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哥林多后书第十章

 

哥林多后书10

保罗在本书信最后一部分,为他的权柄辩护,其论证集中在他计划的哥林多之行,以及众人对他的批评。本章他论到他的权柄。下一部分(11:1-12:18)他论到他的使徒身分;最后是他的计划(12:19-13:10)。

他首先请求他们,不要叫他改变他在他们中间时用的方法。为了回答那些自称是属基督之人的批评,他也宣称他是属基督的,必要时他能够使用他的权柄。最后他宣告,他的这种权柄是直接从主来的。

保罗稍早在本书信中论到服事的权柄时,对象主要是忠信的大多数。如今显然他是针对那少数反对他的人说话。一切的反对可能是出自一个人。因为保罗说,“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这话在某方面而言相当个人性,所以我相信他是指来自一个人的反对。从保罗的回答里我们可以为这反对的性质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他清楚揭示了反对的背景。他们否认他的权柄,用不敬的话谈论他。他们说,他在他们中间的时侯表现软弱。他的信虽然严厉,及至见面时他又无法应用他的权柄。虽然这些批评不足为道,但保罗觉得有必要讨论、对付这些批评。他特地用一整段的篇幅来述及这事。前面他论到权柄的那一段是以喜乐的字句作结束,“我如今欢喜,能在凡事上为你们放心。”并从此论到财务的事。至于论及财务那段的结尾也充满感谢,“感谢神,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这些提供了一个基础,使他能接着开始讨论有关少数人反对他的这不愉快之主题。

呼吁(1-6

1-6节,他向他们呼吁,“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你们。”这正是他们所说的,他在信中很严厉,及至见面却一点也不严厉。“我……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第4节是写在括号里的,所以第3节和第5节可以连在一起读。“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这是很醒目的经文,启示了权柄的基础:

1.属于个人的,“我保罗。”

2.用“基督的温柔和平”来解释他的“谦卑”。

他们说的不错,我是谦卑的,但我也是勇敢的。

他的请求是什么?“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血气行事,我也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他请求他们,不要叫他改变态度。他有能力这样作。他可以在他们中间勇敢行事。他可以对待他们严厉。但他情愿用一贯的态度,就是基督的温柔和平待他们。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这是保罗的请求。

下一节描述他的属灵权柄,并替这权柄所包含的事物下定义。他的权柄不是“凭血气”的。意思是,不凭人的个性,聪明;根本不凭人的行动。属灵的权柄包含了樍极与消极两面,二者并不冲突。消极的是“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这是消极的一面,“攻破。”他与他们见面时,他一切的教导都移向这个方向,“将各样的计谋……攻破了。”或者说,“将各样的理智……攻破了。”那是指与神的知识相对的思想。我们的主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这就是永生。”任何与对基督所启示的神之认识相反的思想,都要被攻破。这是属灵权柄消极的一面。

樍极的一面是,“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这是新约里最引人注目的句子之一。让我们深思,并且省察自已的心思意念。特别是作主工的人。我们的心意是否都已被夺回,顺服基督?我们是否服在基督的权柄下?是否已在万事上顺服祂?因为这是作祂门徒的第一个条件。我们在去任何地方,作任何事,订任何计划之前,是否先问,这是主的旨意吗?我们固然必须拟订计划,但我们是否将计划顺服在祂面前?这是属灵权柄的秘诀。一个人除非将各样的计谋和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攻破了,并且将他的心意夺回,顺服基督,他就不能得着权柄。这里我们看见有一个人,他的权柄被疑为是属血气的。他说,是的,那不是在我们所生活、事奉、思想、计划的范畴内。我们是在属灵的能力中思想、计划、工作;其目标在攻破一切计谋,理智,聪明,和一切拦阻人认识神的知识;只有借着基督,人才能认识神。我们当将每一样心思夺回,顺服基督。

他们的错误(7-10

他如今针对这些批评提出回答。首先指出他们的错误(7-10节),然后警告他们(11节)。保罗在第7和第10节纠正他们错误观念。“你们是看跟眼的么?”你们只看近在跟前的东西。你们只凭外表下判断,这是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最错误的事。“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请注意,他没有说那人不属基督,但他反对那人的宣告。他反对那人将别人排出属基督的行列。他说,我们都是属基督的,正如他属基督一样。那个自称属基督的人事实上是在否认使徒从基督来的权柄,否认他与基督的关系。保罗说,这人应该记住,我们也是属基督的。

接着看第10节,“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见面,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说这话的人当记住,我们的态度是前后一致的,他们只是凭外貌判断。人的外表是会改变的。他们说,见了面以后发现保罗气貌不扬。他的言语也软弱无力。这是由于他在他们中间时表现温柔,他前一封信里亦提过。现在他用第8,9节来纠正他们错误的想法。他们错误的观点是肇因于他们凭外貌判断人,轻视保罗的外表,并且否认他的权柄。他已经说过,他的权柄是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其顺服基督,并且攻破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计谋和自高之事。这是他的权柄。他们却从人的眼光来看他。

为自己的宣告(12-18

从这段醒目的经文里,我们看见保罗意识到自己的限制。这些限制都是出于神的旨意。“界限”一词出现了三次,是指神所设定的界限。反对他的人在那里自吹自擂。他自己却不敢夸口;他要夸的只是神所指定的事工,包括已作成的,和将要完成的工。这是他夸口的主题,也是他的权柄之主题。这里讲到的每一件事都可以回溯到他本封信一开头揭橥的观念。那里说,他是“奉神旨意”作使徒的,神已为他拟定计划,他只是行在这计划中。本处经文中说,他不是跨越到别人的界限,他乃是在神量给他的界限内工作。本段最严肃的教训是,工作的正确考验不在于人的意见。别人或许会说,作得不错,成绩斐然。但这本身没有多大价值。我们很容易把自己和别人比较,然后沾沾自喜。这种考验是靠不住的。只有一个真正的考验,就是主的称许。主是否称许我?祂是否赞成我所摆上的?这是惟一的考验。此处保罗显示了他绝对超然于别人的意见和别人对他的看法之外。每件事都交与他的主来仲裁。这是惟一值得他在乎的。

属灵能力的秘诀在,攻破一切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将心意夺回,顺服基督。这正是保罗的写照。他将万事顺服在主的主权之下。他作工的界限是神设定的。他不跨越到别人的界限之内。神将哥林多城标明出来给他,他到了他们那里,并且盼望继续前进。他的界限延伸出去,超过了哥林多,但他的整个事工是由他的主的意见、想法,和标准来衡量。

但愿我们每晚歇息时,将生命交给祂,听祂的称许之语,那是最高的奖赏。我情愿让祂而不是让别人来评判我。祂更有耐心,更了解我。我完全相信,祂不但洞察我的行为,也洞察我的欲望;祂不但用我的成就,也用我的动机来判断我。

本章里保罗为他的权柄辩护,那是从祂的主而来的权柄,就是攻破一切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任何反对人认识神的事物都必须被攻破,被毁灭,好夺回人的心意,便其归向基督。──《摩根解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