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二章

 

圣徒的斥责(一23-4

这里我们听到了不大令人欢欣事的回声。我们在引论中已经看到,这一串的事必然是这样。哥林多的情势一天不如一天。教会有派系之争,闹得四分五裂。有些人否认保罗的权威。为着寻求弥补这事,他迅速的往哥林多丢。可是此行不但于事无补,并使事态更加恶化,几乎使他心碎。结果,他以创痛的心,流下热情之泪,写了一封非常严厉的书信斥责他们。就是为了这个理由,他没有完成去探视他们的应许,因为依照当时的情况,去探视他们,对他自己和他们,都无好处。

在这段经文的后面,我们看见保罗以一颗赤诚的心严厉斥责他所爱的人们。

(一)他非常不愿的用这些严厉斥责的话。他被逼不得不用这些话。有些人他们的眼睛总是注意人家的错误,他们的舌头总是批评人家的不是,他们的声音总是尖锐刻薄,触犯人家。保罗并不如此。如果我们老是吹毛求疵,苛刻批评,如果我们习于忿怒,如果我们过多斥责,太少赞许,那么很明显的,我们严厉的斥责便会失去效用。总是斥责人就令人藐视。一个很少斥责的人,在他斥责的时候,他收的果效就愈大。总之,一个真的基督徒的眼睛所看到的是可赞美的事,不是可斥责的事。

(二)保罗的斥责纯属出于爱心。他从不有意去伤害人。有些人能够在看见人家受到尖锐苛刻的话时,瑟缩颤抖的状态,心中快乐。保罗并不这样。他从不斥责人,叫人家受苦;他斥责人,为的是要恢复他们的喜乐。当约翰诺克斯(John Knox)在垂死的时候说,‘神知道我对于那些我以雷霆般的最严厉的话斥责的人,在我心里丝毫没有憎恨的心。’这是一桩很可能的事,憎恨罪恶,可是爱罪人。在斥责的时候,以爱心的膀臂抱着他,这是有效的斥责。充满了怒气的斥责,会损害人,甚至会使人恐怖;只有忧心如焚的爱的斥责能感化人心。

(三)在保罗斥责的时候,他毫无凌驾别人之上的意思。一本现代小说里,一个父亲对他的儿子说,‘我要把这敬畏慈爱神的心攻进你的里面。’传道人和教师最大的危险,是认为他们的责任是强逼人家思想一如他们的思想,否则,人们一定是错误的。教师的责任并不是把自己的信仰,加在别人身上;而是鼓励他们能够想出他们自己的信仰。他的目的并非要产生一段像他自己的副本,而是培植一个独立的人格。布如司(A. B. Bruce)是一个伟大的教师。他的一个学生说,‘他砍断船缆,使他们得见苍海碧波。’保罗知道作一个教师决不可以擅权压制,虽然他必须循循善诱,训练引导。

(四)最后,虽然他十分不愿斥责,虽然他愿意看见别人的长处,虽然他的心里充满的是爱,但是由于必须,他终于斥责他们。为着玛丽皇后向卡勒(Don Carlos)提婚,约翰诺克斯斥责她。起初她以忿怒及暴厉的君威恐吓他,接着以‘满脸的泪痕’感动他。约翰诺克斯的回答是‘我从来不喜欢看见神所创造的人流泪。我不能容忍我亲手管教的孩子们流泪,至于陛下的哭泣,我更加不能喜欢。我虽然万分的不愿,让你流泪,但是我不敢违背我的良心,或是由于缄默不言而损害我的国家。’我们常常因为心肠柔软或避免困难,不敢斥责。不过有时因为避免困难,却带来了更大的困难;因为委曲求全,却带来了更大的危险。如果是出于爱心,为他人着想,不为自己的骄傲,为他人的益处,就会知道什么时候应当说话,什么时候应当保持缄默。

 

为受责的人请命(二5-11

在这段经文里,我们再听到教会艰难不欢的回声。当保罗前往哥林多的时候,有一个反对他的党派的领袖。保罗坚持教会的风纪必须整顿。他却侮辱保罗。哥林多大多数的人看到这人的行动不只对保罗有损,对于整个哥林多教会的声誉也有损害。他们就责罚他。不过有的人认为责罚太轻,应当大大的加重。

在这里我们看到保罗的伟大。保罗为他代求说,这责罚已经够了;这人现在已经悔改,如果再加重责罚,不会有好处,反而有坏处。这只会使他失望,对于基督与教会都没有益处,却给魔鬼机会,捉住他。如果保罗像一般人一样,他正可以公报私仇。就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他那伟大的品德流露出来了。出于内心的爱,他为这伤害他的人请命。这是在面对遭受损害与侮辱的时候,基督徒行为崇高的表现。

(一)保罗不把这件事作为私事。他并不以损害他个人的感受为重要。他渴念的是教会的纪律与安宁。有些人很易把每一件事都作为私事。一切批评,就是出于善意,言辞婉转,也认为对他是一种侮辱。这种人此任何人都易于搅扰一个团契的安宁。要记得批评和忠告一般说来,并不是要损害我们,乃是要帮助我们。

(二)保罗执行纪律的动机并非是报复,乃是要改正;他并不是要打倒一个人,乃是要帮他站立得起。他批判人的目的是出于基督徒的爱心,并不墨守抽象的公正的标准。在事实上罪往往是好的质量做错了。一个成功的盗窃案是由于人的创见及组织的能力;骄傲是独立精神的过度强调;鄙陋是失去活力的节俭。保罗执行纪律的目的并非要消灭人所有的诸如此类的质量,乃是要利用它们导致崇高的目标。基督徒的责任并非是要强制人顺服,乃是要感动人向善。

(三)保罗主张责罚决不可以把人驱入失望,使人失去了志气。责罚做得不好往往会把人推进撒但的怀抱。太过严厉会把人逐出教会团契;同情的改正把人带入教会。拉穆(Mary Lamb)不时要发可怕的精神分裂症,常受她母亲的虐待。她常叹息说,‘为什么我做的事,没有一件能使我的父亲欢心!’路德马丁,因为他的父亲非常的严厉,一想到父亲,就见到一副狰狞的面貌,几乎使他不能背诵主祷文。他常常说,‘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是的;不过在杖的旁边,要置放一只苹果,当孩子乖的时候,就给他。’责罚应当鼓励人向上,不应当使人丧志。经过最后的分析,我们必须清楚知道只能在下列的条件下,始可责罚:当我们责罚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对他仍不失去信心。

 

在基督里夸胜(二12-17

保罗开始说出他怎样渴望想知道哥林多的情况。特罗亚虽然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地方,可是提多还没有到,他内心不安,不耐烦逗留在那里。接着这不安的情绪却烟消云散,他向神发出胜利的呼声,因为祂把一切带来了快乐的结果。

从十四节至十六节,只看本文很难明了。不过从保罗思想背景的角度去看,它们变成了一幅鲜明活跃的图画。保罗说到被带领排列在基督胜利的行列中,接着说到基督馨香之气,有的叫人死,有的叫人活。

在保罗的心里,有一幅罗马胜利大游行的图画,基督是全世界的征服者。赐给胜利的罗马将军最高尚的荣誉是胜利大游行。要获得这种荣誉,他必须有某些条件。他必须在实际上是战场上的总司令。战争必须完全结束,遍地和平,军队亦已班师回朝。在一次战役中,敌军人数不少于五千人。不只是救危却敌,必须扩张领土。战争不属于内战,必须与外敌战争。

高奏凯旋的将军的胜利游行,依照下列的排列,经过罗马的街道,抵达首府。首先是国家长官及元老。接着是吹号者。接着是从战败国带回的胜利品。例如罗马皇帝提多征服耶路撒冷,在经过罗马街道的游行队伍中有七枝灯台,黄金陈设饼桌,黄金号筒。接着是被征服地方的图片,城堡及战船的模型。接着是将作献祭之用的牡牛。于是跟着行走的是被掳的以铁练捆绑的皇族,领袖,将军。他们不久将关在牢里,也很有可能被处死刑。接着是提着棍的捕快,拿着七弦琴的乐师,挥动香炉的祭司,炉里燃点了香,发出一阵阵的香气。此后即为将军自己。他站在四马拖拉的战车上;穿着紫色的外套,上面绣着金色的梭树叶;又披上外衣,有金色的星星,作为标志。在他手中握着象牙的X杖,杖的上端有罗马的鹰。在他的头上,一个奴隶捧了罗马主神犹皮得(Jupiter)的冠冕。随着他是他的家属,骑在马上。殿后的是都挂了勋章的军队,口里高喊,‘唷,胜利了!’这行列都挂上勋章,戴上花环,在夹道欢呼的批众中行过。这种盛况一生恐怕只有一次。

在保罗的心里,就有这幅图画。他看见基督在全世界胜利行进。保罗自己就在这凯旋的行列中。他确信这种胜利是无法抑止的。

我们已经看到,在那行列中,有祭司挥动充满了香气的香炉。对于胜利者来说,这炉里的香气是喜乐、得胜、生命的香气;对于行在前面不远的可怜的掳囚来说,这是死的香气,表明以前的失败,及将来的死刑。保罗就这样的想到自己和他的同工使徒们传讲得胜的基督的福音。对于接受福音的人,这是生命的香气,犹如得胜者一样;对于拒绝接受的人,这是死的香气,犹如失败者一样。

有一件事保罗是确定的──世界一切不能把基督打败。他并不生活在悲观恐惧之中;他生活在荣耀乐观之中,深知基督永不失败的权柄。

接着又来了不欢的回声。有人说他不配传讲基督。有的说得更坏,他是用福音的名义,充实自己的钱包。保罗又用圣洁(eilikrineia)一字。他的动机经得起太阳光线的透射;他的信息是从神而来,经得起基督自己的考验。保罗不怕人家怎样说,因为他的良心告诉他,他得到神的称许,基督的赞扬,‘做得好!’――《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