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一章

 

二.保罗的愤恨与苦难(11:1-33

1.保罗的愤恨(11:1-3

A.“愚妄”(11:1

1     既然哥林多人宽容那些为自己吹嘘的假传道,不以为愚妄,那么他们听保罗讲到自己过去怎样蒙神重用的见证,当然更会宽容他,不以为愚妄了。

“这一点”“一些”的意思,不是指某一要点,所以本节不是特指在某件事上希望哥林多人宽容他,而是泛指上章跟本章下文、以及本书中保罗表现得似乎比较“放胆自夸”11:17)的一些言论。注意,保罗并非喜欢表露自己的资格或工作成就,但如果让人略知神过去怎样使用他,而能因此解除人的偏见,对主的工作有利的话,他也不为自己故意隐藏。在今日教会中喜欢或善于为自己宣扬的人常易取得教会的地位,忠心属灵的神仆反而不受重视,可能是有些神仆太“为自己”隐藏。

B.“愤恨”(11:2

2     “愤恨”原文zeelos,英译作嫉妒,但在此不是恨的嫉妒,而是描写神因爱而不能容忍我们犯罪的那种心情。

“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新旧库本译作“我以神的妒爱妒爱你们”,比较接近原意。神的爱,怎样使祂无法容让他所爱的人犯罪,使徒保罗也无法任由他所爱的哥林多人受迷惑,走差路。他为他们所起的愤恨,是体会神的心而起的。哥林多人既受过那么好的栽培,领受神那么多的恩典,甚至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林前1:7)。现在竟然连真假神仆都不会分辨(见下文),甚至可能有人走上受迷惑的路,这实在辜负神的恩典,辜负使徒苦心的教导,令人为他们的幼稚与无知愤慨不值了。

下半节进一步解明他为他们愤恨的原因,是因为他曾把哥林多信徒像一个童女般许配给基督。哥林多人本来跟基督没有任何关系,但因为保罗到他们中间传福音,使他们认识了基督,接受了基督的爱,和祂用血所立的约,把他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可是他们现在竟容让那些传异諯的人(参下文4节),反而对使徒发生怀疑。这种对待神仆的态度,其实正是他们对基督心志不专诚的表现。

这节圣经也说出了教会与基督的关系,就像已经许配给基督的童女。所以教会不该在基督以外有所爱慕。注意,这里不是指个别信徒是许配给基督的童女,而是指全教会像童女许配给基督。

C.警告(11:3

3     “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可见当时哥林多人的心有偏于邪的危险,所以保罗为他们担忧,按下文在此所说“偏于邪”,应指他们可能接受“另一个福音”或欢迎假使徒说的。

在此使徒也说明了教会应该像一个童女,向基督存有纯一清洁的心。“纯一清洁”就是专一的、诚实的、单纯而完全信任的。

本节也解释了当夏娃犯罪时内心的情形。在创世记我们虽然看见夏娃跟撒但对话的经过,但不知道夏娃内心的光景,这里保罗就说出当时夏娃内心已“偏于邪”,失去了纯一清洁的心。魔鬼引诱夏娃吃善恶树的果子时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夏娃接受了这句话,她的心就对神的好意发生怀疑。保罗引用这件事警告哥林多信徒,若听从那些假使徒的教训、假使徒的甜言蜜语、和毁谤保罗的话,以致他们对保罗和保罗所传的福音发生怀疑,就像处在夏娃受迷惑同样危险的境地中。

2.保罗的责问(11:4-9

A.可以容让另一个福音吗?(11:4

4     这些话实际上是暗指下文13节的那些人。可见有假使徒在哥林多教会作工,他们毁谤保罗,想哥林多人听从他们的话,很现成的把哥林多教会变成他们的教会。但是这假使徒所传的和保罗所传的并不一样。他们不是不传耶稣,却传“另一个耶稣”;他们不是没有灵感,却是出于“另一个灵”的感动;他们不是不传福音,却是传“另一个福音”,跟保罗所传的不一样。保罗在此没有详述当时假使徒跟他所传的到底怎么不一样,这表示当时哥林多人都知道了,用不着保罗再说。但更重要的是:使徒保罗所传的既然绝对正确(加1:7-9),凡不合使徒所传的教训,就都是错误的(参约2:10)。

“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注意,本句是讥讽感叹的语气,不是赞同或允许的意思。相反的,正是不赞同的意思。注意上文第2节,保罗是“愤恨”“妒爱”的语气一直写下来的。中文新旧库本句译作“多么好容让他罢!”吕振中本译作“你们容忍他,好阿!”

B.保罗比不上别的使徒吗?(11:5-6

5     林前15:9保罗曾说:“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神的教会。”为什么保罗在前书自称为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而在本书却说他一点都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前后书说法大不相同。是否矛盾?不矛盾,也不虚假。因为他所说的两种情形都是事实。按保罗在神前所蒙的恩典来说,他的确原本不配称为使徒,因他不信基督,而且逼迫神的教会。这样的人竟成为使徒,怎会是他本身所配得的职分?这是神的恩典。但按保罗蒙恩作使徒之后的表现来说,他的确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因为他的见证、能力、忠心、属灵的权柄、工作的成效,以及各种使徒应有的条件,都毫不比别人逊色。

显然保罗这样的自己申辩是不得已的。哥林多人并不领略保罗的谦虚,也不因保罗自称为使徒当中最小的而觉得他谦卑,反而以为保罗真的不够资格作使徒,所以保罗不得不向哥林多人申辩。虽然按神的恩典,保罗自己实在觉得不配作一个使徒,但按事实来说,保罗的职位绝不在最大的使徒以下。

6     本节是针对10:10哥林多人对他的批评。他们说“气貌不扬,言语粗俗”。下半节“这是我们在凡事上,向你们众人显明出来的。”虽然没有指明是什么事,但必然跟上半节有关联。就是在一切的生活、言行、处事、为人……都向众人显明,他的知识绝不庸俗肤浅,反倒是很有远见,思想高超的人。言语的措词固然重要,但与言语所表达的思想比较起来,当然思想比措词更重要。思想肤浅的人,会比较留意在措词的文雅方面下功夫,思想高超的人,却可能不大注意措词的修饰方面,反而喜欢用通俗语句,这可能也是哥林多人批评保罗言语“粗俗”的原因。

哥林多人只凭外表或言语上的措词方面等等来批评保罗,倒显出他们本身的肤浅;就像人批评别人的文章,只知咬文嚼字的吹毛求疵,却完全忽略文章的内容和思想,这只显出批评的人本身的幼稚与肤浅罢了。

C.“白白传……福音”错了吗?(11:7

7     难道保罗白白传福音给哥林多人反而错了吗?保罗会这样问,表现哥林多人并没有因为保罗不接受他们的供给而敬重保罗,反而轻看他,以为他不是使徒,所以不敢接受他们的供给。也可能是那些假使徒利用这一点毁谤保罗,而无知的哥林多人竟然接受这些人的迷惑,把保罗不愿加重他们负担的爱心,当作是没有资格接受他们的供给。所以保罗质问他们说:“我因为白白传神的福音给你们……这算是我犯罪么?”为主牺牲,舍弃合理权利,并非必然可以换取人的尊敬与赞美,可能反而受误解与轻视,但这就是为主舍已的真谛。

“就自居卑微,叫你们高升”,本句原文是放在白白传神福音之前。英文本如K.J.V., N.A.S.B., R.V., R.S.V.也都把本句放在前面。所以本节全节都是问话的口吻。

为什么白白传福音给哥林多人会算是自居卑微叫他们升高?从本节和林前9:4-23看来,初期教会在供给神仆的观念上,显然跟我们的观念相反。他们不把受供奉的看作是在下的,反倒看作是在上的。不论子女对父母、百姓对君王都是这样。他们并不把给传道人的供给看作佣工的薪酬,而是看作一种尊敬的供给(参提前5:17)。保罗既没有接受供给,就是不配接受这项“敬奉”。所以保罗说他白传福音给他们是自居卑微。

D.保罗没有资格接受教会的供给吗?(11:8-9

8     保罗是不是没有资格接受哥林多教会的供给呢?不是。因为保罗曾接受别的教会的供给,所以他说“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因他不是为那些供给他的教会工作,却受他们的供给而为哥林多教会工作。

注意,这里的“教会”是多数的。这证明保罗不单接受腓立比教会的供给,也有别的教会供给。由此可知保罗不一定一直在织帐棚。保罗提醒哥林多人不是他没有资格接受他们的供应,而是别的教会替他们尽了本分!

9     “我在你们那里缺乏的时候”,可见保罗在哥林多曾经有过缺乏的时候。虽然如此,他没有接受哥林多人的供给。所以他说:“并没有累着你们一个人。”意思就是没有叫一个人为他负担什么钱财上的责任。为什么没有呢?因为接受了从马其顿的弟兄的奉献。可见保罗接受人的供应是有原则的。为什么保罗在哥林多工作却不接受哥林多人的供给,反而接受由马其顿来的弟兄供给呢?因为保罗只接受出于爱心的奉献,从哥林多书信看来,哥林多人对保罗有疑心。

“凡事谨守,后来也必谨守”,在此“谨守”两字特别指接受钱财方面的事。“我向来凡事谨守”意即:我向来不随便接受你们的钱,以后也要这样谨守,我是不会累着你们的。

3.不得已的自夸(11:10-15

A.挡不住的“自夸”(11:10

10    保罗是诚实的传道,诚实的待人处世,没有诡诈的动机和手段。但这种诚实,不是他自己的旧生命里所有的,而是基督诚实的生命在他里面活出来的结果。既然有基督的诚实在他里面,而且经过时间的考验,保罗在哥林多工作,并没有累着他们一个人(11:9),他没有借着他的同工间接占过他们任何一个人的便宜(12:7),这是亚该亚一带地方的人都知道的。那就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的地方阻挡保罗这样的自夸了。

“这自夸”指保罗在钱财利益方面的清白,和他不接受哥林多人的供给的见证。他这样不接受,也是诚实的,不是装模作样的假爱心、假牺牲。“自夸”原文kaucheesis也可译作“夸耀”(参12:1批注{\LinkToBook:TopicID=296,Name=¢Ï¡D±Ò¥Ü»P¼Ö¶é¡]12:1-4¡^})。

B.爱的拒绝(11:11-12

11    “为什么呢”的意思就是,为什么我不接受你们的供应呢?为什么我要维持这种见证呢?“是因我不爱你们么?”对你们有偏见么?不是。神知道保罗爱哥林多人,正因爱他们,为他们的益处着想,所以保罗必须维持在他们中间诚实传道、别无贪图的见证。

12    本节首句“我现在所作的,后来还要作”可以指上文也可以指下文。若是指下文,就是说我过去怎样没有接受你们的供应,以后也必保持这种态度。这样跟上文9“我向来凡事谨守,后来也必谨守”的意思是一样的。但本句也可以指下文,就是本节的下半节:“为要断绝那些寻机会人的机会”。那意思就是,不给那些找机会的人有机会。

“寻机会的人”是指假使徒。“寻找机会”就是找借口,找把柄。保罗在这里解明为什么他要在哥林多教会中保持不接受他们金钱接济的见证,那是为要断绝那些假使徒的机会,使他们没有任何把柄说他们跟使徒保罗是一样的。那些假使徒到哥林多时,起初可能表现得很廉洁,其实那只不过是要得着哥林多人信任的手段,后来就显露出他们的贪心了。如果保罗也不过起初拒绝哥林多人的供给,后来却照样接受他们的供给,岂不是让那些假使徒有了机会,说他们所夸的是跟使徒保罗一样么?保罗要断绝这等人的机会,所以他始终不要累着哥林多人,不接受他们供给。

C.假使徒的诡诈(11:13-15

13    “行事诡诈”英文圣经和中文新旧库译本,都译作“诡诈的工人”,偏重于描写假使徒的为人,是诡诈的人。要辨认诡诈的人,不能只看他的行事,或他们所装成的“模样”,应该留意他们诡诈的本质。

14-15 他们既然是诡诈的人,怎么能装成很真诚、很有爱心的样子呢?保罗在这里指出,这种人装成很属灵的样子,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从这两节经文看来,假使徒不是完全没有好的行为,不过他们的好行为是装出来的,不是出于生命的。所以我们看人不能只看人表面,要看人内里的实际。

注意,保罗把“假使徒”“撒但”相提并论,并且明指他们不过是“撒但的差役”,他们要跟撒但一样得着该有的结局。

4.保罗自命为愚妄(11:16-23上)

A.请求信徒把他当作愚妄(11:16-17

16-17 这两节的意思是,哥林多人不应该把保罗看成是愚妄的──就是没有学问、没有属灵经验,却又自夸的那等愚妄。假如他们真的要看他是愚妄的话,就得大量一点,把他当作愚妄人接纳,忍受他在这里所说的一些“自夸”的话。

17节是解释,他这样地放胆讲说自己的经历和工作的成就,并不是“奉主的命”而说,乃是像愚妄人那样说。如果哥林多人果真欣赏那些喜欢自夸的人,就没有理由不接受保罗在这里叙述他的真实经历了。

“不是奉主命说的”原文没“命”字。新旧库译作“不是按主说的”。英文标准译本也是这样译法。

B.请求忍耐保罗的自夸(11:18-23上)

18-21上 保罗在这几节经文里声明,他为自己的职分申辩,是像一个愚妄人放胆自夸。虽然哥林多人自命为精明的人,却相信那些假使徒的自夸。因此保罗请他们忍耐听一听保罗的自夸。看看保罗若凭血气的话,是否就没有可以自夸的地方?其实保罗不是没有可夸的,而是不要跟那些喜欢凭血气的假使徒相比罢了!

“凭血气”原文sarx就是“肉体”“肉身”的意思。英文标准译本K.J.V., N.A.S.B., R.V.,都译作flesh(肉身)。R.S.V.则译作worldly(即世俗的)(参10:2-3批注{\LinkToBook:TopicID=260,Name=¢Ð¡D¤£¬O¾Ì¦å®ðªº«i´±¡]10:2-3¡^})。

所以,这里“凭血气”实在就是指以属肉身、属这世界的事为夸口,也就是保罗下文所提出的那些天生的条件和各种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包括许多为主受苦的经历)。保罗并不喜欢凭这些跟人比,或凭这些夸耀什么,但对于那些只领略属肉体之夸耀,却又面对着“假使徒的迷惑”的哥林多人,保罗不得不把自己的经历,数一数给他们看。

20节,“假若有人强你们作奴仆,或侵吞你们,或掳掠你们,或侮慢你们,或打你们的脸,你们都能忍耐他。”这些话不像是指假使徒在哥林多教会中作威作福的情形。从本书内容看来,他们还不可能做到这样的地步。这些话较可能是指哥林多信徒中有好些是作人奴仆,或曾受外人欺侮的。使徒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受外人或主人的无理恶待,尚且能忍耐,难道受使徒轻微的指责,或稍带责备语气的自辩,就不能忍耐吗?所以本节保罗是以信徒对教外人的态度来与对待主的仆人的态度相比较。

21节上:“我说这话,是羞辱自己,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所谓羞辱自己,就是贬低自己的身分,语气与上节连贯。“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原文没有“从前”,只是语法上表示曾经软弱过。全句的意思不大明显,但按上文看来,较接近的意思是:我们这样把自己贬低的讲法,就像比起外人还不如。

21-23“他们是希伯来人么……?”大概那些假使徒是希伯来人,所以用希伯来人作夸口,这是天生的条件。但保罗正是生来的希伯来人(腓3:5)。不论他们自夸为亚伯拉罕的后裔,或自夸为基督的仆人,保罗没有一样比不上他们。

“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意思是:他们自称为基督的仆人么?或哥林多人以为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我更是”。如果他们算是基督的仆人,那保罗更是基督的仆人了。这“更”字是与上文18节那些凭血气自夸的人比较来说的。要是那些喜欢凭肉体夸耀的人是基督的仆人,保罗就比他们有更优越的资历,可以夸耀他是基督的仆人了。下文就是保罗所提出有关他自己确是基督仆人的证据。当然,保罗这话也可能是把自己跟十二使徒比较,但按上文来看,此处更可能是要跟那些自称为使徒的人比较。

5.保罗的苦难(11:23-33

A.肉身的各种危险(11:23-27

23-27 本段经文记述了保罗为基督的缘故在身体方面所受的苦难,包括很多面对死亡的危险和对身体有严重伤害的刑罚。保罗在这里提出他受苦的经历,作为他是基督仆人和使徒的凭据,似乎是要提醒哥林多人,那些假使徒能否像他那样为福音受苦?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比较,证明保罗是基督真正的仆人。有关他受苦的事,有一些在使徒行传是查得到的。如他在腓立比、该撒利亚坐监牢,徒28章记载他在罗马坐监牢、被棍打等等。

“多受劳苦”──从使徒行传与书信可知保罗确是劳苦传道。而他所以劳苦,不是因人的催促,是他自己为福音格外热心的缘故(林前15:10)。

“多下监牢”──照着圣经所明记的,他曾先后在腓立比(参徒16:16-34)、耶路撒冷(徒21:30-36;23:11)、该撒利亚(参徒23:31-35;24:27;25:4-5)、罗马(徒28:16)及末次在罗马下监(提后1:17)。

“受鞭打是过重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林后6:5也提到曾受鞭打,但在使徒行传中,却未明记他受鞭打。

“每次四十减去一下”──(参申25:3)。

“被棍打了三次”──其中的一次在腓立比(徒16:22)。

“被石头打了一次”──就是在路司得几乎被打死的那次(参徒14:19)。

“遇着船坏三次”──在到罗马的途中也遇着一次(徒27:41)。

26节提到八种危险,27节提到八种劳苦,都没有逐一举出事实。实际上保罗传道工作中为主所受的苦实在太多,若每次经过都详加记述,本书可能变成他的传记了。他只略提大概,是为避免防碍他写本书的宗旨。

B.心灵的各种负担(11:28-29

28    28节以后注重描写保罗在心灵方面所受的苦。身体方面所受的苦难是被逼的,不由自主。但是为众教会天天挂心,这种精神方面的负担,全是因爱的缘故,自己担起来的。如果没有爱心,也就没有担心。

29  这是爱的质问,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提出的质问,可见保罗如何关心每一个信徒的灵性。他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如果我们不为弟兄的软弱担心,也不为弟兄的跌倒焦急,却要求别人关心我们的困难,照顾我们的缺乏,那是不公平的。但对保罗来说,信徒如果像父亲般尊敬他,也是公平的,因为他实在爱他们,像是自己的儿女那样。

C.小结(11:30-33

30-31 保罗的意思是,他这样的自夸是不得已的。凭他自己没有什么值得自夸。因为他是软弱的,他能够在软弱当中承担起许多的苦难,显然是神的恩典,所以他说他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他软弱的事,也就是夸主的恩典怎样扶助了他的软弱。

并且他以上所说的,是“那永远可称颂之主耶稣的父神”可以为他作见证的,不是说谎的。因为他上文所说的都是他的经历,都是事实,不是虚构的宣传。他不用故意加添什么话为自己夸耀,只不过把实际的经历说出来,好叫那些喜欢凭外表的成就自夸的人,不敢过于张狂,又叫那些属肉体的哥林多人认识自己的幼稚。

32-33 本段记载他在大马色的时候怎样被人捉拿的情形。那是保罗悔改后三年的事(徒9:25),可见本章上文所提起有关保罗的各种为主受苦的经历,是想起就写的,不是早就准备写的。所以使徒没有按照事情发生的先后写下来。但虽然随手写下,已经荦荦可观,远胜过那些凭血气自夸的人,为自己编造的许多故事。

保罗在大马色被人用绳子从窗户中缒下来这件事,也证明了他刚刚信主不久,就为主受苦,而且他从开始为福音受苦,到写本书的时候,始终没有改变他的心志,还是一样的忠心为主受苦。

问题讨论

基督徒可以嫉妒或愤恨别人吗?保罗为哥林多人而愤恨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保罗把哥林多人对基督的心志动摇,跟撒但诱惑夏娃相提并论,对我们有什么教训?

有什么证据显明哥林多人正在信仰上受到迷惑?

为什么本章中保罗对他自己使徒职分的申辩,用了与林前15:9完全相反的口吻?

有什么证据证明保罗有资格接受教会的供给?他为什么要一直保持不接受哥林多人的供给的见证?

本章12节是什么意思?保罗为主所受的苦难共有几样?可分为几类?――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