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一章

 

{\Section:TopicID=837}四.保罗维护他的使徒身分(一一115

  一一1 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其实你们原是宽容我的。保罗希望他这样自夸时,他们能够忍耐他。但他又感到他们是正在忍耐他,因而这要求是不需要的。

  一一2 他跟着说出作这请求的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他为哥林多信徒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他曾把他们许配一个丈夫,好让他他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对哥林多信徒的属灵境况,保罗个人感到有责任。他的愿望是到了将来那一天,即信徒被提时,他可以把他们献给主耶稣,是未受当时流行的假教训所败坏的。就是由于保罗为他们起的愤恨,他愿意留在那似是愚妄的自夸中。

  一一3 保罗这愚妄行为的第二个原因,是他怕圣徒会被骗,他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纯一的心指诚心。他希望他们单单忠于主,不让他们的心被任何人引诱。他又希望他们对主的献身是无瑕疵的。

  使徒保罗记得怎样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他首先取悦她的心思或智慧。假师傅正是这样行在哥林多信徒身上。保 罗要哥林多这童女的心专一而没有瑕疵。

  留意保罗看夏娃与蛇的故事为事实,而不是神话。

  一一4 保罗愿意有一点愚妄的第三个原因是哥林多信徒似乎想听从假师傅的教训。

  有任何人到哥林多来另传一个耶稣,宣称在圣灵以外,人可另受一个灵,并宣布有另得一个福音,哥林多信徒都颇愿意忍耐。他们似乎爱忍受这些观点,保罗讽刺地说:你们若能忍耐别人,为何不忍耐我?

  最后他说:“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我们应从讽刺的角度了解这句话。使徒不是同意他们接受异端,而是责备他们易于受骗,并缺乏分辨能力。

  一一5 他们要忍耐保罗的原因是他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他说最大的时是用一种讽刺的语调。这词的字面(及现代语感的)翻译是超级使徒

  改教家引述本节来驳斥教宗观念里彼得是主要使徒,以及教宗继承了使徒之首位的观念。

  一一6 保罗的言语虽然粗俗,他的知识肯定并不粗俗(译按:或作没有充足训练)。哥林多信徒应明白这一点,因为他们是从使徒保罗领受基督信仰的知识的。无论保罗在口才方面是多么不足,多么拙劣,他显然已叫哥林多的圣徒明白他的信息。哥林多信徒必可为此作见证。

  一一7 若他粗俗的言语不是哥林多信徒厌恶他的原因,也许他有过犯使他自居卑微,叫他们高升。本节上半部解释了这意思。使徒保罗与哥林多信徒同在时,并没有接受他们的金钱援助。也许他们感到保罗这样卑微而叫他们高升,其实是一种罪。

  一一8 我亏负了(直译为抢了)别的教会是一种称为夸饰法的修辞。这夸张的说法目的是在人心中产生真正的效应。保罗实际上并没有抢劫别的教会,他的意思只是当他在哥林多事奉时,他是从别的教会接受资助,以致能够服侍哥林多信徒而不取分文。

  一一9 使徒保罗逗留在哥林多期间,也有缺乏的时候。他有否让哥林多信徒知道他的缺乏而要求他们帮助?肯定没有。那从马其顿来的弟兄们都补足了他在物质上的缺乏

  使徒保罗尽所能不累着哥林多信徒,他希望能继续这样持守着。在哥林多信徒中间,他不会强求使徒的权利,不会要求他们供应他的需要。

  一一10 保罗确信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地方,即哥林多的所在地,阻挡他这自夸。他无疑是指那些批评他的人因他的禁戒而攻击他。他们说他因为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使徒,所以没有强求信徒的资助(林前九)。纵然批评者这样控告他,他仍以服侍哥林多信徒不取分文而夸口。

  一一11 他为什么这样夸口呢?是因不爱哥林多信徒吗?神知道不是这个原因!事实上,他心里充满着最深的爱。似乎保罗怎样做,都会受到批评。若他接受哥林多信徒的金钱,他的反对者会说他只为报酬而传道。他没有接受他们的金钱,又蒙受不爱他们的指摘。但神知道事情的真相,保罗情愿将这事交在衪手里。

  一一12 显然那些犹太派基督徒期望哥林多信徒给他们金钱,他们曾这样要求,也曾从哥林多信徒接受了金钱。像大多数异端一样,除非有金钱上的报酬,否则他们是不会服侍信徒的。保罗定意还要谨守宗旨,不从哥林多信徒收取分文。若假师傅要继续与保罗较量,就让他们跟随他的宗旨。但他知道他们总不能为不受报酬而夸口。这样,他便摧毁他们夸口的基础了。

  一一13 保罗容忍至此,终于说出了他对这些人的真正评价。他已不能再抑制自己了!他要按他们的本相称呼他们。那等人是假使徒,意思是他们从未受主耶稣基督差遣。他们或是自己擅取这位分,或是由其它人授予他们的。他们行事诡诈,这是描述他们往来于教会间,希望信徒信从他们的假教训。他们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假装是基督的代表。保罗不打算与这等人看齐。

  使徒保罗论到这些犹太派教师的事,可从今天的假教师身上看见。我们都知道,我们若看邪恶为邪恶,它就永远不能引诱我们;假装对其权力来说是重要的;它以人不能不说好的思想和希望来投迎合人的心意。(选录)

  一一14 使徒保罗说他那些在哥林多的批评者假装基督的使徒。但他回心想到他们主人的策略,便不觉得奇怪了: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

  今天我们一般把撒但勾划成一个头上有角,身后有尾巴,样子阴险的红色活物。当然,这样的画像跟撒但向人展示的模样极不相同。

  有些人则联想撒但为一个醉汉,在陋街上颠簸而行。但这也是对撒但所存的假印象。

  本节告诉我们,撒但化妆为光明的天使。要说明这一点,我们或许可以说撒但装作福音的使者,他穿上宗教的外衣,站在时下受欢迎之教会的讲台上。他口里说着许多宗教用语,如神、耶稣、圣经。但他迷惑他的听众说救恩是在乎行善积德。他并不传讲基督宝血赎罪的道理。

  一一15 达秘曾说,撒但拿着圣经的时候是最恶的。这是本节的概念。若撒但自己装假,无怪乎他的差役也这样做。他们装作什么?装作假师傅、无神论者、还是异教徒?答案,都不是。他们装作仁义的差役。他们自称是教会的差役。他们声称要带领人进入真理和仁义中,但他们却是那恶者的差役。

  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他们要毁坏──他们必要被毁。他们的行为带人进入灭亡;他们自己却要被带进永刑。

{\Section:TopicID=838}五.保罗为基督受苦证明他是使徒(一一1633

  一一16 保罗这样说,是希望人不可把他看作一个自夸的愚妄人。然而,他们若坚持,让他们他是愚妄人接纳,叫可以略略自夸

  要留意我(也)可以略略自夸中的宇(译按:原文作我也)。这词语有其真实的意义。假师傅常常自夸。事实上,保罗是说:纵使你们要把我看作愚妄人(其实我不是),也请接纳我,以致我可以稍微自夸,像其它人一样。

  一一17 本节有两个可能的解释。有人认为保罗是说,虽然这句话是神所默示的,但却不是主的命令。

  另一个解释是保罗在这里所作的,即有夸口,不是奉主命而行,意思是并非跟从主的榜样。主耶稣从未夸口。

  费廉思采取第一种观点,把本节翻译为:我现在不是奉主的命令说话,而是作为一个愚妄人,必然这样夸口。

  但我们选择第二种看法──那自夸并不是奉主命而作的,而是保罗似乎是愚妄地自己夸耀自己。雷历评论说:他说他必须靠着他自然的本能纵情于此(夸口),好叫他能列出一些重要的事实,吸引他们的注意。41

  一一18 哥林多信徒当时听闻许多人自夸,那些人都是按着堕落的人类本性自夸。若哥林多信徒认为假师傅有足够理由自夸,就让他们思想他的夸口,看其内容是否没有坚固的基础。

  一一19 保罗又再使用讽刺的语调。其实他要求哥林多信徒作在他身上的事,他们正在天天作其它人身上。他们以为自己是精明人,不会被愚妄人欺骗。然而,他们当时却正在被欺骗。他会继续解说这一点。

  一一20 他们愿意忍耐保罗所描述的那一类人。

  那类人是谁?从下文明显可见,就是犹太派教师,即那榨取哥林多信徒的假使徒。首先,他使他们作奴仆。这无疑是指律法的辖制(徒一五10),说在基督里的信不足以叫人得救,人也必须遵守摩西的律法。

  第二,他侵吞圣徒,意思是他要求大量的金钱资助。他不是为爱他们而服事,却是为了金钱上的报酬。

  掳掠你们这句话是使用狩猎的比喻。假师傅把这些人当作猎物,掳掠他们往他要去的地方。

  这些人的特征是骄傲自夸、高抬自己。他们批评别人,使自己在人前显得更了不起。

  最后,他们打信徒的脸,那是一种极大的侮辱。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按字面解释这话,因为历代以来,傲慢的圣职人员都会打他们的教区居民,藉以证明自己的权力。

  使徒保罗希奇哥林多信徒竟愿意忍耐这些假师傅的虐待,却不愿意忍耐他出于爱心的提醒和劝告。

  达秘说:真是希奇,人能忍耐虚假的事──更甚于对真实的事的忍耐。42

  一一21 有些人认为保罗在本节的意思是:我这样贬抑自己,好像我在你们中间的时候,我是软弱害怕的,不敢证明自己的权力,像这些人一样。

  另一个意见认为本节的意思是:或这样说是贬抑自己,因为若这样就是刚强,那么我就是软弱了。费廉思的翻译跟第二个观点相同:我几乎不好意思说我从未向你们作出那样刚强的事。

  保罗说,若假师傅所作的是真正的刚强,他就要羞辱自己说,他从没有显出那样的刚强,却是显出软弱。但他又马上补充说,这些人有理由在何事上勇敢,他肯定也有他们一样的权利去勇敢。莫法特说得好:就让他们随意吹嘘吧,我和他们是平等的(小心,这是一个愚妄人的任务!)。使徒保罗以此为引言,继而进入本书信中极为庄严的一部分,显出他有权自称是主耶稣基督的真正仆人。

  相信你还记得哥林多教会中提出了一个疑问,就是保罗是否一个真正的使徒。他要出示什么证明,表示他已得着神的呼召?例如,他怎样能向人证明他与十二位使徒同等?

  他已准备好了答案,但或许不是如我们所期望的。他没有任何证书证明他是从某某神学院毕业的。他也没有耶路撒冷众弟兄写的推荐信,说明他们按立他作圣工。他没有展示他个人的成就或技能。他给予我们的,是一个感人的报告,说明他为福音的工作忍受了多少痛苦。不要错失哥林多后书这部分的戏剧性事件,及所引起的悲怆。试想像那无畏的保罗,不懈地奔波,奔走传道旅程,受基督的爱束缚,只要人仍渴望基督的福音,甘愿忍受说不尽的艰困。我们细阅这段经文时,少有不受感动、不觉羞惭的。

  一一22 假师傅很多引用他们的犹太世宗。他们自称是纯种的希伯来人,是以色列的子孙、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仍陷在妄想中,以为这家谱能使他们在神眼中受宠爱。他们不知道神昔日的子民以色列,已因为拒绝弥赛亚而被神搁在一旁。他们不知道在神眼中,犹太人和外邦人并没有分别:所有人都有罪,需要信靠基督,惟独信靠基督,才能得救。

  他们在这方面的自夸是无用的。他们的世系并不超越保罗,因为保罗同样是希伯来人、以色列人,也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这些并不能证明他是基督的使徒。因此他匆匆回到论点的主要部分,在某一方面,他们是不能超越他的──在患难和困苦上。

  一一23 他们的职业是基督的仆人,他在献身、劳苦和受苦上,是主的仆人。使徒保罗不会忘记他是受苦之救主的跟从者。他知道仆人不能高过主人,使徒在世上不能期望得到比主人优厚的待遇。保罗晓得他愈忠心事奉基督、愈传扬救主,他在人手中就会愈多受苦。在他看来,受苦是基督仆人的记号或标志。虽然他感到这样夸口是愚妄的,但他需要说出真相,而真相就是没有人见过这些假师傅受苦。他们选择了容易走的路。他们避免受责备、受逼迫和羞辱。因此,保罗认为他们并非处于优势去攻击他基督仆人的身分。

  现在让我们看看保罗用以支持他自称是真使徒而列举的种种苦难。

  我比他们多受劳苦。他想到自己的传道旅程,想到他怎样周游地中海一带,宣扬基督。

  受鞭打是过重的。保罗在这里描述了他在基督的敌人──异教徒和犹太人──手下受鞭打的情况。

  多下监牢。按圣经记载,保罗传道至此时,他下监只有一次,就是在使徒行传十六章23节,当时与西拉在腓立比被下狱。现在我们知道这只是保罗多次下狱的其中一次,保罗原是牢房的常客。

  冒死是屡次有的。毫无疑问,保罗写到这里时,想起他在路司得从死亡里逃了出来(徒一四19)。但他也可能回顾其它类似的情况,即他因逼迫而几近死亡。

  一一24 摩西律法禁止犹太人一次过鞭打犯人四十下(申二五3)。为确保不违反这律法,犹太人通常会打三十九下。当然,只有他们认为是严重罪行时才施以这刑罚。使徒保罗在此让我们知道,他的同胞竟曾五次向他施以这种严厉的刑罚。

  一一25 被棍打了三次。新约只提到在腓立比那一次(徒一六22)。但保罗另有两次受了这种痛楚而羞辱的对待。

  被石头打了一次。无疑这是上文已提到的,在路司得那一次(徒一四19)。那次保罗被石头行至重伤,人们以为他死了,把他拖出城外。

  遇着船坏三次。保罗的试炼并非全部直接出于人手。有时他是在大自然的动荡下摇撼。这里提到的海难,圣经并没有记载。(使徒行传二十七章的海难是后来保罗前往罗马时遇上的。)

  一昼一夜在深(海)里。使徒行传似乎有这样的记载。有一个问题是这是指监牢还是大海。若指大海,则保罗是否在筏子或小艇上?若否,则只有藉着主直接的、神迹性的干预,保罗才得以生还。

  一一26 又屡次行远路。你若翻开圣经后的附录地图,常会找到一个题为保罗的传道旅程的地图。细阅保罗所行的路线,又想想当日原始的交通工具,你会较深入地明白这句话的含意!

  保罗跟着列出他曾遇上的八种危险。他曾遭江河的危险,这是指河水暴涨。也有盗贼的危险,因为在他的行程上,有许多地方是盗贼横行的。他也面对同族──犹太人,并外邦人──他的福音对象,带来的危险。还有城里的危险,如路司得、腓立比、哥林多、以弗所。他也面对旷野的危险;旷野大概指小亚细亚和欧洲人口稀疏的地区。他曾遇上海中的危险──有暴风、礁石,也许还有海盗。最后,还有假弟兄的危险,无疑是指那些假装基督徒师傅的犹太教律法主义者。

  一一27 劳碌指保罗不停的工作,而困苦则有因工作而耗尽或受苦之意。

  多次不得睡。在路程上,他大概常常需要在露天的地方席地而睡。但危险从各方守候着他,因而他需要彻夜不眠,以防危险临到。

  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这位伟大的使徒周游各处事奉主的时候,常有吃喝的缺乏。不得食(禁食)可能指那出于自愿的禁食,但更可能指食物短缺。

  受寒冷,赤身露体。保罗常是鞋履破旧,衣襟单薄,再加上天气骤变,他本已清苦的生活便更形不安。何治说:

  在我们眼前的是使徒中最伟大的一位,他的背因经常的鞭打而破裂,他的身体被饥渴、日晒雨淋所蹂躏;他更受寒冷、赤身露体,被犹太人和外邦人逼迫,到处被赶,居无定所。这段经文较其它任何一段,更使当今最劳碌的神仆羞惭掩面。若与这位使徒相比,他们又曾作何事、曾受何苦?我们知道他现今在荣耀里,跟他昔日在地上受苦一样那么超卓,我们的心也得安慰43

  一一28 除了这外面的事,即那些特别的事,保罗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他身上。这句话有着何等意义,为教会挂心的事远超其它试炼!保罗是一位真正的牧者。他对主的子民充满爱和关怀。他不是受雇的牧羊人,而是主耶稣真正的代理牧人。那正是他在这段经文要辩明的重点。从种种理性的立场看,他确已取得胜利。他对教会的负担提醒我们一句话:建立教会是伤心难明的工作,医治教会更是无休止的工作。

  一一29 本节跟前一节有密切的关系。在第28节,使徒保罗说他天天挂念所有教会的事。他在本节解释他的意思。他若听闻一些信徒软弱,他自己便感到那软弱。他身同感受地忍受别人的痛苦。若他知道一些在基督里的弟兄跌倒,他便会义愤填膺,十分焦急。影响神子民的事也影响着他。他们受苦,他便悲伤;他们得胜,他便欢呼。这一切叫基督的仆人心力交瘁。保罗何等明白此理!

  一一30 保罗夸口的,不是他的成就,不是他的恩赐或才干,而是他的软弱,他的羞耻,他所忍受的侮辱。通常人不会以这些夸口,这一切也不会叫他们成名。

  一一31 提到他的受苦和羞辱时,保罗马上想到他一生工作中最羞辱的一刻。他若要以他的软弱为荣,便不能不提到他在大马色的经历。由于这样以羞辱的经历夸口是与人性相违的,所以保罗呼求证明他所言非虚。

  一一32 这事件的详情可见于使徒行传九章1925节。保罗在大马色附近悔改归主后,便开始在当地的会堂里传讲福音。他所传的道初时引起了人的好奇,但不久,犹太人便设计杀害他。他们派人日夜在城门把守,为要捉拿他。

  一一33 一天晚上,门徒把保罗放进筐子里,从城墙上窗户……缒下去,他因而得以逃脱。

  但保罗为何要提到这事件?华特逊认为:

  他抓住人看为羞耻和笑柄的事,以其为另一证据,证明他一生最关注的就是服侍主基督。为基督的缘故,他愿意放下个人的骄傲,并在人面前显为软弱44──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