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章

 

保罗开始回答他的批评者(十1-6

在这段经文的开始,保罗用两个字,造成整个的情调。他讲到基督的温柔与和平。

温柔(prautes)是一个有趣的字。亚里士多德给它下了一个定义说,温柔乃是烈怒与毫无怒气之间的正确的中庸之道。这是一个人能控制自己怒气的质量,在应当发怒的时候发怒,在不应当发怒的时候不发怒。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受了不良的待遇而发怒;这乃是义怒,人家受了不公的待遇而发怒。保罗在此严责的书信中,在开始就用这字,表明他的严责并非出于他自己的忿怒,乃是出于耶稣自己的温柔。

另外一个字给我们更多的光照。和平的希腊是epieikeia。希腊人自己给这字下定义说,‘那是公正,或是比公正更好’。这描写一种质量,必须进人公正之中,因为只是一般地说,公正往往会变成不公正。好多时候,严厉的公正,结果造成了不公正。有的时候,公正并不是呆守律法上的文字,要让更高的质量进入我们的决定。一个有epieikeia的人懂得经过最后的分析,基督徒的标准并不是公正,乃是爱心。保罗用这个字是要向哥林多人说,他并不是要坚持法律上的文字,提出他的权利,他乃是要用超乎纯粹的所谓人间的公正,那就是像基督一般的爱,来处理当时的情况。

现在我们要讲到这封书信很难了解的部分,因为我们只听到一面之词。我们听到的只是保罗的答辩。我们不能十分确定的知道哥林多人攻击保罗的到底是些什么;我们只能从保罗的回答里推测。不过我们至少在字里行间获得线索。

(一)很清楚的,哥林多人攻击他,说他当他与他们面对面的时候是谦卑的,当他与他们离开的时候,却显出勇气来。意思是说,当保罗不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有勇气写出保罗与他们面对面的时候所不敢说的话。保罗的回答是他知道他是能这样做,但是他要求不要发生像这样的事。书信是有它的危险性的。一个人往往在书信中写下怨恨独断的话,这些话在面对面的时候是不会说的。信札的交往能造成许多损害,这些损害在当面讨论的时候可以避免的。不过保罗声称,凡他所写下的,也是他当面准备要说的。

(二)很清楚的,他们攻击他,认为他的行为是出于人的动机。保罗的回答是,他的行为与能力都是从神而来。是的,他是一个人,受人的限制,不过神是他的引导者,神是他的力量。这段经文的所以难懂乃是由于保罗用肉体一词(sarx,和合本译血气)。这个字有两种不同的意义。(甲)他用这一个字指我们平常的血肉之体。他说:‘我们在血肉之体中行事。’这句话的意义很是简单,他是像其它人一样,乃是一个有血肉之体的人。(乙)不过他也用于他特有的意义,指着人类趋向罪的本性,这是没有神的主要的人类的弱点。因此他说,‘我不凭着肉体(和合本译为血气)行事。’他似乎是说,‘我是一个人,有人的身体,不过我不让肉体的动机指挥我。我永不尝试没有神的生活。’人住在身体之内,不过可以由神的灵带领引导。

保罗继续提出两个要点:

(一)他说他装备好为对付并消灭人的聪明和人的骄傲的自以为了不起。简单明了的陈词往往比铺张的陈词更有力量。有一次有一个家庭的派对,那维多利亚时代著名的无神论者,赫胥黎(Huxley)也在场。他们准备在主日上午往礼拜堂去做礼拜。赫胥黎对其中的一个人说,‘你不去礼拜堂,你留在家里告诉我为什么你相信耶稣,如何?’那人说,‘以你的聪明伶俐,你可以攻破我说的一切话。’赫胥黎说,‘我不要和你辩论,我只要你告诉我,信耶稣对于你的意义。’因此这人以最简单的语言,从心坎里说出他的相信耶稣。当他说完的时候,在这无神者的眼中,含着眼泪。他说,‘只要我能相信的话,我愿和你行右手相交之礼。’不是辩证,而是内心真诚的简单语言,能激动人的心。经过最后的分析,最为有效的并不是机智伶俐,而是真诚简明。

(二)保罗讲到要一切心意转向基督。基督有奇妙的方法把外邦人的行动转变,完成祂的目的。窝棱(Max Warren)告诉我们,新几内亚(New Guinea)的土人,有一种风俗。在某些时候,他们有敬神的礼仪,歌唱跳舞。他们狂歌狂舞,达到了疯颠的状态,也到达了最高k,称做‘杀人歌’。他们在神面前高喊要杀掉的人的名字。当这般土人做了基督徒以后,他们保留这种风俗和礼仪,不过在‘杀人歌’的阶段里,他们不再高喊要杀掉的人的名字,他们高喊的是他们憎恶的罪,他们呼求神除灭它们。一个古老的外邦风俗转变而为基督所用。耶稣从未要消除我们的质量,能力,品格。祂要用它们,合乎祂的用途。祂呼召我们,把我们所有献给祂,祂要帮助我们作更大的用途。

 

保罗继续回答他的批评者(十7-18

保罗继续回答批评他的人;我们面对相同的问题,只有一面之词,我们只能从保罗的答话中推论到对方所批评的话。

(一)这似乎是很清楚的,至少有的反对保罗的人以为保罗并不像他们一样属于基督。或许他们还斥责他以前是逼迫教会的主将。或许他们宣称他们有特别的知识。或许他们认为自己特别圣洁。不论怎样,他们轻视保罗,荣耀他们自己以及他们与基督的关系。

不论任何宗教,使人看轻他的弟兄,想自己比别人好,不是真的宗教。近年在东非的教会有大的复兴。其中显著的现象之一是在众人面前认罪。当地的土人诚心愿意的认罪,而欧洲人却不愿意这样做。有一个宣教士写着说,‘这样的不参与,总览得好像拒绝与被赦免的罪人的团契认同。欧洲人往往被责骄傲,不愿意参与这样的团契。’教会的定义没有比被赦免的罪人的团契更好。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是属于像这样的团契,他不再有什么地方可以骄傲。头高高气昂昂的基督徒,其难处是他觉得基督是属于他的,不是他是属于基督的。

(二)哥林多人似乎讥笑保罗的身体的外表。他们讥笑他的柔弱,他的口才。或许他们没有错。有一本很早的书保罗与柴克拉行传(The Acts of Paul and Thecla),本书大约成于主后二OO年,其中有一段描述保罗的外貌。其内容并不是一种歌功颂德、在表面上称扬的话,因此很可能是可靠的记录。他描写保罗,‘身材短小,头上头发稀疏,双腿弯曲,身体坚实,双眉连接,鼻如鹰爪,满有善意,有时似人,有时似天使。’一个矮小,头秃,腿曲,如钩的鼻子,粗糙不整的眉毛──这是一副不大引人注意的样相。这或许就是哥林多人玩弄保罗的地方。

我们必须记得有好多伟大的人,他们都是气貌不扬的人。威伯福士(William Wilberforce)乃是在英国使奴隶获得解放的主要人物。他瘦小脆弱,风也会把他吹倒的人。不过有一次包斯威尔(Boswell)听他公开演讲。以后他说,‘起初我看他好像放在桌子上的小虾,不过我听他听他,他长大长大,从一只小虾变成了一条鲸鱼。’哥林多人讥笑保罗身体的外貌是极不礼貌的,又是不智的。

(三)他们似乎斥责保罗夸口他有权威对哥林多人说话。他或许对其他的教会有权威,不过对于哥林多的教会,那里不是他的范围。保罗直率的回答,哥林多的确是他的范围,因为他是传给他们耶稣基督福音的第一人。保罗是一个拉比。或许他是想到拉比们往往声称的权利。他们声称应当接受特别的尊重。尊敬师长应当超过尊敬父母,因为父母所给的是这一个世界的生命,而师长所给的是来世的生命。当然没有人比在神引领之下的哥林多教会的创办人更有权威。

(四)于是保罗指出他们的缺点。保罗说,他做梦也未曾想到与那些时常夸耀自己的人比较,然后却毫不错误的指出他们的缺点来。他们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用自己的标准衡量自己,他们只是在他们之间互相比较。

他们好像和许多人一样,持有的是错误的衡量的标准。一个女孩子或许想她的钢琴弹得很好,但是当她和钢琴大师所罗门(Solomon)或毛细维文(Moiseiwitsch)比较的时候,她要有另一种想法了。一个人或许想他自己是一个玩高尔夫球的能手,但是当他自己和柯顿(Cotton),或何根(Hogan)或柏墨(Palmer)或尼哥老(Nicklaus)相比,或许他要改变他的主张了。一个人或许想他是一个很好的讲道者,不过当他和一个讲台上的巨子相比,他或许会自觉惭愧,在大众面前开口也不敢了。

我们很容易说,‘我们和旁边的人一样好。’我们说得不错。不过问题是这样;我们是否与耶稣基督一样好!祂是我们实在的衡量的标准,也应当是我们衡量的标准。如果我们自己和祂衡量的话,我们就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保罗说,‘自己歌颂自己不算是荣誉。’一个人追求的不是他自己的称赞,乃是基督的称赞,‘做很好!’

在我们结束这段经文之前,我们必须注意在保罗的心坎里特有的一句话。他希望急于解决哥林多的问题,因为他渴望往以外的地方去,在那些地方,还没有福音传给他们。麦克格莱(W. M. Macgregor)常常说,保罗时为以外的地方萦扰着他。他看见港口里泊着的船,他会想到搭着它往以外的地方去传福音的好消息。他远远的看见青色的山,他期望跨越山岭,把基督的故事,传往以外的地方。

吉柏龄有一首诗名为创业者,讲到另外一个心里萦绕着以外的地方的人。

‘“不要再前进了──已经到了种植地的边缘,”

他们这样说,我就这样相信──我开垦土地,撒下种子

建造榖仓,在边界在线筑了藩离,

谁知在山下却隐藏着通往远处的小径。

一个呼声,犹如良心的控告,发出不断改变的声音,

这不变的呼声,日夜重复地说:

“有隐藏的。去,找到它。去,往山后去找──

在山后有丧失的人,丧失的人,在等候着你去!”’

这正是保罗感受的。有人说到一个伟大的传道人,在城里的街道上行走,他听无数没有信主的人的脚步声。一个爱基督的人,在他心里,萦绕着没有信主的千千万万的人。――《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