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七章

 

呼吁──奉献(6:11-7:1

这段开头非常温和。哥林多人哪,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你们狭窄,原不在乎我们,是在乎自己的心肠狭窄。你们对我们的爱,并不等量于我们对你们的爱。你们也要照样用宽宏的心报答我,我这话正像对自己的孩子说的。但愿你们的爱多而又多。不要限制你们的爱。你们中间分争迭赸的原因即在此你们的爱心不够。所以这个温柔的感叹实际上也具有呼吁的性质。

他的呼吁是什么?有三句话。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这是第一点。然后是,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第三个呼吁是,我们就当洁净自己。接下去就是对这种完全分别的态度之论证。不要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要与他们分别出来,洁净自已,脱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灵魂的污秽与肉体的污秽不同。灵魂可以在许多方面被玷污。我有时想,灵魂的罪比肉体的罪可怕得多。因此使徒说,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他的论证包括一组问题,和一组应许。

他的问题是,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意思是正直与邪恶有什么共通处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这些问题都是无法回答的。义和不义,正直和邪恶,光明和黑暗,基督和彼列,其间毫无共通之处。他们不能彼此相交。若有人尝试这么作,那么受苦的一定是崇高,真实,高贵的一方,而不是虚假,低鄙的一方。

保罗的呼吁是根据什么?他期望什么?乃是期望那些伟大而恩慈的应许。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我就收纳你们。

我要作你们的父;

你们要作我的儿女。

这是全能的主说的。

这是神伟大的应许,其丰盛的荣耀远非我们所能理解。因此他要我们从反对的人中间出来,完全与他们分别。

 

呼吁──彼此持续的交通(7:2-16

最后,保罗呼吁哥林多人要继续彼此的交通(7:2-16)。7:2的旁注说,为我们留一个地方。他说,我们未曾亏负谁,未曾败坏谁,未曾占谁的便宜。这个声明相当真实。他对他们说,请敞开心怀接纳我们。他前面刚说过,他们的心肠陕窄。要宽宏你们的心,开放你们的胸襟,为我们留一空间。我大大的放胆,向你们说话;我因你们多多夸口,满得安慰,我们在一切患难中分外的快乐。为什么?因他想到他们。虽然整封信里他不断地在纠正他们,他纠正他们中间某些人的态度;但对于整个教会,他非常有信心,他相信他们会遵照他的吩咐而行。这就是他因他们欢喜的原因。

这些呼吁所根据的原则,可以归纳为一,充满了急切和情感:你们要心地宽大收纳我们。

保罗用当地的景况来述说他的经历,以及他以他们为喜乐的原因。我们从前就是到了马其顿的时候,身体也不得安宁,周围遭患难,外有争战,内有惧怕。这是什么意思?他当然是想到他们,想到教会里面的失败。他到马其顿时,他曾说过他要去哥林多,谁知却转道它行,他在思想的范畴内饱经患难,为哥林多人担心忧惧。

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借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这封信一开头就提到,神是赐各样安慰的神。现在保罗再度回到这个思想,借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这话多么充满人性!他到达马其顿时,没有找到提多,但稍后提多来了,而且带来消息,是关于保罗前一封信产生的效果。这整段(7:7-9)都洋溢着人性。从其中我们得以泂察使徒的心思。他原先因前一封信心生忧愁。他的灵魂肉体都得不到安息,因为他里面在与自己争辩,外有争战,内有惧怕。但提多来了,他携来有关第一封信产生的效果之消息。保罗如今说,我确实曾懊悔写第一封信,但我现在再也不懊悔了。他原先认为写那封信是错误的,然而如今因着所听到的后果,他反而高兴他写了那封信。他为何欢喜?因为哥林多教会产生了一些果效。那封信产生了忧愁,并且生出懊悔,是没有后悔的懊悔;他们心思改变,紧接着行为也有了改变。显然他们已照他所吩咐的一切去行了。他原先的心是何等战兢,惧怕。如今他满有欢喜,因为他的信有了直接的果效,教会从忧愁生出懊悔。懊悔不是单单忧愁,虽然它会伴随着忧愁,但许多时候它不带着忧愁。这是罗马天主教和基督教神学家最主要的差异。前者坚持懊悔必须包含忧愁的要素,但更正教的神学家说,不,不一定是忧愁,而是心思的转变;当时不一定伴随忧愁,但忧愁可能随后而来,是为过去忧愁;而最重要的是心思的改变。保罗说,如果忧愁导致你们心思的改变,我就为我写了这封信而感谢。

他不仅因为提多告诉他的话欢喜,并且因为教会接纳提多而得了安慰(7:13-15)。他们达到了他对他们的期许,因此他甚得安慰。

最后一节带着崇高的盼望语气,我如今欢喜,能在凡事上为你们放心。这是他的呼吁之尾声,也结束了他对哥林多信徒论到事工的主题这一整段经文。他不是悄悄收场,而是欢喜,荣耀地告一段落。他用充满盼望的语气鼓励他们,结束他对他们的呼吁。──无名氏《哥林多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