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一章

 

哥林多后书11:1-12:13

保罗现在论到了他的使徒身分(11:1-12:13)。整段中我们听到使徒的夸口:

1.他为自己的夸口道歉(11:1-4);

2.他的夸口(11:5-12:10);

3.他的道歉(12:11-13)。

为自己的夸口道歉(11:1-4

他一开始就为自己的夸口道歉,然后提出理由。他首先陈述夸口的愚昧,接着告诉哥林多人他为何这样作。他说,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前一章的结尾这么说,因为蒙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乃是主所称许的。他在那里指出他不在乎人的意见;他并且警告哥林多人,从人来的称许不足为据,没有价值。,惟一有价值的是主的称许。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有趣的是,这种想法一直贯穿这整段经文。保罗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愚妄是什么?希腊文这字的意思是粗心大意。但这样翻译又不大适合。我们姑且用另外的词,例如愚昧,愚钝,自负。保罗说,请宽容我的一点儿愚钝,自负。他不屑于他将要作的事,但他仍要去作。这是毫无问题的。从他自己的观点,他对自己不得不作的事评价甚低。整段从头到尾都贯穿着他这种自认愚昧的感觉,只是分别用不同的形式,字句,或同源字表达在本章和第12章里。

他为什么要作这些?原因有二:我愤恨。我只怕。这两个短句记录了他心里的活动,声明他作这些愚妄事的原因。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有什么比这里对基督徒生命和地位的描述更美丽的呢?许配给一个丈夫,这话的含义远超过今日我们的领悟。今天一个女子许配绐男子,没有多大意义。两个人订婚,并没有什么约束力。其实它应该有深远的意义才对,完全看当事人对生命的观点。对希伯来人,对犹太人,对保罗而言,许配就相当于结婚。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那就是他的本意──许配给一个丈夫,而不是末婚夫。我已将你们许配一个丈夫,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我们看见这话所发出的光芒,它指出了人与他的关系。

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让我们回忆一下夏娃的故事。蛇如何迷惑夏娃?他毁谤神。他告诉夏娃,神说的话不一定算数。正如主自己说的,撒但从起初是说谎的。事实上,他的谎言中有一部分真理存在。我们都记得田利生(Tennyson)的名句:

全部的谎言还容易应付,反驳;

半具半假的谎言却叫人无从对抗。

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契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不,神没有说。他只限制他们不可吃其中一棵树上的果子。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我将你们献给基督,献绐一位丈夫,但我怕你们的心堕落。酵可以导致腐坏。我们的主也曾警告门徒,要防备假冒为善之人的酵,就是戴假面具、说谎言、使人信以为真的酵。

保罗为什么怕?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有人认为这话是带着讽刺,但我不这么想。我认为使徒的意思是,如果一个教师带着不同的信息前来,不妨容忍他,包涵他。但保罗心中想到的是那些带着信息前来,质疑保罗的权柄,向他信息的权柄发出挑战之人。

 

他的夸口(11:5-12:10

现在他开始夸口。但我想,我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他开始了他的愚妄,夸口。不要被我用的词汇搞胡涂了。请记住愚妄一词在希腊文里的意思,并且接受它的本意,自大,吹牛。保罗说过,他将要自夸;首先他论到权柄。我想,我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有人说,他是在拿自己与假教师比较。我不同意。我相信他想到的是真正的使徒;他自称与他们是同等的,因为他是主所差派的使徒。他提到这个事实──他也是神呼召的,他的使徒职分是神设立的。

这一段(11:6-15)他显示他的权柄,并为这权柄的样式,方法,和动机辩护。

11:6,我的古语虽然粗俗,我的知识却不粗俗;这是我们在凡事上,向你们众人显明出来的。古语粗俗!显然他是在引用他们对他的批评。他说,或许我的言语粗俗,但我说的事却不粗俗;我教导你们的诸事,都带着神权柄的印记。这是他的样式;言语粗俗,知识却不粗俗。

然后是他的方法。这里含有地方的色彩。他白白传福音给他们,难道就有罪吗?他的需要是由马其顿的弟兄供给。他没有从哥林多人支取分文,如今他以此夸口。他靠自己的双手供应生活所需,若有不足之处,也由别人,而不是他们补足了。他此处用的语气相当强烈,他甚至说,他是从别的教会取了工价来服事哥林多人。

接着他指出自己的动机(11:11-15)。那是什么?为什么呢?为何他没有向他们取供应呢?是因我不爱你们么?这是一句问话。这有神知道。他听命于他的主人。一个人若明白这一点,就可以不在乎别人的意见。你们说,我不爱你们,这有神知道。我现在所作的,后来还要作,为要断绝那些寻机会人的机会,使他们在所夸的事上,也不过与我们一样。这是什么意思?他是说,他希望这些批评他的人也必须去工作谋生,好叫他们与我们一样,不从人受供给。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

留意这段话的要旨。如今他是将自己与那些假教师作比较,他描述他们是假使徒,诡诈的工人,并说他们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他们没有被差派、按立,不是按着神旨意作使徒的。他们装作使徒。这是很严厉的批评。他说,这也不足为怪。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撒但的差役效法其主人的样式,装作基督的使徒,成为假使徒,又有什么奇怪呢?

再回到伊甸园的例子。魔鬼在那里也装得正大光明。他以蛇的样子出现,本身就暗藏诡诈的意思。夏娃完全被耀目的外表、谎言,和对神的毁谤弄得目眩心摇。使徒说,这些假教师被人接纳;保罗对他们事工的描述,其措词之强烈严肃是前所末见的。

然后使徒拿自己和他们比较。首先是肉体的层次。他们是希伯来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以色列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么?我也是。接着是最高的层次,他以基督的仆人自居,与他们相比。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接下去的一段显示,他不仅在肉体的层次上,同时也在属灵的权柄上足以和他们一争长短。读这段的时候惟一当作的是试着为使徒描绘出一幅画像。受劳苦下监受鞭打冒死。至于个人所受的苦包括被鞭打被石头打船坏一昼一夜在深海里。请注意他如何叙述自己的遭遇。江河的危险盗贼同族外邦人城里旷野海中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这是整个画面。他向他们提出他使徒权柄的证据,和别人比较之下,证明他有教导的权柄,传讲真理的权柄,和将他们无瑕无疵献给基督的权柄。这一切都是他的证据。

最后他说,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重点在众教会。保罗指的包括他所建立的教会,和别人所建立的教会。他一天天益形为众教会挂心,可能他对他们的挂心正是他对哥林多人的挂心,怕他们偏向邪路,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

是的,如果这是愚妄的,也不能算作愚笨,只能说是夸口。那是一个人认识到神是他的证人而作的夸口。他说,那永远可称颂之主耶稣的父神,知道我不说谎。他知道其中的安慰和力量。神知道,这是-一个蒙召服事主的人最大的安慰和力量。他知道什么?知道使徒所遭受的一切苦难,试炼,和他前面提到的一切事实;神已帅领他在基督里夸胜。神知道。那是他最大的夸口。

本章最后两节又开启了一个新的段落,在那一段中,他的语气更具个人性。至于本段给我们的印象是,他在夸口,这是毫无疑问的。他站在更高的层次上夸口,说他有权柄作见证,宣讲真理,而在他经历各样的苦难,孤独,隔绝,危险时,神知道。

他知道,他爱,他关心,

这真理永不褪色。

他将他最好的,

赐给那肯将自己摆上的人。

──无名氏《哥林多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