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章

 

S.保罗为自己的使徒身分辩护(一∼一三)

  本书最后四章主要提到保罗为其使徒身分的自辩。要形容保罗著作的这部分,使徒彼得的话似乎尤其恰切。他说:信中有些难明白的。保罗显然是在响应批评者的指控,但我们必须从保罗的回答追溯这些指控为何。保罗在这部分多有讽刺的语调。困难就在于要确定他何时使用讽刺的笔法。

  然而,这是神宝贵的话语中赏赐最丰富的一部分,没有这段圣经,我们必定穷乏得多。

{\Section:TopicID=834}一.保罗对指控者的回应(一112

  1 本节至第6节,保罗回应那些指控他按世人的方法行事的人。

  首先,他只介绍自己是我保罗。其次,他耐心向圣徒辩解,而不是用一种独裁者的态度说话。第三,他的劝告是基于基督的温柔和谦卑。他当然是想着主耶稣在世为人时所走的路。其实保罗甚少提到救主在地上的生活,这里是其中一次。使徒保罗常提到基督是高升至神右边、得着荣耀的那一位。

  保罗进一步形容自己说:我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这显然是带着讽刺的语气。保罗的批评者说他与众人见面时是懦弱的,而不在众人中间时,却好像狮子一样勇敢。他们说,他的勇敢 可见于他在书信中的傲慢。

  2 本节与第1节上半部有关。保罗在那里说他劝哥林多信徒,但却没有交代恳求的内容。他在这里解释说:“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血气行事,我也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他不希望要用勇敢待哥林多信徒,正如他用勇敢对待那些指他凭血气行事的人。

  3 本节的意思是虽然众使徒活在血气的肉身中,但他们却不是凭着血气的方法或动机来从事基督徒的争战

  4 基督徒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例如,基督徒到处宣扬福音,并不使用刀、枪,或现代战争的策略。但使徒保罗所说、属血气的兵器并不单指这些。基督徒并不使用财富、名誉、势力、雄辩或才智来达到目的。

  他们使用的方法,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

  在永生神里面的坚信、祷告,和服从神的话,是每一个耶稣基督精兵威力无比的兵器。攻破坚固的营垒就是靠赖这些兵器。

  5 本节告诉我们第4坚固的营垒的意思。

  保罗看自己为一个士兵,他正在抵抗人类各种出于骄傲的计谋,和敌挡真理的议论。这些计谋拦阻人认识神的。今天这些计谋可能是科学家、进化论者、哲学家和宗教家的论证,其中并没有容纳神的空间。使徒保并无意要停战。相反,他感到他必须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所有人的教训和理论都必须按主耶稣基督的教训来审定。保罗不会谴责人类的思维和推理,但他警告我们不可容让我们的知能用以蔑视主、不顺服主。

  6 作为基督的精兵,使徒保罗已经预备好了,等哥林多信徒先显出他们十分顺服,然后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他首先要确定信徒在凡事上十分顺服主,然后才对付哥林多的假师傅。

  7 第一个句子可能是问题:“你们是看眼前的么?”(和合本)也可能是陈述一个事实:你们看事情,只看表面。(圣经新译本)又或是一个命令句:你们看看眼前的事实吧。(吕振中译本)

  若那是一个陈述句,意思是哥林多信徒倾向凭外表来判断一个人,只看他是否威风凛凛、能言善辩和心思缜密有条理。他们受人外在的表现,而不是内里的真实所左右。

  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保罗在这里可能指那些说我是属基督的(林前一12),他们的意思大概是要排斥其它人。保罗回答说,没有人可以排拒别人而称自己是属基督的。他属乎主耶稣,正如他们也属乎主一样。

  无论那些排他的基督徒是谁,保罗也没有否定他们是属基督的。因此,他在本段不可能指那些装作基督使徒模样的假使徒和欺诈的工人(一一14)。似乎保罗在本书中要处理不同的对抗者,有些是得救的,有些仍未得救。

  8 作为主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在他所建立的教会中有一定的权柄。这权柄是为了建立信徒在最圣洁的信心之上。假师傅却在另一方面在哥林多信徒中运用那并非从主所得着的权柄。不但如此,他们还运用这权柄来败坏他们,而不是建立他们。因此保罗说,即使他为了主赐给他的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他的资格最终会证实是真的。

  9 他说这话,为信徒以为他写信是要威吓他们。换句话说,使徒保罗若为神赐给他的权柄夸口,他不希望信徒以为他是要威吓他们。这想法会被批评他的人玩弄。相反,哥林多信徒应记得,神赐给他权柄,是为了建立他们,而他正是这样使用他的权柄。

  10 我们在本节听到人对使徒保罗的指控。他的反对者控告他写威吓人的信,但他们说看见他的时候,他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

  11 作出这等指控的人应到,保罗到了(在)他们那里的时候,会像他在信上的态度一样。这不是说保罗承认自己在信中蛮横傲慢,那只是他们给他的批评。但他说跟他们见面时,态度会很严厉。他并不是软弱怕事的。

  12 显然假师傅喜欢与别人比较。他们会将保罗摆在哥林多信徒面前,拿他作笑柄。他们看自己为精英,为中坚分子。据他们看来,没有人可与他们看齐、获赞赏。因此。保罗以一种明显的讽刺态度说:“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他们指责保罗在信中大胆,保罗在此说他没有胆量和那自荐的人,或那些只以自己的生活为量度标准的人,同列相比。

  显然一个人若以自己为标准,他必定常常都是正确的!他没有留下改进的空间。这样行的人是不通达的。有人说得好:各种私党、派系的危险,是把所有超卓的排推于他们自己党派之外。

{\Section:TopicID=835}二.保罗的原则:为基督开拓新领域(一1316

  13 保罗从本节至16节讲出他夸口的意图,只在于所量给他事奉界限。他的做法是当他要夸口时,他不会干预别人的工作。这明显是针对犹太派基督徒。他们惯于介入使徒保罗或其它基督徒所建立的教会中,然后在别人的基础上建立自己的工作。所以他们夸口的时候,实际上是以别人的工作来夸口。

  保罗说,他不会在他自己事奉基督的界限以外夸口。他只会在神赞许他的事奉时,在事奉的地方和人中间夸口。那包括了哥林多,因为他曾带着福音到那里去,结果在那里建立了教会。

  韦阿瑟巧妙地翻译如下:

  但我──我不会吹嘘我规定范围以外的特权。我把自己限制于神分配给我的工作范围以内──而那范围肯定包括我在你们中间的使命。

  事实上,保罗是蒙主差派把福音传到外邦人中间。这使命当然也包括哥林多。耶路撒冷的众使徒也同意这一点,但现在假师傅却从耶路撒冷来,侵扰神交给使徒保罗的地界。

  14 使徒保罗并非乐于分外夸口。神指派了一个事奉的范围给他,那范围包括了哥林多。他曾来到哥林多,传了福音,并建立了教会。若他并没有远赴哥林多,人便可以指控他在自己的 界限以外夸口了。

  为了接触哥林多人,他曾遭遇试炼、试验、痛苦和困难。现在别人却入侵他早已到达的范围,他们更张扬地夸耀自己的成就。

  对于这节难解的经文,圣经新译本的翻译如下:如果我们没有到过你们那里,现在就自夸得过分了;但事实上,我们早就把基督的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了。

  15 使徒保罗决意,若事情并非他事奉基督而有的结果,他会夸口。这却是犹太派基督徒犯错的地方:他们仗着别人所劳碌的来夸口。他们意图偷取保罗的羊,中伤保罗,曲解他的教训,并擅取虚假的权柄。

  保罗盼望哥林多信徒信心增长的时候,他就可以再推进;他们表达信心的方法就是在实际上帮助保罗,叫他能开展作神使徒的界限。他这样拓展他的事工时,他仍会谨守自己的原则。

  哥林多的问题占去他很多时间,以致他拓展传道地域的事工也受阻延。

  16 原则是将福音传到哥林多以外的地方(大概是希腊西部、意大利和西班牙),并不是在别人界限之内,藉着他现成的事夸口。使徒保罗并无意侵入别人的工场,或到达某地方后,以前人所成就的事来夸口。

{\Section:TopicID=836}三.保罗的最高目标:主的称许(一1718

  17 若有人要夸口,就当指着主夸口。无疑意思是他应只在愿意藉着他去做的事上夸口。这似乎是保罗辩证的大概方向。

  18 毕竟蒙主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批评保罗的人要面对的问题是:主曾否称许你,就是祝福你的工作,叫灵魂得救,圣徒信心得建立,教会得开展?你可否指出有那些人藉着你的传道而悔改归主,藉以显出你是蒙主悦纳的?这些就是神所看重的。保罗愿意,并且能够拿出这些主悦纳其工作的证据。

  在本章和下一章,保罗在自己称为愚妄的事上畅所欲言。他愚妄地为自己说好话。他完全不喜欢这样做,甚至可以说是讨厌这做法。但他恳求哥林多信徒宽容他这一点愚妄。

  显然那些假师傅是常常夸赞自己的。他们无疑对自己的事奉工作有辉煌的叙述,并向人展示他们各个成功的计划。保罗从来没有这样做,他传的是基督,不是他自己。

  哥林多信徒似乎宁取这种吹嘘的形式,因此保罗也请他们让他自吹自擂一番。──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