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四章

 

能力的操练(4:1-6

4:1-6,保罗说到事工的能力。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为什么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这正是不丧胆的原因。我们不谬讲神的道理。我们不是行在诡诈中,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这是能力的操练。我们不丧胆。我们已将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我们传讲的是主基督。这是中心事实。使徒提到了负面的结果。福音是向灭亡的人蒙蔽。为什么蒙蔽?因为这世界的神,或者更正确的说,这世代的神,弄瞎了他们的眼睛。为什么弄瞎他们的眼睛?因他们不信。这与主解释他为什么使用比喻的那段话很类似。有人说,主使用比喻是为了隐藏真理。他并末这样作。他采用比喻是因他们瞎了眼。他对他们讲述故事,然后用能引起他们兴趣的方式解释。然而他们仍然瞎眼,好像如今许多人仍瞎眼一样。

这世代的神为什么有能力使他们眼瞎?因为他们不信。希伯来书的整个教训都是论到这个主题。导致人最终沉沦的罪,就是不信的罪。不信就是拒绝基督,拒绝福音,拒绝接受神所赐的。更坦白一点说,如果一个人沉沦,原因何在?因为他们犯罪吗?不!不是因为他们犯罪,而是因他们拒绝耶稣基督。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这些人是谁?是拒绝福音,被这世代之神弄瞎了眼睛的人。拒绝相信,这正是人被弄瞎眼的原因。有人说,我们信什么是无关紧要的。不!这中间关系大了!我们信什么,和我们信或不信,都是攸关重大的事。

我们已约略看过这段经文,它勾勒出一幅美丽的画面,虽然这画面尚未完全。保罗还要论到事工的苦难和盼望,他也将论及事工的激励和目标,这些我们将在下一讲中讨论。这里我们看到的基督徒事工是一个得胜的行列,神帅领他的工人在各处夸胜。证明他们权柄的,就是那些他们所鸁回的人,以及信徒在脸上和生命中所闪耀的耶稣基督的荣光。这是保罗的荐信,也是哥林多教会带给他的喜乐。他提醒他们,他不得不指出他们的失败,但这是最基本的观念,他的事工包括得胜的过程,那些以诚实和真理宣讲基督的荣耀和神道理的人,被引领在各处得胜;他们的胜利包括领人归主,以及他们的改变,他们将看见、知道转变的力量,并返照出主的荣耀。

哥林多后书4:7-5:21

我们已讨论过事工的能力(2:14-4:6),现在来到事工的苦难,盼望,激励,目标,这些都包括在眼前的这一段中(4:7-5:21)。

苦难(4:7-12

全段潜伏着一股暗流,暗示保罗意识到他自己肉体上的软弱。他在哥林多后书开头的部分已说过,有极大的试炼临到他,他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断绝了。我相信那是指他身体的软弱。他一直在谈到身体领域内的软弱,将它和属灵范畴的能力作对比。这正是本段的基础。

他已经论到事工的能力和权柄,那充满了基督耶稣的胜利。然而能力必须在苦难中操练。瓦器里有压力,这些瓦器承受着各样的苦难。这里启示了有效事工的原则。瓦器必须破碎,才有光照射出来,照亮别人的道路。我们想到基甸的故事,他和跟随的人打破了瓶子,就有光发出来。另外还有一个真理:神的能力是如此强大,以致于瓦器上的一切压力都不足以摧毁它。软弱的器皿是让莫大的能力来使用,那能力可以保守器皿,便它变得坚不可摧。下面一句话表达了惊人的力量。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我们看见从外面来的压力,但它无法伤及瓦器本身。它不能困住瓦器。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整段经文里他想到的都是身体的软弱,而不是心灵的软弱;对我们今日仍然适用。有些人可能身体强壮,精力充沛地服事主;要为此感谢神,但不可太过于倚靠自己的强健,不要对自已的健康太自信。我们将会发现,我们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使徒在另一个地方说过,因我甚废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稍后我们将再讨论到这节经文。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透过软弱,麻痹,无力,我们就将生命传达给别人。

请容许我举个人的例子说明。有一个年轻人,加入服事的行列,他的事工相当成功,大蒙祝福。虽然他大学才毕业不久,已经是名闻遐迩的传道人。有一次他到我牧养的教会讲道,散会以后我回到家对内子说,他讲得真不错啊!她平静地回答,是的,但如果他受过苦,就会讲得更好。果如其然,那年轻人后来经历许多苦难,他讲的道比以前更深刻,更造就人。在人极大的软弱中,神的能力就显得完全。

 

盼望(4:13-5:10

接下来的一段(4:13-5:10)是论到事工的盼望。4:13包含一个原则:信心产生见证。我们相信,所以我们传讲。那是基督徒事工得力、成功的秘诀。如果你不相信,最好就免开尊口。这是给年轻传道人的金科玉律。

4:14-18,他看到复活之日的收成和奖赏。他没有片刻同意基督徒事工是受时间限制的说法。这事工是生生不息的。保罗抬起双目,遥遥看见那一日,那时人日渐毁坏的外体要更新,被一个属灵的、复活的身体所取代。使徒看到的是复活,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面前。这是对未来的一瞥,当那一日,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我们就要站在主的面前。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让我们暂时回到这封信开头的部分,他在那里提到他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如今他竟然称此为至暂至轻的苦楚──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这至轻的苦楚是暂时的,会过去的,不是永远的。但请留意,这是怎么回事呢?何时会变得这样呢?我们不是顾念,它取决于我们所顾念的是什么。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这是保罗的展望。顾念,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词。你若顾念所见的,就没有这样的自信和盼望。但你若顾念所不见的,那是什么?就是我们内住的属灵力量,它能使我们胜过一切压力,勇往直前。──无名氏《哥林多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