋葬了,所有在亚当里的人都要死,都要埋葬;只有基督从死人中复活,所有属基督的也必要从死里复活。亚当是个物质的人,基督是个灵,属基督的人复活过来,不再带着像亚当的物质身体,而是得着像基督一样的属灵的身体。复活不是回到亚当里,再有物质的身体,而是面对面的进入基督里,必定要得着像基督一样的荣耀的灵体。

  我们不能带着必死和必朽坏的身体去承受神的国,因为‘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神要为我们预备一个属灵的身体,所以藉着死去结束属血气的身体,藉着复活来给我们一个属灵的身体,所以圣灵在这里把一个秘密告诉我们,属基督的人并没有死亡这一回事,不过是睡觉,睡足了还要再起来,复活就是这样的睡过了觉就起来,但是‘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5152节)这是主再来提接教会时的情景,何等荣耀的事。基督的复活不单叫在基督里睡了的人醒过来,祂复活的大能又叫那些在祂来时还活着的基督徒根本不必接触死亡。神的儿女并不需要死亡,只需要改变,就算是要经过身体死亡,那也不过是为了要身体改变,成为荣耀的身体,好承受神的国。这是神计划中的一个要点,叫神的儿女藉着改变,得了不朽坏的身体,能和基督一同作神的后嗣。

  基督复活的能力不单释放被死拘禁的人,也叫一些人不给死亡的触须碰着。‘死阿!你得胜的权势在那里?死阿!你的毒岫b那里?死的毒庖N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得胜。’(5557节)基督的死解决了罪,基督的死满足了律法的要求,叫律法向我们失去了追讨的能力,罪也不能带我们到死的里头,死而复活的基督使罪的权势与毒底ㄞ遘H了,我们的得胜是在乎基督,我们的指望也在乎基督,没有什么可以使基督改变,所以任凭人的智慧向神的作为挑战吧,神的作为不会变动丝毫的,‘因为基督必要作王’。‘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坚固在复活的基督里,祂不动摇,我们也没有动摇的可能。相反地,‘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58节)因为复活的基督要来结束地上的一切,把我们带进荣耀里,与祂同享荣耀。所以我们的眼睛不必看人和人所有的,我们依旧是定睛在经过了复活又进到荣耀里去的主身上。── 王国显《仍是一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