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五章

 

{\Section:TopicID=820}八.在基督审判的光中活着(五110

  下文跟上文有密切的关系。保罗已谈到他现今所受的痛苦和窘迫,并摆在他前面那将来的荣耀。他面对着死的问题。本段是圣经中较详尽地提到死的经文,并谈到基督徒与死的关系。

  1 使徒保罗在本节谈到我们现在这必死的身体,说这是我们在地上的帐棚。帐棚并不是永久的居所,而是客旅随行的居所。

  他谈到死亡时,说是拆毁这帐棚。人死的时候是帐棚被拆毁。身体葬在坟墓里,信徒的灵魂则归到主那里去。

  保罗开始本章时谈到他的确据,即他地上的帐棚拆毁了(由于前一章所提到的受苦),他知道他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注意帐棚房屋的分别。暂时的帐棚拆毁了,却有一所新的、永存的房屋在天上为信徒预备好了。这是神所造的房屋,意指神是把房屋赐给我们的那一位。

  再者,这房屋并不是人手所造的。保罗为何这样说?我们现今的身体也不是人手所造的,他为何要强调我们将来荣耀的身体不是人手所造的呢?答案是不是人手所造指“不属乎这世界”。希伯来书九章11节说得很清楚,经文说:“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属乎这世界的。”保罗在本节所说的是,纵然我们现今的身体适合地上的生活,我们将来荣耀的身体却不属乎这世界。将来的身体是为天上的生活而特别设计的。

  保罗又指出信徒将来的身体是天上永存的。这身体不再有疾病、腐朽和死亡,而是永远存在于天家里。

  本节似乎指到信徒在死去那一刻便从神手中接受这房屋,但事实并非如此。信徒在基督再来迎接衪的教会之前不会得到这荣耀的身体(帖前四1318)。在信徒身上发生的事是这样的,信徒离世的时候,灵魂会到基督那里去,在那里享受天上的荣耀。他的身体则葬在坟墓里。主再来时,尘土会从坟墓中起来,然后神把它造成一个新的荣耀的身体,与灵魂再次合一。在离世至基督为圣徒再来的时候之间,信徒可以说是处于一种灵魂与身体分离的状态。然而这并不表示他不能完全意识到天上各种喜乐和福气。他是有知觉的!

  结束本节的注释之前,在此要提到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一句的三种主要解释:

  1.天堂本身。

  2.死亡与复活之间一种处于中间状态的身体。

  3.荣耀的身体。

  这房屋不可能是天堂本身,因为经文说那是在天上和“从天上来”(五2永存的房屋。至于说是处于中间状态的身体,圣经从来没有提到这样一个身体。此外,这不是人手所造的房屋,而是永存于天上的,因此不会是处于中间状态的。第三个观点──那房屋是荣耀的复活身体──似是正确的答案。

  2 我们活在现今这必朽坏的身体里常常叹息,因为这身体限制了、妨碍了我们属灵的生活。我们极渴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

  使徒保罗似乎要在本节把象征从帐棚转移至衣服。有解释说由于保罗是织帐棚的,所以知道与帐棚相似的物料可用作衣服。无论如何,显然他是渴望得着荣耀的身体。

  3 本节中的赤身是什么意思?是否指一个人未得救,因而在神面前没有得到公义的遮盖?是否指一个人虽然得救了,却在基督审判台前得不到奖赏?是否指一个已得救的人在死亡至复活之间没有身体,而赤身是指他身体与灵魂的分离?

  笔者认为这是指身体与灵魂的分离或没有身体。保罗说他的切望并不是死亡及其后那身体灵魂分离的状态,而是主耶稣基督的再来,到时所有已死的人都得到荣耀的身体。

  4 我们在第3节的注释要靠本节来支持。使徒保罗说我们在这现今世上的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换句话说,他不是期待死后与被提之间的状态,那并不是信徒理想的盼望,理想应是被提的时候,信徒要得着一个不会朽坏、不会死亡的身体。

  5 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神,衪的目的是我们的身体得赎。这是衪为我们而设立荣耀计划的高峰。现今我们是灵魂得赎,但到时我们的身体也同样得赎。试想想──神创造我们时已有了这目标──荣耀的状态──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

  我们怎样能够肯定我们必得着荣耀的身体?答案是他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正如前文已解释的,每位信徒都有圣灵的内位,是要证明神给所有信徒的应许都要实现。衪是那将要成就之事的凭据。圣灵本身是一个凭据,证明神既已赐给我们一部分,将来我们必得着全部。

  6 就是这些美事的确据叫保罗时常坦然无惧。他知道他仍是住在身内,便是与主相离。这并不是保罗看为理想的状况,但若是他能在这里服侍基督,叫神的子民得帮助,他仍是愿意的。

  7 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足以证明我们是与主相离。我们从没有用肉眼凝望过主。我们只是凭信心见过衪。我们仍是住在身内,生命就不比亲眼见主那么亲密了。

  8 本节重拾第6节的思想,并把它完结。保罗既看见那摆在他前面的有福盼望,便坦然无惧。并且他能够说,他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他有着贝纳德称为“思天家病”的症状。

  本节好像跟保罗前一句话相矛盾。在前数节,他一直期待着荣耀的身体,但现在他说他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即是他更愿意处于死后和被提之间的身体灵魂的分离状态。

  这里并没有矛盾。基督徒有三种可能的状态,只是有一个是他们最喜欢的。他们有现今在世肉身之内的生命;有死后与主再来之间灵魂与肉体分离的状态──但灵与魂可以有意识地享受与基督同在;最后,是救恩的高峰,主耶稣再来时,我们要得着荣耀的身体。保罗在这段经文中指出,第一阶段是好的,第二阶段比第一阶段更好,而第三阶段最好。

  9 信徒应立了志向,要得的喜悦。虽然人的救恩不在乎行为,但将来所得的赏赐则与他对主是否忠诚有直接的关系。信徒应常常谨记,得救在乎信心,赏赐在乎行为。他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却不在乎行为,但得救以后,他们应努力行善,这样便可得着赏赐。

  留意保罗无论是住在身内,还是离开身外,都盼望得主的喜悦,意思是他在世的事奉,是为了讨主喜悦,无论他仍在世上,还是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

  10 我们要讨主喜悦的一个动机是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事实上,我们不单是站在那里,更是要显露出来。新英语圣经准确地说:“我们众人都要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把我们的生命揭露展示出来。”我们坐在医生的诊症室里是一回事,接受他的 X 光线检查又是很不同的另一回事。在基督台前,我们服事基督的生命将要如实地展示出来。到时要审查的不单是事奉的量,还有事奉的质,甚至是激励我们主事奉的动机。

  虽然悔改后,我们仍会犯罪,影响我们的事奉,但在这严肃的时刻,基督不会审判信徒的罪。这些罪的审判已在二千年前进行了,当时主耶稣背负着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衪已为我们完全还清了罪债,因此神不会再审判那些罪(约五24)。在基督台前要受审的是我们对主的事奉。那审判并不关乎得救与否;得救已是一个确定的事实。到时的判决是关乎我们得到或失去赏赐。

{\Section:TopicID=821}九.保罗在事奉上问心无愧(五11∼六2

  11 一般对本节的解释是,由于保罗知道神对罪之审判的可怕,以及地狱的可怖,因此他到处劝人接受福音。虽然这样说是对的,但相信并非这段经文的主要解释。

  保罗谈到主在未信的人是可怕的,并不及他提到主的可敬可畏;他就是因此而努力服事并讨主喜悦。在神面前,使徒保罗知道他自己的生命是坦然的。但他也希望哥林多信徒知道他在福音事工上的忠诚。因此,他实际上是说:

  我们既知道主的可畏,便劝人相信我们是忠心而诚实的基督工人。但无论能劝服人与否,我们在神面前都是显明的。我们盼望这在你们哥林多信徒的良心里也是显明的!

  这解释似最切合本段的背景。

  12 保罗马上想到他刚才所说的,可能被误解为自夸。他不希望任何人以为他乐于这样做!因此他补充说,我们不是向你们再举荐自己。这并不表示他曾向他们举荐自己,只是有人一而再地这样控告他。他在此是想使他们不再有这种观念。

  那么,他为何这样花费唇舌为其事工辩护?保罗的答案是:“乃是叫你们因我们有可夸之处,好对那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有言可答。”他并不喜欢举荐自己。他知道在哥林多的圣徒中,有假师傅正在尖刻地批评他。他希望信徒知道怎样响应这些针对他的攻击,因此他为信徒提供数据,以致他再受抨击时,他们知道怎样替他辩护。

  他描述他的批评者为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比较撒上一六7)。换句话说,他们只有兴趣看人的外表,而不看内心的真诚。他们看重外在的表现或善辩或表面的热诚。“对形式主义者来说,外在的表现就是一切,内心的真诚却毫不重要。”(选录)

  13 本节似乎暗示有人曾指责使徒保罗是癫狂的,是狂信者,或是精神错乱了。他不否认他是活在一种邓尼称为“属灵兴奋”的状态中。他只是说,他若果颠狂,是为神。他的批评者认为是疯狂的行为,实际是他全心为主所致。他为了神的事而热心。另一方面,他若果谨守,就是为了哥林多的信徒。总而言之,本节是说保罗的行为可从两方面来解释:那是为神而发热心,或为了信徒的好处。在两种情况下,他的动机都不是自私的。批评他的人可以这样自夸吗?

  14 研究保罗生平的人,没有不惊讶他为何能够这样不眠不休不自私地事奉。他在这里──保罗书信中一段最伟大的经文──提供了答案: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

  这里基督的爱是指基督给我们的爱,还是我们对基督的爱?毫无疑问,那是指基督给我们的爱。我们懂得爱的唯一理由是基督先爱我们。衪的爱激励我们、推动我们,就如我们在逛年宵的人丛中被推着走一样。保罗默想着基督奇异的爱时,他不能自己,像被推着走一样要事奉这位奇妙的主。

  既是替众人死,耶稣便作了我们的代表。衪受死的时候,我们众人──在衪里面──就都死了。正如亚当的罪成为其后裔的罪,基督的死,同样也成为那些相信衪的人的死(罗五1221;林前一五2122)。

  15 使徒保罗的论点是无法反驳的。基督替众人死了。衪为何要替众人死?就是为了叫那些藉着信靠衪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衪而活。救主为我们受死,不是为了使我们可以继续按我们的意思活在自私而不足取的生活

中。衪为我们死,是叫我们甘心乐意地为衪而活。邓尼解释说:

  基督为我们死,在爱中为我们成就了大事,以致我们可以属乎衪,永远只属乎衪。使我们成为属衪的人是基督受死的目的26

  16 也许保罗在这里是重提第12节。他形容批评他的人是一些凭外貌、不凭内心夸口的人。现在他重申这题目,指我们来到基督面前,就是新造的人。从今以后,我们不再用属血气、属地的方法,根据外表、人的荐信或种族来判断别人。我们看每一个人都是基督为他受死的宝贵灵魂。他补充说,虽然他也曾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即看衪只是一个人,但保罗现在不再这样认识衪了。换句话说,看基督为拿撒勒村里、邻家的一个人,甚至是世上的弥赛亚,这是一回事;而看衪为现今在神右边那荣耀的基督,又是颇不相同的一回事。我们今天透过主耶稣在圣经的启示来认识衪,跟衪当代单按外貌认识衪的人相比,我们对主的认识就来得更亲切、更真实了。

  史大卫评论说:

  虽然使徒保罗曾跟犹太人一起盼望一个世俗的弥赛亚,但他现在已得以高瞻远瞩。在他来说,基督是那位复活得荣耀的救主,不是按着肉体,而是按着心灵而得知;不是透过历史传统,而是透过现今生命的相交27

  17 若有人在基督里,即得救了,他就是新造的人。悔改归主之前,人也许会根据人类的标准来评论别人。但现在一切都已改变了。的判别方法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本节经文是初信者所喜爱的,也常在个人见证中引述。有时断章取义地引述,会给人一个错觉。听者很容易会以为一个人得救后,一切旧习性,一切罪恶的思想和淫相都会永远消失,生活中的一切都会实实在在变成新的。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本节所形容的不是信徒的行为习惯,而是他的身分。留意经文说若有人在基督里。在基督里是整段的钥词。在基督里,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可是,“在我里面”,这一切仍未是完全真实的!然而,当我的基督徒生命成长时,我就决意在言行上愈来愈跟我的身分相符。有一天,当主再回来时,两者便可以完全一致了。

  18 一切都是出于神。衪是一切的源头和创造者。人并没有可夸的。这位神藉着基督使我们与他和好,又将劝人与他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

  这著名的与神和好的圣经教义可见于《新简明圣经字典》:

  藉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代死,神在恩典中把因罪引起的、神自己与人之间的鸿沟除去了,使万物透过基督,可以蒙衪喜悦。信徒透过基督的死,已经与神和好了,成为圣洁、没有瑕疵,无可指摘的(新造的人)。基督活在世上时,神是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不把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但现在神的爱已在十字架上完全彰显出来了,见证已遍及全球,恳求世人与神和好。这一切的目的是神可从人身上得到喜悦28

  19 与神和好的职事,这里解释为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的信息。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理解这句话,两者都是合乎圣经的。首先,我们可看神在基督里是指主耶稣基督的神性。这肯定是真确的。但我们也可看其意思为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换句话说,神是在叫世人与衪和好,但衪是透过主耶稣基督的位格来做的。

  无论我们接受那一个解释,事实显而易见,就是神正活跃地藉着除罪来消除自己与人类之间的隔离。神并不需要和解,但人却需要与衪和解、和好。

  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初次阅读时,本节似乎谈到普世的救恩,即透过基督的工作,所有人都已得救。但这说法跟圣经其它经文并不一致。神确实已提供一个方法,使人的过犯不再归到自己身上;这方法虽然人人都可使用,但只有在那些在基督里的人身上才有效。未得救的人的过犯必定归结他们,但这些人接受信靠主耶稣为救主那一刻,便得以在基督里被看为义,罪过得以涂抹。

  除了和好的工作之外,神又将这和好的道理托付了衪的仆人。换句话说,衪已赋予他们奇妙的权利,把这荣耀的信息传给各地所有的人。祂并没有把这么神圣的任务赐予天使,而是赐予贫穷、软弱的人。

  20 使徒保罗在前一节说神已将和好的信息交托给他,并差他到各处把这信息传与世人。从本节至六章2节,我们读到的可说是和好之话语的概要。换句话说,保罗是让我们得闻他飘洋过海、穿州过省,向未得救的人传讲的信息。我们必须留意一点,保罗在这里并不是劝哥林多信徒与神和好,他们已经是在主耶稣里的信徒了。他是告诉哥林多信徒说,那就是他到处向未信者传讲的信息。

  大使是一个国家的代理人,他在外地代表着本国的君王。保罗常谈到基督徒的职事是一个尊贵的呼召。他在这里把自己比作使者,由基督差派到我们所在的世上。他是神的发言人,神藉世人。对一位使节来说,这说法似乎颇为奇怪。我们一般不会认为使节要劝人,然而,那就是福音的荣耀;在福音中,神实际上是曲着膝,带着泪眼来恳求人和好。若有任何敌意,那只是在于人的方面。神已把衪自己和人之间相交的障碍除去了。主已作了衪所能作的。人必须放下叛逆神的武器,停止他们固执的顽抗,并且必须要与神和好

  21 本节结我们提供了与神和好的教义基础。神怎样使和好成就?衪怎能接受到衪面前来悔改相信衪的罪人?答案就是主耶稣已有效地处理了人整个罪的问题,因此我们现在可以与神和好。

  换句话说,神使基督替我们成为罪──基督并不如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我们必须小心任何指称主耶稣基督在各各他山的十字架上,本身实在成为了罪的说法。这种见解是错误的。我们的罪是搁在衪身上,但却不是在衪里面。这事的实情是神使衪成为代替我们的赎罪祭。我们信靠主,神便看我们为义的。律法的要求已由这位代赎者完全满足了。

  这位不知罪的竟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这不知义的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这是何等宝贵的真理。神赐下这样无限的恩典,实在没有任何话语足以感谢衪。──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