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二章

 

哥林多后书1:12-2:11

保罗现在论到他的事工这个主题,因为哥林多教会里有一些人的态度威胁到他作工的权柄。他首先作一番个人的辩白(1:12-2:11),然后以一段美妙的经文论到他的事工(2:12-5:21);最后他以一项呼吁作结束(6;7章)。这一讲里我们将探讨他个人的辩白。

个人的辩白(1:12-2:11

这里我们看到:

1.原则的辩护(1:12-22);

2.对他那导致难处的行动之解释(1:23-2:4);

3.以及一段插入的话,是关于教会过去的行止(2:5-11)。

首先我们来比较两处经文。哥林多前书16:5,保罗写道,我要从马其顿经过,既经过了,就要到你们那里去。如今他并末实践他在第一封信中所说的这事,于是有人批评他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这种控诉严重吗?必须视情况而定。显然保罗认为这是很严重的,因为这种指控似乎暗示他不能维持他所宣告的权柄,因而使人对他的事工存疑。当然哥林多有些人正是如此。他们甚至说,他不是使徒。他们说他无权自称使徒,他们所持的理由是他反复无定。

原则的辩护(1:12-22

如今保罗出面为自已辩护。他主要是为了维护原则。请留意他如此花费心血辩解。他要指明,表面上他似乎反复不定,但在最高的层次上他是始终如一的。他首先声明他有自己的良心为见证。这一段经文相当引人注目:

我们所夸的,是自己的良心,见证我们凭者神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神的恩惠,向你们更是这样。我们现在写给你们的话,并不外乎你们所念的,所认识的,我也盼望你们到底还是要认识。

保罗温和地提出辩解,他声明自己是本着清洁的良心,以圣洁和诚实行事。这是一个人所能作的最崇高的声明。

他继续下去,要求他们正视他的反复不定。他问了他们一个问题,然后提供他们一个永恒的原则作答案。

我指着信实的神说,我们向你们所传的道,并没有是而又非的。因为我和西拉并提摩太,在你们中间所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他只有一是。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借着他也都是实在的,叫神因我们得荣耀。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他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

请注意三件事,信实的神,坚固的主,内住的圣灵。保罗宣告神的旨意已借着基督的主权,圣灵的解释,向他显明。这三样是他行动的准则。他没有去哥林多,反而往另一方向去,也是因着这缘故。他声称圣灵的指引,主的主权,和神的信实,是他行动的指标。在耶稣都是是的,都是阿们的。也就是说,他是那说是的一位,这位永远不改变的主用阿们来批准各样事情。他们说他反复无常。他说,不,这一切里面是有含义的。我没有到哥林多是基于双重事实:

1.神的信实;

2.经由圣灵向我阐明的基督之主权。

整段都充满着个人的色彩。

导致难处的行动之解释(1:23-2:4

他继续解释他的行动。他说他有一个严肃的见证人,就是神自己,他的不克前来是有理由的。他没有来,是为了叫他们的信心可以自由行动。请注意这一点。如果他去了,而不是写下前一封信,他可能早已向他们申明他的权柄。如今他将自己交付权柄,声称他自己一直在服从权柄。他要他们凭信心站立得住,但不是在他的辖管之下,而是在神的管理之下。这是一个非常崇高的立场,也是基督耶稣的使者应持守的立场。正如彼得说,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彼前5:3),或者作神的产业。产业一词就是传道人,在新约里只出现过这么一次。在那里它不是指传福音的事工,而是指一般的人。我们今日称为传道人的那些人不应该辖管神的真正仆人。这正是保罗写完第一封信以后未能前来的原因。

我们最好记住他在第一封信里所说的话。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们没有读过这一段经文(林后2:1-4),最好不要研读哥林多前书。

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倘若我叫你们忧愁,除了我叫那忧愁的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呢?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恐怕我到的时候,应该叫我快乐的那些人,反倒叫我忧愁;我也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我先前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写信给你们。

这段话说明了他写上一封信的理由,动机,和方法。不是叫你们忧愁,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的疼爱你们。

我们记得哥林多前书可分成两部分──纠正和建设,两者都是基于一项主要的宣告,即神是信实的,他召我们与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一同得分;林前15:58是最高峰,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他在信中首先纠正教会的软弱,然后建设性地指示教会得力的方法。这里我们看见他如何作到这些。他心里难过痛苦,多多流泪写信给他们,不是要叫他们忧愁,而是要叫他们领会他的爱。那封信是在爱的激励下写成的。同样的,加今他没有到他们中间,是因为他的到来可能会使他们误以为他要用权柄辖管他们。他说,不,你们必须凭信心而活,凭信心行动。我未前去探望你们,是要叫你们的信心得到坚固,得以站立。这是个人的辩护。

教会的过去(2:5-11

然后他来到这一段的结论部分(2:5-11)。若有叫人忧愁的,他不但叫我忧愁,也是叫你们众人有几分忧愁,我说几分,恐怕说得太重。这样的人受了众人的责罚,也就够了。研读哥林多书信的人必须知道,他上封信曾提到哥林多教会里的一个失败例子,就是有人犯了乱伦的罪;他并且告诉他们,要施行管教。显然他们照作了,已将那个犯了不寻常罪的人逐出教会。保罗曾说,这人必须被赶逐出去,他们一定要施行管教,以维护教会的纯洁。教会无权容忍任何肢体不忠于他们的主。

现在保罗又一次提到这个人。他知道他们已施行管教,拒绝那人参与教会的敬拜;但保罗看到一个新的可能性。那人可能忧愁太重,以致沉沦。他们如今当作的是赦免他,再度接纳他。这里显露出我们的主真正的灵和心意。我们记得主关于犯罪的弟兄所说的一番话。他们应该单独去见那弟兄。他若不听,再另外找两三个人同去。他若仍旧不听,才告诉教会。请注意主接下去所说的。如果那人仍不听,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史一样。我们如何解释这句话?他的声调是什么样的?如果说是严厉的,那纯粹是古罗马的遗风。谁是外邦人和税吏?就是基督舍身的对象。他为这些人而死。要这样看待那犯罪的弟兄。去寻找他,正如人子寻找拯救失丧的人一样。用保罗在别处所说的温柔的心去挽回他。他吩咐哥林多人,现今他们有一项新的责任,就是去恢复那个犯罪的人。

他用一个理由来结束这段话,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魔鬼的诡计是什么?不妨从这例子来看。第一,他用情欲来试探那人。如今他又告诉那人,他永不会得到赦免。于是那人陷入忧愁,被压过重。保罗说,要恢复他,赦免他,爱他,带他回来,免得他忧愁太过;并且将他挽回,以免撒但诡计得逞。撒但已经成功地使这人在情欲的事上跌倒。不要再叫这人因忧愁太过而沉沦,以致使撒但二度夸胜。要帮助他恢复,用温柔的心安慰他,免得他忧愁太过,甚至沉沦了。

不要轻忽撒但的诡计,试探;他会引诱我们感觉没有指望,以致灵魂陷入绝望中。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然后是撒但在教会里的诡计,那是什么?

1.容许罪恶。前封信保罗告诉他们,不可姑息罪恶。

2.过分的严厉,以致跌倒的人被责太重而陷入绝望。

这个例子说明了保罗的心意,以及圣灵的工作。教会里若有人犯罪,可以除去他的权利,将他赶逐出去。但如果他悔改,你就得着了你的弟兄,应该接纳他回来。

在这一段经文里,我们看到保罗为他的使徒权柄,以及他的反复不停辩护,并在最后插入的一段中解释他的行动,他根据的理由是,为了他的事工,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林后6:3)。他关心的不是他个人的权怲,而是真理的权柄,永生神的权柄,以及信实的神、不变的主、解释的圣灵之权柄。

哥林多后书2:12-4:6

现在我们讨论的主题是一般的事工,这个题目占了相当长的篇幅──从2:12,一直到第5章为止。或许新约里再也找不到这么详细论及事工的经文了。本讲将讨论:

1.导言部分(2:12-13),

2.以及事工的能力(2:14-4:6)。

下一讲则接续讨论本大段剩余的部分,以及使徒关于基督徒事工的苦难,盼望,激励,目标之教导(4:7-5:21)。

导言(2:12-13

首先来看导言的两节经文。保罗提到他的行动,他没有立刻往哥林多去。有人批评他反复不定,因为他说他要去哥林多,结果却末去。我从前为基督的福音到了特罗亚,主也给我开了门。那时因为没有遇见兄弟提多,我心里不安,便辞别那里的人,往马其顿去了。这两节经文的意思就是,他到了特罗亚,看见往哥林多的门敞开了,但他没有进去。他反而另取道往马其顿去。他因没有遇见提多而不安,就改变计划,往马其顿去。他们批评他反复不定,他指出这是因他忠于神的引领;如今他又提到这一点。

基督徒事工的能力(2:14-4:6

关于基督徒事工的能力,此处我们看见:

1.能力的宣告(2:14-17),

2.能力的荐信(3:1-3),

3.能力的本质(3:4-18),

4.能力的操练(4:1-6)。

能力的宣告(2:14-17

2:14里,我们看到能力的秘诀。毫无疑问的,这里保罗是采用罗马军队凯旋的比谕。这节经文在解释上产生不少难处。罗马军队凯旋的过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胜利者和战败者。胜利者策马昂首前进,战败者常常被铁练锁在战车的轮子上蹒跚而行;而整个游行的行列都伴随着袅袅上升的香气。我不愿意太过武断,但我相信保罗这里是将作主工的人视为得胜者,他们的工作就像凯旋的游行,他们所征服的对象也在行列中。我认为这个比喻的寓意在此。

再来看说到能力的彰显之经文(2:15-16)。这是一个非比寻常的画面,我们,必须再度记着罗马人的凯旋,一路燃烧着香气,战胜者和战败者交织出现在行列中。香是为着战败者而燃烧的,不久之后这批战俘不是被囚,就是被杀。对他们而言,香气意味着由死亡进入死亡。对那些得到自由、胜利的人而言,香气则意味由生命进入生命。香气道出了胜利,和随之而来的美好事物。

请留意保罗的问题,这事谁能当得起呢?这是一个分开的问题。他将前面讲的作了一个终结,转而论到使徒和传道人的工作。本卷书信里他最初用复数人称,然后转为单数,再从单数转回复数,如此重复数次。他提到提多和提摩太,想到整个事上;他说,我们在神面前都有基督馨香之气。然后他喊道,这事谁能当得起呢?他目前不回答,稍后他将会自己回答。他暂时搁下这问题,他看到的是基督徒事工的理想,那是一个迈向胜利的过程。神常帅领我们在各处夸胜。这是另一种译本的译法。

他继续说下去。香气袅袅上升,是死的香气,也是活的香气,因为他说,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道;乃是由于诚实,由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这正是前面那问题的答案。这事谁能当得起呢?能当得起的人,就是那些不混乱神的道、不乱用神的道,而心存诚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的人。

这是基督徒事工的整个策略。不是混乱、败坏神的道,而是用诚实在神面前讲话。──无名氏《哥林多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