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四章

 

盲了的眼(四1-6

保罗在这段经文中,直接或间接的请到四种不同的人。

(一)一开始,他先说到自己。他说,他对于受托的伟大事业,从不灰心丧胆,同时也包含着告诉我们,它的原因。有两件事鼓励他向前进行的。(甲)他深深的意识到这是一件伟大的事业。伟大的感觉能成就奇事。音乐巨子韩德尔(Handel)伟大作品之一是弥赛亚。有记载说,这作品,包括音乐和文字,在廿二天内完成。在此期间,他废寝忘食。一件伟大的事业会带来巨大的力量。(乙)常记得所受的怜悯。因着他受到神拯救他的大爱,他立志终其一生,要为此奉献作工。

(二)接着他讲到反对他的和诽谤他的人。这里我们又听到不欢的回声。在这一切的背后,我们看到他的敌人,以三件事攻击他。他们说他用心口不一的方法,一意横行,混乱福音真谛。今天当我们的动机被误会,我们的行动被误解,我们的说话被歪曲,我们内心稍得安慰,知道保罗以前也有相同的遭遇。

(三)保罗接着讲到一般拒绝接受福音的人。保罗声称,他宣讲的基督,凡有良心的人,俱会接受。就是这样,还有人耳聋听不见福音的呼声,目盲看不见福音的荣光。为什么呢?

保罗讲到他们的难处。他说这世界的神弄瞎了他们的心眼,使他们不信。整部圣经所有的作者都意识到在这世界上有一股罪恶的势力。有的时候,那力量称作撒但,有的时候称作魔鬼。约翰有三次提到耶稣所说的世界的王和他的失败(约十二31;十四30;十六11)。保罗在以弗所书二章二节所说的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在这里讲这世界的神。就是在主祷文里,也有这恶毒的权力,因为很可能马太福音六章十三节的正确译文,应当是‘救我们脱离恶者’。有这种观念为背景,在新约里出现了某些影响的力量。

(甲)祅教是波斯的宗教,视整个世界是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上智神(Ormuzd)与恶神(Ahriman)的战场。一个人的命运决定在他选择在宇宙战争中的那一方。在犹太人臣服在波斯人的手下时,他们和这种思想接触,无疑也染上这种思想的色彩。

(乙)犹太人的基本思想是两个时代,现在的时代和将来的时代。在基督教时期中,犹太人想现在的时代,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在将来的时代突破,曙光来临的时候,必完全消灭。很可以适当点说,现在的时代是在这世界之神的掌握下,与神为敌。

(丙)我们必须记得这种罪恶与敌对力量的观念并不侧重于神学方面,这乃是人生经验的事实。如果把它作为神学的观念,就会产生严重困难的问题。在神创造的宇苗里,从那里来的罪恶的权势!其最后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我们把它作为一种经验,我们大家都会知道,这世界的罪恶是何等的实在!斯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在有一处地方说,‘你知道在爱丁堡的喀利多尼亚火车站么!在一个蕨寒东风狂吹的早晨,在那里我碰到了撒但。’

每一个人都知道斯蒂文生所说的那种经验。无论这罪恶权势的观念,在神学上或哲学上,是怎样的困难,在经验上我们知道得最清楚了。这些不能接受基督的好消息的人,就是那些把自己交在世界之神的手中的人,他们不再能听见神的呼召。这并非神弃绝他们,他们乃是由于自己的行为自绝于神。

(四)保罗对于耶稣,有些话要说。在这里有他最熟悉的重要思想,在耶稣基督里,我们得知神。耶稣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9)在保罗讲道的时候,他不是说,‘来,看我!’他说,‘看耶稣基督!你们就要看见神的荣耀来到世上,祂所采取是人所能了解的方式。’

 

苦难与胜利(四7-15

保罗在这段经文的开始,他想基督徒享有的特权,或会使他骄傲。不过人生的大计却不要人骄傲。无论基督徒的荣耀有多大,他仍然是一个人;仍然受环境的支配;仍然受人生机遇与变迁的摆布;仍然是必死的血肉之体,有身体的软弱和痛苦。他像一个人把财宝装在瓦器里,瓦器本身是易碎的,不值多少钱的。我们讲到许多人的能力,许多他所管理的巨大力量。不过人真正的质量,并非是他的能力,而是他的软弱。正如巴斯噶(Pascal)所说,‘一滴液体,一缕气息能致他死命。’

我们已经看见一个罗马将军,他的胜利乃是一件值得骄傲又光荣的事。不过在计划中,有两件事,可以防止将军的骄傲。第一,他在战车上,头上有人拿着冠冕,夹道的批众,不但是拍手高呼,同时也不时高喊,‘请你往后面的日子看,记得有一天,你是要死的。’第二,这游行队伍的殿后,是那胜利的将军的自己的士兵。他们在进行中做二件事。他们高唱赞扬将军的歌曲,不过他们也高喊低级趣味的侮慢戏谑的话,以免他过份的骄傲。虽然基督以荣光环绕我们,环绕我们的人还是有瑕疵的。这样我们可以记得荣耀是出于神,瑕疪却是出于我们,并且认识我们自己完全依赖神。

保罗继续以一系列的两极性来描写基督徒的人生,我们的瑕疪渗杂看神的荣耀。

(一)在每一处,我们受到强有力的逼迫,但是没有受到它的约束。在我们身上受到各种不同的压力,但是我们决不会局处一隅,打不出一条出路。一个基督徒的质量,即使他的身体是处于困境,或是艰难的环境,他的灵总有一条逃避的出路,进入神辽阔之处。

安诺德(Matthew Arnold)写到他遇见一个在伦敦贫民窟工作的牧师这样的说:

‘这是八月,烈日当空,

照射在柏司那.格林(Bethnal Green)污浊的贫民窟。

那面色苍白的织工

从窗里望进去更加显得憔悴。

我遇见一个我认识的在那里的传道,对他说,

“疾病与过度的操劳,在这状况下,你怎样生活?”

“勇敢的活着,”他说,“我最近受到很大的安慰,

想到基督,祂是生命的粮。”’

他的身体虽然被局处在贫民窟里,但是他的灵魂却能往辽阔之处,与基督交往。

(二)我们受到人的逼害,可是神却永不丢弃我们。有关殉道耆,最可以令人注意的一件事,就是在他们最痛苦的时候,乃是他们与基督最甜蜜的时候。圣女贞德(Joan of Arc)在受逼害时被知己抛弃,她说,‘单独与神同在比较来得更好。祂的友情,鼓励,爱心永不令人失望。在祂的力量中,我愿冒万险,万死不辞。’正如诗人所写,‘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诗廿七10)。神的忠实是永不改变的。

(三)智有穷;我们的希望是无穷。有的时候,基督徒进退维谷,不知道怎样做,但是他并不怀疑,事情必会解决。有的时候,他迷途彷徨,不能看见前面的方向,但是他并不怀疑,有一大会柳暗花明,找到了出路。如果他必须‘屈居于黑暗可怕的云海中’,他仍然知道他会脱颖而出。有的时候,一个基督徒必须学习最艰难的功课,就是耶稣自己在客西马尼园所学习的──怎样接受他不能明白的,仍然说,‘神呀,你是爱;我把我的信仰建立在这基石上。’

汤普生(Francis Thompson)描写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与基督同在时说,

‘不过(悲伤,谁能比你更悲伤!)

呼求──看到你创痛的受难

辉耀雅各天梯的光芒

竖立在天和通天的十架之间。

是的,在晚上,我的灵魂,我的女儿,

呼求──抓住边缘通往天上;

看呀,基督在水面上行走

不是在革尼撒勒乃是在泰晤士河上。’

一个人的智力或有穷时,不过如果有基督同在,他的希望永远不会消灭。

(四)我们被打倒但是并不是一蹶不起。基督徒主要的质量并非是不会跌倒,乃是在每次跌倒后,能够爬起;并不是他永不失败,乃是不会永久失败。他或许打了一次败仗,但最后的胜利,是在他掌握之中。白郎宁(Browning)在他所写的收场白(Epilogue)里描写那高贵品格的人说:

‘一个从不回顾只是挺胸前进的人,

永不怀疑乌云的突破,

虽然正义不伸但不会想不义会得到胜利。

仆跌为的是要起来;挫折,打更美好的仗;

睡觉为的是要醒起。’

保罗在讲完了基督徒人生的两极性以后,接着他讲到他自己人生的秘诀,他为什么能够做他所做的,并且能够承受苦难。

(一)他很清楚的看到一个人如果要分享基督的生命,也必须和祂一样,甘冒万险;一个人如果要与基督同活,也必准备为祂而死。保罗知道,并且也接受这千古不移的基督徒的生命律──‘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冠冕。’

(二)他面对每件事的时候,总是记得神使耶稣基督复活的能力。他之所以能充满了勇气说话,不顾个人的安危,因为他深信,就是他死,神也能叫他复活。他确知他能支取一种比死亡更大的生命的能力。

(三)他甘心情愿承担一切,因为他有这样的信念,藉着他的艰苦磨练,使其它的人能进入光明和神的爱中。在美国,伟大的波尔得水闸(Boulder Dam)使大片不毛之地,变成肥沃的土地。在建造的过程中,无可避免的,有的人丧失了他们生命。在工程完毕后,在水闸的墙上嵌入一碑,上面刻着为建水闸而丧失生命的人的名字。在他们的名字的下面,有这样的一句话,‘因着他们的牺牲,使不毛之地充满了快乐的气息,犹如玫瑰盛开。’保罗之所以能历尽艰险,因为他深知,他所做的决不会徒劳无功;他深知这样做,会带领人归向基督。如果一个人有这样信念,他所做的一切,是为基督而做,任何情况,他都能面对。

 

忍耐的秘诀(四16-18

保罗在这里说到忍耐的秘诀。

(一)在一切人生的过程中,身体的力量逐渐的消失,不过灵性的力量却应当日渐的增长。痛苦使人的身体衰退,或许这痛苦却能加强他灵性的气力。这是一位诗人的祷告,‘在我年岁增长之中,变成更加可爱。’从肉体方面看,生命或许渐渐的日趋下坡,走向死亡,不过从灵性方面看,生命却向山巅攀登,更与神相亲。人们不用对岁月如流恐惧,因为他们带来的,不是死亡,乃是更接近神。

(二)保罗深信,他在这世界上所受的艰苦,比起下一世的荣耀,就算不得什么。他十分确定神永不会亏欠我们的。悠力息斯船号(H. M. S. Ulysses)及其它作品的作者的父亲,他是一个牧师,名叫麦克理(Alistair Maclean),请到一个住在苏格兰高地的老妇,她被逼不得不离开这清新的空气,绿色的水,紫色的山,迁往一个大都市的贫民窟。神还是和她亲切的同在。有一天,她说,‘神有一天必会补偿我,我会再看见花卉。’

布朗宁(Browning)在他写的圣诞上放中,写到那殉道者,他的故事留在‘悬挂在上的粗陋的匾额上’。

‘我生下来就是一个奴隶,

卑贱,疾病,贫穷;可是一切艰难困穷

都阻不了该撒

对于握住无价珍宝的嫉妒;二次

我与野兽搏斗,三次亲眼

看到我的儿女受该撒订下的律法的磨折;

终于我得到了解放,我的酬报;

我被火焚烧,

在火中,在我的头上边,伸出了一只手,

把我的灵魂接到基督的地方,现在我见到了祂。

舍其施(Sergius)弟兄,为我记下

这见证在壁上──

恐怕我会忘记。’

世上的痛苦在天上的荣耀中是会忘记的。

这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在福音书中,耶稣在未讲他复活之先,从来不讲他的死。凡为基督受苦的人要分享祂的荣耀。神自己为此作出保证。

(三)就是为这理由,人的眼睛不要注视在可见的东西上,乃要注视在不可见的东西上。可见的东西,这世上的事物,有他有限的时期,必有消失的时候;看不见的东酉,天上的事物,却存到永远的。

有两种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人生。第一种处理的方式是渐渐的,不过是必然的,离开神。华茨华斯(Wordsworth)在他的一首不朽讽言诗(Odeon the Intimations of Immortality)中说一个孩童到这世界上来,带有一些天上的记忆,不过随着岁月的推移,逐渐的消失。

‘我们来时拖着些荣耀的云彩,’

不过,

‘囚牢的阴影开始阻塞

这生长中的孩子。’

结果这人被世界束缚,把天上忘记得一干二凈。贺德(Thomas Hood)以愁思悲哀的笔调写着说:

‘我记得,我记得,

这些枞树──黝黑高直。

我常常想他们细长的顶尖,

接近苍天。

这是孩子气的想法,

现在很少再有喜乐,

因为我知道我比幼小的时候

离天更远。’

如果我们只是想到可见的东西,我们的人生必然如此。另外的一种方式。写希伯来书的作者写到摩西说,‘他琱艂埻@,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来十一27)。斯蒂文生告诉我们一个看守牛棚的的老人。有人对于他每天与牛粪为伍,表示非常的关切同情,问他怎样能够天天这样的工作。那老人回答说,‘凡是对于遥远的那方有所期望,就不会困倦。’――《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