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五章

 

喜乐与将来的审判(五1-10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得有在思想上重要的进程。这进程给我们看见保罗思想的精华。

(一)在保罗看来,在他离开身体的时候,乃是一个快乐的日子。他认为身体不过是帐幕,一个在旅程中临时的居所。直到那日子身体消毁了,我们进入我们灵魂的实在居所。

我们以前也曾讲到希腊和罗马的恩想家,怎样轻视身体。他们说,‘身体乃是墓穴。’柏罗提那(Plotinus)却以他的身体为耻。伊比克德说到他自己,‘你是一个可怜的灵魂,背负着一个尸体。’辛尼加写着说,‘我有崇高的本体,生而为成就大事,并非作身体的奴隶,我看它是束缚我自由的锁炼。……自由的灵魂,却住在像这样可厌的身体里。’就是犹太人的思想也是有这样的观念。‘这必朽坏的身体,压迫了灵魂;这属土的身体,扼制了多虑的心。’(所罗门智训九章十五节)

保罗有不同的见解。他并不探索涅盘,进入‘灭’的平静的境界;他并不探索与神合一;也并不探索脱离身体,灵得自由;他等待神给他一个新的身体──一个灵性的身体,必在这身体里,就是在天上,也能继续事奉赞美神。

吉柏龄(Kipling)有一首诗,描写在未来的世界里,一个人所能做的大事。

‘当大地最后的一幅图画完成,

彩色的油墨枯干,管子亦已挤扁扭曲,

旧的颜色褪去,

年轻的评论者逝世,

我们将休息,眠下一个时代,两个时代──

我们需要的却是信仰,

直到一切精良工人的主人

再叫我们工作的时候。

良善的人们要喜乐,

他们将坐在黄金的椅上,

以彗星的尾巴作为画笔,

在漫长的画幅上点缀,

他们将把找到的先圣先贤画上,

抹大拉,彼得,保罗。

他们一世继续不断的工作看,

永远不觉得疲倦。

只有主人称赞他们,

也只有主人责备他们;

没有人为金钱工作,

也没有人为名誉劳碌;

每人在工作中找到乐趣,

分别在各人自己的星座上,

依照着神吩咐的,

画上所见的一切。’

那就是保罗的感受。在保罗看来,永生并非是解放至可以不工作;永生乃是进入另一身体,可以作更完全的事奉。

(二)保罗渴望着未来的生命,可是他并不蔑视现在的生活。他说,他时常坦然无惧。其理由是即使是现在,这地方,我们有神的圣灵,这圣灵是arrabon(比较一22)──凭据,先尝未来生活的滋味。这是保罗的信念,基督徒在这世上,已尝到永生的滋味。基督徒是两个世界的公民;结果,他并不是轻蔑这世界,不过他看见它披带一丝荣耀的光辉,这乃是未来荣耀的反映。

(三)接着乃是严厉的责备。即使保罗想的是未来的生命,他也并不忘记,他不只走向荣耀的道路,也走向审判的道路。‘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审判台一词的原文是bema。保罗或许想到他自己站在罗马法庭前受审的情况,也可能想到希腊的律法。

希腊的公民都有义务担任裁判官,好像我们今天所说的陪审官。一个雅典人生在审判席上审判一桩案件,就给他二个铜碟。每一个铜碟都有一圆柱状的轴。一个轴是空心的,那碟表示有罪;一个轴是实心的,那碟表示无罪。在bema上,有两只缶。一只是铜制的,称为‘判案缶’,判官把他决定的碟投入其中。另一是木制的,称为‘无效缶’,判官把认为无效的碟投入其中。待审案的各人把他们的碟──有的有室心轴,有的有实心轴的,投入铜缶中。旁观的人却看不出是空心的,还是实心的。最后计算碟数以决定有罪,无罪。

我们要等待有一天神对于我们的定案。如果我们记得的话,人生乃是一件丰富刺激的事,因它决定我们的前途,光明还是黑暗,获得冠冕还是丧失冠冕。时间是永琲试验场。

 

新造的人(五11-19

这段经文紧接着上面的一段经文。保罗方才讲过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保罗的一生总是把这一件事放在目前。不过所讲的并不是对于基督的恐惧。他的意思是敬重和寅畏。旧约里面充满了这种凈化的敬畏。约伯说,‘敬畏主就是智慧。’(伯廿八28)。申命记的作者发问说,‘现在耶和华你神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回答的第一件事是,‘只要敬畏耶和华你的神。’(申十12)。箴言说,‘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箴一7;较九10)。‘敬畏耶和华的,远离恶事。’(箴十六16)。这并不是似丧家之犬或胆怯的儿童对于鞭挞的恐惧。这乃是帮助愚钝的人不致污浊圣洁之地。这也是叫人避免破碎他所爱之人的心。诗人说,‘敬畏神就是洁凈’(诗十九9R.S.V.直译)。这一种洁净的敬畏,没有了它就不能有善良的生活。

保罗费尽唇舌要大家知道他的真诚。他毫无疑问,在神的面前,他的动机是纯洁的,他双手所做的是清洁的,不过敌人用种种方法叫人怀疑他,他要向哥林多的朋友们表明他的真诚。他没有什么私心为自己辩护。他深知如果他的真诚受到怀疑,这会损害他传的讯息。一个人的讯息被接受与否视乎他的品格。这就是为什么传道人和教师不可被人怀疑。我们不只必须避免罪恶,也必须避免藐视罪恶的事。人家所贬低的不只是我们自己,也是我们所传的讯息。

在第十三节,保罗坚称在他一切所行的背后,只有一个动机──事奉神和帮助哥林多人。不只一次,大家以为保罗是一个疯子(徒廿六24)。他所遭遇的误会,正如耶稣一样(可三21)。真正热心的人往往会被不冷不热的人视为疯狂。

吉柏龄讲起,有一次他作环球旅行。卜维廉将军在同一港口上船。有一队队形不整的救世军小鼓手欢送他。这引起了吉柏龄,极大的反感。后来他认识了这一位救世军的将军,他告诉他不喜欢这样的事。卜维廉说,‘青年人,如果我用手竖起倒立,用脚击打小鼓,能够救一个人的灵魂,我愿意学习。’

一个真正热心的人,人家说他愚蠢,他不会介意。如一个人追随基督教施舍,赦免,完全效忠的方式,世界上的人往往会笑他们是疯子。保罗知道有的时候应当有通常合条理的行为,有的时候应当有平常人认为疯狂的行为。他为着基督,为着人类,随时准备怎样做都好。

保罗接着讲到整个基督徒人生令人感动的动机。基督为众人死。对保罗看来,基督徒,用他最喜欢用的,是在基督里。因此,基督徒的旧我,在基督里死了;现在与基督一同复活,成为新人,好似神的手,把他重新造过一样。在这新生中,获得了新的标准。他不再以世人的标准来判断事物。保罗以前有一时期,以人的标准判断基督,希图消灭基督教的信仰。不过现在不再如此。现在他的标准完全两样。现在,那些以前他要想毁灭的人,是全世界最好的好人,因为他们给了他终身梦寐以求的与神友好。

 

基督的使者(五20-2

保罗所称他担任基督使者的职务,一方面是他的荣耀,一方面是他的工作。他用的希腊字(presbeutes)是一个伟大的字。它有两种用处,与拉丁文(legatus)的意思相符。

(一)罗马的省份有两种。一种是由元老院管辖,另一种是直接由君王管辖。管辖的区分乃是根据──凡是安全而无军队驻扎的省份由元老院管;凡是有骚扰而驻有军队的省份由君王自己管。在君王管理的省份中,为君王执行治理的长官就是使者(legatus, presbeutes)。因此这字的第一个意义就是直接受君王差遣;保罗认为他是受耶稣基督差遣,做教会的工作。

(二)不过使者(psesbeuteslegatus)一个名字有更重要的意义。当罗马的元老院决定把一个战败国成为省份,就在他们中间选派十人为使者(legutipresbeutai)。他们就和战胜的将军,与战败国的人安排和平的条件,决定新的省份的界线,计议新的行政的宪章,然后呈交元老院得其批准。这些使者所担负的责任是把别国的人,归人罗马帝国的大家庭之中。因此保罗想到他自己是带领人与神相和,这样他们能成为神国的子民,作为祂家庭中的一份子。

没有其它的职位比使者更重要。

(一)英国的使者是一个英国人住在国外。他住在语言不同,传统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人的中间。基督徒常常也是如此。他住在世界之中;他参与世界上的生活与工作;不过他是天上的公民。他在世界上好似一个外客。如果他不愿意与一般世上的人有不同的地方,他不能算是一个基督徒。

(二)一个使者为他自己的国家发言。当一英国使者发言的时候,他代表英国。有好多时候,基督徒必须为基督说话。如果他要为世界提供什么意思,或者为世界作出什么决定,他必须传达基督的讯息,针对人类的实况。

(三)一个国家的荣誉是操在使者的手里。人家对于他国家的看法因他而决定。大家听了他的谈话,看了他的行为,都会这样说,‘那就是那里的人的说话和行为方式。’达拉谟(Durham)著名的主教莱特佛特(Lightfoot)在牧师对立典礼讲道中说,‘使者并不只是一个代理人,而乃是君王自己的代表。……他并不只是传达一个确定的讯息,或是执行一个确定的政策;他有义务寻找机会,研究人品,详细策划,吸引听众注意。’这是使者的重要的责任,把自己的国家介绍给人听。

这里是基督徒荣耀的权利,也是令人战兢的责任。基督的和教会的荣誉都操在他手中。他的一言一行都能使人想到他的教会和他的主是怎样的。

我们必须注意保罗的讯息。‘与神和好。’新约从未说过人能与神和好,只有说神使人与自己和好。人不能消去神的忿怒。整个拯救的过程是出于神。这是因为神爱世人,赐下祂的独子。并不是神与人隔离;乃是人与神隔离。保罗所讲的神的讯息乃是一位慈爱的父亲,对流浪的儿子所说的话,叫他们回家,神的慈爱在等待他们。

保罗切切的恳求他们对于神的恩典不可以太随便。阻碍神的恩典是确有可能的。这是永琲煽d剧。让我们用人间的事情思想这一件事。假如有一位父亲,牺牲自己,努力工作,为的是使他的儿子有各种的机会接受教育,发展自己,在他的周围充满了爱的气氛,小心的为他的将来作好准备,尽了一切能力栽培他。假如这个儿子丝毫没有感激的心,并不思恩图报,使他所做的,配受这一切的爱护;假如他失败,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够,乃是由于自暴自弃,不肯努力,把他所接受的爱,忘记得一干二凈。这最刺痛他父亲的心。当神把祂一切的恩典赐给人们,而他们却愚蠢地阻碍祂把他们重新创造的恩典,这是再一次把基督钉死十架,使神的心碎。――《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