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六章

 

基督的使者(五20-2

保罗所称他担任基督使者的职务,一方面是他的荣耀,一方面是他的工作。他用的希腊字(presbeutes)是一个伟大的字。它有两种用处,与拉丁文(legatus)的意思相符。

(一)罗马的省份有两种。一种是由元老院管辖,另一种是直接由君王管辖。管辖的区分乃是根据──凡是安全而无军队驻扎的省份由元老院管;凡是有骚扰而驻有军队的省份由君王自己管。在君王管理的省份中,为君王执行治理的长官就是使者(legatus, presbeutes)。因此这字的第一个意义就是直接受君王差遣;保罗认为他是受耶稣基督差遣,做教会的工作。

(二)不过使者(psesbeuteslegatus)一个名字有更重要的意义。当罗马的元老院决定把一个战败国成为省份,就在他们中间选派十人为使者(legutipresbeutai)。他们就和战胜的将军,与战败国的人安排和平的条件,决定新的省份的界线,计议新的行政的宪章,然后呈交元老院得其批准。这些使者所担负的责任是把别国的人,归人罗马帝国的大家庭之中。因此保罗想到他自己是带领人与神相和,这样他们能成为神国的子民,作为祂家庭中的一份子。

没有其它的职位比使者更重要。

(一)英国的使者是一个英国人住在国外。他住在语言不同,传统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人的中间。基督徒常常也是如此。他住在世界之中;他参与世界上的生活与工作;不过他是天上的公民。他在世界上好似一个外客。如果他不愿意与一般世上的人有不同的地方,他不能算是一个基督徒。

(二)一个使者为他自己的国家发言。当一英国使者发言的时候,他代表英国。有好多时候,基督徒必须为基督说话。如果他要为世界提供什么意思,或者为世界作出什么决定,他必须传达基督的讯息,针对人类的实况。

(三)一个国家的荣誉是操在使者的手里。人家对于他国家的看法因他而决定。大家听了他的谈话,看了他的行为,都会这样说,‘那就是那里的人的说话和行为方式。’达拉谟(Durham)著名的主教莱特佛特(Lightfoot)在牧师对立典礼讲道中说,‘使者并不只是一个代理人,而乃是君王自己的代表。……他并不只是传达一个确定的讯息,或是执行一个确定的政策;他有义务寻找机会,研究人品,详细策划,吸引听众注意。’这是使者的重要的责任,把自己的国家介绍给人听。

这里是基督徒荣耀的权利,也是令人战兢的责任。基督的和教会的荣誉都操在他手中。他的一言一行都能使人想到他的教会和他的主是怎样的。

我们必须注意保罗的讯息。‘与神和好。’新约从未说过人能与神和好,只有说神使人与自己和好。人不能消去神的忿怒。整个拯救的过程是出于神。这是因为神爱世人,赐下祂的独子。并不是神与人隔离;乃是人与神隔离。保罗所讲的神的讯息乃是一位慈爱的父亲,对流浪的儿子所说的话,叫他们回家,神的慈爱在等待他们。

保罗切切的恳求他们对于神的恩典不可以太随便。阻碍神的恩典是确有可能的。这是永琲煽d剧。让我们用人间的事情思想这一件事。假如有一位父亲,牺牲自己,努力工作,为的是使他的儿子有各种的机会接受教育,发展自己,在他的周围充满了爱的气氛,小心的为他的将来作好准备,尽了一切能力栽培他。假如这个儿子丝毫没有感激的心,并不思恩图报,使他所做的,配受这一切的爱护;假如他失败,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够,乃是由于自暴自弃,不肯努力,把他所接受的爱,忘记得一干二凈。这最刺痛他父亲的心。当神把祂一切的恩典赐给人们,而他们却愚蠢地阻碍祂把他们重新创造的恩典,这是再一次把基督钉死十架,使神的心碎。

 

磨难的迸发(六3-10

在一切人生的机遇与改变之中,保罗所关心的,只有一件事──表明他自己是耶稣基督的忠诚有用的工人。就是保罗在以此说明自己的时候,他心里的眼睛却看到屈梭多模(Chrysostom)所谓‘磨难的迸发’。这一切都是保罗以前所经历的,而现在还是在挣扎之中。这一段令人可惊的一系列项目,有人称它是‘救恩先驱的诗歌’;其中每一项目都是以保罗为福音冒万险为背景。

他开始用的是一个在基督徒人生中一个胜利的字──忍耐(hupomone)。这字没有确当的译文。这字并不含有交臂坐下,下垂了头,消极的逆来顺受的意思。这字却含有百折不挠,胜利地把情况改观的意义。屈梭多模对于这忍耐(hupomone)有崇高赞美的话。他叫它‘一切善良的根,虔敬之母,永不失去新鲜的水果,永不被夺的城堡,永远不知风暴的海港’以及‘道德之皇后,正当行动的基础,战争中的和平,暴风中的平静,阴谋中的安全。’这是富有勇气及得胜的能力,可以履薄冰而不胆寒,并且获得胜利而过;这是常常以欢乐的态度,迎接不可知的未来。这是从苦难转变为力量与荣跃的妙灵丹。

保罗继续分三组讲述,每一组包括三件事。胜利的忍耐实施在这些事上。

(一)在基督徒人生中有里面的冲突。

(甲)患虽。他所用的是thlipsis,其原意单是外力压在人身上。不过有好多事,好似忧愁等,压在一个人的精神上,成为他心上的重担,各种不同的失望摧毁他的生命。胜利的忍耐却能应付一切。

(乙)穷乏。希腊字是(anagke),意思是人生必需。有些担子人可以逃避的,不过有些担子却不能避。有些事一个人必须担当。其中最大的是忧伤,只有那些从来没有爱的人,不知道忧伤是什么,而死亡乃是人生必有的遭遇。胜利的忍耐能使人有能力面对一生一切的遭遇。

(丙)困苦。保罗用这困苦(stenochoria)一字,它的意思是太狭窄的地方。这一个字可以用在一队军队被诱人一条狭窄的羊肠山路,既不能施展武力,又不能逃跑。这也可以用于一只船遭遇风暴,既不能加速逃避,也不能乘风破浪。有的人,有的时候,也有相似的遭遇,压力四面八方而来,处身于进退维谷,无法脱颖而出。即使在这种情况之中,胜利的忍耐也会使他呼吸天上广邈的空气。

(二)在基督徒人生中,也有外来的困苦。

(甲)鞭打。在保罗看来,基督徒的人生,不只是受到精神上的痛苦,也受到肉体上的痛苦。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实,如果没有那些肯为道牺牲,受炮烙之刑,为野兽所吞噬的人,我们今天也不能成为基督徒。今天还有人因为做基督徒而肉体受到痛苦;的确如此,‘殉道者的血是教会的种子。’

(乙)监禁。罗马的革利免(Clement of Rome)告诉我们,保罗被关在监狱里,有七次以上。在使徒行传里,我们知道在他写信给哥林多人以前,他是在腓立比的监牢里,以后他在耶路撒冷,该撒利亚,及罗马的牢里。自第一世纪到现在二十世纪,有一系列的基督徒被关在监里,凡愿意为福音放弃自由的人,他不会放弃信仰。

(丙)扰乱。一次又一次的我们看见基督徒所面对的并非是严峻的律法,而是暴民的扰乱。·斯理约翰(John Wesley)告诉我们他在威靳堡暴民‘如潮涌的’蜂拥而来的遭遇。‘要尝试开口解释是没有用的;因为吵闹声从四面八方而来,犹如海洋的怒吼。他们拖着我到镇上;我看见了一所大房子的门开着,就想往里面走;有一个人,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拉到路的中央。他们马不停蹄地把我从旗的一端拖到另外一端的主要大道上。’福克斯(George Fox)告诉我们在铁克希(Tickhill)他的遭遇。‘我看见牧师及教会的领袖们聚集在圣坛所。于是我走到他们那里,向他们说话,他们立刻攻击我;在我说话的时候,有一个职员举起一本圣经,打在我的脸上,有鲜血流出,在礼拜堂里我流出很多的血。于是有人喊着说,“我们把他拖出教堂”;在外面他们把我打得很利害,推倒在地上;以后,他们把我拖过一间屋子,到了街上,一面拖我,一面打我又抛石头,周身都是污泥和血。……不过当我再起立的时候,我向他宣讲生命的道并且叫他们看到他们的教师所结的果子,他们怎样侮辱了基督教。’暴民是基督教的敌人;不过今日基督徒应当站立很稳,面对的倒不是暴民的暴动,而是批众的嘲弄。

(三)基督徒人生的努力。

(甲)勤劳。保罗所用的勤劳(kopos)一字,在新约里几乎是基督徒人生的一个学术语。这一个字所描写的勤劳是包括人的各部分──灵,心智,身体,并且努力工作至筋疲力尽。基督徒乃是神的工人。

(乙)儆醒。有的在祈祷时儆醒;有的在危险不安时儆醒。保罗无论何时都是准备着做基督儆醒的守望者。

(丙)不食。无疑的,保罗在这里所指的并不是有意的禁食,而是因为工作的缘故,废寝忘食。这种人的灵和那些不愿为着到神的殿中崇拜牺牲一餐的人的灵相比,真有霄壤之别。

保罗现在转换他的笔锋,从忍耐可以帮助他们制胜的困苦患难,转向神为基督徒人生所给的装备。再一次他分为三组,各组包括三件事。

(一)在智的方面,神所赐的质量。

(甲)廉洁。保罗所用的是hagnotes。这字在希腊文里的定义是‘小心避免触犯神的一切的罪;行荣耀神的事’;‘智虑明达,奋发有为’;‘不受肉体和灵性的玷污’。在事实上,这质素使人得以进到神面前。

(乙)知识。这种知识乃是‘务必作成之事的知识’。这并不出于神学家组织严密的精巧理论,乃是出于基督徒的行动。

(丙)琝唌C在新约里,这字(makrothumia)往往指对于人的容忍,甚至他们是错误的,甚至面对他们的凶恶侮慢,仍能保持常态。这是一个重要的字。在马加比一书里说起罗马之所以征服世界是由于‘他们的政策和他们的琝唌式]八4)这‘琝唌扛磼罗马的强韧性,即使在失败的时候,也不低头言和。琝啎D是在人的品格中唯一要素;在人生中打败仗是不可避免的,然而他并不丧失斗志。

(二)在心的方面,神所赐的质量。

(甲)恩慈。恩慈(chrestotes)是在新约中很重要的字中之一。这与严酷恰巧相反。有一位著名的释经家说,‘这是同情的亲切之感,或是甜蜜的性情,不令人受苦,使人觉得舒适。’在创世记廿六章十七至廿二节给我们一个很好的例子──以撒处处退让,不与人争。这一质量乃是处处不为自己着想,以别人的利益为先。

(乙)圣灵的感化。保罗知道得很清楚,如果没有圣灵的帮助,人不能说有益的话,不能行良善的事。圣灵也可以有另一意义,即为圣洁的灵。保罗内心里主要的动机是圣洁,一切言语行为专为服事神及荣耀神。

(丙)无伪的爱心。保罗在这里所用的字是agape。这是一个新约的字。这字的意义是永不消灭的慈爱。不管人怎样做,他只求人家最大的益处,永不想到报仇雪恨,总是以善良对付一切伤害。

(三)在宣告福音工作方面,神所赐的质量。

(甲)真实的道理。保罗知道耶稣不只给他所宣告的福音,也给他宣告的力量。他讲的的道是从神而来;神也为他开启讲道的门。

(乙)神的大能。对保罗说来,这是一切的一切。这是他有的唯一的力量。传说,亨利五世在阿金科(Agincourt)战役之后,‘他不许诗人编写小曲,或游吟诗人歌颂他光荣的胜利,因为把一切感谢与赞美,归与神。’保罗从未骄傲的说,‘这是我做的。’他常常谦卑的说,‘神帮助我做这些事。’

(丙)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这里所说兵器,有的是用于自·,有的却用于攻击。剑或枪握在右手里,盾牌则在左臂上;保罗是在说,神给他力量动手工作,神给他力量保护自己,免得受到试探。

保罗以一列系相反的词语来完成这一段诗歌体的经文。他以荣耀与羞辱开始。他用的羞辱这字,在希腊文平常的用法,是指一个公民(atimia)丧失了他的权利。保罗说,‘我或许丧失了这世界所能给我的一切权利,我还是神国的子民。’恶名美名。有些人批评他的每一个行动,并且憎恶他的名字,不过在神面前,他的声誉是确定的。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这希腊字(planos)的意思是走江湖的骗子。人家就用这字称呼他,不过他知道,他的讯息是神的真理。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诽谤他的犹太人说他是从来没有人听到过的无名小卒,不过那些由他带领归人基督的人却以感恩的心认识他。似乎要死的,却是活着的。危险是他的同伴,死亡是他的侣友,但是藉着神的恩典,得胜的生命却制服了死亡。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保罗所遭遇的,对任何人的灵,都可能为责罚磨綀,但不能致保罗的灵于死地。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所遭遇的或许能破碎任何人的心,但是不能毁坏保罗的喜乐。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他似乎是毫无分文,但是他带给人的是属灵的丰盛。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他似乎是没有什么,但是他有了基督就有了在今世来世看来是重要的一切。

 

爱的声调(六11-13;七2-4

我们在这里把六章十一至十三节及七章二至四节放在一起,暂时把六章十四节至七章一节搁置在一边。其理由在讨论下一段经文时,便会知道。

保罗以最纯洁的爱的声调说话。裂痕是消散了,争吵也没有了,爱已掌权。‘心是宽宏的’(和合本的译文),直接的翻译是‘我们的心是变大了’。屈桉多模有很好的解释。他说,热使各物胀大,爱的温暖往往也使人的心变大。

第十二节的译文是‘心肠狭罕’(和合本)。在希腊文中,这字是splagchna。这字是指身体上部的内脏──心,肝,肺。这是一个人的情感发源地。这种说法,初看起来,有些不顺眼,其实在英文中也有类似说法。例如一个忧伤的人就说他有a black liver(黑色的肝)。我们把爱的发源地放在心里,心也是肉体的器官。

保罗在这里提出一系列,他怎样对待哥林多人。他未曾亏欠谁,他未曾败坏谁,他未曾占谁的便宜。司各脱(Sir Walter Scott)在他接近人生最后的阶段时,也有类似的话,‘我从未摇动人的信仰;我从末败坏人的原则。’隡克莱(Thackeray)也在接近人生终了的时候,写下一篇祷文,求神使‘他所写的每一个字不会与神的爱及人的爱不相和洽,永远不宣扬自己的成见或引诱人接受它们,时常用他的笔述说真理,永不受贪爱所感。’

只有一件事比自己犯罪更坏,那就是教别人犯罪。人生中有一个可怕的真理,一个人往往由另一个人给他第一次的试探,由另一个人第一次推他堕人罪中。引诱一个年轻的人或一个柔弱的人去做坏事,是最可怕的事。

有人请到一个老年的人,在病床上似乎有些不安。人家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当他在童年的时候,他和几个同伴在公地的中央交叉路口玩耍。有一指路标,装得不是太牢,可以转动。他和他的同伴,有意的把它转动,使它指示的是错误的方向。那老年人说,‘我不能够不想在那一天有多少人因此走错了方向。’

没有别的忏悔比此更大,指引人走入迷途。保罗声称他的影响和引导总是朝向至善。

在结束这段经文的时候,保罗告诉哥林多人,他虽然当时处身于患难之中,然而心里却充满了安慰,喜乐洋溢。真是这样,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人际的关系。一个人如果在家庭中有喜乐,他就能面对外面的任何事情。一个人如果在友爱的团契中,对于环境的嘲弄攻击,他能应付裕如,付诸一笑。箴言的作者有话说,‘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箴十五17)。

 

分别出来(六14-1

我们现在要讲到以前跳过的一段经文。无疑的,这段经文好像由外面插入,与上下文的语气不太一致。其严厉的词句与上面下面快乐喜欢爱的经文格格不入。

在绪论中,保罗在写哥林多前书之前,有另外一封书信。在哥林多前书五章九节他说,‘我先前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那一封书信可能完全遗失。也有可能这一段经文就是该书信的一部分。这是很容易碰到的事,在收集保罗书信的时候,有一段放错了地方。要到主后九十年才收集他的书信,在那时没有人能知道确实的次序。在内容方面,的确很适合哥林多前书五章九节所说的那封信。

在这段经文的后面,有某些旧约的画面。保罗开始要求哥林多人不要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无疑的,这是出于申命记廿二章十节‘不可并用牛驴耕地。’(比较利十九19)。他的意思是说,有的事是基本上不兼容的,不可能放在一起。基督徒的纯洁和外邦人的污染是不可以同负一轭的。

保罗提出,‘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他的思想追湖到玛拿西,他把雕刻的像立在神的殿中(王下廿一1-9)。到以后,约西亚毁掉这一切东西(王下廿三3以下)。或许他的思想盘旋于以西结书八章三至十八节描写的可憎的事。人有时把神的殿与偶像崇拜连在一起,造成可怕的后果。

整段的经文是叫信的人不要与不信的人有什么交往。这是向哥林多人的挑战,不受世界的玷污。以色列历史的基本要素就是‘分别出来’。神对亚伯拉罕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创十二1)。这也是在所多玛、蛾摩拉被毁以前,神对罗得的警告(创十九12-14)。世界上有好些事是基督徒不许与它们相连的。

人们很不容易知道到底一个基督徒应当有多少地方必须分别出来。

(一)有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放弃他的业务。假如他是一个石匠,如果他的雇主要他建造外邦的神座,他将怎么办?假如他是一个缝衣匠,如果有人要他缝制和尚道士的袍子,他将怎么办!假如他是一个兵丁,在军营的大门,在该撒神像的台上,燃着火,如果他必须把一撮香,投入火中,以示敬拜,他将怎么办!在早期教会中,常有基督徒必须作出抉择──职业的安全呢!忠于耶稣基督呢?传说有一个人往见特土良,告诉他的问题,然后说,‘不过我必须生活。’特土良说,‘你真是必须么?’

在早期的教会中,做一个基督徒往往意味着放弃他的职业。现代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有关一个名叫查灵登(F. W. Charrington)的人,他承继一大笔从制酒获得的产业。有一夜,他经过一间酒店。有一个妇女守在门口。他看见一个男子,很明显的是她的丈夫,从酒店里出来。她极力的阻止他,不要他再进入酒店。这男子一拳把她打倒地下。查灵登往前向上一看,这酒店就是他的名字。查灵登说,‘那人的一拳不只是把这妇女打倒,也永远打掉了我的这项事业。’他放弃了他承受的产业,他不愿触到用这方法赚来的钱。

没有人能保守另外一个人的良心。每人都当自己决定他能否把他的职业带到基督面前,并且把基督带到他的工作之中。

(二)做一个基督徒往往意味着他必须放弃他的社交生活。在古代的世界里,当我们研究献给偶像的肉时,我们看见外邦人的宴会,有许多是在一个神的庙宇中举行。其所发的请帖,这样的写着,‘我邀请你与我一同坐在主萨拉毕斯(Lord Serapis)的席上。’即使不是如此,外邦人的筵席在开始及收尾,都有浇奠之礼,把一杯酒献给神。基督徒能否参与其中!还是他必须离开,向他以前认为很是重要的社交团契辞别?

(三)做一个基督徒,有时往往意味看离弃家庭。早期基督教的苦楚是家庭的分裂。妻子做了基督徒,丈夫或许会把她赶出家门。丈夫做了基督徒,妻子或许会离开他。子女做了基督徒,家庭的门或许会关闭。耶稣来,并不是带来和平,乃是把刀剑掷在地上,成了事实,为的是准备弟兄姊妹爱祂超过一切最亲爱的人。他们必须准备分别出来,甚至是他们的家庭。

不论是怎样的艰难,有些事是基督徒不能做的。有些事是基督徒必分别出来的。

在我们离开这段经文之前,我们还要注意一件事。保罗引用经文,往往把数段混在一起,利未记廿六章十一、十二节,以赛亚书五十二章十一节,以西结书二十章卅四节,卅七章廿七节,撒母耳记下七章十四节,并且也不正确。事实上保罗很少引用得一字无误。为什么呢?我们必须记得当时没有像我们今天的书本。那时是写在纸草卷上。一本像使徒行传的书需要三十五英呎长的纸草,一件很笨重的东西。那时还没有分章;分章要等到十三世纪,朗登(Stephen Langton)才把圣经分章。也没有分节;分节要等到十六世纪,有一个巴黎的印工司提法纳(Stephanus)才把圣经分节。最后,那时也没有圣经引得,要到十六世纪才有。结果,保罗做了一件有识见的事。他凭着他的记忆,引用旧约经文。只要内容正确,字面的意义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的不是圣经的文字乃是圣经所传的讯息。――《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