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一章

 

哥林多后书

蒙神安慰的去安慰人(一1-7

(一)保罗的写作正如一个懂得在患难中人的艰苦的作者所写的。他用的患难是希腊文的thlipsis一个字。在普通的希腊文中,这一个字是用于外面物体的压力。特仁赤(R. C. Trench)写着说,‘依照英国古代的律法,如果有人有意的拒绝辩护,就要把沉重的东西,压在他的胸部。压的东西很重,可以致他死命。这就是thlipsis的原意。’

有的时候,一个人所受的是精神上的负担,与这一个不可知世界的奥秘。在基督教的初期,一个拣选做基督徒的人,拣选了面对艰难。很可能他们要遭遇到自己家庭的遗弃,外邦人邻居的仇视,政府长官的迫害。拉瑟福德(Samuel Rutherford)写信给他的一个朋友说,‘神呼召你站在基督的一边,在这地方逆风是向基督的脸上吹;看见你是和祂在一起,你不要期望能够站在避风的一方,或是能够在山坡的阳光一面。’做一个真的基督徒是要付上代价的,因为没有十字架的基督教是不可能的。

(二)患难的答案是忍耐。这‘忍耐’的希腊文是hupomone。这字的主要意义并不是倔强的,毫无生气的接受,乃是胜利的制胜患艰。这字所描写的精神,不只是接受痛苦,乃是要克服得胜。有人对一个受痛苦的人说,‘痛苦能增加人生的色彩,是么?’这受苦的人回答说,‘是的,不错,但是我可以依照我的目的,选择色彩。’银子经过火的锻炼更加纯洁,基督徒也是这样,经过艰难的日子,也能更好,更有力量。基督徒是神的运动员,经过了困难的磨练,他灵性的肌肉,更加坚强。

(三)我们并不就停留在面对患难,并要忍耐。我们从保罗的话里,带来了神的安慰。从第三至第七节之间,安慰这一个希腊字,或是作名词,或是作动词,不少过九次。安慰在新约中,其意义不只是温柔的同情。其字根的意义即为拉丁文的fortisFortis的意义是勇气。基督徒的安慰是带给人勇气的安慰,使他能解决人生的问题。保罗十分确定,神决不会只给人远象,而不给他达到这远象的能力,祂也决不会把工作交托给人而不给他完成工作的力量。

就是不论到这些,一个人因信基督而受的痛苦,常会给我们灵感,因为这种痛苦,依照保罗所说,是受基督的苦楚。这是分尝基督的痛苦。在以前武士时代,武士们常要求担当某些特别艰难的工作,以表明他们对于他们所爱的女子的忠诚。为基督受苦是一种权利。当艰难来临时,基督徒能如士每拿年长的会督坡旅甲(Polycarp),当人家把他绑在火刑柱上时,说,‘我感谢你,因为你认为我的价值,配受这时所要受的。’

(四)在这一切中,至高的结果是我们在经历患难后,使我们有能力安慰别人。保罗声称他遭遇的一切,和他受到的安慰,能成为他安慰别人的泉源。巴利(Barrie)告诉我们他的母亲怎样丧失她最亲爱的儿子,接着他说,‘也就是为什么其它丧失儿子的母亲跑到她那里获得安慰。’有人论到耶稣说,‘他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来二18)这是很有价值,经历痛苦忧伤,如果这种经历能使我们帮助其它的人挣扎在人生的波浪之中。

 

依靠神(一8-11

有关这段经文的最不平常的事是保罗在以弗所经历的艰苦困难,我们毫无数据可作参考。有的遭遇甚至很难承受得了。有的遭遇非常的危险,他是处在死亡的边缘,几乎无法逃避。除了这段经文简单的叙述,及本书信中也有些像这样的描述外,没有其它的记述了。

人的本性,一件小事,往往会加以夸张扩大。一个人经过了一个很小的手术,可以作为很长的一段时期,谈话的资料。纪异(H. L. Gee)告诉我们在战争的日子里,有两个人谈生意。其中有一人大讲在旅行中他搭的火车,遭遇空袭。话盒子一打开,他就滔滔不绝的讲紧张刺激的遭遇,充满了危险,在死里逃生。另外一个人到了最后,静静的说,‘现在让我们谈正经事罢。我想早些回家,因为我的屋子昨晚被炸毁了。’

一个真正遭遇困苦的人不会多说。英皇乔治第五有一个生活的准则,‘如果我遭遇困苦,让我像一个有高贵血统的,静静单独受苦。’保罗没有把所受的痛苦,扩大宣传;我们所受的痛苦没有他那么多,要把他作为榜样。

保罗看到他所有可怕的经历,产生一个极大的效用──把他赶回到神那里,完全的依靠祂。阿拉伯人有一句谚语,‘只有阳光普照造成了沙漠。’处境顺利带来的危险是错误的依靠自己;它使我们想只要靠我们自己就足以应付人生的一切问题。在顺利的日子祷告一次,在患难的日子要祷告一万次。这正是林肯所有的经验。他说,‘我不得不跪下祷告,因为我别无他路可走。’往往在不幸的时候,我们才知谁是真的朋友;往往在穷乏,危急的时候,我们看见我们何等的需要神。

所得到的结果是保罗对神有不可动摇的信念。他知道无可争论的,他可以为神做什么。如果神能藉痛苦赐恩给他,他能藉任何东西呈献给神。诗篇的作者以快乐的心情说,‘主阿!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泪;救我的脚,免了跌倒。’(诗一一六8)。本仁约翰的真正重生是由于他见几位老妇,坐在太阳里‘谈到有关神怎样为他们的灵魂所成就的事。’基督徒对神的信念,并不是一种理论与思考;乃是一桩事实与经验。他深知神为他成就的事,因此他不用惧怕。

最后,保罗请哥林多的基督徒为他祷告。以前我们已经提过,伟大的圣徒决不以请弟兄中最小的祷告为耻。或许我们不能给什么东西给我们的朋友;不过,我们在世上拥有的物质或许很少,我们可以为他们祷告,这是无价的珍宝。

 

我们所夸的(一12-14

在这里我们开始听到哥林多人在背后诽谤,损害,推倒保罗的声息。

(一)他们必曾说过,保罗在外面看得见的行为后面,有些不可告人的事。他的回答是他是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而活。在保罗的生活中没有什么隐藏的事。我们可以在八福篇中加上一福,‘没有什么隐事的人有福了。’有一个旧的戏谑的故事。有一个人逐家的告诉人说,‘快快的逃跑罢!一切都被人看见了!’很少会有人听了他的话逃走。传说有一次有一个建筑师自愿为一个希腊哲学家建造一所房子,从外面无论怎样,不能看到里面。那哲学家说,‘我要给你双倍的钱,如果你为我所造的屋子,是每一间房子可以给每一个人一目了然的。’保罗所用的圣洁(eilikrineia)很是有趣。它是经得起日光照射的考验。一个人所有的一切行动,都在光天化日之下,像保罗一样,可以宣称他的一生没有隐藏的事,那人就有福了。

(二)有人说保罗有不可告人的动机。保罗的回答是他的行为并不依恃人的机智,乃是依靠神的恩惠。在保罗的一生中,没有隐藏的动机。勃恩斯(Burns)有一次指出要发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却不是一件易事。如果我们诚实的话,我们必得承认,我们做事很少不带有复杂的动机。即使是善事也会染上了期于无过,沽名钓誉,炫耀自己,内心忧切,估计有利的各种动机。人或许看不到这些动机。不过正如圣多默(Thomas Aquinas)所说,‘人看的是行为,神看的却是内心。’圣洁的行为或许困难,不过圣洁的动机更加困难。只有我们把老我钉死,让基督住在心内,我们才能获得这种圣洁。

(三)有人说保罗所写的,不是他的真意。保罗的回答是他所写的并不外乎他们所念的。语言乃是奇怪的东西,一个人可以用它们表明他的心意,也可以用它们隐藏他的心意。我们很少有人能够诚诚实实的说,每一个字不折不扣的是它的原意。我们说一件事就是因为这样说很是冠冕堂皇;我们说一件事就是因为表明与人并无冲突;我们说一件事也许就是要避免麻烦。雅各,他看到舌头的危险比任何人都清楚,说,‘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雅三2)。

在保罗的生平中,没有隐藏的行动,没有隐藏的动机,没有隐藏的意义。这正是我们当追求的目的。

 

在基督都是是的(一15-22

初看起来,这是一段艰难的经文。在这经文的后面,又有另外一种责难诽谤。保罗说过要探望哥林多人,但是因为那里的景况太差,免了他们受到痛楚,他决定延迟(23节)。他的敌人即刻就攻击他,说他是一个朝三暮四的人,很轻易许诺,却很难确定是否兑现。这已经不太好了,他们却更进一步的说,‘我们既然对于保罗日常的许诺不能信任,我们怎样可以信任他告诉我们有关神的事呢?’保罗的回答是我们信靠神,在耶稣里决不会有游移不定的。

于是保罗用生动的笔法,描写这事──‘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他的意思是这样:如果耶稣从来没有到过世上,我们或会怀疑神这样令人惊异的应许,或会辩论说,这事好得不能令人相信。不过神是这样的爱我们,甚至把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祂必会完成祂所作的每一个应许。耶稣就是个人的担保,神大大小小的应许都会兑现。

虽然哥林多人诽谤保罗,还存留着这有益的真理──传达讯息者的可靠性,会影响讯息本身的可靠性。讲道往往是‘透过讲道者的品格所得的真理’。一个人对不能信任的传道人,大致上也不会信任他所传的讯息。在犹太人的规律中,有的关于做老师的品德与行为的,做老师的决不可向班上许诺他不能做或不会做的事,这会使班上的人造成错误。这里是一个警告,我们不可以轻易许诺,因为我们也会很轻易的不守诺言。一个人在作出应许之前,他必须估计守诺言当付的代价,并且确知他有能力支付,也愿意付出代价。

保罗接下主讲到两件重要的事。

(一)这是藉着耶稣,我们对于神的应许说,‘阿们’。在我们祷告的结尾,我们‘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阿们’。在我们读经以后,往往用‘阿们’作为结束。阿们的意义是诚心所愿,如此成就。这并不只是一种形式,或一些礼仪;这字表明我们对于献上的祷告具有信念,深信神会将一切应许作合适的分配,因为耶稣保证我们的祷告必被聆听,一切应许都要成为事实。

(二)最后保罗说到圣灵的凭据。这字的希腊文是arrabonArrabon的意义是分期付款的第一期付款,作为以后要付的款项的保证。在希腊的法律文件中,是一个很普通的字,一个妇女出售一头牛,先收一千个钱币(drachmae)作为arrabon,其它的钱,待以后再付。有的舞蹈的女子被聘在村子里节日的盛会中舞蹈,先接受一些钱作为arrabon──这是全部聘金的一部分,并且作为将完成聘约的保证。待盛会散后,始全部付清。有一个人写信给他的主人,他已付给捕鼠者八个钱币作为arrabon,这样他可以开始捕捉老鼠。这是第一次的付款,也保证以后会全部付给他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字。这是跟一个苏格兰字arles具有相同的意思。这是在雇用员工或购买房屋所先付的钱,作为全部付款的保证。当保罗说圣灵是神给我们的arrabon,他的意思是圣灵在现在帮助我们所度的生活乃是在天上生活的首次付款,保证将来必会有完满的生活。圣灵的恩赐就是神给的证据,向我们保证将来有更伟大的事。

 

圣徒的斥责(一23-4

这里我们听到了不大令人欢欣事的回声。我们在引论中已经看到,这一串的事必然是这样。哥林多的情势一天不如一天。教会有派系之争,闹得四分五裂。有些人否认保罗的权威。为着寻求弥补这事,他迅速的往哥林多丢。可是此行不但于事无补,并使事态更加恶化,几乎使他心碎。结果,他以创痛的心,流下热情之泪,写了一封非常严厉的书信斥责他们。就是为了这个理由,他没有完成去探视他们的应许,因为依照当时的情况,去探视他们,对他自己和他们,都无好处。

在这段经文的后面,我们看见保罗以一颗赤诚的心严厉斥责他所爱的人们。

(一)他非常不愿的用这些严厉斥责的话。他被逼不得不用这些话。有些人他们的眼睛总是注意人家的错误,他们的舌头总是批评人家的不是,他们的声音总是尖锐刻薄,触犯人家。保罗并不如此。如果我们老是吹毛求疵,苛刻批评,如果我们习于忿怒,如果我们过多斥责,太少赞许,那么很明显的,我们严厉的斥责便会失去效用。总是斥责人就令人藐视。一个很少斥责的人,在他斥责的时候,他收的果效就愈大。总之,一个真的基督徒的眼睛所看到的是可赞美的事,不是可斥责的事。

(二)保罗的斥责纯属出于爱心。他从不有意去伤害人。有些人能够在看见人家受到尖锐苛刻的话时,瑟缩颤抖的状态,心中快乐。保罗并不这样。他从不斥责人,叫人家受苦;他斥责人,为的是要恢复他们的喜乐。当约翰诺克斯(John Knox)在垂死的时候说,‘神知道我对于那些我以雷霆般的最严厉的话斥责的人,在我心里丝毫没有憎恨的心。’这是一桩很可能的事,憎恨罪恶,可是爱罪人。在斥责的时候,以爱心的膀臂抱着他,这是有效的斥责。充满了怒气的斥责,会损害人,甚至会使人恐怖;只有忧心如焚的爱的斥责能感化人心。

(三)在保罗斥责的时候,他毫无凌驾别人之上的意思。一本现代小说里,一个父亲对他的儿子说,‘我要把这敬畏慈爱神的心攻进你的里面。’传道人和教师最大的危险,是认为他们的责任是强逼人家思想一如他们的思想,否则,人们一定是错误的。教师的责任并不是把自己的信仰,加在别人身上;而是鼓励他们能够想出他们自己的信仰。他的目的并非要产生一段像他自己的副本,而是培植一个独立的人格。布如司(A. B. Bruce)是一个伟大的教师。他的一个学生说,‘他砍断船缆,使他们得见苍海碧波。’保罗知道作一个教师决不可以擅权压制,虽然他必须循循善诱,训练引导。

(四)最后,虽然他十分不愿斥责,虽然他愿意看见别人的长处,虽然他的心里充满的是爱,但是由于必须,他终于斥责他们。为着玛丽皇后向卡勒(Don Carlos)提婚,约翰诺克斯斥责她。起初她以忿怒及暴厉的君威恐吓他,接着以‘满脸的泪痕’感动他。约翰诺克斯的回答是‘我从来不喜欢看见神所创造的人流泪。我不能容忍我亲手管教的孩子们流泪,至于陛下的哭泣,我更加不能喜欢。我虽然万分的不愿,让你流泪,但是我不敢违背我的良心,或是由于缄默不言而损害我的国家。’我们常常因为心肠柔软或避免困难,不敢斥责。不过有时因为避免困难,却带来了更大的困难;因为委曲求全,却带来了更大的危险。如果是出于爱心,为他人着想,不为自己的骄傲,为他人的益处,就会知道什么时候应当说话,什么时候应当保持缄默。――《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