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章

 

第三段                           使徒的职权与见证(10:1-13:14

一.保罗的温柔和权柄(10:1-18

哥林多人似乎不能领略保罗的温柔与谦卑,他们把他的谦卑看作是不敢冒犯他们的表示。当他们犯罪跌倒时,保罗勇敢耿直的劝责,他们又以为他是威吓他们。反之,他们对那些假使徒的自夸倒似乎颇为欣赏。他们对于什么是谦卑,什么是勇敢;什么是属灵,什么是属血气;什么是自夸,什么是忠实的见证,都混淆不清。本章中保罗用充满爱心的见证和真理的开导,向哥林多人劝解。

1.不凭血气只靠神能(10:1-5

A.保罗的谦卑和勇敢(10:1

1     谦卑并不是懦弱或胆怯,在灵性上真正谦卑的人,常常能靠着主在真理方面勇敢。保罗说他跟哥林多人在一起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他们那里的时候向他们是勇敢的。这意思不是说保罗在他们那里的时候就不敢“勇敢”。这话是保罗借用哥林多人批评他的口气来说的(参林后10:10)。

哥林多教会中,似乎有人以为保罗只敢在书信中说得严厉,见面时就不敢严厉。或以为保罗对他们的用心不诚实一致,所以见面时温柔说话,离开以后却大胆批评。

事实上,保罗离开哥林多以后,哥林多教会才发生许多的坏事。所以保罗在他们那里时,用不着“勇敢”地责备他们。并不是保罗不敢责备,而是当时根本还没有发生事情。但现在保罗写这书信的时候,既然哥林多人已经有了若干过失,保罗就得勇敢劝责他们了。

“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也含有责备哥林多人在保罗离开之后,很快便犯罪跌倒的意思。

“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你们”──既然按上句,保罗劝责哥林多人,是一种“勇敢”,而这下半节却说保罗是藉基督的“温柔和平”劝哥林多人。可见勇敢并不需要暴燥。温温柔柔的,和和平平的,也同样可以“勇敢”。保罗不是不敢说,也不是很暴燥不能自制地说,而是用基督的温柔和平向他们解说劝戒。

B.不是凭血气的勇敢(10:2-3

2-3   “血气”原文sarka (sarx),是肉身或肉体的意思。也可以推广而言,指属肉身的这个物质界。英文标准译本常译作flesh worldly(参11:18)。

从这两节经文看来,哥林多人当中有人批评保罗凭血气行事。这些批评的人不一定是信徒,可能是另有野心的“传道人”(参下文12-18节)。第12节明说:“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显然当时有些自称是传道人的,在哥林多教会中自我宣传,却另有私心,在信徒跟前说保罗的不是。保罗声言“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意思是要勇敢率直地面对他们的毁谤,揭露他们的虚伪。

至于他们说保罗凭血气行事,大概是指保罗前书说话的语气太重。这些人对于严责罪恶,和发泄个人积愤、对付自己存有偏见的人,显然没有分辨的能力。所以他们批评保罗凭血气行事。

另外一个可能是因为保罗在哥林多时是带职传道的,一面织帐棚,一面传道。这些人不但没有因为保罗不受哥林多的供应而称赞保罗,反而批评他,说他凭血气行事。

保罗说:“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意思是希望哥林多人不要那么无知地盲目批评保罗,以致他必须不容情地指陈他们的错误。他一方面率直而必然地指责错误,另一方面却希望信徒自己醒悟,用不着他那样不徇情面的当面责备。

3节,要分清楚两次用“血气”的意义完全不同。“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意思是在血肉的身体中做人,当然照一般人那样生活行事。下句“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意思是不按属血气之世人的手段或方法处理属神的事。

C.在神面前的能力(10:4-5

4     虽然我们活在血肉的身体里面,是一个属物质界的人,但是我们的争战却是属灵的争战,所以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我们不能用世界的手段来从事属灵的争战。因为处理属世之事的手段,在属灵的争战中根本就不合用。我们争战的兵器“是在神面前有能力”,这句话暗指祷告的功效,运用属灵的权柄和能力,来攻打那看不见的营垒。这看不见的营垒是什么呢?就是第5节所说的,撒但在人的心意上所造成各种误解真理、悖逆神的顽强偏见。注意我们所要攻击的不是人,是撒但在人心中所建造的营垒。

5     “各样的计谋”就是魔鬼陷害人的各样计谋,包括魔鬼给人的各种属世聪明,各种罪中之乐,各种假冒神的宗教和异端,以及教内外各种迷惑人的邪说,各种绊跌人的坏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这句话包括了所有敌神的学问,一切人的成就,以人为中心的学说与主义,和各种叫人骄傲的事。这一切事都含有叫人自高的性质,其结果都是使人远离神悖逆神的。

“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为什么需要将人的心意夺回?这句话表示人本来的心意是不顺服基督的。传道人的任务,就是把人的心意抢夺过来。这是一种心思和意志的争战。包括我们用圣经真理救恩真道,向人讲解神的心意,使人明白醒悟,又借着祷告让圣灵感动人的心,在人心中作工,把人反抗神的心意夺回。

使徒并未指明用什么兵器攻破仇敌的一切营垒,一切计谋,却在上节强调在神面前有能力;只要在神面前有能力,什么兵器都变成有能力的了。但怎样才能在神面前有能力?

1-5节简括有七:

  1. 谦卑,
  2. 2. 勇敢,
  3. 3. 不凭血气,
  4. 4. 有作战的斗志和准备,
  5. 5. 在神面前生活(包括祷告),
  6. 6. 认识魔鬼各样的计谋、智慧,
  7. 7. 自己顺服基督,又叫人顺服基督。

2.保罗怎样运用权柄(10:6-11

A.要信徒跟他同心时才运用(10:6-7

6     保罗有属灵的权柄,可以责备不顺服的信徒。但是他并不愿意随便运用权柄来责备人。他要等到哥林多教会的信徒都十分顺服的时候,才责备那些不顺服的人。换句话说,保罗要那些信徒能够跟他同心,和他站在一边,然后才用他使徒的权柄来对付那些不顺从的人。

7     如果他们自信是属基督的,那么他们应该想想,他们跟保罗或使徒们岂不都一样是属基督的么?他们不是有同一位主,因着同样的福音得救,有相同属灵的“血统”么?所以7节下半节是表示保罗跟哥林多人的关系很密切,同属于一位基督。

本节的“看眼前”就是指摆在面前的,原文proso{pon可以指属外表可见的。英文标准译本R.V.译作before your face(在你们面前),R.S.V.译作before your eyesK.J.V.译作outward appearance(即外貌),N.A.S.B.译作outwardly(即外表的)。

全节语气不很明确,但大致不外以下两种:

1. 质问哥林多人为什么只看外表

“你们是看眼前的么”,意思是你们只凭眼睛所能见的外表判别事情么?大概在哥林多的那些假传道(见12;11:13-15),很会在外表上装属灵,装爱心,又善于逢迎阿谀。当时保罗已离开哥林多,而这些人却在哥林多,并且常在信徒跟前表现得很热心。反之,保罗却在远处写了一封充满责备话语的哥林多前书。但忠言逆耳,良药苦口,真正叫哥林多人得益的,到底还是保罗爱心的劝责,而不是那些眼前讨好他们的奉承话。保罗质问他们,难道他们只看人家眼前对他们的奉承么?

下半节,保罗要求那些自信是属基督的人,再想想他们跟保罗不都是同样的属基督么?为什么不看重同属基督的关系,反而接受那些在他们眼前装假之人的挑拨呢?

2. 要求哥林多人看看眼前的事实

本节语气也可能是要求哥林多人看看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不是质问),而看重他们与保罗之间的关系。

这样,下半节就是本节首句所要他们看的事实。他们该想想,保罗不是跟他们一样属基督吗?他们为什么还猜疑保罗呢?他们正是保罗将他们心意夺回归服基督的人,保罗岂会乱用权柄对付他们呢?他们应当看眼前的事实,保罗不是凭血气行事的人。

B.为造就信徒而运用(10:8

8     可能哥林多教会中有人以为保罗运用使徒的权柄是要“败坏”他们。因前书中保罗曾说要用使徒的权柄败坏犯罪的人(参见林前5:5),保罗在这里解释他不会随便使用使徒的权柄败坏他们。他要对付那些犯罪的人,其实也是叫他们受造就。神给他属灵的权柄是为叫信徒得益,不是为发泄他个人的愤怒。保罗不会凭血气这样运用权柄的。

“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这意思是保罗对他所拥有的使徒权柄,自信是运用得非常恰当的,他配得过神把这样的权柄交给他,因他并没有乱用权柄,所以他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良心有愧。

C.在需要时运用权柄不空言威吓(10:9-11

9-11  “气貌不扬,言语粗俗”,这样的描写,可能是那些毁谤保罗的人故意渲染的话。保罗未必像他们所说的那么粗俗,因他很有学问;不过他不是一个装模作样,爱摆架子的人,他跟普通人一样。又因为保罗在哥林多时是那么温柔谦卑,而他写的信却是那么沉重利害,所以那些破坏保罗的假师傅,就说他所写的信大概只是威吓他们罢了。

其实温柔谦卑,绝非就是妥协懦弱;对罪恶的严谨,不让步,也并不就是待人苛刻无情。在灵性上未经过操练的人,常常误解属灵的真谛,也就误解了使徒对哥林多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11节,显然在哥林多教会中,还有一些不顺从保罗的人,自以为保罗只不过是信写得严厉,并不一定会照行。这等人可能自己就是惯用神的话恐吓信徒的。所以保罗特别提醒这等人,他“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也必如何”。他绝不是威吓他们,在必须运用权柄的时候,他绝不会不敢运用。经常谦卑柔和的人,因信徒的过失而偶然说了严厉的话时,很可能会被人误解为威吓。

3.保罗的“界限”(10:12-18

A.跟那些“自荐的人”不同列(10:12

12  这里所说“自荐的人”,是指当时在哥林多教会毁谤保罗的假传道。他们自己举荐自己,要争取哥林多信徒的佩服。保罗在这里表示他跟这些传道人不相干,他不敢把自己跟他们“同列”。这是他自谦的讲法,实际上保罗是要表明,他和这一等传道人不是同一阵线的同工,不像彼得雅各那样。他要哥林多人自己去分辨,这种人是“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也就是说,他们是用自己作标准来衡量自己,等于没有衡量。这样衡量自己的结果,绝不会叫他们更有自知之明,反而更自欺,更黑暗,更不认识自己的本相。保罗绝不怕人误会他排挤同工,或说传道人也分党分派,他倒是很明确地表明他跟这些假传道人不是同路人;使徒是让信徒清楚分别真假传道人,两者全然不同的见证与人生观,这跟分党派完全是两回事。

B.照神所量给他的“界限”(10:13-14

13-14 “不愿意分外夸口”意思是不愿拿不是自己的工作成果,或自己工作以外别人的成就来夸口。保罗的工作,是照着“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意思就是照神所要他去做的范围来做。“构到”就是达到的意思。保罗到哥林多做工,是照着神量给他的工作界限,按神的引领扩展工作的新境界,他和他的同工没有过了自己的界限。怎么见得他们没有越过神量给他工作的界限?因他们是努力忠心的工作,当神量度他们的忠心与工作负担的度量时,神认为他们可以承担更多的工作,也就把他们工场的境界扩展到哥林多。所以他们不是接收别人现成工作的果效,而是自己在哥林多开荒工作扩展他们的境界。使徒也提醒哥林多人,他们不是现在才到他们那里传道,他们早已在那里开始工作,把福音传给他们。

本节很强烈的暗示,当时有些别具野心的人,想趁保罗不在哥林多的机会,混水摸鱼,把哥林多教会变成他们的。

C.不仗别人的劳碌夸口(10:15-16

15    这意思是保罗并不把别人现成的工作,归并到自己的工作里;而是希望他所建立的教会,信徒的信心有长进,然后把福音的工作再往外开展。所以保罗工作的展开,不是不断把别人的成果归并到自己的教会里来,而是不断使教会增长,生命成熟,再向外扩展。

16    本节还是补充上文的意思。保罗发展福音工作的原则,不是去搅扰别人的工作,把别人的羊拉到自己的羊栏里,以别人做好的现成工作夸口。

注意,本章有好几节经文很容易被人误解,以为保罗也在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容别人侵犯。

其实如果我们注意保罗说这一类话的对象,就不至误解他的用意了。在林前1:12-13;3:5-6;4:6,可知保罗对于亚波罗、矶法等人有分于哥林多教会的工作,全无顾忌,反而责备哥林多人不该分门别类;但那些鱼目混珠的假师傅,却正喜欢利用不要分门别类的讲法,使信徒接纳他们跟那些忠心的神仆同列;所以保罗在本章中一再强调他与那些“自荐的人”是有界限的,是“不同列”的。

D.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10:17-18

17-18 这些话也是指着假使徒说的,哥林多人似乎因为假使徒的自夸而受到迷惑,所以保罗说“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如果我们在工作上有什么成就,我们应该把功劳归给主,这就是“指着主夸口”的意思。反之,不把荣耀归给主,只归给自己,都可能是别有居心。

“因为蒙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事奉神的人,是否蒙神喜悦,不在乎他自己称赞自己,而是在乎主的称赞。那些假使徒的工作,除了他们自己“称许”之外,还有谁称许他们呢?哥林多人竟然迷蒙无知,不会分别!

问题讨论

为什么保罗对哥林多人,当面不勇敢,背后才勇敢?勇敢和谦卑有冲突吗?

什么是凭血气行事?“血气”1-5节中有什么不同的用法?保罗怎样应付属灵的争战?

保罗怎样运用他的权柄?为什么哥林多人会以为他只是威吓他们?今日传道人对信徒的不信任或轻视该怎样行?保罗怎样表明他跟那些“自荐的人”不同列?

为什么保罗在本章下半章中一再强调工场的“界限”?是否保罗在建立他的工作势力范围?他不仗别人的劳碌夸口是什么意思?――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