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九章

 

五.夸奖与劝勉(9:1-5

1.夸奖(9:1-2

1-2   可见哥林多人对于为何要为别处穷乏信徒奉献财物,已无须使徒再写信解说什么。他们已经明白这方面的道理,也已经有心要帮补圣徒的缺乏,保罗早已知道这点,并且保罗已对马其顿人夸奖他们说:“亚该亚人预备好了,已经有一年了。”这也就是8:10所说的:“因为你们下手办这事,而且起此心意,已经有一年了。”在此所谓“预备好了”的意思,不是指他们已经把献款收集齐了,而是指他们一年前已经预备好他们乐意的心,为耶路撒冷的圣徒奉献。保罗大概是在哥林多人起这心意的时候,就对马其顿人讲到亚该亚人的热心,并且使许多人受激励。可是出乎保罗意料之外,在一年多以后,哥林多人竟然还是只把心预备好,却还未把钱预备好。所以保罗在这里把他怎么向马其顿人夸奖他们的话,告诉哥林多人。他们所起的心意,既已激动了许多人,他们自己也就不该落后了。

保罗有背后夸奖人的习惯,虽然哥林多信徒有许多缺点,保罗毫不徇情地指责他们,但他并没有忘记哥林多人可称许的长处,而别人的面前夸奖他们。

这两节经文给我们一点重要的教训,就是:受感动是一回事,实行所受的感动是另一回事。预备心要行道是一回事,真心实行是另一回事。讲述见证并不困难,要维持所讲过的见证却是困难的。哥林多人在一年以前已经有感动,要帮助圣徒的缺乏,而且他们这见证己经叫别人受感动了,但哥林多人是否好好地实行了他们所受的感动呢?当别人受了哥林多人感动已经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哥林多人会不会反而把他们一年多以前所承诺的浅忘了呢?这正是使徒保罗最为他们担心的。

2.劝勉(9:3-5

3-4   既然保罗要先打发弟兄去劝告哥林多人“预备妥当”,那就表示他们还未预备好。而且保罗对他们是否会预备好放心不下。这里的“预备妥当”应指钱方面的预备好,不是一年前的“心意”8:10)。

但这两节经文的主要问题是:既然哥林多人还未预备好,为什么保罗那么快就向马其顿人夸奖哥林多教会?保罗这么做是否有不诚实的成分?注意第4节:“就叫我们所确信的,反成了羞愧”,哥林多人曾使保罗确信他们是真心预备为缺乏的信徒奉献。保罗因信任他们才对马其顿人夸奖他们。但现在保罗担心这样信任他们会使自“羞愧”,因为哥林多人似乎不值得他这样信任。否则既然一年前有了这心意,怹么一年后还未把钱预备妥?

但这些话与其说是为保罗恐怕自己丢脸才劝告他们的,不如说是为了激发哥林多人,所以才利用这实际可能发生的尴尬局面,劝勉他们重新挑起当初的热心。

在此也可见预先承诺的奉献,在初期教会中已实行过。按使徒差派几位弟兄收取献款看来,显然不只是哥林多教会这样做,别的教会也曾这样做,不过哥林多教会似乎有拖延承诺的情形。但整个事情的经过,有许多地方都是现在的教会要其中吸取教训的。

5     怎么能够证明哥林多人所应许捐的钱是乐意的呢?

那要他们自己把所应许的钱及早预备好,就可以证明他们的奉献是乐意的。注意:保罗是要求哥林多人,用这种方法来证明他们的奉献是乐意的,却不是一定要哥林多人把他们所应许的拿出来。

本节“把从前所应许的捐赀”8:12“乃是照他所有的,并不是照他所无的”,是否有矛盾的地方?注意,这两处经文是应该合起来解释的。按8:12“所有的”,虽然不是当时把钱拿出来,不过是自己的预算中,预料会有什么收入。例如虽然当时还没有一百块钱,可是自己预料到了某些日子就会有一百块钱的收入。所以这两节经文合起来是没有矛盾的。根据本小段经文,预先应承的奉献是合圣经的,但还是要照自己信心的程度估计“所有的”,不是勉强“所无的”“所无的”不但指钱财方面,没有那样的力量,也包括信心方面,没有那样的信心。

六.乐捐的赏赐(9:6-15

1.多种多收(9:6

6   “少种……多种”可见所有为神家的需用而献出的钱,都不是损失,而是“种下”,日后必要收成。就像农夫下种,不会以为是损失,倒会为所种下的满怀希望。而且种下的愈多,收成的希望也愈丰。所以,会不会多收,全在自己要不要多种下去。全节的语气,显示在这方面的善事上,我们要不要多收获,多得赏赐,可以由自己撰择。多献上的必然多得赏,就像多种下必然多收一样,是理所当然的。保罗还恐怕读这书信的人不放心,所以再加上一句:“这话是真的。”

2.蒙神喜爱(9:7

7     神所喜爱的捐献是什么样的捐献呢?是乐意的捐献。怎样才是乐意的捐献呢?“随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难,不要勉强。”所谓“随本心所酌定的”,就是按照自己乐意的程度而作。每个人必定能知道自己献出多少会“乐意”,过了多少会感觉为难。奉献钱财,常与乐意的心、信心程度,和经济能力这三方面有关联。只有奉献者自己才能从这三方面酌定所要奉献的数目。

“不要作难,不要勉强”──捐献而“作难”“勉强”,不外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的虚荣心,看见别人捐献得多,自己不甘落后,结果,在外表的数目字争得胜利之后,却又为所献的数目很大而不甘心乐意。另一方面是被人勉强,在别人过分的劝说、催促之下,不得已承诺奉献一个数目,却不是本心所愿意献的。

教会初期的亚拿尼亚和撒非喇,正是因勉强奉献而受罚。不过他不是被人家勉强奉献,而是自己的虚荣心使他作了虚伪的奉献。所以“随本心所酌定的”,不但酌定自己捐献的能力,更是酌定对捐献的心有多少。保罗的意思不是不鼓励信徒尽力奉献,但是他更强调乐意奉献的重要。在前面几节他夸奖马其顿教会的捐献是过了他们的力量,所以他不是说我们不可以作一种超过自己力量的奉献,像那穷寡妇的奉献那样;而是说女果没有那样乐意奉献的心,与其作难,倒不如不越过自己的能力,宁可捐得少一些,总要保持“乐意的心”

3.多蒙恩惠(9:8-10

8     这是给行善者的应许,神能将各样恩惠多多的加给他们。“多多加给”的目的是要叫我们能多行各样善事。换句话说:神使我们财物丰富的目的,不但表明神对我们的恩惠增多,而且表示神交托给我们的责任也增多了。祂多给我们,是叫我们多行善。所以这一节圣经的意思就是,我们乐意捐献的结果,就能够更有能力,可以为神多行善事。这种多行善事能力,本身就是神的赏赐之一。

9     本节引自诗112:9,证明帮助穷人这件事确是神所喜爱的。捐献钱财的人,常以为捐献出去之后,自己能够享用的就减少了。这节圣经就是强调我们为主所拿出去的,并没有减少,反而存到永远(参箴19:17;6:20;提前6:18-19)。钱财原是只属今世有用的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基督徒却可以作神钱财的受托者,趁着还能运用它时候,把它存到永世里去。

10    神就是那“赐种给撒种的”,那些肯多为神撒种的,神就增添他的种子,又要增添他们“仁义的果子”。上节说明我们的善果是不会失掉的,要存到永远。本节更积极地指明,不但存到永远,而且愈来愈增多。注意,本节提到两方面的增多:

1. 种子的增多,

2. 果子的增多。

换言之,不但将来积存在天上的善果增多,现在手中行善的能力也增多。所以,本节的精义与主耶稣所讲:“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太13:12)意思是一样的。我们在钱财上愈肯为主作忠心的管家,主也把更多的钱托付我们。

4.凡事富足(9:11

11    乐意奉献的人所得的第四项赏赐是可“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舍”说明了上句的富足指物质方面。对于乐意用财物帮助缺乏者的人,神是喜欢让他们更富足的。基本上,神不但喜欢祂的儿女在属灵上富足,也愿意我们在物质上富足。只是许多人在富足时只知为自己享受,忘记了对别人该尽的责任。所以对于那些忠心作神钱财管家的人,神是乐意让他们富足的。注意本节下半提到神叫人富足的两个目的:

1. 可以多多施舍。

2. 使感谢归于神。

5.可以叫神得到荣耀(9:12-14

12-14 从本段经文我们知道保罗所办这供给的事,还是偏重于帮补圣徒的缺乏。从使徒行传4章我们看见,门徒曾过着凡物公用的生活,很多人把他们的房屋变卖;但那只是暂时的,圣灵也没有要教会永久这样实行。所以在使徒时代末期没有再看见那种凡物公用的生活,可是用另外的原则来代替,就是那些富足的要“补”缺乏的。

在此,使徒指出在财物上帮助缺乏的人有两样好处:

1. 能使受助者从物质的供应上得到凭据,证明信徒的爱心是实在的,就把荣耀归给神。

2. 能使他们受激励也关心那些帮助他们的人,为他们祷告。

爱心的行动能激发对方产生反应。借着物质的帮助,激发受助的人“想念你们,为你们祷告”。这不只是获得一种报偿而已,更是使那些心灵已经疲乏,爱心已经冷淡的人,大得鼓励,而觉悟到自己也该爱人,为人祷告。信徒在财物上相通互助,也是善用金钱以增进属灵方面利益的方法,远胜于为肉欲虚荣而枉费钱财。

总结12-14节可知:在财物上供给是具体的爱心之凭据。愿意为别人的需要而捐献钱财,也是“承认基督顺服祂的福音”的效果。虽然福音的主要目的是救人的灵魂脱离罪与死,但福音的基本原理是爱与牺牲。所以实行爱心而在物质上照顾别人的缺乏,是接受福音的自然效果。

6.说不尽的恩赐(9:15

15  为什么保罗发出这样的感谢?神那说不尽的恩赐是给“施”的人还是“受”的人呢?当然应该概括一切帮助人的和受帮助的两方面。保罗讲到这种“授受的事”时,看见了神无限的丰富。神的儿女们能够借着钱财上的捐献,使那些捐献的人自己经验到神说不尽的恩赐,又使那些受帮助的人也经验到神说不尽的恩赐。神藉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样奇妙的安排和善意,远超人的口舌所能尽说。保罗不禁大有感触,因此他只能说:“感谢神,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

问题讨论

保罗既夸奖哥林多人乐意的奉献,为什么又为他们担心?

哥林多人既然有意拖延所承诺的捐献,则保罗对马其顿教会夸奖他们是否有不诚实的成分?这件事对我们有什么教训?

“预先承诺”的奉献是否合圣经?现在教会要实行这样的奉献,该按什么原则才不至于有勉强捐献的情形?――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