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二章

 

{\Section:TopicID=839}六.保罗所得的启示证明他是使徒(一二110

  一二1 使徒保罗希望他根本不需要自夸。这样做与他无益,也不合宜,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有需要的。因此,他从事奉中最卑微、最羞辱的事件,讲到最高峰的时刻。他要提到他亲眼看见主自己。

  一二2 保罗认识一个人,他在十四年前有这经历。虽然保罗没有指明那人是谁,但毫无疑问,那人就是保罗自己。谈到这样一个超凡的经历时,他没有提到自己,只是以一个平淡的方式来叙述。所提到的在基督里的,即他是一个基督徒。

  一二3 保罗不知道他当时是在身内或在身外。有些人推测这情况可能在保罗某次受逼迫时发生,如在路司得那一次。他们说他可能实际上已死去,已到了天堂。但这里的上下文肯定不需要这样的解释。事实上,若保罗不知道他当时是在身内或在身外,即生或死;若任何现代解经家要对此加以说明,便会显得奇怪!

  重要的是这人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圣经暗示三层天的存在。第一层是在我们以上的大气,即头上的蓝天。第二层是宇宙星空。第三层是最高的天,即神宝座的所在。

  从下文清楚可知,保罗所在的地方,就是主耶稣带着十字架上悔改的强盗前往的、那蒙福之地,也就是神的居所。

  一二4 保罗听见乐园里的言语,并明白所说的话,但他返回地上后,不能说出这些话语。那些言语是人不可说的,意思是那些言语太隐秘,不能吐露,不能公开。摩根写道:

  有些人热衷于谈论他们看见的异象和启示。问题是这样热心是否能证明那异象和启示并非出于主。神赐下异象和启示时(异象和启示在某些情况下会赐给神的仆人),往往会产生一种虔敬的静默。这些启示极庄严、极震撼,不能轻率地加以描述或讨论,但其果效在所有生命和事奉中却是显著的\cs1845

  一二5 要为软弱夸口时,使徒保罗不介意提到自己。但要为异象和主的启示夸口时,他不会直接说是他自己的经历,而只说是一个他所认识的人的经历。他不否认他是那有此经历的人,只是不愿意直接亲自代入叙述当中。

  一二6 使徒保罗还有其它伟大的经历可以夸口。他若愿意夸口,也不算狂。他所说的必是实话。但他不会这样做,因为他恐怕有人把高了,过于他们实际在他身上看见或听见的。

  一二7 这整个部分的经文是基督仆人准确的描述。当中有极度的卑微,如大马色的事件。然后也有高峰的经历,如保罗那叫人兴奋的启示。但通常主的仆人有着这些经历后,主会让他忍受肉体上。那就是本节所说的。

  我们从本节学习到许多极为宝贵的功课。首先,本节证明主那神圣的启示也不能改正我们的肉体。使徒保罗听见了乐园的言语后,仍有其旧本性,有着陷入骄傲之诱惑的危险。正如雷德所说:

  在基督里的人在神面前听着乐园里隐秘的言语时,是安全的,但他回到地上后,便需要肉体里的刺来提醒他,因为他的肉体会因乐园里的经历而夸口46

  保罗肉体里的是什么?我们只可确定地说,那是神容许出现在他生命中身体上的试炼。无疑主是刻意不去说明那根刺是什么,好让历来受试炼受试探的圣徒,可以在受苦上感到与使徒保罗更相近。或许那是某种眼疾47,或许是耳痛,或是疟疾,或是偏头痛,或是与保罗说话的能力有关的。穆尔赫说:圣经没有明说这根刺的性质,或许是为使所有受苦者,都因保罗那不可名状但却痛苦的经历而得到激励。48我们的试炼也许跟保罗很不相同,但应该能带来类似的操练,结出相同的果子。

  使徒保罗形容那根撒但的差役,为要攻击他。在某种意义上,那根刺代表撒但努力地打击保罗在主里的工作。但神比撒但大,衪用了一根刺来使保罗谦卑,进一步为主作工。一个软弱的仆人能成功地事奉基督。他愈是软弱,随着他传道的基督的能力便愈大。

  一二8 保罗曾三次求过主叫那根刺离开他。

  一二9 主应允了保罗的祷告,但却不是按着他所预期的。实际上,神是这样对保罗说:我不会把刺除去,但我会作更大的事,我要给你恩典去忍受痛苦。但保罗,你要记住,虽然我没有把所求的赐给你,但我却要把你最深切的需要赐给你。你不是希望在传道的时候有我的权能和力量吗?要达到这果效的最佳方法就是你要保持在软弱的位置上。

  保罗三次重复地祷告,神就是这样给他重复的答案。神还要继续给世上受苦的人这样的答案。比挪开试炼和受苦更好的,就是有神的儿子同在,得着神加力和赐恩的确据。

  留意神这样说:“我的恩典彀你用的。”我们不需要求衪赐足够的恩典。衪的恩典已经是够用的!

  使徒保罗完全满意主的答案,因此他说:“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主解释衪行动中的智慧后,保罗实际上是说,那正是他唯一所想的。因此,他没有因那根刺而埋怨,反而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他要跪下为此感谢主。只要基督的能力覆庇他,他便欢喜地忍受这些痛苦。孙德生说得好:

  世人的哲学是:不能医治,便要忍受。但保罗却光明地见证说:不能医治,便可享受。我享受软弱痛苦、缺乏和困难。他见证神恩典是何等的奇妙,他乐于迎接另一些困境,好得着丰富的恩典。我欢喜地称颂……我甚至享受──我的刺。49

  一位波兰贵胄的妻子裴埃玛长期陷于挫折和失望中。但她的传记作家却大为赞赏她得胜的信心:她从神多次拒绝中搜集得壮丽的花束!

  一二10 正常来说,要从这里所列举的经历中享受喜乐是不可能的。要理解这节经文,关键就是为基督的缘故这句话。我们一般不会为自己或为一些所爱的人去忍受的东西,我们为了基督的缘故,或为了福音的广传,都应该乐意去忍受。

  当我们看见自己的软弱和无有,我们才会竭力地倚靠神的能力。又当我们完全地倚靠衪,衪的能力才向我们彰显,我们便真正的刚强了。

  极力争取撤销大英帝国下奴隶制度的威伯福士是一个身体孱弱的人,但他对神有很深的信心。包斯威尔谈到他说:我看见他好像一只虾变成鲸鱼一样。

  在本节中,保罗是遵守主在马太福音五章1112节所说的话。人辱骂和逼迫他的时候,他便感到喜乐。

{\Section:TopicID=840}七.保罗所行的神迹证明他是使徒(一二1113

  一二11 保罗至此对这些似是夸口的行动感到厌倦。他感到自己成了愚妄人。他本不应这样做,但哥林多信徒真的强逼他。保罗的批评者无情地攻击他,他们却应夸赞他。虽然他算不了什么,但他却没有一件事在他们赞许的最大的使徒以下。

  一二12 他提醒他们,他到哥林多去传福音时,神以使徒的凭据证明他所传信息的真实。这些凭据是神赐给众使徒的神迹异能,叫听者知道他们确实是生所差遣的。

  神迹奇事异能并非描述三种不同的神迹,而是从三种不同的角度去看神迹。神迹用以带出人所能明白的意义。奇事是显著的事迹,能激起人的情感。异能是显然出于超自然能力的行为。

  显出使徒的凭据来原文是用被动语态,即使徒的凭据被显出来。保罗并不邀功,他只说是神藉着他行出这些神迹来。

  一二13 在得以看见神迹方面,哥林多信徒并没有什么事不及别的教会。他们从保罗手中,得以见证这些神迹,像保罗所探访的别的教会一样多。那么,他们不及别的教会是什么意思呢?保罗可见的唯一分别就是他没有累着哥林多信徒,意思是他没有要求他们必须给予经济的援助。若这事使他们觉得不及别人,保罗他们饶恕这不公之处。这是他唯一没有坚持的使徒的凭据

{\Section:TopicID=841}八.保罗未决定访问哥林多的行程(一二14∼一三1

  一二14 如今我打算第三次到你们那里去。这句话可理解为使徒保罗曾三次打算探访哥林多,但他实际上只到访过一次。第二次他并没有起行,因为他不想严厉地对待信徒。现在他第三次打算到访,而这次是他第二次探访。

  又或许本节意思是他准备作第三次探访。第一次记载在使徒行传十八章1节。第二次是一次伤痛的探访(林后二1;一三1)。这次会是第三次

  若果然成行,保罗也决意不累着他们。他的意思当然指不会接受任何金钱的酬劳。在经济方面,他不会倚赖他们。原因是他所求的不是物质财富,而是他们。保罗对人的兴趣比对物质的兴趣大。

  他欲以父母的心肠对待哥林多信徒。儿女不该为父母积财,父母该为儿女积财。据我们所知,这只是生活的现象。正常来说,是父母勤劳工作,为求儿女得饱足。儿女一般不会这样照顾父母。因此,保罗是说他希望哥林多信徒让他充当他们的父母。

  我们小心不要过分猜度这句话的意思。这句话并非说父母必须为儿女的未来而积财。这里并没有谈到将来的缺乏,只是谈到现今的需要。保罗只是想到他在哥林多事奉主时,一些实时需要的供应。他决意不倚靠哥林多的圣徒。他心里并没有想到他们当为他年老退休而作准备,也没有想到他应这样为他们作准备。

  一二15 我们在本节瞥见使徒保罗对那些在哥林多神的子民一种不灭的爱。他甘心乐意为他们的灵魂,即为他们属灵的福祉,费财费力。他比那些在他们中间的假师傅更爱他们,但他们他却愈发少。但这对他并没有分别。纵使他们不报答,他也会继续爱他们。在这方面,保罗真正是跟从学效主的。

  一二16 使徒保罗在此用了他的批评者攻击他的话。事实上,他们是说:即使保罗自己没有直接从你们手中拿取金钱,然而,他却用诡计来骗取。他派代表到你们那里去,然后由他们把钱带回去给他。

  一二17 我若没有直接敲诈你们,我又可有差人到你们那里骗财?使徒保罗直接问哥林多信徒这些针对他的指控是否真确。

  一二18 保罗回答自己的问题。我劝了提多,大概是指我劝了提多探望你们。但保罗没有差派提多独自前往。他又了另一位兄弟与他同去,恐怕他们有丝毫怀疑保罗的动机。提多到达哥林多后,有何事发生呢?他有否坚持自己的权利?他有否要求哥林多信徒资助他?他有否尝试在他们身上得着什么?没有。本段显示提多是以一些世上工作来维持生计的。以下的问题暗示了这情况:“我们行事,不同是一个心灵么?不同是一个脚踪么?”换句话说,提多与保罗按照相同的三个原则,他们都不需要哥林多信徒的资助。

  一二19 哥林多信徒会以为一切保罗所说的,都是在为自己分诉,好像他们就是法官一样。相反,保罗所作的,就是当神面前写这信给他们,好把他们建立起来。他盼望能使他们的基督徒生命得到坚固,并忠告他们,免得他们陷于危险中。他愿意帮助他们,过于维护自己的声誉。

  一切的事一句,新英王钦定本加上(我们作)一切的事,但似乎作(我们写下)这一切更为恰当(比较林后一三10)。

  一二20 保罗希望他到访哥林多时,能看见信徒快乐地相处,能斥责假师傅,并承认众使徒的权柄。

  他也希望探访他们的时候,是带着喜乐的心,而不是带着沉重的心情。他若看见他们当中有分争、嫉妒、恼怒、结党、毁谤及其它形式的冲突,就会深深地感到难过忧愁。

  一二21 毕竟这些哥林多信徒是保罗的喜乐,是保罗的冠冕。他当然不希望来到他们那里时,要因他们感到惭愧。他也不希望因许多人从前犯罪、行污秽奸淫邪荡的事而仍未悔改,要他为此忧愁。

  保罗说许多人从前犯罪,所指的是谁?我们只有理由假定他们是哥林多教会里的人;否则,他不会在给教会的信上这样讨论。但我们不可看他们为真信徒。保罗特别说明他们行这些罪,而他在其它地方都明确指出,任何人在生活中行这些恶事,都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六910)。使徒保罗为他们忧愁,因为他们不肯悔改,因而要被逐出教会。

  达秘指出本章以第三层天开始,却以地上可恶的罪作结。在两者之间,他看出一个补救方法,就是在使徒保罗身上的基督的能力50──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