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六章

 

哥林多后书6;7

这两章是接续下来的呼吁。

保罗已清楚说明了基督徒事工的真正目标,那就是领人归向基督,好叫他们能活出基督的生命。与基督建立正确关系的方法是,借着基督与神和好。那是基督徒事工的整个主题。如果我们视自己为基督耶稣的执事,整个教会就直接与我们合作,共同朝着这目标前进。

如今使徒呼吁哥林多人用一种方法来辨明他自己和他的同工,那就是凡事不叫人有妨碍。众圣徒要不断用他们的生活来证明他们所受的劳苦之价值。我们前面已讨论过这些。为了作到这一点,保罗鼓励他们与一切反对基督的势力分别,这是他呼吁的重点。

本段是一个三重性质的呼吁;

1.坚固不摇(6:1-10);

2.奉献(6:11-7:1);

3.持续的交通(7:2-16)。

呼吁──坚固不摇(6:1-10

保罗首先是呼吁他们坚持下去。6:1即包含了这个呼吁。余下的经文(6:2-10)则是为这呼吁所提出的论证。6:1的“与神同工”和前一讲的最后一节密切相关。“我们作基督的使者……与神同工。”6:2是加插进来的,保罗引用了一段以赛亚书的话。因此他自己的叙述实际上是这样的:“我们与神同工……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

6:1的呼吁是,“我们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这呼吁与保罗这封书信的语气互相一致。我们一再看见他加此说。他实际上是说,你们是与神和好的。他在另一处地方说,你们要脱下旧人。他不断提醒他们一个事实,就是他们的身分。期望他们符合其标准,好叫他们的行为与身分相称。这是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也劝你们不可徒受祂的恩典。”你们已受了神的恩典。他在书信开头提到,以后又不断强调这一点。如今他说,不可徒受祂的恩典。不要让恩典白费。让它成为一个满有力量的事实。“不可徒受祂的恩典。”请留意这两个原则的关连性。“同工”,“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这与那些末领受神恩典的人无关。它与使徒的事工紧密相连。“我们与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为了强调我们所劝勉的,我们,必须凡事不叫人有妨碍,不叫我们的职分被人毁谤,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这是对神的用人之工作最好之描述。他与神同工,又劝人与神和好,好像神借着他劝人一般。他呼吁那些与神和好的人不可徒受神的恩典;他又进一步指示基督的工人当如何操练恩赐,工作,不叫人受亏损,“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

接下来的一段,保罗似乎穷尽心力描述服事主的人如何向他被呼召去服事的人,显明他是神的用人。对这一段,有许多不同的分析。我无意武断,但我喜欢将这段分成三部分。他首先说到身体,然后是心理,最后是属灵方面的操练。“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儆醒,不食”──这些是身体方面的。“不食”包含的范围有多广?我想它就是指新约里的含义,在某种环境下禁绝一切,不仅仅是食物,也包括一切妨碍我们工作的事物。有人是在某些特别的节期或时间禁食。许多人则在整个封斋期禁食。我很尊重这些人,但我并不认为非要在这段期间禁食不可。在封斋期禁食可能是妥当的,但我个人并没有严守不渝。每一个真正用灵服事主的人都应该明白禁食的意义。

接着的几节经文是说到心理方面的操练,“廉洁,知识,琝唌A恩慈。”

然后是一切事工后面那属灵能力的要素:“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让我们在独处时跪下深思这些属灵能力的要素。它们和保罗前面论到事工的话相当接近,‘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这里是对他的呼吁提出论证。愿神帮助我们,好叫我们完成所托付的事工。帮助我们,好叫我们以及这事工都不被毁谤。帮助我们,好叫我们凡事不使人有妨碍,并且叫我们在各样事上表明自己。这是保罗的第一个呼吁,要我们坚固不摇动。

呼吁──奉献(6:11-7:1

这段开头非常温和。“哥林多人哪,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你们狭窄,原不在乎我们,是在乎自己的心肠狭窄。”你们对我们的爱,并不等量于我们对你们的爱。“你们也要照样用宽宏的心报答我,我这话正像对自己的孩子说的。”但愿你们的爱多而又多。不要限制你们的爱。你们中间分争迭赸的原因即在此你们的爱心不够。所以这个温柔的感叹实际上也具有呼吁的性质。

他的呼吁是什么?有三句话。“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这是第一点。然后是,“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第三个呼吁是,“我们……就当洁净自己。”接下去就是对这种完全分别的态度之论证。不要与不信的人同负一轭,要与他们分别出来,洁净自已,脱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灵魂的污秽与肉体的污秽不同。灵魂可以在许多方面被玷污。我有时想,灵魂的罪比肉体的罪可怕得多。因此使徒说,“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他的论证包括一组问题,和一组应许。

他的问题是,“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意思是正直与邪恶有什么共通处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这些问题都是无法回答的。义和不义,正直和邪恶,光明和黑暗,基督和彼列,其间毫无共通之处。他们不能彼此相交。若有人尝试这么作,那么受苦的一定是崇高,真实,高贵的一方,而不是虚假,低鄙的一方。

保罗的呼吁是根据什么?他期望什么?乃是期望那些伟大而恩慈的应许。“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我就收纳你们。

我要作你们的父;

你们要作我的儿女。

这是全能的主说的。”

这是神伟大的应许,其丰盛的荣耀远非我们所能理解。因此祂要我们从反对的人中间出来,完全与他们分别。──《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