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七章

 

爱的声调(六11-13;七2-4

我们在这里把六章十一至十三节及七章二至四节放在一起,暂时把六章十四节至七章一节搁置在一边。其理由在讨论下一段经文时,便会知道。

保罗以最纯洁的爱的声调说话。裂痕是消散了,争吵也没有了,爱已掌权。‘心是宽宏的’(和合本的译文),直接的翻译是‘我们的心是变大了’。屈桉多模有很好的解释。他说,热使各物胀大,爱的温暖往往也使人的心变大。

第十二节的译文是‘心肠狭罕’(和合本)。在希腊文中,这字是splagchna。这字是指身体上部的内脏──心,肝,肺。这是一个人的情感发源地。这种说法,初看起来,有些不顺眼,其实在英文中也有类似说法。例如一个忧伤的人就说他有a black liver(黑色的肝)。我们把爱的发源地放在心里,心也是肉体的器官。

保罗在这里提出一系列,他怎样对待哥林多人。他未曾亏欠谁,他未曾败坏谁,他未曾占谁的便宜。司各脱(Sir Walter Scott)在他接近人生最后的阶段时,也有类似的话,‘我从未摇动人的信仰;我从末败坏人的原则。’隡克莱(Thackeray)也在接近人生终了的时候,写下一篇祷文,求神使‘他所写的每一个字不会与神的爱及人的爱不相和洽,永远不宣扬自己的成见或引诱人接受它们,时常用他的笔述说真理,永不受贪爱所感。’

只有一件事比自己犯罪更坏,那就是教别人犯罪。人生中有一个可怕的真理,一个人往往由另一个人给他第一次的试探,由另一个人第一次推他堕人罪中。引诱一个年轻的人或一个柔弱的人去做坏事,是最可怕的事。

有人请到一个老年的人,在病床上似乎有些不安。人家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当他在童年的时候,他和几个同伴在公地的中央交叉路口玩耍。有一指路标,装得不是太牢,可以转动。他和他的同伴,有意的把它转动,使它指示的是错误的方向。那老年人说,‘我不能够不想在那一天有多少人因此走错了方向。’

没有别的忏悔比此更大,指引人走入迷途。保罗声称他的影响和引导总是朝向至善。

在结束这段经文的时候,保罗告诉哥林多人,他虽然当时处身于患难之中,然而心里却充满了安慰,喜乐洋溢。真是这样,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人际的关系。一个人如果在家庭中有喜乐,他就能面对外面的任何事情。一个人如果在友爱的团契中,对于环境的嘲弄攻击,他能应付裕如,付诸一笑。箴言的作者有话说,‘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箴十五17)。

 

分别出来(六14-1

我们现在要讲到以前跳过的一段经文。无疑的,这段经文好像由外面插入,与上下文的语气不太一致。其严厉的词句与上面下面快乐喜欢爱的经文格格不入。

在绪论中,保罗在写哥林多前书之前,有另外一封书信。在哥林多前书五章九节他说,‘我先前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那一封书信可能完全遗失。也有可能这一段经文就是该书信的一部分。这是很容易碰到的事,在收集保罗书信的时候,有一段放错了地方。要到主后九十年才收集他的书信,在那时没有人能知道确实的次序。在内容方面,的确很适合哥林多前书五章九节所说的那封信。

在这段经文的后面,有某些旧约的画面。保罗开始要求哥林多人不要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无疑的,这是出于申命记廿二章十节‘不可并用牛驴耕地。’(比较利十九19)。他的意思是说,有的事是基本上不兼容的,不可能放在一起。基督徒的纯洁和外邦人的污染是不可以同负一轭的。

保罗提出,‘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他的思想追湖到玛拿西,他把雕刻的像立在神的殿中(王下廿一1-9)。到以后,约西亚毁掉这一切东西(王下廿三3以下)。或许他的思想盘旋于以西结书八章三至十八节描写的可憎的事。人有时把神的殿与偶像崇拜连在一起,造成可怕的后果。

整段的经文是叫信的人不要与不信的人有什么交往。这是向哥林多人的挑战,不受世界的玷污。以色列历史的基本要素就是‘分别出来’。神对亚伯拉罕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创十二1)。这也是在所多玛、蛾摩拉被毁以前,神对罗得的警告(创十九12-14)。世界上有好些事是基督徒不许与它们相连的。

人们很不容易知道到底一个基督徒应当有多少地方必须分别出来。

(一)有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放弃他的业务。假如他是一个石匠,如果他的雇主要他建造外邦的神座,他将怎么办?假如他是一个缝衣匠,如果有人要他缝制和尚道士的袍子,他将怎么办!假如他是一个兵丁,在军营的大门,在该撒神像的台上,燃着火,如果他必须把一撮香,投入火中,以示敬拜,他将怎么办!在早期教会中,常有基督徒必须作出抉择──职业的安全呢!忠于耶稣基督呢?传说有一个人往见特土良,告诉他的问题,然后说,‘不过我必须生活。’特土良说,‘你真是必须么?’

在早期的教会中,做一个基督徒往往意味着放弃他的职业。现代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有关一个名叫查灵登(F. W. Charrington)的人,他承继一大笔从制酒获得的产业。有一夜,他经过一间酒店。有一个妇女守在门口。他看见一个男子,很明显的是她的丈夫,从酒店里出来。她极力的阻止他,不要他再进入酒店。这男子一拳把她打倒地下。查灵登往前向上一看,这酒店就是他的名字。查灵登说,‘那人的一拳不只是把这妇女打倒,也永远打掉了我的这项事业。’他放弃了他承受的产业,他不愿触到用这方法赚来的钱。

没有人能保守另外一个人的良心。每人都当自己决定他能否把他的职业带到基督面前,并且把基督带到他的工作之中。

(二)做一个基督徒往往意味着他必须放弃他的社交生活。在古代的世界里,当我们研究献给偶像的肉时,我们看见外邦人的宴会,有许多是在一个神的庙宇中举行。其所发的请帖,这样的写着,‘我邀请你与我一同坐在主萨拉毕斯(Lord Serapis)的席上。’即使不是如此,外邦人的筵席在开始及收尾,都有浇奠之礼,把一杯酒献给神。基督徒能否参与其中!还是他必须离开,向他以前认为很是重要的社交团契辞别?

(三)做一个基督徒,有时往往意味看离弃家庭。早期基督教的苦楚是家庭的分裂。妻子做了基督徒,丈夫或许会把她赶出家门。丈夫做了基督徒,妻子或许会离开他。子女做了基督徒,家庭的门或许会关闭。耶稣来,并不是带来和平,乃是把刀剑掷在地上,成了事实,为的是准备弟兄姊妹爱祂超过一切最亲爱的人。他们必须准备分别出来,甚至是他们的家庭。

不论是怎样的艰难,有些事是基督徒不能做的。有些事是基督徒必分别出来的。

在我们离开这段经文之前,我们还要注意一件事。保罗引用经文,往往把数段混在一起,利未记廿六章十一、十二节,以赛亚书五十二章十一节,以西结书二十章卅四节,卅七章廿七节,撒母耳记下七章十四节,并且也不正确。事实上保罗很少引用得一字无误。为什么呢?我们必须记得当时没有像我们今天的书本。那时是写在纸草卷上。一本像使徒行传的书需要三十五英呎长的纸草,一件很笨重的东西。那时还没有分章;分章要等到十三世纪,朗登(Stephen Langton)才把圣经分章。也没有分节;分节要等到十六世纪,有一个巴黎的印工司提法纳(Stephanus)才把圣经分节。最后,那时也没有圣经引得,要到十六世纪才有。结果,保罗做了一件有识见的事。他凭着他的记忆,引用旧约经文。只要内容正确,字面的意义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的不是圣经的文字乃是圣经所传的讯息。

 

依着神的意思忧愁,依着神的意思快乐(七5-16

这段经文与以前连接的地方要回到前边很远的二章十二、十三节,在那里保罗说起,他在特罗亚,心内不安,因为他不知道哥林多的景况,他很快的到马其顿去,与提多见面,想尽快的知道一些消息。让我们回忆当时的情况。在哥林多的情况不是太好。为着要弥补与他们之间的裂痕,保罗急速哥林多去,结果把事情弄得更糟,使他心碎。在这次往哥林多去失败以后,他写了一封十分严厉的书信,托提多带给哥林多的教会。他对于这一件不愉快的事十分担忧。虽然在特罗亚有许多的事他可以做,然而他心内十分的不安,他急于与提多碰头,可以得到一些消息。在马其顿,他与提多见面,他快乐得几乎要跳了起来,听见乌云已经消散,裂痕已经消失,一切都是很好。在念这段经文的时候,这是当知道的背景,使这段经文更加的丰富。

这告诉我们保罗对于斥责的整个方法与展望。

(一)他知道得很清楚,有的时候斥责是必需的。一个人为着怕事,往往会造成更大的困难。一个人见到了困境,不加理会,让它发展,父母怕造成不欢,不管教儿女;一个人为着安全,不敢应付危险,结果,他为自己积聚更多的困难。困难犹如疾病,如能及时医治,往往很易解除;不然会成为不治之症。

(二)知道了这一切,保罗最后所采取的是斥责。这是出于万不得已的时候,并非出于人家受苦自己喜乐。有些人看见有人在他们的唇枪舌剑下,瑟缩的情况,心内高兴;有些人自以为坦白,实在是鲁莽;自以为率直,实在是鄙野。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如果从斥责中获得甜蜜的回味的必然不会产生什么效果;只有出于无可奈何,心里不愿意,但是不得不加以斥责,才有效果可见。

(三)更进一步,保罗斥责的唯一目的是要造就他们。在斥责他们之中,保罗要他们知道,无论他们怎样不顺服他,怎样扰乱他,他的热诚都是为着他们。这样做:暂时或有痛苦,但最终却不是痛苦;这并不是要把他们打倒,但却是要扶他们起来;这并不是要使他们灰心,但却是要鼓励他们;这并不只是要消灭罪恶,也是要使良善生长。

这段经文也告诉我们人生三件乐事。

(一)这里充满了相和的快乐气氛,裂痕消除了,争吵止息了。我们都记得在童年的时候,因为做错了事,与父母有了隔膜。我们都知道就是在现在也可能发生在我们所爱的人身上。我们都知道在隔膜消除以后,与我们所爱的人,重复在一起,内心的轻松快乐。经过最后的分析,心存忧伤,损害的不是别人,乃是他自己。

(二)在我们所信任的人身上,证实了我们的信任,其快乐是无与伦比的。保罗信任提多,差他去应付非常艰难的情况。保罗十分快乐,提多不负所托,证实了他对提多的信任。没有什么能够比拟我们的儿女在信仰上及事业上的成就,给我们的满足。做儿女的不负父母的期望,做学生的不负老师的期望,都能给父母及老师最大的喜乐。人生最痛苦的悲剧是希望变成了失望;人生最大的喜乐是希望成为事实。

(三)当你知道你所爱的人受到欢迎及良好的招待,心里就觉得快乐。这是人生的事实,向我们所爱的人表示慈爱比向我们自己表示慈爱更受到感动。对我们是这样,对神也是这样。这是为什么爱人最能显示我们的爱神。最能使神的心喜悦的,是以爱心对待祂的儿女。我们在他们身上所做的,就是做在神身上。

这段经文也把人生划分为两个不同的重要点──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和属于世界的忧愁。

(一)依着神的意思忧愁产生真诚的懊悔,真诚的懊悔是在行为上表明他的忧愁。哥林多人尽其所能去弥补由于他们不如思考所造成的不幸情况以证明他们的懊悔。现在他们憎恶以前所犯的罪,甚至憎恶他们自己犯这样的错误,并且努力去赎过去的罪愆。

(二)属于世界的忧愁实在算不得忧愁,它不为罪忧愁,也不为人受了损害忧愁;只是为了被人发现而引起的怨愤。如果有机会再犯的话,他会再去做。依着神的意思忧愁,看见这事的错误。这懊悔并不只是因为做错的后果,乃是憎恶罪恶本身。我们必须十分小心我们对于罪的忧愁,不只是因为被人发现,乃是看见罪的可怕,以后不再去犯,藉着神的恩典,献上以后的生命,以作补偿。――《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