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67}一个传道人的职权

 

(十章一至十一章十节)

  关于传道人的职权,教会里历来也是聚讼纷纷,莫衷一是,有些以为传道人宜行使职权,有些则以为当放弃,前者好像失于太过,后者好像失于不及,但保罗在这里却提出一个折衷的办法来。

  (一)职权不在外貌(十章七至十一节) 令保罗感觉痛苦的,是哥林多教会里有些伪师暗中唆耸信徒,反对保罗,轻慢保罗,说他怎样‘气貌不扬,’怎样‘言语粗俗,’委实令保罗难堪。然而保罗外貌虽没有可夸之处,而内在灵性的充实,和生命的丰富,恐当时没有人能望其肩项。

  他们伪师所持的理由,以为像保罗这样外貌鄙陋的人,实不配行使其使徒的职权。那知主是不看人外貌,只看人内心的。若不图实事之求是,独肆外貌之夸张,将必为主所唾弃。

  有某信徒,身有废疾,人皆轻看他,但他登坛讲道,却有大能力,令多人闻而受感。昨日报载:某公司的经理,常请传道人在主日到他那里讲道,不料一次请了一位神学毕业生作他们的顾问,不久,竟败坏了许多人的信心,连那位平日热心主道的经理,也因而跌倒。这样看来,作主工的,是凭着外貌么?故传道人使用其职权以造就人则可,若使用其职权以败坏人则不可矣。保罗说:‘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我就是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致于惭愧。’

  加拉太五章廿五节说:‘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许多传道人得了职权之后,便靠己而作工,而行事,不肯虚心靠圣灵的引导,致使教会中人,意见纷岐,彼此钩心斗角,这实是令圣灵怀忧的事!

  我们读这段经文,则知保罗不是没有职权,他说:‘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保罗所以不愿意分外夸口──显赫其职权的,是欲表明他是靠着圣灵而作工,而不是靠着职权而作工耳!

  (二)夸口不在分外(十二至十八节) 那些伪师是‘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的,但保罗‘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做那不通达的事。盖保罗所以只求圣灵度量自己,不肯自己度量自己,是恐落于骄傲自恃的窠臼。

  十三节说:‘我们不愿意分外夸口,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构到你们那里。’这是谓哥林多教会的界限,乃神所量给保罗的意思。因此顺便讨论一下工场问题。我们的工场,要以为是神所划定的。不可贪新厌旧,自己选择适意的工场。也不可以为自己学问,才识,经验,都超过他人,不屑在小的工场作工,须知保罗欲到哥林多去,并不是因那里交通利便,文化发达,乃是全听神的差遣和安排。

  (三)为信徒热情(十一章一至三节) 保罗在这数节书里,表现出他爱信徒的热情来。传道人本具有两职:

  (一)父亲

  (二)师傅

  但这两职,是大有分别的。比方学生犯罪,为之师者,只尽分管教他,不听,便把他的名字开除而已。惟父亲则不然,常有见父亲因儿子不肖,而致忧郁而死的。盖师傅可以辞职,父亲是不能辞职的;师傅可以有伪,(如伪师是)父亲是不能伪的。所以师傅可以有许多个,而父亲则只有一个。故传道人当为教会之父,不只为教会之师。但请问我们为教会有如父亲之发起热情爱心否?

  二节说:‘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可惜后来竟听从了伪师的诱惑,致‘他们的心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始正而终邪,始洁而终污,多么痛心的事!

  四节说:‘假如有人来,只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保罗本非赞成这个,不过是一种伤心愤慨的话而已。因为耶稣是独一的,圣灵也是独一的,福音也是独一的,若有其二,那便是出于魔鬼了。哦,哥林多教会,是保罗所创立的,尚有斯弊,可概其余了。

  (五)与伪师挑战(五六节)

  1)在灵智方面挑战 五节所说:‘那些最大的使徒,’恐不是指彼得约翰等而言,乃是指那些伪师自称是最大的使徒者而说吧。依六节所言,保罗岂真言语粗俗么?不过那些伪师,在演讲时,喜炫所长,往往援经引典,啮字咬文,非如保罗之平铺直叙,照事直陈耳。因为保罗所重的,不是世智,乃是灵智,他曾立定心志,不用高言大智和委婉的言语,去宣传神的奥秘;乃用圣灵和大能,去证明十字架的福音。至若巧言令色,强词雄辩,则不是保罗所取,也不是我们传道人所宜效法的了。

  2)在牺牲方面挑战(七至十节) 本来‘工得其值,’是合宜的,但保罗却不受教会的供给,在哥林多住了一年有奇,都作工度日,自食其力,没有累着他们之中的一个人。这种牺牲精神,岂伪师所可望及?在这里亦有教训我们;不但不可因工场而生争执,即工金方面,也当带着牺牲性质,不可斤斤计较。

  3)在爱心方面挑战(十一节) ‘为什么呢?是因我不爱你们么?这有神知道。’只此一句彀了。保罗在各方面,都全获胜利了。── 黄原素《哥林多后书与传道人》