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三章

 

各人是基督的信(三1-3

这段经文是根据当时流行的习俗,书写举荐的信。如果有人往生疏的地方去,他的朋友就为他写一封荐信给一个在那地方他所认识的人,介绍他并证明他的品格。

在纸草文件中,有一封像这样的书信,是由一位名叫亚基流(Aurelius Archelaus)写的。他是一个享有特权的人(beneficiarius),这种人乃是一个兵士,享有特权,豁免一切劳役。他写给他的司令官,一位军队的护民官,名叫杜米休(Julius Domitius)介绍荐举一个名叫茜翁(Theon)的,‘从亚基流,一个享有特权的兵士,致书于杜米休,军团的军队护民官,向你问安。先前我已经把我的朋友,茜翁,介绍给你;现在我又求你,他在你跟前,犹如我一样。他是值得你爱的一个人。他离开他的亲属,财物,事业,来跟从我,尽他一切所能,保护我安全。因此我求你让他可以来见你。他能把我们这里的事告诉你。……我爱这人。……但愿你身体康泰,内心偷快,阖府万寿无疆。希望此信在你跟前,好似我亲自向你说话。再见。’

在保罗心里所想的,就是这类的书信。在新约里也有像这类的书信。罗马书第十六章是一封荐信,举荐一位坚革哩教会的信徒,非比,给罗马的教会。

在古时,和现在一样,有时这类介绍信毫无意义,有一次,有一个人向犬懦派哲学家戴奥真尼斯(Diogenes)请求写一封介绍信。他回答说,‘如果你是君子,他一看就会知道;如果他有鉴别好歹的能力,他会发现你的好歹;如果他没有,就是我写了千万次,他还是不能知道事实的真相。’但是在教会里,这样的书信是必须的,因为就是外邦人讽刺作家,路其安努(Lucian)也注意到,任何骗子能够在一个头脑简单的基督徒身上,发了财,因为他们这样的易于受骗。

在保罗书信的先前几句,在念的时候,好像在举荐自己。他声称他并不需要这样的举荐。于是他侧目看到那些扰乱哥林多教会的人。他说,‘有些人有介绍信带给你;有些人向你求介绍信。’十分可能,他们是犹太人派来破坏保罗的工作,他们受了公会(Sanhedrin三合林)的委任状。有一次保罗往大马色去毁灭教会,也带有这样的信(徒九2)。他说,他惟一的荐信就是哥林多教会信徒们自己。他们品格及人生的改变是惟一他需要的荐举。

接着他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宣告。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基督的信。好久以前,柏拉图说,一个优良的老师,并不用将来要褪色的墨水,写下他的讯息;他把讯息写在人的质量上。耶稣正是如此。祂藉着祂的仆人保罗,写讯息给哥林多人,不是用褪色的墨水,乃是用圣灵,不是像第一次的律法写在石板上,乃是在人的心里。

在这里有一个重要的真理,一方面是一个灵感,另一方面是一个可怕的警告──每一个人是耶稣基督的一封公开信。不论他喜欢与否,他是基督教的广告。基督的荣誉是操在跟从祂的人的手里。我们从出售的货物确定一间店铺;从制成品决定手艺人;从教会里的人看出一间教会;因此从跟随基督的人来看基督。薛巴德(Dick Sheppard)好多年在空旷的广场向未信主的人宣讲福音,宣称他发现‘教会最大的阻碍是口里承认是基督徒的不良行为。’当我们步入世界之中时,我们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受,要为基督和祂的教会,担负责任,作为公开的书信与广告。

 

极大的荣光(三4-11

这段经文可以分为两部。在开始保罗觉得他声称由于他自己的工作,使哥林多的信徒成了基督的活的书信,或许有自炫之嫌。因此他很急速的坚称不论他所做的是什么,并不凭借他自己,乃是出于神自己的工作。神帮助他,使他有足够的能力,承担他的工作。在他的思想里,或许会想到犹太人有时给神的一个伟大的称呼以利沙代(El Shaddai)。这名称的意思是全能。不过犹太人有时解以利沙代为充足者。祂给保罗充足的力量去完成他的工作。

斯陀师母(Harriet Beecher Stowe)是美国的女作家。她写的小说黑奴吁天录(Uncle Tom's Cabin)一年之内销售了三十万部。这书译成了好多种语言。帕麦尔斯顿(Palmerston)爵士没有念小说已有卅年之久,盛赞这部小说,‘其佳不但因其内容,也因其经世之才’。科克本(Cockburn)爵士是一位枢密顾问官。他宣称本书对于人批的贡献非其它小说可与比拟。托尔斯泰认为本书乃人类心智的伟大成就。的确,此书在推动奴隶解放起了很大的作用。斯陀师母却没有把功劳归于自己。她说,‘我,是黑奴吁天录的作者么?实在不是。我不能写这小说;它是由自己本身写成的。上主写的;我不过是在祂手里的无用工具。我从上主那里,得到一幅一幅的远象,我只是把文字写出来。一切荣耀只有归给祂。’

神给她充足的能力。保罗也是如此。他从不说,‘看我的成就!’他常说,‘荣耀归与神!’他从来不以为他自己有充足的能力从事他的工作;他想只有神使他有充足的能力。正因为如此,他意识到自己的软弱,深惧一无所成。他从不单独的一人去做,他总是有神与他同做。

第二部所讲的是旧约与新约的对此。约乃是二人之间同意作出的安排,双方都须遵守。圣经里所说的约,与一般普通的约是不同的;因为普通的约是双方处于平等的地位。在圣经中的约,神出于主动,向人建议,并提出条件。人不能提出或更改条件;他只能接受或拒绝。

保罗在讲新约时,所用的新字是与耶稣所用的一样。这有它特别的重要性。在希腊文中,有两个字,它们的意义都是新。第一,neos其意义只是指时间而言。一个年轻的人是neos,因为他新来到世界上来。第二,kainos其意义不只在时间上新,在质量上也是新。一件事如果是kainos的,它把新的要素带入情况之中。耶稣和保罗所说的新约,就是用这个字。它的重要性是新约不只是在时间上新,它与旧约完全不同。因新约而产生的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全然两样。

这不同在那里呢?

(一)旧约是根据写下的文件。我们可以在出埃及记廿四章一至八节读到立约的故事。摩西把约书念给百姓听,他们都同意遵行。不同的是新约是根据赐生命的灵的能力。写下的文件是属于外面的;圣灵的工作改变内心。一个人可以服从写下的法令,但是在内心里老是不愿;当圣灵进入他的内心统治他,他不但不会破坏法令,他从来不会想要破坏它,因为他已是一个改变的人了。写下的法令可以改变律法;只有圣灵能改变人的本性。

(二)旧约是一件致人死命的东西,因为它在神和人中间产生律法的关系。那实际上是说,‘如果你要保持与神的关系,你必须遵守律法。’它造成了一种景况:神是审判官,人是罪犯,永远在神审判台前受审。

旧约是致命的,因为它消灭某些东西。(甲)它消灭希望。依照人类的本性,人永远没有希望遵守神的律法。因此所产生的结果,总是失败。(乙)它消灭生命。在律法之下,人不能得到什么,只有被定罪。被定罪意思就是死亡。(丙)它消灭能力。它很能告诉人当做什么,但是不能帮助他去做。

新约就不同了。(甲)这是一种爱的关系。新约之成是出于神爱世人。(乙)这是一种父子的关系。人不再是犯罪的罪犯,他是天父的儿女,即使他是浪子。(丙)它改变人生,并不是把律法的新法令加在他身上,乃是改变他的内心。(丁)因此它不只告诉人当怎样做,并且也加给他力量去完成。给以诫命的同时,也赐给他力量。

保罗接着把两约加以此较。旧约是诞生在荣光之中。摩西从山上下来,带了十条诫命,那是旧约的法令,脸上满有荣光,没有人能够用眼睛去看他(出卅四30)。很明显的,这荣光的华彩是暂时的,它不能永久保存。新约乃是藉着耶稣基督,使人与神有了新的关系,有更大永不衰退的华彩;因它产生赦免不是定罪,产生生命不是死亡。

这里是一个警告。犹太人赞成旧约律法;他们拒绝新约,在基督里的新关系。旧约本来不是一件坏事;它只是次一等的好,在人生路程中的一个阶段。正如一个伟大的释经家所说的,‘在太阳上升以后,灯就失去了它的效用。’有的人说得对,‘次一等的好是最好的可怕敌人。’人往往有一种趋向,不愿放弃旧的,就是新的比旧的好,也是如此。有一段很长的时期,人站在所谓宗教的立场上,拒绝应用一种麻醉,叫做哥罗仿(chloroform)的。华茨华斯(Wordsworth)及一般浪漫派诗人出现在诗坛上的时候,评论家说,‘这诗永远不会成功的。’华格纳(wagner)开始写他乐曲的时候,大家都不要他。全世界上教会保守旧的,拒绝新的。因为一件熟悉的事,往往会认为对的;一件新的尝试,往往会认为错误的。我们必须要小心!不要重视人生路程上的阶段,忽略了人生的目标;不要抓住次等的好让最好等待;不要像犹太人一样,坚持旧的方式是正确的,拒绝神为我们开放的新的荣耀。

 

遮住真理的帕子(三12-18

这段经文中所描绘的图画,都是直接从上一段的经文而来。保罗从想到摩西从山上下来,脸上满有荣光,没有人能直接看他,作为开始。

(一)他回想到出埃及记卅四章卅三节。根据英文的钦定译本,摩西把帕子蒙在脸上,直到他讲完为止。不过根据希伯来文正确的翻译,英文的修订标准本(中文和合本也是如此)这样说,摩西说完了话,就用帕子蒙上脸。保罗认为摩西这样做,为的是避免让众百姓看见他脸上的荣光渐渐衰退。他第一个念头是旧约的荣光,旧约神与人的关系是要衰退的。它必为新的所胜,并不是‘非’为‘是’所胜,乃是‘不全’为‘完全’所胜。摩西所带来的启示是正确的,也是伟大的,不过这只是片面的;在耶稣基督里的启示却是完全的,也是最后的。好久以前,奥古斯丁很明智的说,‘如果我们否认旧约正如同新约,是从同一位正和良善的神而来,那我们是错误的。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以为新约的地位与旧约相等,那我们又是错误了。’旧约乃是进入荣光的第一步;新约乃是荣光的最高k。

(二)现在这帕子的观念抓住了保罗的心意,他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表明他的思想。他说,当犹太人在安息日,在会堂里聆听念诵旧约,他们的眼睛蒙上了帕子,以致他们不能看见真的意义。旧约要他们看见指向耶稣基督,但是帕子却阻碍他们不能看见,我们或许也会看不到圣经的真正意义,因为我们的眼睛被帕子蒙蔽。

(甲)他们或许被成见的帕子蒙蔽了。我们也往往在圣经寻找支持我们观点的地方,不是寻找神的真理。

(乙)他们或许被如意心愿的帕子蒙蔽了。我们往往只看到我们心里愿意知道的,看不到我们心里不愿意知道的。譬如我们喜欢看到的是神的慈爱与怜悯,让神的忿怒与审判溜过去。

(丙)他们或许被支离碎破碎思想的帕子蒙蔽了。我们应当以整体的观念去读圣经。我们犯断章取义的毛病,随便取一段经文,妄加批评。我们很容易证明那些旧约的部分,不合基督教的标准。我们也很容易提取某些经文,舍弃某些经文,支持我们的见解。不过我们必须从整体的讯息着想;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耶稣基督的光照下去读经。

(三)不只是在犹太人的眼上,有帕子遮住,使他们不能看见圣经的真正意义,在他们与神之间也有帕子,隔绝交往。

(甲)有的时候,这是不顺服的帕子。阻止我们见到神,往往不是理智方面的盲目,而是道德方面的盲目。当我们老是不顺服祂,我们便愈益不能见到祂。神自己的远象是赐给清心的人。

(乙)有的时候,这是不可教的帕子。在苏格兰有一句俗语,‘没有人比不肯张开眼睛来看的人更肓目了。’如果一个人自以为一切都已知道,不肯再去学习,即使有天大本领的老师,也无能为力。神给我们自由的意志。如果我们老是我行我素,我们就无法学习神要我们学的。

(四)保罗继续说,我们脸上没有帕子,看到了神的荣光,因此我们也变为从荣光更进入荣光。很可能保罗的意思是这样,当我们时常凝视基督,我们就会把基督反映在我们身上。他的形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是生命律:如果我们时常凝视一个人,我们就会渐渐像他。人们敬重某一英雄,我们会反映他的举止行动。如果我们时常思念耶稣基督,我们也会反映耶稣基督。

保罗在这里说,‘主就是那灵’,对好多人说来,这提出了神学的问题。他似乎把复活的主认为就是圣灵。我们必须记得他并非在写神学;他写的是经验。在基督徒生活的经验里,圣灵的工作及复活主的工作是一样的。我们所得的力量和引导,一样的从圣灵和从复活的主而来。

保罗说,在圣灵里,我们就有自由。他的意思是,一个人服从神,只是因为服从律法的法令而服从,他有一种不得不服从,被逼的感受,他是一个心里不愿的奴隶。不过如果这是出于圣灵在他心里的工作,他的整个人格的中心,唯一心愿是事奉神,这不是出于律法,乃是出于真挚的爱心。为一个不认识的客人,受命为他做事,心里总会带些不愿的感觉;为我们所爱的人做事,却认为这是一种荣幸。爱把最卑贱,最辛劳的苦役披上了荣光。‘在事奉神的工作上,我们却有了完全的自由。’――《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