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章

 

壹、内容纲要

 

【执事的自述】

  一、他的争战(1~6)

     1.争战的态度──平时谦卑、温柔、和平,战时勇敢(1~2)

     2.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3~4)

     3.争战的目标──使人顺服基督(5~6)

  二、他的权柄(7~11)

     1权柄的根源──基督(7)

     2权柄的目的──造就人(8)

     3权柄的证据──不是外貌,乃是言行(9~11)

  三、他的界限(12~18)

     1.界限的成因──不是自己度量自己,乃是神量给(12~13)

     2.界限的扩展──藉传基督的福音(14~16)

     3.界限的肯定──不是藉现成的事夸口,乃是蒙主称许(16~18)

 

贰、逐节详解

 

【林后十1“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你们。”

  〔原文字义〕“谦卑”卑微,被压低;“勇敢”放胆,壮胆;“温柔”温雅,柔和;“和平”温和,和睦。

  〔文意批注〕“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指保罗初次到哥林多传福音,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期间(参徒十八11);‘谦卑’指保罗传福音、建造教会的态度,对罪人和信徒,他显得好像卑微、没有自信的样子(参林前二3;四10~13)

     “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是指哥林多教会被假师傅侵入,攻击保罗的为人和教训,保罗被迫挺身应战的时候;‘勇敢’指保罗对敌人的态度,对敌人他是战士,放胆而不容情地指责敌人的错误。

        ‘向你们是勇敢的’,这是因为哥林多信徒在保罗离开他们之后,听信假师傅的话,犯罪跌倒,偏离真道,甚至大胆批评保罗,逼使保罗不得不写信,严厉地责备他们。

     “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你们,”‘如今’指哥林多信徒因保罗那封严厉的信而忧伤悔改(参七8~9)之后;‘基督的温柔、和平’是指基督对待属祂之人的态度;‘温柔’指温雅柔和,逆来顺受;‘和平’指与人和睦,可亲可近。

     本节表明保罗依哥林多信徒灵性三个不同的时期,而以三种不同的态度对待他们:

        (1)从罪人到初信时期──以谦卑的态度劝化他们。

        (2)堕落偏离真道时期──以勇敢的态度劝诫他们。

        (3)悔改转回真道时期──以基督的温柔、和平劝勉他们。

  〔话中之光〕()谦卑并不是懦弱或胆怯,在灵性上真正谦卑的人,常常能靠着主在真理方面勇敢。

     ()我们若真的存心谦卑,就能在教会中从任何一位弟兄姊妹得到帮助;在聚会中可能说话的是一位平常的弟兄,所讲的话也很平凡,但只要摸着一句从神来的话,就会受益无穷。

     ()勇敢并不需要暴燥,也不是不能自制;勇敢是凡与人有益的,没有一样避讳不说(参徒二十20)

     ()勇敢是为着神的真道而大胆说话,并不因环境而改变态度。许多基督徒对别人的错误也许敢于指责,但对自己儿女亲人的罪行,往往采取掩盖的措施,不敢让别人知道,以致犯错者没有认罪的机会,结果爱之却反而害之。

     ()谦卑是一个人内在的品格,温柔、和平是一个人表显于外的美德;谦卑的人才能温柔、和平,温柔、和平的人必然谦卑。

     ()温柔是能忍受别人的侵害,和平是不侵害别人。温柔、和平的性格,常会引起别人,尤其是非基督徒的误解,以为基督徒是胆怯懦弱的;其实真正基督的温柔与和平,只有灵性刚强的人才能作得到──在不平与羞辱的待遇中保持为他人着想和忍耐的态度,不报复,也没有仇恨。

 

【林后十2“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血气行事,我也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

  〔原文字义〕“血气”肉体,肉身;“行事”行走,生活为人。

  〔文意批注〕“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血气行事,”‘有人’指那些批评攻击保罗的人;‘凭着血气行事’有两种意思:(1)如同常人一样,在肉身里生活行事(3)(2)随着败坏的肉体和心中的恶欲去行(参弗二3)

        那些人可能批评保罗不过是常人一个,他还需要织帐棚维生(参徒十八3),因此不是一位专职的传道人(使徒),他的道没有什么份量;他们也可能批评保罗言语粗俗(10),是属肉体的,完全没有属灵的份量。

     “我也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这等人’指那些批评攻击保罗的人;保罗认为他们乃是假使徒,是撒但的差役(参十一13~15),因此必须以对待敌人的态度勇敢面对他们。

     “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保罗衷心企求哥林多信徒不至于再受那等假使徒的欺骗,好让他回去访问他们的时候,不必以对待敌人的勇敢态度来对待他们。

        从这句话看来,保罗不久将会亲自再访哥林多。

  〔话中之光〕()属肉体的基督徒不能分辨真正属灵的人,并且还常错误地批评真正属灵的人;他们自己属肉体,却定罪别人属肉体。

     ()在属灵的争战中,使徒保罗的灵是‘勇敢’的;是的,如果我们的灵里畏缩、胆怯,稍遇为难,就会投降或妥协,不能为主绝对。

 

【林后十3“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

  〔文意批注〕“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这里的‘血气’不含坏的意思,是说基督徒既然活在血肉的躯体里面,当然行事为人也受肉身的限制,生活起居一如常人。

     “却不凭着血气争战,”‘争战’在此指属灵的争战,争战的对象不是属血气的人,乃是那躲在人背后的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参弗六12),就是撒但和牠的从者,因此我们不能凭着血气争战。

  〔话中之光〕()信徒不能按属血气之世人的手段或方法,打属灵的仗或处理属神的事。

     ()信徒在属灵的争战上,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自己的肉体,当然更不能依靠自己的肉体(参罗八6~8)

 

【林后十4“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

    〔文意批注〕“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争战的兵器’指争战中克敌制胜的凭借;属灵争战的对象既然是属灵的体系(3节批注),因此所使用的兵器不该是属肉体的,而该是属灵的。

     “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本句按原文可译作:‘乃是借着神有能力’;我们争战的能力不是靠自己,乃是靠着神的灵(参亚四6)

     “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营垒’是指撒但的城堡,用来防守牠所掳掠的人被神夺回;撒但最主要的防守策略,是将一些叫人自高、不服神的思想观念,放在人的心思里面(5),使人变得顽梗不化(参罗十一7),相当难以攻破,所以本节说它是‘坚固的营垒’。

  〔话中之光〕()得救的人,乃是基督的战士。然而我们的争战,不是物质的,乃是属灵的;不是与血肉之躯的人相争,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相斗(弗六12)。所以我们的争战,不可凭靠‘血气’(3)之勇,乃要仗赖‘神面前的能力’。

     ()在属灵的争战中,如果我们的‘血气’不能脱离干净,稍有接触,就会受激动,也就不会有属灵‘能力’而获胜。

     ()撒但在人心里筑了许多的营垒;许多时候我们听道不受感动,总觉得有好多理由可以为自己的立场辩护,或者所讲的道理太浅显了,对它不感兴趣,那就证明你的心里已经有了营垒。

     ()我们若要攻破撒但坚固的营垒,便不能凭借人思想智慧的产物,而需要神能力的武器,就是借着在神面前的祷告,圣经的话语和圣灵的大能。

     ()属灵争战的消极目的,是要‘攻破仇敌坚固的营垒’;如果我们争战的目标没有确定,不知所对付的乃是诡诈的仇敌,我们就会自相残杀。

 

【林后十5“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原文直译〕“将各样的讲理,各样与关乎神的认识敌对的那些高深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思夺回,使它都顺服基督。”

    〔原文字义〕“计谋”思念,理由,理论,谋算,幻想,想象;“自高之事”高处,高的障碍;“心意”心思,思想,理解,悟性。

    〔文意批注〕“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撒但深知拦阻人认识神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将各种似是而非的理论(计谋)并各样叫人自高自大的事(自高之事)灌输到人的心思里面,构筑一道道坚固的营垒(4)

     “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夺回’表示撒但藉假使徒正将哥林多信徒的心思(心意)领往不认识神、不顺服基督的情况中去。

  〔话中之光〕()知识叫人自高自大(林前八1);人间的传统与哲理,以及许多先入为主的观念,常成为人认识神最大的障碍。思想的折服,乃是人认识神的第一关。

     ()在‘心思’中的‘讲理’,和在肉体中的骄傲――‘与关乎神的认识敌对的那些高深之事’(原文),就是撒但在人里面‘坚固的营垒’(4),是抵挡人‘顺服基督’的,是基督的对头。

     ()‘各样的计谋’就是指在我们的心里有许多不同的理由,一个理由讲通了,又有另一个理由阻挡在前面,叫我们觉得碍难接受神。那些理由的外表看似很重要,其实都是不成理由的理由,我们一旦看破了撒但的诡计,一切的理由都要烟消云散。

     ()‘计谋’又可译作‘幻想、想象’;撒但作工在人的思想里,常给人一个幻想、想象,人若不拒绝,就会变作他自己的思想。在基督徒的生活里,有许多罪恶和错误,都是从幻想起头的。

     ()许多基督徒知道我们不应当有污秽的思想、偷爱世界的思想,但却不知道太多的思想也是拦阻人顺服基督的,又不知道如何管制自己的思想,以致心思里常有好多纷乱、流荡的思想。

     ()‘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就是指我们的傲慢与偏见,什么都自以为是,什么都看不在自己的眼里,什么都不能叫我心服。这种心态的背后,乃是我们的老亚当──旧人与己;所以对付它们的最好办法就是背十字架、否认己(参太十六24)

     ()人的心思乃是神与鬼争夺的场所,谁占有的地位多,谁就得胜。在人的心思里,本来就有撒但坚固的营垒(4),就是背叛神的思想。我们可以说,一个人蒙神的拯救有多少,就是看他的心思被夺回有多少。

     ()撒但的诡计,就在使人离弃基督,悖逆基督;我们为主争战,就是要‘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然而我们这些战士,自己是否已经先归向并顺从了基督呢?

     ()属灵争战的积极目的,是要将人的‘心思’(原文)夺回,使他‘顺服基督’;如果我们不知所为着的乃是基督,漫无目的,结果不过是斗拳打空气,并无任何属灵的价值。

          ()基督活在地上,乃是过一种争战的生活,争战的目的乃是要叫众人都能顺服基督;因此,为着能赢得这个争战,我们自己的生活便必须是顺服基督的生活。

          (十一)保罗所反对的是哥林多人那些拦阻神的思想,而不是哥林多人本身;但愿我们在教会中,也不要以弟兄姊妹为仇敌。

 

【林后十6“并且我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

  〔文意批注〕“并且我已经预备好了,”‘预备好了’指保罗已经定下决心,准备采取纪律行动。

     “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你们’是指哥林多信徒;‘顺服’即顺服基督(5);‘十分顺服’是指完全不讲理由的顺服。

     “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那一切不顺服的人’是指假使徒和少数被骗不知醒悟的哥林多信徒。

     保罗深深地知道哥林多信徒若未被对付过,若未完全顺服真理,保罗就没有法子来对付那些悖逆神的人。

  〔话中之光〕()我们的顺服,使主有根据可以对付别人的不顺服。我们肯不肯伤自己的心,叫自己失败,让主得胜呢?

     ()教会里弟兄姊妹们都对主十分顺服,传起福音来便有能力,叫许多不信的人也顺服基督。

 

【林后十7“你们是看眼前的吗?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

  〔文意批注〕“你们是看眼前的吗?”本句在原文文法中,可以作疑问句,正如中文和合本所翻的;也可以作直述句,意指‘你们单看摆在眼前的人事物,只会看外表,而不会进一步深思’。

     “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倘若有人’可以当作一般人讲,也可以指保罗心目中的对手,就是那欺骗哥林多信徒的假使徒;从上下文看(210~11),应是指后者。

        ‘属基督的’表明:(1)他顺服基督(5),听从基督的命令;(2)他具有基督的品格美德(1)(3)他守住身分,以传基督福音为他的事工(14)

        ‘要再想想’意指任何自信是属基督的人,应当从上面这三点来省察自己,看看是否符合‘属基督的’资格。

     “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保罗的意思是说,最低限度他跟他的反对者是同等的──同属基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因为属基督的必须接纳属基督的,如同基督接纳他们一样(参罗十五7)。而事实是,那班人不仅不接纳保罗,甚且攻击他;那班人也缺乏属基督的人所应有的表现。

  〔话中之光〕()人若只会‘看眼前’、只会从外表来判断事物的话,往往会得到错误的结论;因此,我们总要‘再想想’,在主的光中慎思明辨,才不至于有错差。

     ()许多人常根据外貌来看人,其实重要的是一个人属不属基督,他的外表并不重要。

     ()许多人自信是属基督的,却缺少基督的心思、观念、作法和模样,口里称基督为主,心里却不听从基督的话,这等人应当再想想,趁早醒悟,以免被主惩治。

     ()人的天性喜爱‘唯我独尊’,当一个人在那里强调‘我是属基督的’时,往往意味着别人不是属于基督,具有排他的倾向,剥夺别人作基督徒的资格。同样的原则,当一个教会团体在那里宣称他们才是‘属基督的’时,他们正在不知不觉的把别的基督徒当作外人。

 

【林后十8“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

  〔原文字义〕“权柄”特权,权利,自由,能力;“造就”建造,建立;“败坏”拆除,毁坏,攻倒。

  〔文意批注〕“主赐给我们权柄,”主自己是一切属灵权柄的源头。

     “是要造就你们,”按人的观念来看,权柄是用来辖管别人,但主在教会中赐属灵的权柄给祂的仆人,目的却是为着建造信徒。基于这个缘故,在一般情形下,主的工人在教会中运用属灵的权柄时,信徒们最常感受到的,便是他们的言语沉重、利害(10),正如主耶稣当日在教训人时,众人感受祂的教训乃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一般文士一样(参太七29)

     “并不是要败坏你们,”意指不是要拆除信徒或毁坏教会;所以主的工人除非被迫不得已,并不轻易动用权柄采取纪律行动,严厉对待信徒(参十三10;林前四21)

     “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我就是’意指‘我即便是’或‘我就算是’;‘为权柄夸口’有两方面的意思:(1)夸他拥有权柄;(2)夸他不滥用权柄。根据上下文来看,后者的意思比较重,意指他素来对权柄的运用非常小心谨慎,甚至可以为此夸口。

     “也不至于惭愧,”意指他觉得自己对于权柄的态度完全正确,即使他被迫为这权柄辩护或稍微夸口,也觉得可以坦然面对主,良心无亏。注意,按原文‘夸口’是过去式,而‘惭愧’是未来式;这表示他的夸口是被迫、被动而为的,而将来面对主也不至于惭愧。

  〔话中之光〕()真正具有权柄的人,绝不轻易使用权柄,即使被人轻视、毁谤,也不愿动用权柄,免得败坏人。

     ()保罗具有属灵的权柄,相当‘沉重’且‘厉害’(10);但他这权柄,并非为‘败坏’人,乃是要‘造就’人。败坏人是消极的,源头是恨;造就人是积极的,源头是爱。教会中属灵权柄的运用,都应以积极的供应爱为原则;不可作威作福,绊倒人,败坏人。

     ()基督徒对于权柄常有两极的反应──不是拒绝顺服主的权柄,便是盲目跟从人的权柄;拒绝顺服主的权柄固然是直接反抗主的权柄,盲目跟从人的权柄,乃是以人代替了主,因此也是拒绝主的权柄。

 

【林后十9“我说这话,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

  〔文意批注〕“我说这话,”按原文没有这几个字,是翻译的人把它们加上,好使语气显得比较顺畅。

     “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威吓’是叫人感受到自己拥有能败坏人的权柄。本节是接续第八节,意指他写信的动机有二:(1)不是要败坏人,乃是要造就人(8)(2)不是要显出他拥有权柄,乃是要显明他不滥用权柄(8)。因此,哥林多信徒大可不必以为保罗是在威吓他们。

  〔话中之光〕()‘威吓’和‘大张威势’乃是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最爱用的办法(参徒廿五23),但在教会中却是一项禁忌,最会引起弟兄姊妹们的反感。

     ()属灵的权柄是因着生命而有,越想动用权柄去威吓别人的人,越没有权柄。

 

【林后十10“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见面,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

  〔原文字义〕“沉重”有重量的,烦重;“利害”厉害,强硬,刚强,有力;“气貌”显出,同在,在旁;“不扬”软弱无力,不健壮,荏弱;“粗俗”可藐,被人轻看,不算什么,视为无有。

  〔文意批注〕“因为有人说,”‘有人’指那些批评攻击保罗的人。

     “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指保罗书信的内容和信中的话语具有相当的份量。‘沉重’重在指其语气;‘利害’重在指其果效。

        由于这是保罗在引述他的对手所说的话,所以双方都是话中有话。就保罗的对手来说,他们的目的是在衬托出下一句的批评,使保罗显得言行不符。就保罗自己来说,他的目的是在引导哥林多信徒不要凭外貌认人(参五16),乃要衡量他的话是否出于神、出于基督。

     “及至见面,”‘见面’指在场时当面所表现的外表、神采、谈吐、风度;当日希腊人相当重视哲学家演说时的风采和遣词用语,作为他们是否接受其理论的主要依据。

     “却是气貌不扬,”指他不但没有气宇轩昂、脱俗出众的外貌,甚且还显得气色欠佳、无精打采的模样;这从当日在路司得被外邦群众称巴拿巴为丢斯,称保罗为希耳米(参徒十四12,‘丢斯’意众神之王,‘希耳米’意传讯者),可以获得一点旁证。保罗自己也提到他当日在哥林多传福音时,是‘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二3)

     “言语粗俗的”指他说话和讲道不用高言大智、智慧委婉的言语(参林前二14),显得通俗、浅近、粗鄙,令人轻看藐视(参林前四10)

  〔话中之光〕()保罗的外貌并不惊人――‘气貌不扬,言语粗俗’;他的份量,乃在里面基督的度量。这正是基督的见证:外表没有佳形美容值得人羡慕;里面却蕴蓄无限生命,延长年日,直到永远(参赛五十三210)

     ()人的外表都不过是瓦器而已,本来就无可夸的,然而人却很容易以外貌来待人。《雅各书》说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参雅二1726),而表现人有信心的一项重要行为便是‘不可按外貌待人’(参雅二1~10);我们是否在主里面有纯正的信心,可从我们如何待人看出来。

 

【林后十11“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

  〔文意批注〕“这等人当想,”‘这等人’指批评攻击保罗的人;‘当想’意在提醒。

     “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言语如何’是指如何像他们所说的‘沉重、利害’(10)

     “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行事也必如何’意指他言行一致、说得到就作得到,他不是不敢付诸实行,乃是一直忍耐着,非到不得已时不肯动用权柄(8)

  〔话中之光〕()言行不一致,乃是许多基督徒最常犯的毛病,特别是许多传道人能说不能行(参太廿三3)

     ()宗教徒往往说的是一套,行的又是另一套──‘声音是雅各的声音,手却是以扫的手’(参创廿七22)

 

【林后十12“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

  〔原文字义〕“度量”测量,衡量;“比较”辨别,评判;“通达”明白,通晓。

  〔文意批注〕“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不敢’是一种反讽的语法,意‘不屑’或‘没有必要’;‘那自荐的人’指那些假师傅,他们自我举荐或拿人的荐信,就自称是使徒,从耶路撒冷到各地教会去,到处招摇撞骗,推销虚假的道理(参三1批注);‘同列相比’意指同列在一起,相提并论。

     “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用自己度量自己’意指以自己作为标准,用来衡量自己,结果自己百分之百的合格,别人无论如何,总不合标准。这种完全主观的衡量法,丝毫没有客观的眼光,乃是不通情达理的。

        ‘用自己比较自己’当然就看不出有什么差别。

  〔话中之光〕()当今基督教的危机就是到处都有一些自荐的人。客气一点的,自称是先知、使徒或神惟一的代言人;厉害的就干脆自称是再世基督、那要来的王或成为神的人。令人遗憾的是,居然有许多所谓的基督徒对他们崇敬有加,死心踏地跟从他们。

     ()今天在基督教里面,也有许多的教会团体,他们因认同某一项真理、作法或属灵伟人等,而结合在一起,自成一个组织体系。他们一面高举自己的旗帜,一面鄙视其它的一切基督徒,结果造成了排外的小圈子,分化了基督教会。

     ()‘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就是以自己作为基督徒的标准,或以自己的团体作为教会的标准,这种作法是不通达的,是坐井观天,叫许多的基督徒失去了该有的广阔眼界。

     ()基督徒以自己为标准、为中心来批评别人,是行不通的,因为基督才是一切的中心和标准。

     ()自高(5)、自信(7)、自荐、自度、自比(本节),以及自许(18)等,乃是信仰偏差的表现,恐怕不配作主的门徒。

 

【林后十13“我们不愿意分外夸口,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构到你们那里。”

  〔原文直译〕“我们却不愿意过度地夸口,只要照着那度量的神所分给我们尺度的度量,竟也达到了你们那里。”

  〔原文字义〕“分外”过度的,过分的,无限制的;“量”度量,测量(原文有两个‘量’字,中文和合本少提一个);“给”分配,分给;“界限”尺度(测量用的竿),准则;“构到”达到。

  〔文意批注〕“我们不愿意分外夸口,”‘分外夸口’意指说超过自己程度的话;保罗不愿意过度地夸口,因为如此作就是‘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参罗十二3)

     “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构到你们那里,”这句话在原文有些咬文嚼字,相当费解,兹试着把它逐点分开来解释:(1)神是度量的神,祂作事都照着祂的度量;(2)神照祂的度量所分配给各人的工作负担大小不等(参罗十二3)(3)各人从神所分得的工作度量都有不同的尺度;(4)各人只要照着自己的尺度尽力而为,便是神忠心的仆人;(5)保罗照着他自己的尺度传福音服事神,竟也到达了哥林多。

        保罗在此所提的‘界限’,绝无‘势力范围’和‘工作地盘’的观念,那不属保罗同工团成员的亚波罗,能够自由到哥林多作工(参徒十八27~十九1;林前十六12),证明保罗丝毫没有划地为界的观念。这一段经文的主要用意,是在表明保罗乃是按照神所分给他的福音负担,将福音传到了哥林多,而不是分享别人劳苦工作的成果。

  〔话中之光〕()有些主的工人引用这一段圣经,划地为界,构筑自己的工作地盘,不容别人侵犯,这是误用圣经。各地教会要接纳哪些传道人去作工,主权是在各地教会的长老们手中,他们负有试验主工人的责任(参启二2)

     ()约翰韦斯利说:‘全世界都是我的工场。’当神赐给你够大的信心和够用的恩典,无论哪里你都可以去,而无所谓地界问题。然而有一件事是要注意的,工人们必须尊重各地教会的行政治理。

     ()另一方面,凡是主忠心的仆人,都受神的限制与调度,要往何处去、作什么工,都须寻求神的心意,而不可随心所欲;我们也不可越过神所量给我们的尺度(界限),妨害到别人从神所领受的服事。

     ()每一个神的仆人都有神量给他一定的工作,如果神的仆人们个个都能守住自己的地位,照神所量给他们的度量行事,就不会有分争和派别了。

     ()信徒们都要看见神所赐给我们各人的分量如何,并要接受这分量的限制,就没有所谓的贪心、野心,也没有雄心去作分外的事了。越过自己的分量,就是践踏别人,就是动手打同伴(参太廿四49)

 

【林后十14“我们并非过了自己的界限,好像构不到你们那里;因为我们早就到你们那里,传了基督的福音。”

  〔原文直译〕“因为我们达到你们那里,并没有过度地超越自己的限度,而把基督的福音传给你们。”

  〔文意批注〕“我们并非过了自己的界限,好像构不到你们那里,”从上下文来看,保罗所谓的‘界限’,乃是指他作为外邦人使徒的资格;保罗这个资格是神量给他的(参加二8),他负有神的使命与差遣,可以到任何外邦人地区(包括哥林多)去作工。

     “因为我们早就到你们那里,传了基督的福音,”哥林多人成为信徒,其实就是保罗传福音的工作成果(参徒十八5~11)

 

【林后十15“我们不仗着别人所劳碌的,分外夸口;但指望你们信心增长的时候,所量给我们的界限,就可以因着你们更加开展,”

  〔原文直译〕“我们不愿越分地以别人的劳碌夸口,只盼望借着你们信心的增长,在你们中间得以照着我们的尺度丰盛地扩展。”

  〔文意批注〕“我们不仗着别人所劳碌的,分外夸口,”这句话具有一石二鸟的用意:(1)保罗强调他自己在主面前所立的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十五20),他不愿意坐享别人劳苦的功效;(2)保罗是在反讽那些敌对的假使徒到哥林多来,自己未曾劳碌过,却要藉贬抑原来劳苦作工建立哥林多教会的保罗来抬高他们自己的身价,这是一种‘越分’的行为。

     “但指望你们信心增长的时候,”‘你们’指哥林多信徒,亦即保罗劳苦作工的果子;‘信心增长’与传福音结果子大有关系(参徒十一24;十六5),哥林多信徒的信心增长,即表示透过他们就会结出更多的新果子。

     “所量给我们的界限,就可以因着你们更加开展,”保罗从神所领受的工作负担和尺度(界限),乃是在外邦人中作使徒传福音多结果子(13~14),因此哥林多信徒所结的果子,也可以算入他外邦工作的总体负担和尺度(界限)之内,故此他说‘因着你们更加开展’。

  〔话中之光〕()神所量给事奉的‘界限’,并非固定不变的,乃是能因长进而‘更加开展’。这说出一个原则:事奉的托付,乃是根据蒙恩的度量。我们蒙恩的度量多,受托的度量也就大。我们所服事出去的基督有多少,就看我们吸取进来的基督有多少。但愿我们更多认识基督,好使我们多供应基督。

     ()信徒们可以借着同心合意、配搭合作,而共享同一个界限;要紧的是都从神领受同一个负担,才能同有一个心志,齐心努力(参腓一27)

 

【林后十16“得以将福音传到你们以外的地方;并不是在别人界限之内,借着他现成的事夸口。”

  〔原文直译〕“以致将福音传到你们以外的地方,也就不必在别人的尺度之内,凭别人作成的事夸口了。”

  〔文意批注〕“得以将福音传到你们以外的地方,”‘你们以外的地方’指外邦人所居之地;保罗有一个心愿,就是要把福音传遍地极(参罗一13~15;十五20~23),而这个心愿的实现,有赖外邦人信徒同心协力、一同促成。

     “并不是在别人界限之内,借着他现成的事夸口,”‘他现成的事’等于‘别人所劳碌的’(15);保罗在这里重述第十五节首句的意思。

 

【林后十17“但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

  〔文意批注〕实际上,我们的工作若有什么成就,传福音若有什么结果,都是主作成的,因为离了祂,我们就不能作什么(参约十五5),所以一切的功劳和成就都当归给主。这就是‘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的意思。

  〔话中之光〕()我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我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一切都在于祂的运行和推动,也是祂亲自成就的,所以应当归荣耀给祂。

     ()我们作完了一切主所吩咐的工作,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作的(路十七10),切莫自夸。

     ()是的,我们一切的好处,都是因基督而有;正如有一首诗歌所说:‘我惟因你(基督)得生,我惟靠你得胜’。我们岂不该把所有的荣耀、颂赞都归给祂!

 

【林后十18“因为蒙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乃是主所称许的。”

  〔原文字义〕“蒙悦纳”经试验的,可以接受的,不是可弃绝的;“称许”证明,表明,举荐。

  〔文意批注〕“因为蒙悦纳的,”指蒙神悦纳;事奉的目的,就是要蒙神的悦纳。

     “不是自己称许的,乃是主所称许的,”‘自己称许’按原文与‘自荐’(12)同字,表示自我举荐也就是自我称许。

  〔话中之光〕()事奉神的人,是否蒙神喜悦,不在乎他自己称赞自己,乃在乎主的称赞。

     ()人不仅喜欢自己夸耀自己,也喜欢夸耀自己所崇拜的人,以致在教会中充塞这一类阿谀的话;巴不得神的儿女都能停止这一类的事。

 

叁、灵训要义

 

【属灵的争战】

  一、争战的态度──勇敢(1~2)

  二、争战的凭借──不凭着血气(3)

  三、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属灵的(4)

  四、争战的能力──属神的能力(4)

  五、争战的对象──坚固的营垒(4)

     1.各样的计谋(5)

     2.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5)

  六、争战的目标──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它都顺服基督(5)

 

【属基督的】

  一、有基督的温柔、和平(1)

  二、顺服基督(5)

  三、与属基督的相交相通(7)

  四、有主赐给的权柄(8)

  五、有神量给的界限(13)

  六、传基督的福音(14)

  七、指着主夸口(17)

  八、主所称许的(18)

 

【认识权柄】

  一、权柄的运用──可以用来责罚不顺服的人(6)

  二、权柄的资格──属基督的(7)

  三、权柄的来源──主赐给权柄(8节上)

  四、权柄的功用──是要造就信徒,不是要败坏信徒(8节中)

  五、权柄的赏赐──可以指着主夸口(8节下,17~18)

  六、权柄的显明──言行有份量(10~11)

 

【夸口】

  一、必须夸口不至于惭愧(9)

  二、必须不越过界限分外夸口(13)

  三、必须不仗着别人所劳碌的分外夸口(15)

  四、必须不是借着别人现成的事夸口(16)

  五、必须指着主夸口(17)

  六、必须能蒙主悦纳,就是主所称许的(18)

 

【界限】

  一、界限的定义:

     1.不是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12)

     2.是神所量给的(13)

  二、界限的限制──不超过自己的界限(14)

  三、扩展界限的方式:

     1.藉传基督的福音(1416)

     2.藉接受福音者信心的增长(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